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子/第05篇乘马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立政第四 管子
乘马第五
管仲
七法第六

凡立国都,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高毋近旱而水用足,下毋近水而沟防省。因天材,就地利,故城郭不必中规矩,道路不必中准绳。

右立国

无为者帝,为而无以为者王,为而不贵者霸。不自以为所贵,则君道也。贵而不过度,则臣道也。

右大数

地者,政之本也。朝者,义之理也。市者,货之准也。黄金者,用之量也。诸侯之地,千乘之国者,器之制也。五者,其理可知也,为之有道。

地者,政之本也,是故地可以正政也。地不平均和调,则政不可正也。政不正,则事不可理也。

春秋冬夏,阴阳之推移也。时之短长,阴阳之利用也。日夜之易,阴阳之化也。然则阴阳正矣,虽不正,有馀不可损,不足不可益也。天地莫之能损益也。然则可以正政者,地也,故不可不正也。正地者,其实必正,长亦正,短亦正,小亦正,大亦正,长短大小尽正。正不正则官不理,官不理则事不治,事不治则货不多。是故何以知货之多也?曰事治。何以知事之治也?曰货多。货多事治,则所求于天下者寡矣。为之有道。

右阴阳

朝者,义之理也。是故爵位正而民不怨,民不怨则不乱,然后义可理。理不正则不可以治,而不可不理也。故一国之人不可以皆贵,皆贵则事不成而国不利也。为事之不成,国之不利也,使无贵者则民不能自理也,是故辨于爵列之尊卑,则知先后之序,贵贱之义矣。为之有道。

右爵位

市者,货之准也。是故百货贱则百利不得,百利不得则百事治,百事治则百用节矣。是故事者生于虑,成于务,失于傲。不虑则不生,不务则不成,不傲则不失。故曰:市者可以知治乱,可以知多寡,而不能为多寡。为之有道。

右务市事

黄金者,用之量也。辨于黄金之理则知侈俭,知侈俭则百用节矣。故俭则伤事,侈则伤货。俭则金贱,金贱则事不成,故伤事。侈则金贵,金贵则货贱,故伤货。货尽而后知不足,是不知量也。事已而后知货之有馀,是不知节也。不知量,不知节,不可谓之有道。

天下乘马服牛,而任之轻重有制。有壹宿之行,道之远近有数矣。是知诸侯之地,千乘之国者,所以知地之小大也,所以知任之轻重也。重而后损之,是不知任也;轻而后益之,是不知器也。不知任,不知器,不可谓之有道。

地之不可食者,山之无木者,百而当一。涸泽,百而当一。地之无草木者,百而当一。樊棘杂处,民不得入焉,百而当一。薮,镰𬙊得入焉,九而当一。蔓山,其木可以为材,可以为轴,斤斧得入焉,九而当一。汎山,其木可以为棺,可以为车,斤斧得入焉,十而当一。流水,网罟得入焉,五而当一。林,其木可以为棺,可以为车,斤斧得入焉,五而当一。泽,网罟得入焉,五而当一。命之曰地均,以实数。方六里命之曰暴,五暴命之曰部,五部命之曰聚。聚者有市,无市则民之。五聚命之曰某乡,四乡命之曰方,官制也。官成而立邑。五家而伍,十家而连,五连而暴,五暴而长,命之曰某乡,四乡命之曰都,邑制也。邑成而制事。四聚为一离,五离为一制,五制为一田,二田为一夫,三夫为一家,事制也。事成而制器。方六里为一乘之地也。一乘者,四马也。一马,其甲七,其蔽五。四乘,其甲二十有八,其蔽二十,白徒三十人奉车两,器制也。

方六里,一乘之地也。方一里,九夫之田也。黄金一镒,百乘一宿之尽也。无金则用其绢,季绢三十三,制当一镒。无绢则用其布,经暴布百两当一镒。一镒之金,食百乘之一宿,则所市之地六步一㪷,命之曰中岁,有市、无市则民不乏矣。方六里名之曰社,有邑焉,名之曰央,亦关市之赋。黄金百镒为一箧,其货一谷笼为十箧。其商苟在市者三十人,其正月、十二月黄金一镒,命之曰正分。春曰书比,立夏曰月程,秋曰大稽,与民数得亡。三岁脩封,五岁脩界,十岁更制,经正也。

十仞见水不大潦,五尺见水不大旱,十一仞见水,轻征,十分去二三,二则去三四,四则去四,五则去半,比之于山。五尺见水,十分去一,四则去三,三则去二,二则去一。三尺而见水,比之于泽。

距国门以外,穷四竟之内,丈夫二犁,童五尺一犁,以为三日之功。正月令农始作,服于公田,农耕。及雪释,耕始焉,芸卒焉。士闻见博学意察,而不为君臣者,与功而不与分焉。贾知贾之贵贱,日至于市,而不为官贾者,与功而不与分焉。工治容貌功能,日至于市,而不为官工者,与功而不与分焉。不可使而为工,则视贷离之实而出夫粟。是故智者知之,愚者不知,不可以教民。巧者能之,拙者不能,不可以教民。非一令而民服之也,不可以为大善。非夫人能之也,不可以为大功。是故非诚贾不得食于贾,非诚工不得食于工,非诚农不得食于农,非信士不得立于朝。是故官虚而莫敢为之请,君有珍车珍甲而莫之敢有。君举事,臣不敢诬其所不能。君知臣,臣亦知君知己也,故臣莫敢不竭力,俱操其诚以来。

道曰:均地分力,使民知时也。民乃知时日之蚤晏,日月之不足,饥寒之至于身也。是故夜寝蚤起,父子兄弟不忘其功,为而不倦,民不惮劳苦。故不均之为恶也,地利不可竭,民力不可殚。不告之以时而民不知,不道之以事而民不为。与之分货则民知得正矣,审其分则民尽力矣,是故不使而父子兄弟不忘其功。

右士农工商

圣人之所以为圣人者,善分民也。圣人不能分民,则犹百姓也,于己不足,安得名圣!是故有事则用,无事则归之于民,唯圣人为善托业于民。民之生也,辟则愚,闭则类。上为一,下为二。

右圣人

时之处事精矣,不可藏而舍也。故曰:“今日不为,明日亡货。”昔之日已往而不来矣。

右失时

上地方八十里,万室之国一,千室之都四。中地方百里,万室之国一,千室之都四。下地方百二十里,万室之国一,千室之都四。以上地方八十里,与下地方百二十里,通于中地方百里。

右地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