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山笔麈/14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谷山笔麈
◀上一卷 卷十四 下一卷▶

杂解[编辑]

“罘罳”二字,解者甚多。颜师古以为:“连阙曲阁以覆重刻垣墉处,其形罘罳然。”崔豹《古今注》曰:“罘罳,屏也。”孔颖达曰:“屏谓之树,今罘罳也。”苏鹗《演义》以为:“罘者,浮也,罳者,思也。盖织丝之文,轻疏虚薄之貌,宫殿门阙有此物也。”今以字义考之,苏说为是。若以为曲阁及屏,则字议不相似。今宫殿上往往有铜丝网,疑即罘罳也。

太史公曰:“人臣功有五品。明其等曰阀,积日曰阅。”颜师古曰:“阀,积功也;阅,经历也。”

饮满举白。解者以为:举白见验饮酒尽否。又曰:“白者,罚爵之名,魏文侯与大夫饮酒,谓举白浮君者也。”酒悲。醉而涕,谓之酒悲。

衤缗钱,二十而一算。李斐曰:“缗,丝也,以贯钱。一贯千钱,出算二十也。”陌即百字,唐以八十钱为陌,宋以百钱为陌。

《吕览》曰:“乐正夔一足矣。”《汉书》曰:“尧作《大章》,一夔足矣。”倒一字即明。乃《韩非》诸书纷纷一足之辨,何其固也。稻米为上尊;稷米为中尊;粟米为下尊。

鼓吹,军乐也,汉代有黄门鼓吹,至今有《铙歌十八曲》,魏有骑吹,当时燕享从行皆用之。今殿廷唯有雅乐,车驾出乃用鼓吹,而民间反得用之,至闾里婚丧,无不以鼓吹将之者,更相沿不禁,何也?

天禄者,天鹿也,天鹿、辟邪自是两物,一角为天鹿,二角为辟邪,又总谓之桃祓。当百军,吏名也。伍百,武校名也。旁午,一从一横为旁午也。

碌碌、录录、鹿鹿、陆陆,四字通用。汉时,军民出境,皆封长境与之,即今之文引也。梵夹,贝叶经也,乃以版夹之,谓之梵夹。胡床,即交椅也。

唐时,宾客宴集,为人起舞,当此礼者,即以彩物为赠,谓之缠头,如仆固怀恩为中使骆奉仙起舞,奉仙以缠头为赠是也。娼妓当筵舞者,亦有缠头赐。故杜诗云:“笑时花近眼,舞罢锦缠头。”

《乐记》:“犹杂子女。”郑注曰:“犹,当为优。”孔颖达曰:“犹杂,谓猕猴也。谓舞戏之时,状如猕猴,间杂男子妇人无别也。”“倡优”之“优”,当作“犹”字。

楚王希范地衣用角簟者,剖竹为细蔑织之,即今之蕲簟也。

郭崇韬素疾宦官,尝谓魏王继岌曰:“大王他日得天下,騬马亦不可乘,况任宦官。”騬马,害马也,俗谓之扇马。有足曰虫,无足曰豸。

贞元中,宣武兵变,执城将曹全另之。注:另,古瓦翻,即“剐”字也。溪泉涨流,谓之水不润下,阴盛之象也。井无水曰眢。

六博之法,不甚可晓。《楚辞》琨蔽象棋有六博。鲍宏《博经》云:“琨蔽,玉箸也,各投六箸,行六棋,故云六博。行十二棋,六棋白六棋黑,所掷骰谓之琼,琼有五彩,刻为一画者,谓之塞,刻为两画者,谓之白,刻为三画者,谓之黑,不刻者,五塞之间谓之五塞”云云。详六棋之制,似今双陆,以骰子行之,非今之棋子也。

《梁史》:宋全昱以投琼击盆中并散,盖即今之骰子,不知与古之琼同否。

弹棋之戏,两人对局,白黑棋各六枚,先列棋相当,更先弹也。其局以石为之,其形四𬳿而中高,魏文帝善弹棋,能用手巾角,时一书生,又能低头以所冠葛巾撇棋。其艺盖始于汉武帝好蹴踘,言事者以为劳体,乃作弹棋奏之。以此观之,弹棋与对弈不同,直以石子相触耳。

宋苍梧王画萧道成之腹,自引满射之,左右请以骲箭,一射,正中其脐,投弓大笑。骲箭,一名响箭,即今之骲头也。

《南史》:宋明帝志慕节俭,大官常进裹蒸,上曰:“我食此不尽,可四破之,馀充晚食。”裹蒸者,以糖和糯米,入香药、松子等物,以竹箨裹而蒸之,即今之角黍也。

玄宗出奔,日中未食,杨国忠自市胡饼以献。解曰:胡饼,今之蒸饼,言以胡麻著之也。即今之烧饼耳。宇文护杀周主,置毒糖饣追。糖饣追,丸饼也,即今元宵子耳。

熊白,熊脂也。熊山居冬蛰,当心有脂甚美。鸡臛,鸡羹也,味极佳。

《尔雅·释木》云:“槚,若茶。”郭璞注:“早采为茶,晚采为茗。”此茶之始也。自汉以前,不见于书,想所谓槚者,即是矣。

温峤上表,贡茶一千斤,茗三百斤。六朝,北人犹不食茶,至以酷与之较,惟江南人食之耳。至唐贞元间,始从张滂之请,岁收茶税四十万缗,利亦伙矣。宋、元以来,茶目遂多,然皆蒸干为末,如今香饼之制,乃以入贡,非如今之食茶,止采而烹之也。西戎食茶,不知起于何时,本朝以茶易番马,制其死命,番人以茶为药,百病皆瘥,不得则死,此亦前代所未有也。

禾不因种而生曰稆。侯景作乱,贵家大族皆自出禾稆,今所谓稆生是也。柿,斫木札也。

李白诗云:“脱君帽,为君笑。”初不知其解,及观《北史》:魏主欲诛尔朱荣,荣女为后,怀娠,乃声言皇子生,遣城阳王徽驰骑告荣,荣方与元天穆博,徽脱荣帽,欢舞盘旋。以是知脱帽欢舞,本夷俗也。

胡人军中好吹唇相呼,侯景即位,其党数万皆吹唇鼓噪上殿。今人往往以唇作声,谓之胡噪,即吹唇之声也。

觱篥,葭管也。卷芦为头,截竹为管,出于胡中。唐时编入卤簿,名为笳管,即胡笳也。

傀儡,杜佑曰:“窟儡子,亦曰傀磊子,本丧乐也。汉末始用之于嘉会,北齐高纬尤好之。今俗悬丝而戏,谓之偶人,亦傀儡之属也。又有以手持其末,出之帏上,则正谓之窟儡子矣。

唐史:王凝及第,衩衣见崔彦昭。衩衣,便服也,今俗语犹然。澡手谓盥,涤面谓颒。

《通鉴》:“史宪诚据魏博,于黎阳筑马头,为渡河之势。”注:“附岸筑土,植木夹之,以便兵马入舡,谓之马头。”马头之名始此。

刘守光围沧州,城中食尽,食堇块。堇块,粘土也。

杂考[编辑]

夏之姓姒,以吞薏苡而生。今按:苡音以,姒音似,字不相蒙。

汉成帝时,诏求殷后,分为十馀姓,不得其嫡,梅福、匡衡议以为:宜封孔子世为殷后,乃封孔吉为殷绍嘉侯,地百里,是圣裔封爵之始也。夫孔子之圣,乃以殷后得封两楹之奠,固曰:“我殷人也。”岂其兆耶?

《春秋》:长狄侨如“身横九亩,断其首而载,眉见于轼。”《司马法》:“六尺为步,步百为亩。”九亩为九百步,恐无此理。借使长九百步,其骨岂但专车,眉亦不止见于轼矣。《汉志》:“后稷始圳田,以二为耦。广尺、深尺曰圳。”《汉志》:“一亩三圳。”则是一亩长百步、广三圳也。身横九亩,则从其冲而视之,当为二十七圳,长可二丈七尺,故曰横也。

《左传》:“戟其手。”谓举手如戟形也,骂人状如此。

汉法:有天地大变,天下大过,皇帝使侍中持节,乘四白马,赐上尊养牛,策告殃咎,使者去半道,丞相即上病,使者还,未白事,尚书以丞相不起闻矣。其时三公之责如此。虽欲如后世大臣谓“天变不足畏”,岂可得耶?然其法亦太过,本于禨祥之说,所谓移之相者也。三代之法当不如是。

汉时有三李、杜,李固、杜乔;李膺、杜密;李云、杜根。

楮书不始于蔡伦,伦第以鱼网木皮为纸,别创一法耳。自前汉有赫蹄书。

东汉永初元年,永昌徼外僬侥夷人举种内附。《家语》云:“僬侥氏三尺,短之至也。”史不著其长短。当非其真耳。

《神异经》曰:“南方有人,长二三尺,袒身,目有顶上,走行如风,其名曰魃,所见之国大旱,赤地千里,遇者得之,投溷中即死。”此《诗》所谓旱𩴂也。北方风俗,每遇大旱,以火照新葬坟,如有光焰,往掘,死人有白毛遍体,即是旱魃,椎之辄雨,以此成俗,官不能禁也。江南不闻此事,岂旱魃之疟,独行于北方耶?

汉时,岭南贡生龙眼、荔枝,十里一置,五里一候,昼夜传送,至和帝时临武长唐羌上书奏状,乃敕大官毋得受献。交阯诸郡去长安、洛阳万里,不知二物何由生致?唐明皇时,从巴、蜀骑送长安,犹以为难,交阯道里何啻五六倍?此不可晓也。

陕西近西域处,有一种小蒲桃,号琐琐蒲桃,中土甚珍之,常疑其名所自起,以为必有正音,呼者传讹,直作琐琐。及观《西京》、《羽猎赋》:汉离宫有娑馺殿,娑馺与琐琐音相近。当是武帝得西域蒲桃,种之离宫别苑,有娑馺之名,至今相沿,遂传为琐琐耳。

安金藏剖心以白皇嗣,太后使医纳五脏,以桑皮线缝之,傅以良药,经宿始苏。桑皮线可缝腹皮。

武三思使周利贞杀五王于流所,以袁恕己素服黄金,逼服野葛汁数升而死。《本草》:野葛类钩吻,钩吻类地黄。

建成欲诱秦府骁将,以金银器一车赠尉迟敬德,敬德不受,世民曰:“公心如山岳,虽积金至斗,知公不移。”唐人诗云:“身后堆金柱北斗。”今俗语云“黄金柱北斗”,盖出于此。

后魏孝文皇帝迁都洛阳,以北方酋长畏暑,令秋朝洛阳,春还部落,时人谓之雁臣。雁臣二字出此。

唐咸通中,浙东寇乱,有进士数人陷贼中,衣绿,及贼兵败,悉取斩之,曰:“乱我谋者,此青虫也。”以进士为青虫,大奇。

《上清传》:德宗怒陆贽曰:“獠奴!我脱伊绿衫,便与紫衫著。”又尝唤伊作陆九云云。褚遂良谏立武后,叩头纳笏,武后在帘内言曰:“何不扑杀此獠!”贽,吴兴人,遂良,杭州人,皆呼之为獠,其义何居?

“缪”字与“穆”字通,亦与“谬”字通,秦穆、鲁穆之谥,皆以“缪”为“穆”,何曾、贾充之谥,又以“缪”为“谬”,岂因其人而移易耶?此当详考。

汉有鱼龙百戏,齐、梁以来,谓之散乐,有舞盘伎、舞伦伎、长𫏋伎、跳铃伎、掷倒伎、跳剑伎、吞剑伎,今教坊百戏大率有之。惟掷倒不知何法,疑即翻金斗也。翻金斗,字义起于赵简子之杀中山王,后之工人以头委地而翻身跳过,谓之金斗,想其形类为名耳。

优人为优,以一人幞头衣绿,谓之参军,以一人髽角敝衣如童仆状,谓之苍鹘。徐知训与吴王为优,自为参军,使王为苍鹘,总角敝衣,执帽以从,其狎侮媟曼无君臣之礼如此。参军之法,至宋犹然,似院本及戏文装净之状,第不知其节奏耳。

五代朝贵宴集,为手势令,其法以手掌为虎鹰,指节为松根,大指为蹲鸱,食指为钩戟,中指为玉柱,名指为潜虬,小指为奇兵,腕为三洛,五指为奇峰,亦谓之招手令,史弘肇不闲,至与宰相苏逢吉相诟,欲索剑追,殊不可解。

李峤《谏铸大像疏》云:“造像钱见有一十七万馀缗,若将放施,人与一千,济得一十七万馀户,即此可见一缗是一千也。”唐制,布帛六丈为端,四太为疋。

升仙太子即周太子晋也。武后加号升仙,为撰文立碑,词翰并美,今其石尚在,为古名帖,亦奇迹也。

贞元十七年,吐蕃攻陷麟州,僧延素为虏所得,虏将有徐舍人者,谓延素曰:“我英公五世孙也,武后时,我高祖建义不成,子孙流播异域,虽代居禄位典兵,然思本之心不忘,顾宗族大,无自由拔耳。”史传敬业为僧,则逃入吐蕃者,乃其后也,以此推之,虏中有汉土人种族必多,直世代绵邈,名字侏亻离,不可究诘耳。

世传吕岩者,谓之孙也。按史:渭,河中人,于贞元十六年为河南观察使,其子温为左拾遗,入王叔文之党。

北朝于谨,一代名臣,于𬱖之先也。𬱖在襄阳为子求尚主,以结上欢,学士李绛谓:“𬱖为虏族,不足以辱帝女。”解者:谨之先于栗䃅,本姓勿忸於氏,从拓拔起于代北,更为於姓,此所谓虏族也,与邘子之后不相蒙矣。

《唐史》:刘辟之叛,判官莆田林蕴谏其举兵。林姓始见于史。孙湎曰:“林姓、周平王次子林开之后,鲁有林放、林雍,齐有林元,此其始也。”今闽中林姓最多,皆以为王潮入闽所携中土氏族,不知唐时莆田已有林姓,则不出于潮矣。记之以备考质。

唐时,御史所过皆给驿马,先有牒文饬候,谓之排马牒,即今之白牌也。唐法有旬休者,一月三旬,遇旬则要沐,即十日一洗沐也。

排牙之名,自唐节镇有之,谓牙前将士,各执其物以主于庭下,俟节度使升堂,以次参谒也。

宋臣黄万石谕其部将料立曰:“吾官衔,一牙牌书不尽。”盖牙牌书衔,在宋已有之,第不知在佩带否?

宋人咏红梅诗:“若使开迟三二月,北人应作杏花看。”似言江梅之开必在正月,不知北方地寒,梅开甚迟,往往与杏花同时,恐直混作杏花,不必言似矣。

南昌滕王阁见于《三王记叙》;巴州滕王亭子见于杜工部诗。唐初诸王出牧,宫馆之盛,所至辄为名迹,其豪侈可知,滕王其甚者尔。考史:滕王元婴,高祖之子,骄奢纵逸,畋游无节,又婴与蒋王恽皆好聚敛,高宗常赐诸王帛各五百段,惟不及二王,敕曰:“滕叔蒋兄自能经纪,不须赐物,给麻两车,以为钱贯。” 二王大惭。

曲江在秦为宜春苑,在汉为乐游苑,至唐开元中,大加疏凿,遂为胜境,其南为芙蓉苑,其西为杏苑、慈恩寺,进士及第者,于此游宴。今其地在西安,鞠为茂草,无复遗迹矣。

苏源明,唐之文士也,与李、杜同时,诗中有其往返,曾避地鲁城,侨居瑕丘,后为东平太守,有《洞庭诗叙》,文章尔雅,见称前哲,及考之唐史,称其为国子司业,称病不仕禄山,肃宗即位,擢为侍从,此有唐一代光明俊伟人也。小洞庭在蚕尾山前,乃今东平北境、东阿诸山之阳,所谓九女泉者,是其遗迹,而无片石只字可识,旧游山泉之区,鞠为棒莽,俯仰千载,为之一叹。

寒食禁火,相传起于介子推自焚,《琴操》所纪介子推事云:五月五日不得举火。又非寒食也。《周礼》:“司烜氏仲春以木铎徇火禁于国中。”注云:“为季春将出火也。”断火之制当起于此。今寒食俗多上冢,禁火之风,邈不复闻矣。

社者,戊日也,立春以后五戊日为社日。春秋二社皆戊日也。

张邦昌,东光人;刘豫,阜城人,皆河间境也,一郡之境,同时出二假帝,是何风气!

安禄山、朱全忠,皆赐爵东平郡王,刘豫僭位,尝都东平府,皆以其为望郡也。

露布之体,盖军中奏请,皆系机密文书,不敢宣泄,至战胜功成,方备书捷状,建之漆竿,昭著耳目,使所过皆知,谓之露布。自晋以来有之,唐末,诸镇阻兵,典章无考,庄宗既平幽、燕,命书记王缄草露布,缄不知故事,书之于布,遣人曳之,而使刘仁恭父子荷校其下,此乃决狱之幡,非露布矣。

古者授印绶,常佩之于身,至解官,则去其印绶,不为职任设也。唐末,始置职印,任其职者,传而用之,其印盛之以匣,当官者置之卧内,别为一牌,使吏掌之,以谨出入,印出牌入,印入牌出,即今日之制也。秦、汉以来,官印甚小,以绶系之,悬于肘后,若今御史出巡铁印是矣。其后更为职印,乃始大耳。

咸通五年,彗星出,长三尺,司天奏以为含誉瑞星,宣示中外,编诸史册,含誉与彗星必甚相似,俟详考之。

唐庄宗置酒钱库,令其子继岌为张业起舞,指钱积曰:“和哥乞钱,尽以钱一积与之。”“钱积”二字始此。

木华黎佐元大定天下,功冠群臣,其孙安童,年二十馀,为世祖相,安童孙拜住为英宗相,皆以忠勤正大为一代名臣,东平其世封也,拜住为相,奉命立安童碑于范阳,在今良乡。

自古都邑大贾名侠皆有称号,或以所居,或以所业,如《汉书》所谓东市贾、万城西、万章箭、张禁酒、赵放,又如《货殖传》所载:翁伯贩脂,张氏卖浆,郅氏洒削,浊氏胃脯。其所货至为纤啬,往往鼎食击锺,盖大都人众,所取宏多,故虽负贩之资,亦至不赀也。今都城如卖酱、屠沽,有千万之资,其名亦与古同,可见古今风俗亦不甚远。

刁斗,或言小铃,或谓以铜作𨱓器,可炊。愚谓斗,昼炊夜击,既曰击,即非小铃,或如今军中所用铜鼓耳。

◀上一卷 下一卷▶
谷山笔麈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