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涧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五十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卷第五十三 秋涧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五十四
元 王恽 撰 景江南图书馆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五十五

秋涧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五十四

 碑

  大都复虞帝庙碑

幽陵之祠虞帝所从来绵邈庙据金故𫟍西北维兵

后废不治独唐贞元间复庙碑宛在颜贞卿于𫖳春人屡欲

昜去砻焉以它用主者心戃恍(⿱艹石)有儆动廼巳厥后

道士陈志玄直庙西百举武起真阳𮗚为长春别院

复购焉约不犯元刻用石背勒营建本始备力来徙

碑与趺坼身挺植重不克举仆道士愓息磬折向碑

祝曰今神显思(⿱艹石)是愿置安处且远荒秽尚敢他用

以黩圣灵神惟降监庶毕兹志安载而去吁亦异哉

𥘉枢密赵公良弼尝建学宫于郷县永志玄为工师

既迄功以徙碑事迹来告公曰呜呼噫嘻皇乎休哉

惟帝明徳万古是式况兾土⿱⺾⿰氵亡⿱⺾⿰氵亡析而为幽州者帝

之所经画宜乎燕人祠飨不忘庙屡废而旋复也又

遗碑岿然自唐历五代辽金当

大元戊寅凡五百有馀岁神物护持俾勿坏汝归兴

复之责不在师乎志玄曰唯即以道宫丕构作新庙

而奉黼扆焉既而赵公将志玄之恳以复庙记见属

某拜手稽首而飏言曰日月星辰帝文明也君臣父

子帝𢑱伦也山川风土帝𭛌域也是则声教所暨巍

巍乎与天地同休孰能名而能报哉今志玄黄冠师

因赵公一言而复数百年之旧俾来者瞻天就日知

慕帝徳如蚁之赴膻可谓推原道本敬其所当敬乃

知天理之在人心者曽一息而间断邪至于稽古乐

喜因机就功毗赞

皇猷思成比封之美又以见赵公事君治民孳孳焉

以尧舜之道存其心者也诚冝特书以诏来哲仍系

乐章使都人岁时祀飨登以⿰⿱亚⿰口亅欠 -- 𰙔焉其词曰

帝降诸冯东方人兮幽幽深山鹿豕群兮耕稼陶渔

至为帝兮风动八区烝一乂兮矧惟析津帝经制兮

物不苦窳化土泥兮圣灵在天濡鸿私兮阜财解愠

南薫时兮鸢飞鱼跃日用而不知兮风移俗変天理

存厥𢑱兮燕人怀思歆明德而祠兮八音庭陈凤来

仪兮九疑云深望何依兮我赓九歌言匪空兮皇天

降𠂻克绥惟帝聦兮恫彼下民中庸其鲜充兮呜呼

胡能一天下之虑𠃔执其中兮

  大元故中奉大夫浙东道宣慰使陈公神道碑

  铭并序

士有奋身韦布作时荩臣志足以有为材足以应変

气足以充守学足以明义毅然以致君泽民为已任

虽罔𫉬克毕厥志不幸而罹患难犹能梃树名节励

薄俗于当年激清风于来代古难其人今于宣慰陈

公见之矣公讳祐字庆甫丗家赵之寕𣈆为人固穷

尚志好读书耻陆岀马援书混泥涂间癸丒岁以艺能应

穆王府辟一见而列侍从官公勤劳所事进尽忠言

王嘉其大有禆益遂赐号尚书俾显异于众及分土

  其监与守承■制封拜以公充本道军民緫管

■洛邑关河冲会政荒民耗困于兵赋转输不大更

张之将无以为治即启其利病之要者得卄四事率

如请又奏免征西屯田军士数百家岁负粮料及椒

竹等课甚众自是殿夷屎息日就安集之乐八年间

规为保障率以身为律度至仐人赖其惠至元二年

调官制行授奉政大夫南京路治中徐宿大蝗移公

督捕役农民数万度其𫝑猝不能殱秋稼垂成即散

遣𭣣获自救不然秉遗无馀或以不可諌曰救菑𫉬

罪廼所甘心

朝廷以从𫞐韪之㝷授嘉议大夫卫辉路緫管其治

比洛愈精励有方正官纪革吏习杜私交审听断务

以至诚感发期于实惠及民每庸调之下必经画宽

便使民有馀力部内屯戍习豪横眂民司蔑如莫敢

谁何公因事致诘落其机牙众哗噪拥其长以来意

在枨触公坐厅事上折之以理厉声色略不相假贷

为气裭而退自是阖境肃然奉教条惟谨复比干祀

大起孔子庙暇则集诸生肄经史以敦教本至风化

大行吏民称美刻石以颂之时宪台𥘉立首以材擢

授山东东西道提刑按察使公憙其贲与志合踔厉

英发撃豪右擿奸伏逆见随决所至以神明称贪墨

者往往投劾而去褰帷具瞻有风动百城之目平时

底蕴虽略张设而惓惓

朝廷之心不食寝忘尝以三本陈事忠嘉剀切反复

论列至累数千言大率

太子国本建立之际冝早中书政本责成之任冝颛

人材治本选举之方冝审又群小流言干挠庶政恐

习以成风私门万启于下公道孤立于上臣知承平

吉祥之言必不出于(⿱艹石)軰之口事虽不报士论伟焉

时机务多出尚书𫞐臣意欲独颛柄用乃以并中书

设三公为言事下大臣■敕公预其议有说公冝审

所向可致大用公不顾乃直言可否曰中书政本所

系并尚书为一省便右丞相安童位尊望重冝端揆

如故三公虚位不湏设置众因以闻事遂𥨊斯皆■

国家大计人所持难公慨然吐论曽不少顾自是忠

直之名闻于盖代然不说者众矣■遣签书中兴行

省事十三年改授南京路緫管兼开封府尹属吏惮

公方严有不安者仍谕之曰汝昔为颜今跖吾以法

䋲之昔为跖今颜吾以礼遇之善悪自取吾何心其

间众恱弭耳趍事许蔡郊有剧盗号贼李三党结甚

众轩澒嚣啸公然剽劫𠒋艶动两河间及公来逸去

以计捕𫉬即挝杀之万口称快明年春进拜中奉大

夫浙东道宣慰使时江左𥘉下人情臲甈例赂遗相

尚公表以廉正济以恩威远怀迩乂浙人忘亡其不

贪母扰之戒兹有验矣福建平大军俘温台新附万

馀人而西公力为申援还民伍者什七八越校廪継

米几万斛掩为兵食验籍复于旧行省下令筭啇酤

颇亟公建言兵后疮痍未复冝停征以示优恤遂檄

公覆明台营田归顿新昌值玉山宼出剽报至众谓

可去曰吾守土臣义不当避去之民SKchar依俄凶党突

入众寡不敌遂遇害实至元丁丑岁九月七日也得

年五十有六灵輀抵越人士素服𡘜𥙊皆失声愿留

葬起祠以奉呜呼非守义不回推忠及物安能感人

心如是子䕫请兵讨复得首悪七人僇越州市次子

皋扶其丧归殡洛阳县之北邙原公刚明廉介博

有经济材信道笃立志坚从政果于应変为尤长气

之所充虽百折不挠故处大事临大节审量合义挺

然力行要欲表表有所见于丗而𫝑利可得夺𫆀其

爱君忧国之忠出天性固然与人交有终始不可干

以私官二千石三十年自奉犹寒士不知冨贵为何

物可谓甘贫苦节不愧神明者也以用罔能尽死非

其所讣闻识与不识举为怆惜之生平喜作诗辝必

巳出能道所欲言节斋其别号云曾祖怀妣范氏祖

忠妣张氏丗在野父讳子安性慈祥美丰仪易农而

医壬辰际以其术多所全活陈氏之兴岂其是邪用

公贵封资德大夫妣张氏顺德夫人赐锦衣各一袭

公夫人翟氏以贞静能安公贫子三人长曰夔武略

将军佩金虎符充某路行军緫管次曰皋读书克家

矫矫偕有父风次庶未名女三俱适士族孙八男女

各四人卒事之明年孤⿳䒑⿲止自匕⿱儿夂 -- 夔等䘮服累然百拜涕泗

以墓碑为请因念公与不肖交素厚死生之际三入

子夣皆有明徴岂非精爽交感动于彼而应于此然

耶锥既挽而复诔其戚于予心者固有所未尽今属

笔来图不朽以义以分其敢以不敏辝谨按母弟知

府天祥善状勉为论次之铭曰

 维天降材  𢌿我其治  其道伊何

 曰忠与义  安而行之  匪功匪利

 致君尧虞  否乃予愧  不曰荩臣

 其将孰谓  堂堂陈公   元精贯中

 贞亮之义  謇谔之忠  以刚而顺

 以介而通  养我浩气   塞乎昊穹

 一朝遭际  奋从

 云龙     即事进諌  砺夫深𠂻

 列二千石  敏焉赴功  以德以让

 凛两汉风  擢登使车  揽辔而东

 三年齐鲁 一 鹗横空  治安陈书

 衮軄是缝  明我国本  如栋之隆

 充庭预议  孰知雷同  屹然有立

 砥柱河冲  望公庙朝   帝载𡚒庸

 持节江海  卒与𥚽逢   命也何言

 其来则丰  哀哀嗣侯  子軄大供

 临江一恸  揃夷奸凶   愤雪九泉

 与没其躬  瘿陶之墟  洨川溶溶

 顾瞻佳城  祖祢是从  魂兮归来

 安此新宫  忠传孝継   有泱其沨

 是维庆父之表过者敬恭

    大元故真定路兵马都緫管史公神道碑

    铭并序

云雷合𡚒屯难伊始君子以经纶为囏⿰扌𭀰 -- 搀抢廓清恢

我文治丗臣以守成为重维史氏倡大义起营朔爰

自都帅公仗𨱆分阃来殿镇方扩武略以济屯角群

雄而宣力取威定霸于是乎在継以太尉留后二公

笃忠贞昭嗣服治具粲张民物趋阜至于知垂创之

惟难审守持之匪昜躬念成规洞焉恐坠卒之承先

志而推方岳之贤著治效而冠群辟之列者緫尹史

公其选哉公讳楫字大济丗为大兴永清县农里大

家曰成珪者公之曽大父行北京六部尚书曰秉直

者公之大父金紫光禄大夫河北西路兵马都元帅

曰天倪者公皇考也𥘉乙酉岁父金紫公遭罹仙难

时侯齿虽穉资禀刚毅沉塞巳能从叔父忠武公破

走仙复真定众谓臧孙逹其有后于鲁矣及长不妄

言𥬇善骑射博戏音乐略无所憙开府公竒其好尚

不凡令给事左右俾习知政务巳亥岁奏授公知中

山府事惟定武冲会务殷使轺营帐中外骚屑公措

画有方数年间民赖以安㝷充征南行军万户翼经

略公徇地蕲黄间当战攻殊力值阻乏则顿舎樵爨

经营百至甘苦与众共之及还一卒无饥疫失所者

丞相以公材果从政治兵皆所于可壬寅春引觐■

太宗皇帝奏曰臣先兄天倪死事际縁侄楫孺摄行

其軄今业克负荷请解所佩金虎符𢌿之臣天泽备

列戎行俾兄不失旧物臣之愿也

上大加称赏即授公真定路兵马都緫管莅政之𥘉

顾惟镇府表山带河连属三十馀城生杀进退咸倚

颛决一旦惴惴継述有夙兴夜寐谨身帅先明政化

信赏罚任良能汰贪墨劭厉农工惠鲜鳏寡庶茧丝

轻而保障之功可立辛亥岁■朝廷肇议赋额户率

徴白金一锾名曰包垛银诸路审其重莫敢倡言公

毅然■上请曰兵后生意未苏民恐不堪如银与物

折各减二数庶民力少宽且无逋负𠃔其请诏为定

制迄今天下赖焉各道发楮币贸迁例不越境所司

较固取息二三岁一更易致虚耗元胎啇旅不通公

腾奏

皇太后立银钞相权法度低昂而为重轻変涩滞而

为通便时又有言食肴之酱请按籍计口桩散者业

以从之公诣行䑓论其不可曰塩铁本贸易物难同

差税一例配著今民资单弱是愈抵于困不(⿱艹石)依旧

便议遂寝尝有宼行劫保之南鄙捕罔𫉬时檄所在

如盗数偿主公与保将贾会境上议强归于我公弗

辨徐曰尽付之苐切发地约弊邑耕斸去其囊槖以

绝后患何如贾悟遂诎我免输傥钱数千缗元氏郭

其姓者愬府僚属于逹官按脱既而质无实逹官怒

欲抵郭死公力请释之曰此人以重辟谋䧟汝等何

援为公曰殄之以惩后未(⿱艹石)宥之死愧其心也况人

命至重岂以妄言某等卒穷极戮哉竟杖而遣之辛

亥断事官也里干脱火思来按本部性苛察憙事凡

𬒳劾者凌轹罗织莫有脱其彀者公能隐忍将顺

使虐熖敛熇不致滥及非辜害吾事而巳其已藉没

者十数家公奏明其𡨚竟皆复业公之救时济物民

得受一分赐其不自顾藉类多此中统建元首授公

真定路緫管同判本道宣抚司事遂举明州县文学

属吏三十馀人后皆致通显云三年齐叛平忠武公

首奏兵民之聀不可并居一门行之请自臣家始公

即日解绂以聀让其苐江汉大都督𫞐角巾私苐𥙿

如也遂选胜西郊筑治亭圃日以植花木玩泉石为

佚老之计泽车款叚徜徉游咏人不知为故侯失将

也以至元九年二月遘疾越廿日薨于正寝春秋五

十有九某月日葬𫉬鹿县明丘郷安社里之西原公

之纯正莅官严恪亲戚左右罔敢一语私于其间至

(⿱艹石)民情欎而未宣时政舛而未便寝𫗧为不安思有

更张而后巳终其身无声色逸靡之娱其奉上接物

刻巳自厉不一毫及民前后积负至四百馀定弃官

日方议昜田宅以偿

朝廷悯其廉为代输焉故在官三十年间时和岁丰

政平讼理镇之士民轻裘缓带鸣丝跕躧嬉游宴衎

乐史氏之无事内则连甍接栋井肆伙繁河朔兵馀

独称万家之盛外则阡陌从横耕(⿰𠦄本)弥望熙熙然为

乐郊之民及期而报政崇奖声实俾为诸道法冝矣

夫人三完颜氏北京路左副元帅某之女散竹氏金

紫光禄大夫北京七路兵马都元帅乌野儿长女蒲

散氏子男廿一人曰炫武德将军常德府管军緫管

蚤丗曰煇奉训大夫孟州知州曰燧朝列大夫

东昌府同知曰荧曰烨卒曰炷煇曰煊潼关提举曰

烛燃炎曰炀承直郎签岭南广西道按察司事日焃日炖

行省宣使曰烘炬炘烜烔女子一十三人俱适华

族孙男廿三人长塔列赤武德将军鄂州管军千户

馀并㓜女孙一十七人(⿱艹石)子与孙服庭训迪捡押略

无纨绮骄豪之习彯缨(⿱艹石)绶烂焉盈门诗云靖共尔

位好是正直神之听之介尔景福公诚有焉公薨之

十年嗣子煇荧介公苐征东经略使枢御史中丞彬

以神门之表来祷某惟曩列省郎公以民事上计意

有未安者忧形于色固巳切叹其有志于民及按部

燕南延见故老⿰⿱亚⿰口亅欠 -- 𰙔颂遗爱有不能㤀者又知夫流风

善政感人之深也如是辄苐其门士李豹善状而系

之以铭其辝曰

 繄农之务丗服勤  正以笃实天为亲

 史维累叶耕而耘  一气厚积生元臣

 惟元再传彪其文  弱冠崛起乘风云

 中天草昧殊未分  亦能当阃收元勲

 岂其垂𥙿弥后昆  大忠遽掩豺豕群

 是为明府皇考君  公今嗣封昔孤童

 已能驰射精绝伦  利噐小试无轮囷

 堂堂大府恒山军 一日作牧两汉循

 于铄叔武经且纶  大纲一举万目振

 如何画法参能遵  保民无逾家冨殷

 弊去㤗甚轻丝银  权臣按事何斤斤

 敛回熇艶燋吾身  拔濯良善脱巳焚

 载其清静民谧宁  丹砂成金顽化仁

 潭园水满花气薰  高牙大纛驰朱轮

 崇高有馀足具陈  公曽目睹耳弗闻

 公堂粝食坐日曛  念念民事忧丝棼

 弦⿰⿱亚⿰口亅欠 -- 𰙔万家和气氲   农夫不识城四𬮱

 桑麻蔽日原隰畇  熙熙镇土三十春

 岁时报政

 帝乃䜣       褒显班上诸侯䄄

 白头一德酬国恩  用昭先功𦘕麒麟

 惟⿱冝八 -- 𡨋报果忠与纯  庆流又见螽斯孙

 功成身退素所云  𥬇解留务远丗纷

 郊园花木清而芬  拂衣去作封山神

 空馀遗爱霑邦氓  甘棠怀思堕泪存

 零落何必西州门  嗣侯追报图不泯

 哀号罔极悲秋旻  我铭腾兮舌可扪

 拟配大茂増雄尊  孝思永言丗所敦

    淇州创建故江淮都转运使周府君祠堂

    碑铭

郡邑之设因形胜而称望雄由変迁而有并置至于

废起千载之馀功垂百丗之后俾存殁怀思感人心

而不㤀者非豪杰经济之士未易致也朝⿰⿱亚⿰口亅欠 -- 𰙔殷故都

两汉县焉魏齐来移理卫县河朔经途东出钜桥■

陌而朝歌遂墟■天兵南下钜桥正途亦废自太行

东接浚郊莽为林灌行者并山取捷蹑迹于兔蹊鹿

町之间又分当相魏汲三会之郊盗贼嚢橐其间日

御人为㝷常邦君邑长顾目前不遑奚暇远图哉故

群行恣睢莫敢谁何者有年于兹壬子秋

国家经略江淮擢行台听事官周侯充诸道转运军

储使仍置司于胙侯道出朝⿰⿱亚⿰口亅欠 -- 𰙔登鹿台遗址顾瞻河

山爱其沃壤且叹夫梗阻(⿱艹石)慨然怀辟昜兴除之

举乙卯岁公以事北觐图利害上之

朝廷为开可■诏以彰德大名卫辉漏版户五千实

焉复其徴三年因易号曰淇州县曰临淇特

敕公领办其事于是推贤择能申今讲治设官府建

仓廪立市㕓外则表𭛌理布丘聚开阡陌梁津夷崄

以便行路置淇奥思德南阳薛村等镇以间迥旷耕

牛田噐及饥贫不自存者一仰给于官下至取材于

山陶甓于野率躬亲规画略无倦色西山铁官甆𫁘

公出本资悉发其伏利自是四方流徙愿受㕓胥宇

者日接踵而至啇通工昜货委阛阓馀粮畒楼烟火

连甍鸣鸡吠犬相闻和乐之气达乎四境侯复以既

庶且逸无教可乎遂建孔庙立学师敦化基而厚薄

俗不五载内外修治井井可𮗚邑居过客相与咨嗟

叹息曰曩以荒烟废堞之墟化为乐郊乐国向也流

逋佣耕之民今为恒产完美之室虽■天休涵濡非

我公建白兴造之力畴克臻此既而公薨于位子锴

袭聀継述先志有光于前者至元癸亥转官制行州

隶于卫𦒿旧马良等谋于众曰公去丗逾远吾辈生

理日完嗣俟又历官它郡其开建本末卯翼深恩匪

立祠树碑奉祀光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何以报盛德而图不朽廼相率

度治城乾方爽垲地庙而貌之十三年秋适嗣矦自

魏府别驾代归良等邀过妹邦大合乐以落之相与

请予文以纪其实走早辱公知敢以不敏辝念古之

君子兴事造功率忠爱持心无一毫功利自私克成

硕大光明之业故民戴之如父母仰之如神明冝矣

如公𥘉以转致之便兴废弃于荒残因丘聚之成养

流播于完实又未尝占据膏腴营治巳私为务诚可

谓持心忠爱豪杰经济者矣致感人心存殁罔间耿

耿不㤀者如是据礼当祀在法冝铭公讳某字徳甫

𣈆之隰人孝悌忠信慷慨尚气义蚤以材术振耀一

时仕至江淮都转运使其丰功硕德具载墓碑兹不

复云今嗣侯自武德将军陞嘉议大夫佩金虎符淮

东高邮军緫管铭曰

 河山两戒殷故墟  自昔土壤称膏腴

 千年发治灌莽区  殆佀渊薮蔵逃逋

 政以规画无良图  堂堂周侯烈丈夫

 一朝王门曵华𥚑  利焉思兴害思除

 南来主漕过此都  顾嗟形胜资豺䝙

      忍

 龙庭入奏为𠃔俞  一语能霈天恩濡

 郊圻申画开井庐  连甍表植左右闾

 日中市集百货俱  荒榛一旦为亨衢

 流民赖之雕瘵苏  僗俫又复三年租

 夫耕妇织圃有𬞞   桑无附枝麦两涂

 芃芃翠浪西山隅  昔焉糊口今赢馀

 我衣我食公所予  欲报之德父母且

 胡不均弘秉事枢  天夺之速为丗吁

 公去虽远爱岂殊  身后报谢当何如

 閟宫盘盘列绮䟽   绘肖公像俨以居

 岁时豆笾民骏趍  曝牲在几酒在壶

 坎坎鼔击吹笙竽  睇公风马乘云车

 神兮归来意恒愉  风时雨(⿱艹石)蛇虫菹

 瓯娄满篝厉鬼驱  我诗劖石诚匪䛕

 采之民谣与同符  大书特书不一书

 太行砺兮河带纡  黄童白叟相携扶

 犹有堕泪沽龟趺

    资德大夫中书右丞益津郝氏丗德碑铭

    有序

至元十七年中奉大夫参知政事祯进拜资德大夫

中书左丞𬒳二品命服中外具瞻越郝氏惟炜公乃

顾宗属言曰自惟踈薄乌能致此兹盖我祖考勤劳

紫积笃祜馀泽集于后人乃克有济今新垅幸建丽

牲有石惟是大书显刻表𩛙神道庶几报明灵昭裔

昧而传永丗然非赖笃古逹辝者其将伊托遂以铭

章见嘱厶以寮雅故义不当辝谨条其族系丗德祖

祢之所以劬躬焘后资德之所以起宗显亲者廼缀

之以铭诗维郝氏其先霸州益津县人资德之曽讳

赟少擢律科第授宪部检法为人文无害以谳疑平

𠃔称正隆末迁司理参军佐进发部殁兵间曽妣郷

进士王公之女德柔嘉有母仪祖讳诚长身秀髯丰

仪甚都早以义勇闻大定𥘉奖死事子孙得叙用材

武授卫军钤辖卢沟当国都西门水潦时至艰于航

杠承安中大起石梁府君首膺选督役酬办最功陞

昭信校尉贞祐𥘉燕不能都扈德陵南迁得疾卒官

下享年六十有七祖妣同闬大家亦王氏姿淑贞事

舅姑孝谨生二子曰瑨曰珂夀七十有八终珂早丗稿

场府君瑨即资德之显考也天性孝悌𥘉钤辖府君

既南从靡所依藉奉母夫人走汴中涂困乏置母便

所与珂索食坞间游兵遇偕驱之去敦武君泣请曰

弟㓜不任事又母所钟爱幸免以视义纵珂还行复

念珂终不能遑将其母因跽而诉曰将军以母故释

弟然母老湏瑨可生且为人子不竭力于其亲将安

用为敢以死请遂伏马首不动兵怒以佩刀刺之即

仆地作死状兵委去■护母与父会后用恩例调京

城草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副使官至敦武校尉至元乙丒某同资德在

东平史矦幕𫉬升堂谒拜时敦武府君寿期頥气貌

魁伟其齐家勤俭有法(⿱艹石)一官府然资德年向五十

佑封君列郷士长巳贵朝夕温清门内事必咨而后

行府君晚乐道家言遵其禁忌以静默自处其修严

如此明年春二月遘疾考卒齐氏寓馆春秋八十有

四资徳扶柩归葬真㝎县西三里安上原之新仟夫

人马氏祔焉夫人出𬃷强腴族性贞烈主内务殊健

生平乐扵为善至绝荤酒不御毎晨兴炷香祷曰愿

圣人夀天下安妾家亦沾馀佑又月具馔食囚系为

常𥘉资徳为郡决曹岁壬寅有盗劫临城石帅家以

疑得兔刘等十馀人系之皆诬服上官𧼈论报夫人

访闻里间有称其𡨚者归语资徳曰捶楚下何求而

不得汝当尽心详审恐及无辜资徳亦方以赃验未

白致诘及承教仍文移缓其事㝷果𫉬真盗自是资

徳于狱情愈恤慎后复全活张纥兜等十馀軰由是

而𮗚昔隽京兆母闻不疑扵囚徒多所平反即言𥬇

异常不然惨而不食以夫人教戒方之贤于人远甚

又近舎有卖饼翁媪并亡䘮不克举夫人鬻妆奁中

物掩瘗迄成礼非出天性能然邪中统甲子岁正月

十二日以疾化扵私居之正寝享年七十有四子男

一即资徳公女一适尚书许公孙五人曰思仁谨愿

克家次思义资温雅有干局材官嘉议大夫诸路人

匠府緫管次思忠性果逹少中大夫同知真㝎路緫

管府事次思礼思敬重孙二女孙二𥨸尝论古之人

因阴积而𫉬顕报由仕䆠而位公卿者多矣然非济

以材徳则卿相之任有不克负荷者今郝氏连丗孝

友纯善罔侈厥报委积流衍介祉于资德公公廼传

德袭训自微而著莫不材称故能依光藉润遂贰台

辅是皆祖宗载基载播于前而公以材德肯构肯获

充大光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于后故也今复援赐鼎⿰⿱亚⿰口亅欠 -- 𰙔钟之例载德象

容刻铭乐石垂示无忘可谓遹追先业济其丗美者

矣其诗曰

 啇启期封  肇迹太原  因郷定氏

 郝姓乃蕃  晏相夔将   寔为裔孙

 逮晋中圯  族系枝分   散处朔南

 异宗同源  处俊相唐  立朝直闻

 义形于主  忠烈名存   维德继显

 乃理之偱  曁曁司法   𡚒迹益津

  平谳庶狱  廷无𡨚民   毅然就列

  偾彼祗勤  于赫钤辖   軄司徼巡

  驾梁桑干  万石鳞鳞   神工云僝

  増秩酬勋  敦武趍父   奉母南奔

  中涂厄阻  孝义两伸   施于闺壶

  德馨帨𢁥  三丗一致   封培善根

  冝逹而窒  归成后人   笃生贤孝

  夐出人群  持衡𢴰务   叶赞经纶

  华轩驷马  乃大于门   不有其美

  推功本元  爰求我铭   载苾其芬

  我观资德  才全德洵   仁以济物

  谦以持身  须彼阴积   蔚为名臣

隆隆新丘   万象傍邻  表列华柱

石卧苍麟   神维显思   孰知蒿莙

匪义奚立  非孝无亲  移忠于上

垂𥙿后昆  恒岳之阳   滹池𣽂沦

渊峙无极  永昭刻文




秋涧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五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