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光世音应验记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续光世音应验记
作者:张演 刘宋


宋太子中舍吴郡张演字景弘撰


[编辑]

右十条。演少因门训,获奉大法,每钦服灵异,用兼缅慨。窃怀记拾,久而未就。曾见傅氏所录,有契乃心。即撰所闻,继其篇末,传诸同好云。


徐义[编辑]

符坚既遭寿春之败,兵革锋起,部曲离散,坚亦寻死。子丕在邺,便自崇立,树置百官。时犹钲鼓日阵,士将旰食。尚书徐义为贼所获,仍被羁。复连手发于野树,埋其两足。众共防守,终晨逮夜。义素奉佛,乃自归于光世音菩萨,虑苦意专。有顷,忽尔假寐,梦有人谓之曰:“今事棘矣,乃寐眠乎? ”义乃惊起,见左右悉眠。试自奋动,手发拭然自解。因尔拔足,亦即得脱。方欲越众人走,而脚痛痹,不得蹑地,身犹倚树。 时一帅急惊曰:“梦失罪人,其然乎?”时夜笼月,遥足相见,并对云:“犹在也。”各复还卧。脚少间,去,行百馀步,隐道侧聚草中,裁得藏身,便闻相追寻声。人骑四出,秉火盖野。其所隐甚微,而忽得免脱。天明贼散,义走归邺寺投众僧,具为惠严法师说其事。


张展[编辑]

张展者,广宁郡人也,为县吏。时大军经过,督敛租税。展县阙不上,军制当死。同事并伏法,次将至展。时司刑者乘马奏事,展奏当人,仍独思念归诚光世音。忽见骑马者两边有二道人,与骑俱入。既出,便特原展命,罚而赦之。馀人及骑者并不见也。


惠简道人[编辑]

荆州听事东有别斋三间,由来多鬼,恒恼人。至王建武时,犹无能住者。唯王周旋惠简道人素有胆识,独就居之。以二间施置经像,自住一间。既涉七日,因夜坐。忽见一人,黑衣无目,从壁中出,便来喷简上。简目开心了,唯口不得语。独专念光世音。良久,鬼乃谓道人曰:“闻君精进,故来相试。神色不动,岂久相逼?”豁然还入壁中。简起澡漱,礼拜讽诵,然复还眠。忽梦向人谓之曰:“仆以汉末居此,数百年矣。为性刚直,多所不堪。君有净行,特相容耳。 ”于此遂绝。简住弥年安稳,馀人犹无能住者。


孙恩乱后临刑二人[编辑]

昔孙贼扰乱海陲,士庶多离其灾。有十数人临刑东市。一人独奉法,便至意诵光世音。同坐者问之,对曰:“闻佛法经,有光世音菩萨济人危,故自归耳。”其便事事效之。次当就命,官司簿目独无其名,相与惊骇怪,乃各散走。二人亦随众,遂得免。


道泰道人[编辑]

道奉道人,住常山衡唐精舍。尝梦人云,其年命当终于卅二,泰心恶之。后至其年,遂便遇笃病,意甚忧惧,悉以附身资物为福施。友人谓之:“《经》云:‘供养六十二亿菩萨,与一称光世音福同。’君将不为归心向,庶可得增寿益算、妖梦不践耶? ”泰乃感悟,遂昼夜四日精心。所座床前垂帷,忽于帷下见光世音从户外入,足趺及踝间金色照然,曰:“汝念光世音耶? ”比及褰开,便不复见。泰乃憙悦流汗,便觉体轻,所患即差。后人见之,已年卅四,具自说如此。


释僧融[编辑]

道人释僧融,笃志泛爱,劝江陵一家,令合门奉佛。其先有神寺数间,以与之,充给僧用。融便毁撤,大小悉取,因留设福七日。还寺之后,主人母忽见一鬼,持赤索,欲缚之。母其忧懅,乃使请沙门转经。鬼怪遂自无。融后还庐山,道中独宿逆旅。时天雨雪,中夜始眠。忽见鬼兵甚众,其一大者带甲挟刃,形甚壮伟。有举胡床者,大鬼对己前据之。乃扬声厉色曰:“君何谓鬼神无灵耶?”便使曳融下地。左右未及加手,融意大不憙,称念光世音,声未及绝,即见所住床后,有一人状若将帅者,可长丈馀,著黄染皮袴褶,手提金杵以拟鬼,鬼便惊惧散走,甲胄之卒,忽然粉碎。《经》云:“或现将军身,随方接济。”其斯之谓与?


江陵一妇人[编辑]

僧融又尝与释昙翼于江陵劝一人夫妻戒,后其人为劫所引,因遂越走。执妇系狱。融遇途见之,仍求哀救,对曰:“惟当一心念光世音耳,更无馀术。 ”妇人便称念不辍。 幽闭经时,后夜梦见沙门立其颈间,以足蹴之令去。妇人惊觉,身贯三木忽自离解。见门犹闭,阍司数重守之。谓无出理,还自穿着。有顷得眠,复梦向人曰:“ 何以不去?门自开也。 ”既起,乃越人向门,门开得出。东南行数里,将至民居。时天夜晦冥,忽逢一人,初甚骇惧。时其夫亦依窜草野,昼伏夜行,各相问讯,乃其夫妻也。遂共投翼,翼即藏之寺内别处。无何,其乡人有远商者,翼令随去,竟得免也。


毛德祖[编辑]

毛德祖始归江南,出关数里,虏便遣人骑追寻之。其携持家累十馀口,闻追在近,便伏道侧蓬莱之中,殆不自容。且徒骑相悬,分无脱理。唯阖门共归念光世音菩萨。有顷,天忽骤云,始如车盖,仍大骤雨。追者未及数丈,遇雨不得进,便返。德祖遂合家免出。


义熙中士人[编辑]

义熙中,有一士人遇事被系。其素奉佛法精进,因夜静不眠,乃自归于光世音。至于将晓,假寐于地。仰向见一道人甚少,形明秀,长近八尺,当空中立,目己微笑。既而觉,拘絷顿解,便可得去。但自虑门禁严固,无可逾理,且恐有司横罗此咎,便息意不动,俄顷,械还坚。后省,遇赦获免。祖为法宋法师说其事。


韩当[编辑]

平原人韩当,尝通呼池河。中流舟溺,便称光世音。寻见水中有白物如龙形,流静风恬,俄而至岸,水裁至膝,遂揭沙而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