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茶经 (四库全书本)/附录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下之六 续茶经 附录

  钦定四库全书
  续茶经附录
  候补主事陆廷灿撰
  茶法
  唐书德宗纳户部侍郎赵赞议税天下茶漆竹木十取一以为常平本钱及出奉天乃悼悔下诏亟罢之及朱泚平佞臣希意兴利者益进贞元八年以水灾减税明年诸道盐铁使张滂奏出茶州县若山及商人要路以三等定估十税其一自是岁得钱四十万缗穆宗即位盐铁使王播图宠以自幸乃增天下茶税率百钱增五十天下茶加斤至二十两播又奏加取焉右拾遗李珏上疏谓榷率本济军兴而税茶自贞元以来方有之天下无事忽厚敛以伤国体一不可茗为人饮盐粟同资若重税之售必髙其弊先及贫下二不可山泽之产无定数程斤论税以售多为利若腾价则市者寡其税几何三不可其后王涯判二使置㩁茶使徙民茶树于官场焚其旧积者天下大怨令狐楚代为盐铁使兼摧茶使复令纳㩁加价而已李石为相以茶税皆归盐铁复贞元之制武宗即位崔珙又增江淮茶税是时茶商所过州县有重税或夺掠舟车露积雨中诸道置邸以收税谓之踏地钱大中初转运使裴休著条约私鬻如法论罪天下税茶増倍贞元江淮茶为大模一斤至五十两诸道盐铁使于悰每斤增税钱五谓之剩茶钱自是斤两复旧
  元和十四年归光州茶园于百姓从刺史房克让之请也
  裴休领诸道盐铁转运使立税茶十二法人以为便藩镇刘仁恭禁南方茶自撷山为茶号山曰大恩以邀利
  何易于为益昌令盐铁官㩁取茶利诏下所司毋敢隠易于视诏曰益昌人不征茶且不可活矧厚赋毒之乎命吏阁诏吏曰天子诏何敢拒吏坐死公得免窜耶易于曰吾敢爱一身移暴于民乎亦不使罪及尔曹即自焚之观察使素贤之不劾也
  陆贽为宰相以赋役烦重上疏云天灾流行四方代有税茶钱积户部者宜计诸道户口均之
  五代史杨行宻字化源议出盐茗俾民输帛幕府髙朂曰创破之馀不可以加敛且帑赀何患不足若悉我所有以易四邻所无不积财而自有馀矣行宻纳之宋史榷茶之制择要㑹之地曰江陵府曰真州曰海州曰汉阳军曰无为军曰蕲之蕲口为榷货务六初京城建安襄复州皆有务后建安襄复之务废京城务虽存但㑹给交钞往还而不积茶货在淮南则蕲黄庐舒光寿六州官自为场置吏总谓之山场者十三六州采茶之民皆隶焉谓之园戸岁课作茶输租馀则官悉市之总为岁课八百六十五万馀斤其出鬻者皆就本场在江南则宣歙江池饶信洪抚筠袁十州广德兴国临江建昌南康五军两浙则杭苏明越婺处温台湖常衢睦十二州荆湖则江陵府潭沣鼎鄂岳归峡七州荆门军福建则建剑二州岁如山场输租折税緫为岁课江南百二十七万馀斤两浙百二十七万九千馀斤荆湖二百四十七万馀斤福建三十九万三千馀斤悉从六榷货务鬻之茶有二类曰片茶曰散茶片茶蒸造实棬模中串之唯建剑则既蒸而研编竹为格置焙室中最为精洁他处不能造有龙鳯石乳白乳之类十二等以充岁贡及邦国之用其出䖍袁饶池光歙潭岳辰沣州江陵府兴国临江军有仙芝玉津先春绿芽之类二十六等两浙及宣江鼎州又以上中下或苐一至苐五为号散茶出淮南归州江南荆湖有龙溪雨前雨后之类十一等江浙又有上中下或苐一等至苐五为号者民之欲茶者售于官给其食用者谓之食茶出境者则给劵商贾贸易入钱若金帛京师榷货务以射六务十三场愿就东南入钱若金帛者听凡民茶匿不送官及私贩鬻者没入之计其直论罪园戸辄毁败茶树者计所出茶论如法民造温桑为茶比犯真茶计直十分论二分之罪主吏私以官茶贸易及一贯五百者死自后定法务从轻减太平兴国二年主吏盗官茶贩鬻钱三贯以上黥面送阙下淳化三年论直十贯以上黥面配本州牢城巡防卒私贩茶依旧条加一等论凡结徒持仗贩易私茶遇官司擒捕抵拒者皆死太平兴国四年诏鬻伪茶一斤杖一百二十斤以上弃市厥后更改不一载全史陈恕为三司使将立茶法召茶商数十人俾条陈利害第为三等具奏太祖曰吾视上等之说取利太深此可行于商贾不可行于朝廷下等之说固灭裂无取惟中等之说公私皆济吾裁损之可以经乆行之数年公用足而民富实
  太祖开宝七年有司以湖南新茶异于常岁请髙其价以鬻之太祖曰道则善毋乃重困吾民乎即诏苐复旧制勿増价值
  熙宁三年熙河运使以岁计不足乞以官茶博籴每茶三斤易粟一斛其利甚溥朝廷谓茶马司本以博马不可以博籴于茶马司岁额外增买川茶两倍朝廷别出钱二万给之令提刑司封桩又令茶马官程之邵兼转运使由是数岁边用粗足
  神宗熙宁七年干当公事李杞入蜀经画买茶秦鳯熙河博马王上韶言西人颇以善马至边交易所嗜惟茶自熙丰以来旧博马皆以粗茶乾道之未始以细茶遗之成都利州路十二州产茶二千一百二万斤茶马司所收大较若此
  茶利嘉祐间禁榷时取一年中数计一百九万四千九十三贯八百八十五钱治平间通商后计取数一百一十七万五千一百四贯九百一十九钱
  琼山丘氏曰后世以茶易马始见于此盖自唐世回纥入贡先已以马易茶则西北之嗜茶有自来矣
  苏辙论蜀茶状园户例收晩茶谓之秋老黄茶不限早晩随时即卖
  沈括梦溪笔谈乾德二年始诏在京建州汉阳蕲口各置榷货务五年始禁私卖茶从不应为情理重太平兴国二年删定禁法条贯始立等科罪淳化二年令商贾就园戸买茶公于官场贴射始行贴射法淳化四年初行交引罢贴射法西北入粟给交引自通利军始是岁罢诸处榷货务寻复依旧至咸平元年茶利钱以一百三十九万二千一百一十九贯为额至嘉祐三年凡六十一年用此额官本杂费皆在内中间时有增亏岁入不常咸平五年三司使王嗣宗始立三分法以十分茶价四分给香药三分犀象三分茶引六年又改支六分香药犀象四分茶引景德二年许人入中钱帛金银谓之三说至祥符九年茶引益轻用知秦州曹玮议就永兴鳯翔以官钱收买客引以救引价前此累增加饶钱至天祐二年镇戎军纳大麦一斗本价通加饶共支钱一贯二百五十四乾兴元年改二分法支茶引三分东南见钱二分半香药四分半天圣元年复行贴射法行之三年茶利尽归大商官场但得黄晩恶茶乃诏孙奭重议罢贴射法明年推治元议省吏计覆官旬献官皆决配沙门岛元详定枢宻副使张邓公参知政事吕许公鲁肃简各罚俸一月御史中丞刘筠入内内侍省副都知周文贾西上阁门使薛招廊三部副使各罚铜二十斤前三司使李咨落枢密直学士依旧知洪州皇祐三年𮅕茶依旧只用见钱至嘉祐四年二月五日降敕罢茶禁
  洪迈容齐随笔蜀茶税额总三十万熙宁七年遣三司干当公事李杞经画买茶以蒲宗闵同领其事创设官场增为四十万后李杞以疾去都官郎中刘佐继之蜀茶尽榷民始病矣知彭州吕陶言天下茶法既通蜀中独行禁榷杞佐宗闵作为弊法以困西南生聚佐虽罢去以国子博士李稷代之陶亦得罪侍御史周尹复极论榷茶为害罢为河北提㸃刑狱利路漕臣张宗谔张升卿复建议废茶场司依旧通商皆为稷劾坐贬茶场司行札子督绵州彰明知县宋大章缴奏以为非所当用又为稷诋坐冲替一岁之间通课利及息耗至七十六万缗有奇
  熊蕃宣和北苑贡茶录陆羽茶经裴汶茶述皆不第建品说者但谓二子未尝至闽而不知物之发也固自有时盖昔者山川尚閟灵芽未露至于唐末然后北苑出为之最时伪蜀词臣毛文锡作茶谱亦第言建有紫笋而蜡面乃产于福五代之季建属南唐岁率诸县民采茶北苑初造研膏继造蜡面既又制其佳者号曰京挺本朝开宝末下南唐太平兴国二年特置龙鳯模遣使即北苑造团茶以别庶饮龙鳯茶盖始于此又一种茶丛生石崖枝叶尤茂至道初有诏造之别号石乳又一种号的乳又一种号白乳此四种出而腊面斯下矣真宗咸平中丁谓为福建漕监御茶进龙鳯团始载之于茶录仁宗庆历中蔡襄为漕改创小龙团以进甚见珍惜㫖令岁贡而龙鳯遂为次矣神宗元丰间有㫖造密云龙其品又加于小龙团之上哲宗绍圣中又改为瑞云翔龙至徽宗大观初亲制茶论二十篇以白茶自为一种与他茶不同其条敷阐其叶莹薄崖林之间偶然生出非人力可致正焙之有者不过四五家家不过四五株所造止于二三銙而已浅焙亦有之但品格不及于是白茶遂为第一既又制三色细芽及试新銙贡新銙自三色细芽出而瑞云翔龙又下矣凡茶芽数品最上曰小芽如雀舌鹰爪以其劲直纎挺故号芽茶次曰拣芽乃一芽带一叶者号一枪一旗次曰中芽乃一芽带两叶号一枪两旗其带三叶四叶者渐老矣芽茶早春极少景德中建守周绛为补茶经言芽茶只作早茶驰奉万乘尝之可矣如一枪一旗可谓奇茶也故一枪一旗号拣芽最为挺特光正舒王送人闽中诗云新茗斋中试一旗谓拣芽也或者谓茶芽未展为枪已展为旗指舒王此诗为误盖不知有所谓拣芽也夫拣芽犹贵重如此而况芽茶以供天子之新尝者乎夫芽茶绝矣至于水芽则旷古未之闻也宣和庚子岁漕臣郑可简始创为银丝水芽盖将已拣熟芽再为剔去祗取其心一缕用珍器贮清泉渍之光明莹洁如银丝然以制方寸新銙有小龙蜿蜒其上号龙团胜雪又废白的石乳鼎造花銙二十馀色初贡茶皆入龙脑至是虑夺真味始不用焉盖茶之妙至胜雪极矣故合为首冠然犹在白茶之次者以白茶上之所好也异时郡人黄儒撰品茶要录极称当时灵芽之富谓使陆羽数子见之必爽然自失蕃亦谓使黄君而阅今日之品则前此者未足诧焉然龙焙初兴贡数殊少累増至于元符以斤计者一万八千视初已加数倍而犹未盛今则为四万七千一百斤有奇矣此数见范逵所著龙焙美成茶录逵茶官也白茶胜雪以次厥名实繁今列于左使好事者得以观焉
  贡新銙大观二年试新銙政和年造 白茶宣和年造
  龙团胜雪宣和二年御苑玉芽大观二年万寿龙芽大观二年上林第一宣和二年乙夜清供  承平雅玩
  龙鳯英华  玉除清赏  启沃承恩
  雪英    云叶    蜀葵
  金钱宣和三年  玉华宣和二年  寸金宣和三年
  无比寿芽大观四年万春银叶宣和二年宜年宝玉
  玉清庆云  无疆寿龙  玉叶长春宣和四年瑞云翔龙绍圣二年长寿玉圭政和二年兴国岩銙
  香口焙銙  上品拣芽绍兴二年新收拣芽
  太平嘉瑞政和二年龙苑报春宣和四年南山应瑞
  兴国岩拣芽 兴国岩小龙 兴国岩小鳯
  以上号细色   拣芽    小龙
  小鳯    大龙    大鳯以上号粗色
  又有琼林毓料浴雪呈祥壑源供重篚推先价倍南金旸谷先春寿岩却胜延平石乳清白可鉴风韵甚髙凡十色皆宣和二年所制越五岁省去
  右茶岁分十馀纲惟白茶与胜雪自惊蛰前兴役浃日乃成飞骑疾驰不出仲春已至京师号为头纲玉芽以下即先后以次发逮贡足时夏过半矣欧阳公诗云建安三千五百里京师三月尝新茶盖异时如此以今较昔又为最早因念草木之㣲有瑰奇卓异亦必逢时而后出而况为士者哉昔昌黎感二鸟之𫎇采擢而自悼其不如今蕃于是茶也焉敢效昌黎之感姑务自警而坚其守以待时而已
  外焙
  石门 乳吉 香口
  右三焙常后北苑五七日兴工毎日采茶蒸榨以其黄悉送北苑并造
  北苑别录先人作茶录当贡品极胜之时凡有四十馀色绍兴戊寅岁克摄事北苑阅近所贡皆仍旧其先后之序亦同惟跻龙团胜雪于白茶之上及无兴国岩小龙小鳯盖建炎南渡有㫖罢贡三之一而省去之也先人但著其名号克今更写其形制庶览之无遗恨焉先是任子春漕司再摄茶政越十三载乃复旧额且用政和故事补种茶二万株政和周曹种三万株此年益䖍贡职遂有创增之目仍改京挺为大龙团由是大龙多于大鳯之数凡此皆近事或者犹未之知也三月初吉男克北苑寓舍书
  贡新銙竹圈银模 方一寸二分 试新銙仝上龙团胜雪仝上白茶银圈银模  径一寸五分御苑玉芽银圈银模径一寸五分 万寿龙芽仝上上林第一  方一寸二分 乙夜清供竹圈承平雅玩  龙鳯英华  玉除清赏
  启沃承恩俱仝上雪英    横长一寸五分
  云叶  仝上蜀葵    径一寸五分金钱银 仝上模玉华银模   横长一寸五分寸金竹圈方一寸二分 无比寿芽银模 仝上竹圈万春银叶银模银圈两尖径二寸二分
  宜年宝玉银圈银模直长三寸
  玉清庆云  方一寸八分
  无疆寿龙银模竹圈直长一寸
  玉叶长春竹圈 直长三寸六分
  瑞云翔龙银模银圈径二寸五分
  长寿玉圭银模 直长三寸
  兴国岩銙竹圈 方一寸二分 香口焙銙仝上上品拣芽银模银圈新收拣芽银模 俱仝上银圈
  太平嘉瑞银圈 径一寸五分
  龙𫟍报春  径一寸七分
  南山应瑞银模银圈方一寸八分
  兴国岩拣芽银模径三寸   小龙
  小鳯    大龙    大鳯俱仝上
  北𫟍贡茶最盛然前軰所录止于庆历以上自元丰后瑞龙相继挺出制精于旧而未有好事者记焉但于诗人句中及大观以来增创新銙亦犹用拣芽盖水芽至宣和始名顾龙团胜雪与白茶角立岁元首贡自御𫟍玉芽以下厥名实繁先子观见时事悉能记之成编具存今闽中漕台所刋茶录未备此书庶几补其阙云淳熙九年冬十二月四日朝散郎行秘书郎国史编修官学士院权直熊克谨记
  北𫟍贡茶纲次
  细色第一纲
  龙焙贡新  水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贡三十銙 创添二十銙
  细色第二纲
  龙焙试新  水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贡一百銙 创添五十銙
  细色第三纲
  龙团胜雪  水芽 十六水 十二宿火正贡三十銙 续添二十銙 创添二十銙
  白茶    水芽 十六水 七宿火
  正贡三十銙 续添五十銙 创添八十銙
  御苑玉芽
  小芽 十二水 八宿火 正贡一百斤
  万寿龙芽
  小芽 十二水 八宿火 正贡一百斤
  上林第一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贡一百銙
  乙夜清供
  小芽 十二火 十宿火 正贡一百钱
  承平雅玩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贡一百銙
  龙鳯英华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贡一百銙
  玉除清赏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贡一百銙
  启沃承恩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贡一百銙
  雪英
  小芽 十二水 七宿火 正贡一百銙
  云叶
  小芽 十二水 七宿火 正贡一百片
  蜀葵
  小芽 十二水 七宿火 正贡一百片
  金钱
  小芽 十二水 七宿火 正贡一百片
  寸金
  小芽 十二水 七宿火 正贡一百銙
  细色第四纲
  龙团胜雪  见前  正贡一百五十銙无比寿芽 小芽 十二水 十五宿火
  正贡五十銙  创添五十銙
  万寿银叶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贡四十片  创添六十片
  宜年宝玉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贡四十片  创添六十片
  玉清庆云 小芽 十二水 十五宿火
  正贡四十片  创添六十片
  无疆寿龙 小芽 十二水 十五宿火
  正贡四十片  创添六十片
  玉叶长春 小芽 十二水 七宿火
  正贡一百片
  瑞云翔龙 小芽 十二水 九宿火
  正贡一百片
  长寿玉圭 小芽 十二水 九宿火
  正贡二百片
  兴国岩銙 中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贡一百七十銙
  香口焙銙 中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贡五十銙
  上品拣芽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贡一百片
  新收拣芽 中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贡六百片
  细色第五纲
  太平嘉瑞 小芽 十二水 九宿火
  正贡三百片
  龙苑报春 小芽 十二水 九宿火
  正贡六十片  创添六十片
  南山应瑞 小芽 十二水 十五宿火
  正贡六十銙  创添六十銙
  兴国岩拣芽  中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贡五百十片
  兴国岩小龙  中芽  十二水
  十五宿火  正贡七百五片
  兴国岩小鳯  中芽  十二水
  十五宿火  正贡五十片
  先春雨色
  太平嘉瑞   仝前  正贡二百片
  长寿玉圭   仝前  正贡一百片
  续入额四色
  御苑玉芽   仝前  正贡一百片
  万寿龙芽   仝前  正贡一百片
  无比寿芽   仝前  正贡一百片
  瑞云翔龙   仝前  正贡一百片
  粗色第一纲
  正贡
  不入脑子上品拣芽小龙一千二百片六水十宿火
  入脑子小龙七百片四水十五宿火
  增添
  不入脑子上品拣芽小龙一千二百片
  入脑子小龙七百片
  建宁府附发小龙茶八百四十片
  粗色第二纲
  正贡
  不入脑子上品㨂芽小龙六百四十斤
  入脑子小龙六百七十二片
  入脑子小鳯一千三百四十片四水十五宿火入脑子大龙七百二十片二水十五宿火入脑子大鳯七百二十片二水十五宿火
  增添
  不入脑子上品拣芽小龙一千二百片
  入脑子小龙七百片
  建宁府附发小鳯茶一千三百片
  粗色第三纲
  正贡
  不入脑子上品拣芽小龙六百四十片
  入脑子小龙六百四十片
  入脑子小鳯六百七十二斤
  入脑子大龙一千八百片
  入脑子大鳯一千八百片
  增添
  不入脑子上品拣芽小龙一千二百片
  入脑子小龙七百片
  建宁府附发大龙茶四百片大鳯茶四百片
  粗色第四纲
  正贡
  不入脑子上品㨂芽小龙六百片
  入脑子小龙三百三十六片
  入脑子小鳯三百三十六片
  入脑子大龙一千二百四十片
  入脑子大鳯一千二百四十片
  建宁府附发大龙茶四百片大鳯茶四百片
  粗色第五纲
  正贡
  入脑子大龙一千三百六十八片
  入脑子大鳯一千三百六十八片
  京铤改造大龙一千六百片
  建宁府附发大龙茶八百片大鳯茶八百片
  粗色第六纲
  正贡
  入脑子大龙一千三百六十片
  入脑子大鳯一千三百六十片
  京铤改造大龙一千六百片
  建宁府附发大龙茶八百片大鳯茶八百片又京铤改造大龙一千二百片
  粗色第七纲
  正贡
  入脑子大龙一千二百四十片
  入脑子大鳯一千二百四十片
  京铤改造大龙二千三百二十片
  建宁府附发大龙茶二百四十片大鳯茶二百四十片又京铤改造大龙四百八十片
  细色五纲
  贡新为最上后开焙十日入贡龙团为最精而建人有直四万钱之语夫茶之入贡圈以箬叶内以黄斗盛以花箱䕶以重篚花箱内外又有黄罗羃之可谓什袭之珍矣
  粗色七纲
  拣芽以四十饼为角小龙鳯以二十饼为角大龙鳯以八饼为角圈以箬叶束以红缕包以红纸缄以旧绫惟拣芽俱以黄焉
  金史茶自宋人岁供之外皆贸易于宋界之榷场世宗大定十六年以多私贩乃定香茶罪赏格章宗承安三年命设官制之以尚书省令史往河南视官造者不尝其味但采民言谓为温桑实非茶也还即白上以为不干杖七十罢之四年三月于淄密宁海蔡州各置一坊造茶照南方例每斤为袋直六百文后令每袋减三百文五年春罢造茶之坊六年河南茶树槁者命补植之十一月尚书省奏禁茶遂命七品以上官其家方许食茶仍不得卖及馈献七年更定食茶制八年言事者以止可以盐易茶省臣以为所易不广兼以杂物博易宣宗元光二年省臣以茶非饮食之急今河南陕西凡五十馀都郡日食茶率二十袋直银二两是一岁之中妄费民间三十馀万也奈何以吾有用之货而资敌乎乃制亲王公主及现任五品以上官素蓄存者存之禁不得买馈馀人并禁之犯者徒五年告者赏宝泉一万贯元史本朝茶课由约而博大率因宋之旧而为之制焉至元六年始以兴元交钞同知运使白赓言初榷成都茶课十三年江南平左丞吕文焕首以主茶税为言以宋㑹五十贯凖中统钞一贯次年定长引短引是岁征一千二百馀锭泰定十七年置㩁茶都转运使司于江州路总江淮荆湖福广之税而遂除长引专用短引二十一年免食茶税以益正税二十三年以李起南言增引税为五贡二十六年丞相桑哥增为一十贯延祐五年用江西茶运副法忽鲁丁言减引添钱每引再增为一十二两五钱次年课额遂增为二十八万九千二百一十一锭矣天历己巳罢榷司而归诸州县其岁徴之数盖与延祐同至顺之后无籍可考他如范殿帅茶西番大叶茶建宁銙茶亦无从知其始末故皆不著明㑹典陕西置茶马司四河州洮州西宁甘州各司并赴徽州茶引所批验每岁差御史一员巡茶马
  明洪武间差行人一员赍榜文于行茶所在悬示以肃禁永乐十三年差御史三员巡督茶马正统十四年停止茶马金牌遣行人四员巡察景泰二年令川陕布政司各委官巡视罢差行人四年复差行人成化三年奏准每年定差御史一员陕西巡茶十一年令取回御史仍差行人十四年奏准定差御史一员专理茶马每岁一代遂为定例𢎞治十六年取回御史凡一应茶法悉听督理马政都御史兼理十七年令陕西每年于按察司拣宪臣一员驻洮巡禁私茶一年满日择一员交代正德二年仍差巡茶御史一员兼理马政
  光禄寺衙门每岁福建等处解纳茶叶一万五千斤先春等茶芽三千八百七十八斤收充茶饭等用
  博物典彚云本朝捐茶利予民而不利其入凡前代所设榷务贴射交引茶由诸种名色今皆无之惟于四川置茶马司四所于闗津要害置数批验茶引所而已及每年遣行人于行茶地方张挂榜文俾民知禁又于西番入贡为之禁限每人许其顺带有定数所以然者非为私奉盖欲资外国之马以为边境之备焉耳
  洪武五年户部言四川产巴茶凡四百四十七处茶戸三百一十五宜依定制每茶十株官取其一岁计得茶一万九千二百八十斤令有司贮候西番易马从之至三十一年置成都重庆保宁三府及播州宣慰司茶仓四所命四川布政司移文天全六番招讨司将岁收茶课仍收碉门茶课司馀地方就送新仓收贮听商人交易及与西番易马茶课岁额五万馀斤每百加耗六斤商茶岁中率八十斤令商运卖官取其半易马纳马番族洮州三十河州四十三又新附归德所生番十一西宁十三茶马司收贮官立金牌信符为验洪武二十八年驸马欧阳伦以私贩茶扑杀明初茶禁之严如此武夷山志茶起自元初至元十六年浙江行省平章髙兴过武夷制石乳数斤入献十九年乃令县官莅之岁贡茶二十斤采摘户凡八十大德五年兴之子久住为邵武路总管就近至武夷督造贡茶明年创焙局称为御茶园有仁风门第一春殿清神堂诸景又有通仙井覆以龙亭皆极丹雘之盛设场官二员领其事后岁额浸广增戸至二百五十茶三百六十斤制龙团五千饼泰定五年崇安令张端本重加修葺于园之左右各建一坊扁曰茶场至顺三年建宁总管暗都剌于通仙井畔筑台髙五尺方一丈六尺名曰喊山台其上为喊泉亭因称井为呼来泉旧志云祭后群喊而水渐盈造茶毕而遂涸故名迨至正末额凡九百九十斤明初仍之著为令每岁惊蛰日崇安令具牲醴诣茶场致祭造茶入贡洪武二十四年诏天下产茶之地岁有定额以建宁为上听茶戸采进勿预有司茶名有四探春先春次春紫笋不得碾揉为大小龙团然而祀典贡额犹如故也嘉靖三十六年建宁太守钱嶫因本山茶枯令以岁编茶夫银二百两及水脚银二十两赍府造办自此遂罢茶场而崇民得以休息御园寻废惟井尚存井水清甘较他泉迥异仙人张邋遢过此饮之曰不徒茶美亦此水之力也
  
  朝茶法陕西给番易马旧设茶马御史后归巡抚兼理各省发引通商止于陕境交界处盘查凡产茶地方止有茶利而无茶累深山穷谷之民无不沾濡
  雨露耕田凿井共乐升平此又有茶以来希遇之盛也雍正十二年七月既望陆廷灿识













  续茶经附录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