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效新书/卷十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六 纪效新书
卷十七
卷十八  

守哨篇[编辑]

(守是攻之策,自古名将必先斥堠。但此等事不过卫所之行移,非教战士之技,不能编次诸篇之间,故为附卷。)

为军务事,照得卫所烽堠为边防第一要务。近来该管陆路官员多不晓此,每遇考选是任,便为闲散之局,甚至废弃职守,或台堠不修,或器械不整。如军士偷安,略无惩究。寇犯地方,则烽火之号不传;船只在海,则声息之警不报。万一失事,甘受参提。殊不知惩沸汤者吹冷齑,伤弓之鸟惊曲木,自能省此,便当寒心,岂可玩岁愒日,甘蹈如前?及查松门桃渚卫所原设烽堠,有远在外海,而军士借此偷安,如狮子望火楼等处是也;有置于内地,而遇警嘹望不及,若盘马、乌沙浦等堠是也。已曾旧有行令:堠军于近海去处,照依渔户搭盖橧架一般,上则用草苫为一厂,各置守嘹器具。每堠每日轮军三名。遇有贼船出没,昼则卓大白旗一面,夜则放炮起火,在堠军馀,接警传报。如在外海远堠,每每密切差人查闸。此时地方广阔,未经核实,而奉行者十无一二。即今风汛正临海洋,贼船叵测,内地安危、居民趋避、兵机预备、城池警守,均当责在一堠之司。一堠失报,则地方贻害万万矣!为今之计,除行取各卫所管堠官军前来本职面授烽火方略形式号令,使各遵守外,所有条列报警事宜,拟合申饬通行为此牌,仰本官照牌事理,即将后开条约事件备录。每墩一本,付军读诵背熟,其条内事宜,平日务各件件备完停当,随坏随用者,随补随完。遇有警迹,务要依后条款举放传报,敢有一件不完,一军不到,查问得出,定照军法连坐,决不轻贷。先将各堠旗军备完件数,该管官具结缴来查考,以凭或时委官,或本职自坐小网船,沿途暗往亲验。其给过牌内条款,陆路官先行读背痛熟,面教各堠军名名读诵背记痛熟,限一月外,以凭本职调来,或到墩考背,生一句,打一棍,不恕。

今开墩堠该备什物:

—、每墩立五人睡住卧房一间,不拘草瓦。灶一口,水缸二个,锅一口,碗五个,碟十个,米一石,鲞十斤,种火一盆,种火牛马粪一担。—、器械

碗口铳二个,小手铳三个,火箭九枝,大白布旗一面(方十二幅),草架三座。草架法:

每架务高一丈二尺,方四面俱一丈,下二尺高用木横阁,使草柴不著地,不为雨湿所浥。上用稻草苫盖,如屋形。伏睹祖宗墩法举狼烟,南方狼粪既少,烟火失制,拱把之草火然不久,十里之外岂能目视?且遇阴霾昼晦,何以相嘹?故必用立此大茅屋,积草柴既多,火势大而且久,庶邻墩相望可见。其屋内不拘柴草,务相均停,一层柴一层草,填实盈满。

墩堠报警号令[编辑]

—、每墩不拘日夜,分三人,带起火三枝,碗口铳一个,手铳三个,在于极外海边巡逻守哨。遇有贼登,昼则摇旗放铳为号,夜则放起火放铳为号,墩上即便接应。如天晴,则卓十二幅大白旗,相邻之墩卓起大旗,一路只至本府所在之处,及一路至本卫所城池而止。如若遇天日阴霾有云雾,望旗不见,则将原搭草屋举火,连草屋通听烧然一架。邻墩接放火则已,如不接放,又烧放一架。夜遇有警,看近海下墩哨军火箭号响,止烧放草屋一座。盖夜间火甚明,不必二座也。邻墩即便一体点放草屋,贼到之墩一面差一人由便路径到本卫所并陆路官处报贼多寡、登犯时日情由,听该卫照本府原发报式转报。

墩军号火走报军法[编辑]

—、贼所登犯之地,本墩失误放火卓旗,遇贼流至邻墩之下,邻墩放火卓旗而本墩后接者,全墩军法示众。

—、遣下墩海边人役失误者,罪坐下墩海边之人,墩上者连坐,捆打一百。

—、近贼本墩放火卓旗,而全墩接应失误者,邻墩军法示众。

—、举火迟延,走报不时,因而误事者,军法示众。

风汛时月,墩军不拘正墩、邻墩,敢有下墩回家、及虽近墩而不在墩者,无贼至,捆打一百,割两耳;有警,军法示众,该管官捆打、穿耳,连坐。

—、应备前项什物军器,欠缺一件者,墩军捆打一百,割耳,仍罚月粮置办。该管官连坐捆打。

—、应备前项什物军器,虽不欠缺而不如法者,墩军捆打四十,扣月粮改置。该管官以分数论罪,治以军法。

查点墩堠法式[编辑]

—、每月,本职十次,把总七次,卫所五次,各差人本府,于见驻之处,起南北分发人员点闸。如有不到者,即便绑解治罪。或本府自坐小网船,由潮不拘时日,亲阅查点。

—、凡差人员点堠,敢有需受分银粒米,与墩军所得之罪一体均治。虽素亲信,并不轻减。

—、差阅人员不亲逐墩到上,却乃在于总路拘查,或托人代查,及到墩而又点查不明者,一体捆打,沿墩示众。

—、差查人员到墩,先数军足五名,即看种火之处火种有无;次看火箭收拾药线可否;次看大小铳装收何如;次看十二幅大旗有无损坏;次看大旗杆坚直何如;次看烽火草屋三架柴草,有无雨湿漏坏,有无损用、致欠原数;次看水缸有无水;次看米鲞见存用过数目;次看碗碟、睡卧处所,是否在墩宿歇。

—、遇警之时,但经放过军器、草屋,不许过三日,即要补完,违者治以缺欠法条。

墩军守嘹之法[编辑]

—、墩军每风汛时月,如三、四、五、六,尽数在墩,不准以取米粮破调。正、二、七、八、九、十、十一、十二月,准以一名专运薪米;每二名为一班,分为二班,每半月一更赴墩。

—、官府经过,止可击锣,放小手铳一个,不许擅卓大小白旗、灯笼、烽火等项,以疑邻墩。违者,以妄报声息,军法重治。

守城[编辑]

—、为军务事照得风汛迫临,海警叵测,捍御之方,惟在战守。已该本职见在操练标下官兵临机调发外,但查各卫所城守无法,每遇寇至,则仓惶失措,或致掩袭不备,甚者守御无法,无警之时昼夜耗人精力,及至五更,往往倦怠失事。是皆已往之咎,而事豫则立,正宜先机分布。夫守城之法,惟蓄养精力有馀,而贼来贵在远知预备。其远知预备之责,又在陆路。但伏路官军,亦多因袭旧套,虚应故事,缓急之间,全无实赖,均合示授方略号令,以严责成。为此牌,仰本卫所官照牌事理,即照发去图式号令条款,将本卫所旗军丁舍人等,止除出海墩陆人役不派垛口外,其馀自举监、生员、致政、供贴、杂差及应袭以下,尽数照依后开条件图式,或四名一垛,或三名一垛,或二名一垛,每五垛另编立知事勤勇一人充为垛长,专一执厂旗查督。大约以一城人丁众寡通融,不必拘泥原分窝铺。其陆路官员,亦照原曾发去方略一一遵奉施行,通将编派过旗军丁舍照式攒造书册一本,同各官依准申缴其守城号令,仍动支不拘何项官银,刊刷成书,每人一丁给与一本,以便熟习,毋得徇情遗逸,及违玩军令,自甘重典未便。

派守城规则[编辑]

—、除舍人并编中军者,俱听策应官带领,随贼紧处分投往来,捍御对敌,不派垛口。

次派神兵,先将本城内冲要处所共几处,每处量其险要,该用佛狼机几座,大铳几个,于各多所分抽其多者拨充,其馀照各所地方城身均派。

次派鸟铳,通计本城共有若干垛口,见今通有若干边鸟二铳,各照原城所分派,稀密得宜。如有所伍太多者,取加冲要之处。

次派官,将掌印官专管中军高处号令,四面皆听所督,仍兼附近中军要城一处。又将险要门台几处,派以见在卫所指挥千户之有力勤勇者。次将各掌印百户,一官一旗,分派各原经本府编过信地楼铺,各相接界。如一百户署数印,则本官止在本伍楼铺,馀则以旗甲一名分守各铺,本官仍往来兼管。凡有力千户与指挥同派,无用指挥与千户同派。

次将在城生员、致仕省吏,照所分派楼铺。

次将各所伍信地,一城共有若干垛口,凡上团、下团上下馀丁,杂差、供贴、守城等军馀丁,通计共有若干,每垛口一个,约合几人。计算已明,然后挨所挨照本府所编信地,一军一馀或多许,均附。一军一馀之外,凑合派垛,编成字号。如一所垛口已尽,而军馀有馀,则挨于下伍相邻垛口。如垛口未尽,而一所军馀已尽,即以相邻所伍军馀兼搭接派。惟据军馀,照人均派,不拘所分定额,以致厚薄疏密失宜。

—、每五垛为一厂,内选年壮胆勇者一名,立为垛长。

—、派定先演三日,候本职亲临演之。如派拨不明、不均、不公,定将掌印官军法处治,当时夺其管事,罚以重差。守城该备器具厂屋

—、每垛口五个,立草厂一间,下用板铺,勿使泥湿伤人。上用苫盖,四面皆堪遮蔽风雨。遇至楼铺者,即听以楼铺充之,不必另立。每厂竹竿一根,长一丈三尺,上用布旗一面,叠方二幅,颜色照城方向。

—、每垛口有几丁,每丁用一尺高有底通节粗竹筒一个,埋在垛口里面。各军所执器械,或短枪,或斩马刀,或鸟铳,或弓矢,插于竹筒内立之。

—、垛口二个,其派过该守本垛之人,不拘几丁,共出灯笼一盏,其应卓灯绳、杆、灯底坠石、雨罩,俱照图式。(图A)

—、每厂垛长出灯笼一盏,卓于草厂横竿上,并楼铺旗竿上,以照城里面。此厂完同验。

—、每垛下要石子五六斤重,以至一斤半重者,高圆三尺一堆。大圆石可五六十斤者,五块。此文到,即该预备完足。欠一寸者,罚粮一月;无粮罚挑濠一丈。

—、有铁架烧松节者,从便。每一架准灯一盏。此预备。

—、每垛竹木梆一个,每铺百户备大小鼓二面,锣一面。但城内有鼓者,皆许借用。此待贼至方用,贼去即听交还。打坏,以守铺军粮扣赔新鼓。无贼时,不许指此诓骗。如无借处,即便预将守城纪录老小军丁内扣粮速办,限文到十日内。此有警备用,今先备候,本职亲到验之。

—、每铺遇警,种火一盆,俱守铺人丁备。此临守城日时备也。—、每一厂,大水缸一个,贮清水。此临时备。

—、各色火器俱要预备齐整,责令派到铺边垛口之人管列在铺,听候不时之用。此预拨在铺。

—、各神兵照派过垛口所在,每一架处搭高厂一个,将佛狼机等铳在其下,遇警火草时时点候,铅子铳心装盖停当,药线装收干燥,其一应木马、铅子、石子、铳送等项,俱照本府旧日为紧急军务事头行内数目,件件完足,听不时查点。如遇敌用过,敌退,准从容五日之外补足。如敌尚在,限一时之内补足。过期,军法重处。此预备点查,各预收派到临近铺内贮阁,候临警取用。

—、守城鸟铳手,每人药一斤,装管五十三个,铅子五十三个,火绳每根三丈。此该点查,临警带上城。

—、中军惟看城外伏路及墩堠原定昼夜烟火旗炮起火号令。但见前项有警号令,掌印官即便将中军高处,昼则放火炮三个,卓起大白旗,在城大小官军、旗舍举监生员、致仕人等,尽照派过垛口,即时各执器械厂旗上垛乘城,照依号令。

—、夜则放炮三个,卓起双灯笼二盏,在城前项人等一照白昼事例上城。遇夜,中军发擂,楼铺一齐发擂;中军打更,遇夜铺处处打更。一处断绝更鼓,依临阵军法连坐本管官旗。

守城号令[编辑]

—、凡遇有警,但看城上中军内,昼则放火炮三个,卓起大旗,各人照派信地垛口火速上城;夜则听中军高处放大铳三个,卓灯二盏,各人照派信地垛口上城。凡上城时,即将器械插于竹筒内,垛长将旗插于草厂边。照垛不拘一垛几人,俱向外立定,视贼来,远则佛狼机,近则鸟铳,再近打石子等类,难以预料。如贼退,或探贼未来尽,如探贼归巢,其巢在十里之外,看中军高处放炮落旗,每垛留一人城上看嘹,馀俱下城休息,听中军前令上城。

—、凡遇夜,则五垛之人,不拘通有几丁,看中军高处放炮,举双灯,通上城,照垛向外立听中军放炮落灯。每一厂内之人,先轮一垛者,或二名,或三名,支一更,馀俱入厂安睡。一更尽,吹长声喇叭转更,又一垛者轮出敲梆守更。守过者进厂同睡,不许脱衣。如此,五更五轮轮完天明。若遇夜间,忽听中军高处炮响,卓起双灯,是看贼来攻城,各厂内不该支更人丁,尽数起出向垛口备战。一处有贼,擂鼓敲锣,满城铺俱擂鼓敲锣。一铺锣鼓止,挨铺通止。如贼已退,候中军高处放炮落灯,各丁又俱进厂睡,轮该守垛,照旧支更。

—、人丁虽不令俱在垛下立到天明,所以休息人力,务使精神有馀,免致每夜到四更人倦失更,被贼掩袭入。又不许一人因而乘机私归家内安睡;既许开厂内轮睡,又不许说话依旧,厂内困倦了,及至轮该执更,却值渴睡。

守城军法[编辑]

—、凡一厂内一人不至,或夜归私家,连坐垛长,各打二十棍;本犯割耳;同垛同厂连坐。遇贼攻打城池之时而不到者,本犯军法示众,垛长割耳,同垛、同厂捆打。

—、凡旗厂器械、矢石、火铳、三鼓之类一件不完者,本犯捆打,坐连同垛同厂。五垛以上,本官俱捆打。卫城五铺以上,所城二铺以上,掌印官旗、本管官捆打。临贼攻城之时以致缺少、及放及分不如法者,本犯军法示众,照前连坐者,皆割耳。

—、回头者割耳。

—、擅行动者割耳。

—、见贼大言喧哗者,或被伤高叫惊走者,遵照临阵退缩军法示众。—、夜惊者,治其所由,同厂、同垛、本管官旗连坐。

—、中军高处接应在外并墩堠号令迟法者,掌印官重治嘹堠司号之人,军法示众。—、在外伏路墩堠误事致贼猝至者,究其伏路官军以法。

—、各铺内遇守城时,或致种火断灭;与凡传敲锣鼓,或起或止不明,俱罪该管百户。如一百户而兼数印,不得分身者,罪其旗甲,百户从轻发落。

(图A)

天字五号止,即接地字一、二、三、四、五号,又接玄黄字号,俱仿此式,刊版填造书册。各城内建立中军号令。

—、应备什物

先于本城高处可以四面嘹视之地,立桅竿一根,粗径一尺,长五丈;上用棕绳一条,粗大耐久者;又用布十二幅,旗一面;即于旗竿下或就楼铺,或另立房屋一所,预备灯笼四盏,亮好油烛一百二十枝;大将军炮一个,碗口响炮四口,即以原派管神兵守之。其随铳应该小马、火药、火绳、送子等件,俱照神兵头行备足。仍将好军十名,专管种火一盆,日夜分班四嘹城外陆路号火铳炮。拨吹鼓手一副八名,专执此处号令,不拘何事,不许差扯。

号令[编辑]

平时无警之日,每早天明吹打一通,守城人下城;每晚吹打一通,守城人上城。

凡遇有警,每夜,日入山不见,便放大炮三口,卓起双灯。城内人丁闻炮看灯,即便上城守夜。俟定更炮响起更时,双灯放落,各处支更守城人照守城项下条约施行。所拨十人,分更向四面嘹看城外伏路人动静。

凡伏路人在于城外,不拘昼夜,但放起火三枝,炮响三个,是有贼来偷城。中军嘹见,如是白昼,则放炮三口,卓起大旗,城内人丁尽数火速上城守御,一照守城号令条约。贼去落旗,人丁休息。若夜间嘹见城外不拘何面伏路人放起火炮响,则卓起双灯二盏,放大炮三口,厂内人丁尽数出向垛口,以备攻打。贼退后落灯,各人丁仍还厂内休息。

—、军法

凡伏路人已举火号,而中军接应迟延毫刻,或炮松不致大响,以致在厂之人听闻不明,及灯笼不亮者,致贼突到城下,攻城登雉,掌号鼓手、嘹望人役以军法示众,决不贷生;掌印官捆打一百,割耳。

凡平时各应备器具什物不完者,应备之人军法施行,掌印官连坐。

伏路[编辑]

—、发人伏路,凡风汛时月,每城陆路官将伏路人役照城外要口四面共有几处,每处拨三人,每人管二更,俱于每日午时,赴陆路官处领起火六枝、手铳四口,各照派过信地方向出城,离三二里之远守伏。每至次日午时,有人交代,方许回家。若遇有贼在近,每路每方加拨五名,每人止执一更。

应备什物[编辑]

—、每陆路军每一名自办三眼手铳一把,好起火六枝,火绳随时办用,每人灯笼一盏,小黄旗一面,雨具一副。

发伏路号令[编辑]

—、凡白昼遇有贼至,即放手铳三个,起火三枝,摇展黄旗,驰回。中军高处照给过号令接应,城内人丁又照中军号令上城守御。

—、凡夜遇贼至,伏路人先觉,即放手铳三个,起火三枝,一面奔告城下。中军高处嘹见,照给过号令举动,厂内人乘城备战。

伏路军法[编辑]

—、凡伏路人出伏迟期,及备该随身前项火药不如法,药绳、药线湿落不堪,雨具不整,及在外之人不候交代而辄回家者,通以军法捆打一百,割耳。如有误事,军法示众,陆路官连坐。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