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轩尺牍/第058首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与黄封三(羡其南返)[编辑]

出门惘惘,作离别可怜之状。向以为辞家则然,昨与吾兄别,此情正复尔尔。盖相爱切者,不觉相离之难也。

行后杜林遇雪,茅店停车,至二十二日始抵馆舍。一路冻云残日,触目增怀。

老表兄决计南归,长行在迩。二十年食奔衣走,今得稍蓄馀囊,息肩乡里,于以开五亩之宅,树十亩之桑,朱履青衫,悠然自适。此暮年之乐境,实吾道所难期。

弟自武林奉教,即承异目相看。值文旆北来,提之挈之,以有今日。虽获穹苍之佑,藉安佣鬻之身;而千里蓬飘,一家萍寄,盲人瞎马,前路难凭。不知何时揽辔言旋,得追陪于稽山镜水间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