秋水轩尺牍/第011首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十首 秋水轩尺牍
第十一首
第十二首

复陈樾亭并告丧子[编辑]

兄馆永宁时,正弟溷迹津门,一通鱼素。此后驾游山左,我滞云中,驿使难逢,陇梅莫寄。昨手书远及,乃知焦桐逸响,到处赏音。盖素所挟持者,原自加人一等也。未知年来囊箧如何,三径其就荒矣,得毋听子规而情动乎?

弟自甲午夏杪,移砚会川,以积累故,迄未少有储蓄。近得家言,知小儿夭殇,天涯只影,似续萦怀。回忆出门时之呱呱在抱者,其何能以太上忘之!重九后,本拟束装归里,因居停维絷甚坚,勉待岁阑,再定行止。或明春接眷北上,免作苦行头陀,未卜苍苍者,其见许否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