绀珠集 (四库全书本)/卷0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绀珠集 卷一 卷二

  钦定四库全书
  绀珠集卷一      宋 朱胜非 撰穆天子传
  烛银玉果
  穆王至昆仑丘观宝器有烛银玉果烛银银有光如烛玉果者石也皆似美玉
  八骏
  赤骥盗骊白义逾轮山子渠黄骅骝绿耳
  左佩华
  王赐七萃之士左佩华者至华之佩也
  珠泽
  此泽出珠方四十里
  膜拜
  如今之礼拜
  群玉田山
  先王之所谓册府
  载玉万只
  天子行幸载玉万只
  乐池
  王休于𤣥池上奏乐三日名曰乐池
  瑶池
  王与西王母宴集于瑶池之上
  银乌
  王赐重徭之民银乌一只
  豪牛
  又赐文山之民豪牛豪马
  璧台
  王为盛姬筑台砌之以璧
  黄竹诗
  王游黄⿱之丘猎于苹泽大寒雪冻乃作黄竹诗三章以哀之曰我徂黄竹负閟寒
  苹泽
  见上文
  歕沙歕玉
  王东游于黄泽宿于曲落时人语曰黄之池其马歕沙皇人威仪黄之泽其马歕玉皇人寿谷
  古今注崔豹
  青田酒
  乌孙国青田核大如瓢贮水即成酒刘章得三核供二十人饮不竭号青田酒
  黍民
  河内有人常见黍米许大人马满地取火烧皆作蚊蚋飞去因号蚊蚋为黍民
  三宝刀名
  吴大帝有宝刀三一曰百链二曰青犊三曰漏影
  六宝剑名
  又有六剑一白虹二紫电三辟邪四流星五青冥六百里
  惊翠眉
  梁冀妻孙寿改惊翠眉为愁眉
  扶老钩栏
  汉顾成庙记扶老钩栏
  紫塞
  秦筑长城土色紫号紫塞
  车辖铁尽
  周公致治太平越裳氏重译来贡迷其归路周公锡以軿车五乘皆为司南之制使越裳氏载之以南及到车辖铁皆尽
  丹棘青棠
  欲忘人之忧则赠以丹棘欲释人之忿则赠以青棠青棠者合欢树也
  长喙叅军
  猪
  髯须主簿
  羊
  夜光宵烛
  萤
  蝇豹
  即蝇虎也
  青弁使者
  蜻蜓
  转丸
  蜣螂
  𤣥针
  科斗
  仙䑕
  蝙蝠
  歌女
  蚓
  凤车
  大蛱蝶
  鸣砌
  蛩
  拥剑
  即蟹之大螯者
  𤣥衣督邮
  龟
  河伯使者
  鳖
  云气金枝玉叶
  黄帝与蚩尤战常有五色云气金枝玉叶花葩之象集于帝所因作华葢
  华葢
  见上
  秦皇七马名
  追风白兔蹑景奔电飞翮铜爵晨凫
  惊帆
  曹真有马名惊帆
  泽芝
  芙蕖
  洞冥记郭宪
  碧玉钟
  汉武起腾光台台上撞碧玉钟
  九色凤雏
  东方朔游房林之野获九色凤雏
  含烟舟
  汉宫含烟舟以木兰文杏为橹
  连钱荇
  灵池有连钱荇
  碧麦酒
  瑶琨山有草如麦以酿酒一饮三旬不醒
  韩终李
  琳国生玉李韩终常食之故号
  五岳真形图
  李克负五岳真形图而至号负图先生
  丹露
  善语国人饮丹露云日初出时有露如珠
  却睡草
  又有草食之令人不眠号却睡草
  丽娟
  丽娟善歌尝唱回风曲庭花翻落如深秋
  神马绕日
  东方朔游吉云之地得神马乘之绕日三匝朝出暮归闗犹未闭
  泣珠
  吠勒国人尝有鲛人宿其舍既去泣别所堕泪皆成珠
  猗兰殿
  汉武所生之殿
  掇月舟
  龙虬池有掇月舟
  玉枝
  东方朔以西那国玉枝进武帝赐近臣年高者云病则枝汗老则折老耼得之七百年不汗偓佺得之三千年不折
  翻鸡菱
  𤣥都有翠水水中生菱状如飞鸡谓之翻鸡菱
  升蕖鸭
  又有鸭丹毛而轻登于芙蕖唼露而食曰升筑鸭
  歩景
  即东方朔所乘绕日之神马也
  𠉀虫
  汉元封间勒毕国贡细鸟大如蝇状如鹦鹉以方尺玉笼盛百只善鸣声闻数里国人以此𠉀时故名
  霜条之篪
  汉建元中起腾光台台上设乐有县藜之磬吹霜条之篪唱来云依日之曲
  龟甲屏
  汉武起神明台台上设金床象席杂玉为金龟屏风
  蹑空草
  乌茶国有草如芥叶食之能行空中号蹑空草
  龙肝瓜
  冰谷生瓜长盈尺名龙肝
  五时鸡
  有鸡夜鸣随鼔节一更为一声号五时鸡
  玉燕钗
  青鸟留一钗遗帝宫人欲碎之匣中见白燕升天后作钗名玉燕钗
  玉螭
  帝微行时长城见一玉螭游于路
  神龟出五头
  黄安坐一龟曰伏羲造网罟此龟一出头余坐此龟以来经五出头矣
  刀化鹊
  帝赐东方朔刀后化为赤鹊入云去
  懐梦草
  锺火山有香草帝思李夫人东方朔献之帝懐之梦见因名
  舌耕
  黄安读书执鞭荆以记一夕地成池时人曰黄安舌耕
  金楼子梁湘东王绎
  梦肠反胃
  扬雄作赋有梦肠之谈曹植为文有反胃之论言劳神也
  酒瓮饭囊
  祢衡云茍彧可强与言馀皆酒瓮饭囊
  投虎千金不如一豚肩
  寒者不贪尺璧而思短衣投虎千金不如一豚肩
  箕舌
  锯齿箕舌榼耳𪨗鼻
  三斗烂肠
  殷洪逺云周公腹中有三斗烂肠
  桂华不实
  桂华不实玉卮无当
  玉华盐
  胡中有盐莹彻如水精谓之玉华盐以供王厨
  月额
  旦日雨谓之月额
  雨悬丝
  细雨织悬丝
  玉蔬
  始皇遣徐福入海求金菜玉蔬并一寸椹
  白鸟
  蚊也齐桓公卧柏寝谓仲父曰一物失所寡人悒悒今白鸟营营是必饥耳因开翠纱㡡进之
  蜘蛛隠
  龚舍初仕楚王非其欲见飞虫触蜘蛛网而死叹曰仕宦亦人之网罗也遂挂冠而退时人谓蜘蛛隠
  白皮牛
  大月氐有牛名白皮牛割其肉明日创愈
  铜奴锡婢
  铜之精为奴锡之精为婢
  燃石
  豫章有石水灌之可以燃鼎
  虞吏
  山中寅日称虞吏虎也
  当路
  狼也
  雨师
  辰日称雨师龙也
  鲸潮
  鲸霓出穴则水溢为潮鲸出入有节故潮有期
  金盐玉䜴
  五茄一名金盐地榆一名玉䜴可煮石
  众香木
  南扶国木根栴檀节沉水花鸡舌叶霍胶薫陆
  采华草
  太极山有采华草服之能言
  飞车
  奇肱之民能为飞车从风逺行至于豫州归则别给不以示民
  能言鸡
  罗含之鸡能言西周之犬能语
  雷门
  㑹稽城门鼓声闻于洛阳号雷门
  枣珠
  扶馀国美珠如酸枣
  天鸡
  桃都山大树有天鸡日出即鸣天下鸡皆鸣
  潢池
  女国有潢池浴之而孕
  玉李
  星如玉李月上金波
  縠雾
  雾生犹縠河垂似带
  脩羊公
  有道者化白石羊题胁曰脩羊公
  黄你
  书卷言怡神如黄你
  赵后外传伶𤣥
  九回香
  赵后飞燕名宜主妹婕妤名合徳相继宠盛合徳毎沐以九回沉水香膏髪
  慵来妆
  合徳为薄眉号逺山黛施之小朱号慵来妆
  温柔乡
  帝幸合徳呼为温柔乡曰吾老是乡矣不能效武皇帝求访白云乡也
  披香博士
  宣帝时披香博士淖方成白首教授宫中
  唾袖如石上花
  后与婕妤坐误唾婕妤袖曰姊唾之染绀袖正如石上花衣之以为石花广袖
  露华粉
  合徳用露华白英粉傅面
  宝箑
  婕妤进后独揺宝箑
  璧甃
  帝为温室以璧为甃
  九鶵钗
  合徳有紫玉九鶵钗
  留仙裙
  帝与后泛舟太液池酒酣风作后扬袂欲轻举帝令左右持其裙乆之风止裙为之绉后曰帝恩我不得仙去宫中襞裙为绉号曰留仙裙
  通徳拥髻
  宫妓樊通徳流落人间颇能道二赵时事或问之通徳曰方盛时驰骛嗜欲安知终归草野因视烛影拥髻而泣
  杨妃外传乐史
  七宝杯酌葡萄酒
  帝与妃赏牡丹命李龟年持金花笺赐李白令进清平调词三篇白援笔立书以进帝命李龟年歌太真以七宝波梨杯酌西凉州葡萄酒饮笑领歌意姿态尤妙
  避风台
  帝览汉成帝内传以赵飞燕身轻置七宝避风台谓妃子曰尔则任吹多少妃子对曰霓裳一曲足以高掩千古
  龙香拨
  杨妃琵琶以龙香板为拨
  饮鹿泉金沙洞玉蕊峰
  皆在骊山上
  曲终珠翠可埽
  令宫妓佩七宝璎珞舞霓裳羽衣曲终珠翠可埽
  颇黎碑
  骊山筝殿侧有魏温泉堂碑其石莹澈宫中呼曰颇黎石之碑也
  玉䆗窱金葳㽔
  迎娘歌喉玉䆗窱蛮儿舞带金葳㽔
  龙脑蝉
  交趾贡龙脑香有蝉蚕之状帝以赐妃妃私遗䘵山
  落妃池
  贵妃生于蜀尝误堕池中后人呼为落妃池
  金歩揺
  帝自以丽水紫磨金琢步揺亲挿妃髻上
  窃吹玉篴
  妃窃吹宁王玉笛忤㫖放出已而获召张祐诗云小花静院无人见闲把宁王玉笛吹
  请纒头
  宴于清元殿自打羯鼔曲终谓八姨曰乐籍今日有幸得供养夫人请一纒头八姨曰岂有大唐天子大姨无钱用耶出三百万为一局
  冰晶屏
  水晶屏上刻美人形可二三寸妃以遗国忠置之楼上尝偃息其下一日国忠独卧屏上诸女悉下各通名曰当垆人也步莲人也桃源人也拾翠人也窃香人也金屋人也解佩人也为云人也画眉人也吹箫人也笑躄人也许飞琼也赵飞燕也金谷人也结绮人也临春人也国忠惊叱皆复归屏上自后不登楼未几果败
  照夜玑
  帝赐虢国照夜玑
  玉环
  杨妃小字
  异闻实录李玟
  长明公
  杨𬓲于昭应寺读书毎见一红裳女子一日诵诗曰金殿不胜秋月斜石楼冷谁是相顾人褰帏吊孤影
  𬓲问其姓氏云逺祖名无忌姓宋十四代祖因显扬释教封长明公开元中明皇与杨妃建此寺立经幢
  封妾为西州夫人因赐珊瑚宝帐居之自此巽生蛾郎不复强暴矣后验之乃经幢中灯也
  妾换马
  酒徒鲍生多声妓外弟韦生好乘骏马经行四方各求其好一日相遇于途宿于山寺各出所有互易之乃以女妓善四弦者换紫叱拨㑹饮未终有二人造席适闻以妾换马可作题共聮赋否乃折庭下旧叶书之一云彼佳人兮如琼之英此良马兮负骏之名将有求于逐日岂得吝于倾城香暖深闺未厌夭桃之色风清广陌曽怜喷玉之声一曰步至庭砌立当轩墀望新恩惧非吾偶也恋旧主疑借人乘之香散绿𩯣意已㤀于鬒髪汗流红颔爱无异于凝脂赋文多不载二客自称江淹谢荘也
  甘棠馆诗
  㑹昌中许孝广路由甘棠馆逢白衣叟乘马高吟春草萋萋春水绿野棠开尽飘香玉绣岭宫前鹤髪人犹唱开元太平曲许异其诗遂问之忽入一林遂不见
  竹叶舟
  陈季卿者江南人举进士至长安十年不归一日于青龙寺访僧不值憩于大阁有终南山翁亦𠉀僧偶坐乆之壁间有寰瀛图季卿寻江南路太息曰得此归不悔无成翁曰此何难乃折階前竹叶置图上渭水中谓陈曰注目于此如愿矣季卿熟视即渭水波涛汹汹涌一舟甚大恍然登舟其去极速行次禅窟寺题诗云霜钟鸣时夕风急乱鸦又望寒林集此时辍棹悲且吟独对莲花一峰立明日次潼闗又作诗题之末句云已作羞归计犹胜羞不归逾旬至家兄弟妻子迎见甚喜信宿谓其妻曰我试期已逼不可乆留乃复进棹又作诗别其妻云酒至添愁饮诗成和涙吟飘然而去家人辈皆惊为鬼物矣倏忽复至渭水径趋青龙寺山翁尚拥褐而坐僧犹未归季卿谢曰岂非梦耶翁曰他日自知经月家人来访具述所以题诗皆在
  蚍蜉王渔紫石潭
  徐𤣥之夜读书见人物如粟米粒数百皆具甲胄拥一紫衣者行案上传呼云蚍蜉王欲观渔于紫石潭渔具数十人入砚中皆获小鱼𤣥之大骇以册覆之照看皆无
  开元天宝遗事王仁裕
  截镫留鞭
  姚元崇牧荆州受代日阖境民吏泣拥马首截镫留鞭以为遗爱新牧奏之朝廷加奖
  惭颜如甲
  进士王光逺干索豪权无厌或遭笞辱亦不愧耻时人语曰光逺惭颜厚于十重铁甲也
  七宝山座
  明皇于勤政楼以七宝妆成山座高七尺召诸学士讲论古今胜者得升帷帐张九龄论辨风生首登此座焉
  楚莲香
  都下名妓楚莲香者国色无双毎出蜂蝶相随闻其香
  暖寒㑹
  巨豪王元宝毎大雪则自所居至坊巷口扫雪开迳迎揖宾客至其居处饮宴谓之暖寒㑹
  记事珠
  张说有珠绀色有光名记事珠毎有缺㤀持玩之则洒然而寤
  游仙枕
  龟兹国进枕温润如玉制作甚质若枕之而寐则十洲三岛尽见于睡中名游仙枕
  记恶碑
  卢奂累任大郡治有异绩人畏之如神凡治奸恶既断罪又以所犯刻石立其门再犯必置之死时谓记恶碑
  自暖杯
  内库有酒杯青玉色其薄如纸以酌酒少顷则沸热名自暖杯
  辟寒犀
  交趾进犀一株色如黄金盛寒置之坐中一室为之温然交趾人曰辟寒犀
  飞奴
  张九龄以鸽传书寄其家虽逺必逹号飞奴
  唤鐡
  太白山隠士郭休字退夫所居有白云亭客至有鐡一片则击之其声清逺山中鸟兽闻之群集亭下以为玩谓之唤铁
  绿衣使者
  长安富民杨崇义妻刘氏有色与邻人李弇通共杀崇义遂谋葬日将葬客集崇义家有鹦鹉谓人曰杀主者刘氏李弇也遂败明皇闻之封鹦鹉绿衣使者后人因以呼之
  䕶花金铃
  宁王毎花盛时缀金铃于上掣之以惊禽谓之䕶花金铃
  妖烛
  宁王好夜集有人献烛似蜡非蜡似脂非脂每宾妓杂坐酒酣狂作则烛必昏翳否则明谓之妖烛
  馋灯
  南方有鱼多脂炼以为油照纺绩则暗照宴乐则明谓之馋灯
  助娇花
  御苑千叶桃开帝折一枝挿妃之冠上曰此花能助娇也
  烛奴
  申王以龙檀木刻童子绿衣束带毎遇夜集列执画烛谓之烛奴
  念奴
  念奴有色善歌宫妓中第一帝尝曰此奴眼色媚人
  兴庆池醒醉草
  兴庆池南有草丛生叶紫而有香醉者嗅之即醒谓之醒醉草
  看花马
  长安侠少春日结友赏花并乘矮马行花下杯盘从之遇名花即驻立饮之
  金衣公子
  明皇毎于禁中见黄莺呼金衣公子
  花裀
  学士许慎选豪饮春日聚落花铺地而坐谓之花裀
  销恨花
  明皇爱千叶桃尝曰不独萱草㤀忧此花亦能销恨
  妓围
  申王毎冬月苦寒令宫妓宻围而坐谓之妓围
  冰山之喻
  进士张彖力学能文有逸才方杨国忠用事士争诣门独彖不往或问之彖曰尔辈以杨公之势可倚如太山耶以予观之乃冰山耳皎日一照须臾即㓕彖后登科为华阴簿喜论事而为守令所抑叹曰大丈夫有凌云盖世之志而拘于下位立身矮屋下使人抬头不得乃弃官而去
  风流薮泽
  长安平康坊妓女所居之地侠少萃集号曰风流薮泽
  知更雀
  裴耀卿养一雀初夜及逐更必鸣号知更雀
  移春槛
  杨国忠子弟春时移名花植木槛中下设轮脚挽以彩絙所至自随号移春槛
  射圑
  宫中毎端午节造粉角射之以粉圑角黍并堆盘中用小箭射之中者方得食为戏
  探官
  都城上元面茧以官位髙下帖子置其中以相胜为笑
  富窟
  富人王元宝颇好客宅中起堂甚壮榜以礼贤时呼其宅为王氏富窟
  龙皮扇
  元宝家有皮扇盛暑宴集置扇坐间则清风满室盖龙皮所为也
  梦笔花
  李白少时梦所用笔头上生花自是才思赡逸名闻天下
  蛛丝卜巧
  华清宫毎七夕陈花果酒食祠牛女以乞巧又聚极小蜘蛛置盒中至晓开视以蛛丝疏宻为得巧多少故也
  鬼神破胆
  李杲为洛阳令严毅公正吏民畏之有刘兼者过其境宿于村邸夜深闻户外语声曰古今正人李令是也见其行事令人破胆我辈可于他县血食兼开户视之无物乃鬼神也
  泥金喜信
  新进士及第以泥金帖子附家书为报喜信
  相风旌
  宫中植长竿挂五色旌缀以金铃占风𠉀谓之相风旌
  向火乞儿
  张九龄见朝士趋杨国忠以求官语人曰此曹为向火乞儿一旦火尽灰冷当冻肌裂体暴骨填沟中矣禄山之乱果然向火言附炎也
  冰箸
  宫中雪晴檐溜成冰妃子呼为冰箸
  占风铎
  宫中悬碎玉片于檐间风揺如环佩声谓之占风铎
  报时猿
  商山隠士高太素所居曰清心亭毎一时至则有猿啼于庭下谓之报时猿
  挿花赏诗
  长安春时盛于游宴苏颋应制诗云飞埃结红雾游盖飘青云帝甚嘉之亲折花挿其巾以为旌赏
  张公口案
  张九龄习事通法律累典刑狱毎有勘鞫口占案牍命吏书之情法悉当时谓张公口案
  销魂桥
  长安东灞陵有桥人多于此送别谓之销魂桥
  金牌断酒
  安禄山眷宠既深人多嫉之帝恐遇害赐金牌繋背毎王公劝饮则示云准敕断酒
  文阵雄师
  张九龄览苏颋文卷曰苏生俊胆无敌当为文阵之雄师
  传书燕
  长安富商任宗妻郭绍兰能诗宗贾贩湖湘间乆之未归绍兰视堂中双燕曰我闻尔海东来必曽经湘中为我附书任郎可乎燕即飞下止于膝绍兰写诗一绝繋于燕足燕径去宗在荆州忽有燕绕身而飞止于肩足有小封宗视之乃其妻所书也
  解语花
  太液池千叶白莲开帝与妃子共赏指妃谓左右曰何如此解语花也
  裙幄
  长安士女游春野歩遇名花则藉草而坐解裙四围遮绕如帟幕焉故谓之裙幄
  文场元帅
  明皇谓张九龄真文场元帅
  含玉鱼
  贵妃体丰夏热苦肺渇刻玉鱼含以津液沃肺
  永新
  宫妓永新善歌帝曰此人一曲值千金矣
  肉腰刀
  李林甫妒贤嫉能潜行谮毁多被其害谓之肉腰刀
  决云儿
  申王有高丽赤鹰岐王有北山黄鹘毎至出田猎在驾前赐名决云儿
  锦雁
  温泉御汤中有玉莲汤从莲中涌出毎沐以锦绣凫雁浮之又钑镂小舟以为戏玩
  百枝灯
  韩国夫人造百枝灯高八十尺毎㸃之光照数十里
  烛围
  杨国忠子弟毎上元各人秉千炬烛谓之烛围
  有脚阳春
  宋璟爱民所至之处如阳春煦物时谓之有脚阳春
  粲花论
  李白天才俊逸与人谈论言皆成文粲若春花
  醉圣
  李白嗜酒醉后文尤奇号醉圣
  走丸之辩
  张九龄善论议滔滔不竭时称辩说若下坡走丸
  义竹
  帝游后苑有竹丛宻笋不出外帝顾谓诸王曰父子兄弟相亲当如此竹因谓之义竹
  宫嫔呵笔
  李白于便殿草诏时大寒笔冻帝命宫嫔呵笔授白
  牵丝为婚
  张嘉贞有五女皆绝色欲纳郭元振为婿令五女各持一丝元振从便牵之得第三女
  宠姐隔障歌
  宁王有乐妓甚美名宠姐不以示人惟李白至则设七宝幛令隔障歌
  乌鹊拥车行
  李元纮治润有惠政代去吏民遮留乌鹊群飞翔集以拥行车
  凤炭
  杨国忠家以蜜和炭屑成凤形爇炉中
  风流阵
  帝使妃子统宫妓自统中贵以锦帜旗相击败者罚酒号风流阵
  半仙戏
  宫中呼秋千为半仙戏
  红冰
  杨妃初入宫与父母别泪落冻成红冰
  凌波曲
  帝在东都梦一女子髙髻广裳拜而言曰妾凌波池中龙女乆䕶宫苑陛下知音乞赐一曲帝觉为作凌波曲奏之池上神出于波间
  箸直
  帝以金箸赐宋璟曰以表汝之直
  蝶幸
  明皇春时使嫔妃挿花亲放蝶随其止幸之
  水西流
  一行至国清寺闻院僧布算曰今日有弟子来求吾术门前水合西流而弟子至一行承言趋出门外水本东流忽改而西遂授其术焉
  花妖
  沉香亭木芍药朝红暮黄午碧夜白帝曰此花木之妖
  禽拥车
  李元佐离润士民遮路鸟鹊之类亦拥行
  钱径
  富人王元宝以锦纹石为柱以钱甃花径
  夜明杖
  隠士郭休有杖夜光明照数十步
  肉阵
  国忠冬日列婢遮风名肉阵
  吸花露
  贵妃酒后凌晨攀枝吸花露藉其凉
  红汗
  贵妃汗出红腻而香以巾挹之色红如桃
  暖玉鞍
  岐王有玉鞍坐之如温火气
  七宝砚炉
  内中七宝砚炉冬寒冰自销
  占雨石
  苏颋有锦纹石笔格欲雨则津出
  九孔针
  七夕宫人向月以九孔针穿五色线
  百宝栏
  上赐国忠木芍药国忠以百宝为栏






  绀珠集卷一
<子部,杂家类,杂纂之属,绀珠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