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阳国志 (四部丛刊本)/卷第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 华阳国志 卷第五
晋 常璩 撰 景乌程刘氏嘉业堂藏明钱叔宝写本
卷第六

华阳国志卷苐五

     公孙述刘二牧志

先王命史立典逺则经纪人伦三材炳焕品物章矣

然而有志之士犹敢议论于乡校之下刍荛之人加

之谣诵扵林野之中管窥瞽言君子有咏所以综检

群善休风惟照也公孙述刘牧二主之废兴存亡汉

书国志固以详矣统之州部物有条贯必申斯篇者

格之前宪左氏素臣之功王侯之载籍也而八国之

语作为五传𣶈邃大义洋洋圣人之微言也而八览

之书兴焉茍在宐称虽道同世出一事身见游精博

志无嫌其繁矣汉十二世孝平皇帝帝祚短促国统三

绝孝元后兄子安汉公新都侯魏郡王莾篡盗称天

子改天下郡守为卒正又改蜀郡为导江迁故中散

大夫茂陵公孙述字子阳为导江卒正治临卭而刘

辟起兵广汉更始刘圣公在南阳蜀欲应之㑹宗成

垣副王岑等作乱述率吏民拒御之所在讨破作围

守防遏逸越斩首万计遂据成都威有巴汉政治严

刻民不为非更始诛王莾都关中为赤眉贼所败

建武元年世祖光武皇帝即位河北述梦人谓已曰

公子系后汉作八厶子系十二为期述以语妇妇曰朝闻道夕SKchar

尚可何况十二乎㑹夏四月龙出府殿前以为瑞应

述遂称皇帝号大成建元龙兴以莾尚黄乃服色尚

白自以兴西方为金行也以功曺李熊为大司徒巴

郡任满为大司空弟恢为太尉具置百官造十层赤

楼帛兰改益州为司隶蜀郡为成都尹时世祖方平

河北而荆邯延牛并㱕述尽有益州置铁钱官废铜

钱百姓买卖不行蜀中童谣曰黄牛白腹五铢当复

谓莾黄牛述为白腹五铢汉钱言汉当复也故主簿

李隆后汉作张隆常少数谏述归帝称藩述不纳天水隗嚻

亦据陇连述蜀土清晏述乃移檄中国称引图纬以

惑众世祖报曰西狩获麟䜟曰乙子𫑗金即乙未岁

授刘氏非西方之守也光废昌帝立子公孙即霍光

废昌邑王立孝宣帝也黄帝姓公孙自以土德君所

知也汉家九百二十岁以䝉孙亡受以相承其名当

涂髙髙岂君身耶吾自继祖而兴不称受命求汉之

断莫过王莾近张满作恶兵围得之叹曰为天文所

误也人使述旧交马援喻述述不从 荆邯说述曰

昔汤以七十里王天下文王方百里臣诸侯以次汉

祖败而复征伤瘳复战故能禽秦亡楚以弱为强况

今地方数千杖㦸百万天下之心未有所归不东出

荆门北陵关陇与之进退则王业不全子孙不久安

也述悦之乃出军荆门陈仓欲震荡秦楚多改易郡

县分封子弟淫恣过度然国冨民殷户百馀万世祖

未遑加兵与述及隗嚻书辄署公孙皇帝 七年嚻

背汉降述述封为王厚资给之 十年世祖命大司

马呉汉与大司徒邓禹讨嚻平陇右述闻而恶之城

东素有秦时空仓述更名白帝仓使人宣言曰帝仓

㬥出米巨万公卿以下及国人就视之无米述曰仓

去此数里虗妄如此隗王在数千里外言破壊真不

然矣 十一年世祖命征南大将军岑彭自荆门溯

江征述又遣中郎将来歙及述旧交马援奉诏喻述

隆少諌令服从述怒曰自古来有降天子乎尚书解

文卿大夫郑文伯初亦谏述系之㬥室 六年二子

SKchar自是莫有言者 彭破述荆门关及沔关径至

彭亡述使刺客刺杀彭由是改彭亡曰平无言无贼

也又使剌客刺杀歙扵武都世祖重遣呉汉与刘尚

征述又遣臧宫从斜谷道入述使妹婿延㸦距宫大

司徒谢丰距汉连战辄北汉到城下军其江桥及其

少城丰在广都㸦引还成都述谓曰事当奈何㸦对

曰男儿贵SKchar中求生败中求成无爱财物也述乃大

𤼵金帛开门募兵得五千馀人以配㸦㸦告汉战因

伪遣鼓角麾帜渡市桥汉兵争观㸦因放奇兵击汉

大破之汉溺水縁马尾至盎底得出后宫兵已至北

门述复城守占书曰虏SKchar城下述以为汉等是虏乃

自出战述当汉牙当宫大战牙杀宫兵数百三合三

胜士卒气骄汉益鼓之自旦至日中饥不得食日昳

后述兵败汉骑士髙平以㦸刺述中头即坠马叩心

者数十人都知是述前取其首牙等怅然还城吏民

穷急即夜开门出降汉尽诛公孙氏及牙等诸将帅

二十馀人放兵大掠多所残害是岁十二年也 汉

搜求隐逸旌表忠义以述臣常少李隆忠谏发愤病

SKchar表更迁葬赠以汉卿官蜀郡王皓王嘉广汉李业

刎首SKchar节表其门闾揵为朱遵绊马SKchar战赠以将军

为之立祠费贻任永君业冯信等闭门索隐公车特

征文齐守义益州封为列侯董钧习礼眀经贡为博

士程乌李育本有才干擢而用之扵是西土宅心莫

不凫藻 建武十八年剌史郡守抚恤失和蜀郡史

歆怨呉汉之残掠蜀也拥郡自保世祖以天下始平

民未忘兵而歆唱之事宐必先克复遣汉平蜀多行

诛戮世祖诮让扵汉汉深陈𧬄自是守藩供职自建

武至乎中平垂二百载府盈西南之货朝多华岷之

士矣 汉二十二世孝灵皇帝政治衰缺王室多故

太常竟陵刘焉字君郎建议言剌史太守货赂为官

割剥百姓以致离叛可选清名重臣以为牧伯镇安

方夏焉内求州牧以避世难侍中广汉董扶私扵焉

曰京都将乱益州分野有天子气焉惑之意在益州

㑹刺史河南郄俭赋敛繁扰流言逺闻而并州杀剌

史张壹凉州杀剌史耿鄙焉议得行汉帝将征俭加

刑以焉为监军使寻领益州牧董扶亦求为蜀西部

都尉太仓令巴郡赵韪去官从焉来西 中平元年

凉州黄巾逆贼马相赵祗等聚众绵竹杀县令李升

募疲伇之民一二日中得数千人遣王饶赵播等进

攻雒城杀剌史俭并下蜀郡犍为旬月之间破壊三

郡相自称天子众以万数又别破巴郡杀太守赵韪

部州从事贾龙素领家兵在犍为之青衣率吏民攻

相破灭之州界清净龙乃选吏卒迎焉焉既到州移

治绵竹抚纳离叛务行小惠时南阳三辅民数万家

避地入蜀焉恣饶之引为党与号东州士遣张鲁断

北道枉诛大姓巴郡太守王咸李权等十馀人以立

威刑前后左右部司马拟四军统兵位皆二千石

汉献帝初平二年犍为太守任岐与贾龙恶焉之阴

图异计也举兵攻焉烧成都邑下焉御之东州人多

为致力遂克岐龙焉意盛乃造乘舆车服千馀僣拟

至尊焉长子范为左中郎将仲子诞治书御史季子

璋奉车都尉皆从献帝都长安惟𠦑子别部司马瑁

随焉焉闻相者相陈留呉懿妹当大贵为瑁聘之荆

州牧山阳刘表上焉有子夏在西河疑圣人论帝遣

璋晓喻焉焉留璋不遣反 四年征西将军马腾自

郿与焉范通谋袭长安治中从事广汉王商亟谏不

从谋泄范诞受诛议郎河南庞羲以通家将范诞诸

子入蜀而天火烧焉车乘荡尽延及民家 兴平元

年焉徙治成都既痛二子又感祅灾疽发背卒州帐

下司马赵韪治中从事王商等贪璋温仁共表代又

京师大乱不能更遣天子除璋监军使者领益州牧

以韪为征东中郎将率众征刘表 璋字季玉既袭

位懦弱少断张鲁稍骄扵汉中巴夷杜濩朴胡袁约

等叛诣鲁璋怒杀鲁母弟遣和德中郎将庞羲讨鲁

不克巴人日叛乃以羲为巴郡太守屯阆中御鲁羲

以宐须兵卫辄召汉昌賨民为兵或构羲扵璋璋与

之情好携隙赵韪数进諌不从亦恚恨也 建安五

年赵韪起兵数万将以攻璋璋逆击之 眀年韪

败羲惧遣吏程郁宣㫖扵郁父汉昌令畿索益賨兵

畿曰郡合部曲本不为乱纵有谗𫍲要在尽诚遂懐

异志非所闻也羲令郁重往畿曰我受牧恩当为尽

节汝自郡吏宐念效力不义之事莫有二意羲恨之

使人告曰不从太守家将及𥚽畿曰昔乐羊食子非

无父子之恩大义然也今虽𡙡子畿饮之矣羲乃厚

𧬄扵璋璋善畿迁为江阳太守 十年璋闻曹公将

征荆州遣中郎将河内阴⿰氵専致敬公表加璋振威将

军兄瑁平冦将军 十二年璋复遣别驾从事蜀郡

张肃送叟兵三百人并杂御物公辟肃为掾拜广汉

太守 十三年仍遣肃弟松为别驾诣公公时已定

荆州追刘主不存礼松加表望不足但拜越嶲比苏

令松以是怨公㑹公军不利兼以疫病而刘主寻取

荆州松还疵毁曹公劝璋自绝因说璋曰刘豫州使

君之肺腑更可与通时扶风法正字孝直留客在蜀

不见礼恨望松亦以身抱利器忖璋不足与有为常

与正窃叹息松举正可使交好刘主璋从之使正将

命正佯为不得已行又遣正同郡孟达将兵助刘主

守御前后赂遗无限 十六年璋闻曹公将遣司隶

校尉锺繇伐张鲁有惧心松进曰曹公兵强无敌天

下若因张鲁之资以向蜀土谁能御之者乎璋曰吾

固忧之而未有计松对曰刘豫州使君之宗室而曹

公之深仇也善用兵使之伐鲁鲁必破破鲁则益州

强曺公虽来无为也且州中诸将庞羲李异等皆恃

功骄豪欲有外意不得豫州则敌攻其外民叛扵内

必败之道也璋然之复遣法正迎刘先主主簿巴西

黄权谏曰左将军有骁名今请到欲以部曲遇之则

不满其心欲以賔客待之则一国不容二君客有泰

山之安则主有累𡖉之危璋不听从事广汉王累倒

悬扵州门以SKchar谏璋璋一无所纳正既宣㫖阴献䇿

曰以眀将军之英才乘刘牧之懦弱张松之股肱以

响应扵内然后资益州之冨慿天府之险以此成帝

业犹反手也刘主大悦乃留军师中郎将诸葛亮将

军关羽张飞镇荆州率万人溯江西上璋初敕所在

供奉入境如归刘主至巴郡巴郡严颜拊心叹曰此

所谓独坐穷山放虎自卫者也刘主由巴水达涪

璋往见之松复令正白刘主曰今因此㑹便可执璋

则将军无用兵之劳坐定一州也军师中郎将襄阳

庞綂亦言之刘主曰此大事也初入他国恩信未著

不可仓卒欢饮百馀日璋推刘主行大司马司⿰𥘈籴

尉刘主推璋行镇西大将军领牧如故益刘主兵使

伐张鲁又令SKchar白水军并三万军车甲精实而别璋

还州刘主次葭⿱⺾眀厚𣗳恩德以收众心 十七年曹

公征呉呉主孙权呼刘主自救刘主贻璋书曰孙氏

与孤本为唇齿今乐进在清𭰖与关羽相拒不往赴

救进必大克转侵州界其忧有甚扵鲁鲁自守之贼

不足虑也求益万兵及资宝璋但许四千他物半给

张松书与刘主及法正曰今大事垂可立如何释此

去乎松兄广汉太守肃惧𥚽及已白璋露松谋璋杀

松刘主叹曰君矫杀吾内主乎嫌隙始构璋赦诸关

守不内刘主庞綂说曰阴选精兵昼夜兼行径袭成

都璋既不武又无素豫一举而定此上计也杨懐髙

沛璋之名将各仗强兵据守关头数有笺谏璋遣将

军还将军遣与相闻说当东㱕并使束装二子既服

将军名又嘉将军去必乘轻骑来见将军因此执之

进取其兵乃向成都此中计也退还白帝连引荆州

徐还图之此下计也刘主然其中计即斩懐等遣将

黄忠卓膺魏延等勒兵前行梓潼令南阳王连固城

坚守刘主义之不逼攻也进据涪城置酒作乐谓庞

綂曰今日之㑹可谓乐矣綂对曰伐人之国而以为

欢非仁者也刘主曰武王伐纣前SKchar后儛岂非仁也

綂退出刘主寻请还谓曰向者之谈阿谁为失綂曰

君臣俱失 十八年璋遣将刘璝冷苞张任邓贤呉懿

等拒刘主扵涪皆破败还保绵竹县令懿诣军降拜

讨逆将军 初刘主之南伐也广汉郑度说璋曰左

将军悬军袭我众不满万百姓未附野谷是资计莫

若驱巴西梓潼民内涪水以南其仓廪野谷一皆烧

除高垒深沟静以待之彼请战不许久无所资不过

百日必禽矣先主闻而恶之法正曰璋终不能用无

所忧也璋果谓群下曰吾闻拒敌以安民未闻动民

以避敌绌度不用故刘主所至有资进攻绵竹璋𣸪

遣䕶军南阳李严江夏费观等SKchar绵竹军严观率众

降同拜禆将军进围璋子循扵雒城 十九年关羽

綂荆州事诸葛亮张飞赵云等溯江降下巴东入巴

郡巴郡太守巴西赵莋拒守飞攻破之获将军严颜

谓曰大军至何以不降敢逆战颜对曰卿等无状侵

夺我州我州但有断头将军无降将军也飞怒曰牵

去斫头颜正色曰斫头便斫头何为怒也飞义之引

为宾客 赵云自江州分定江阳犍为飞攻巴西亮

定德阳巴西功曺龚諆迎飞璋帐下司马蜀郡张裔

拒亮败于柏下裔退还 夏刘主克雒城与飞等令

围成都而偏将军扶风马超率众自汉中请降刘主

遣建宁SKchar李恢迎超超径至璋震恐所署蜀郡太守

汝南许靖逾城出降璋知不敢诛被围数十日城中

有精兵三万谷支一年众咸欲力战璋曰父子在州

二十馀年无恩德以加百姓攻战三年肌肤草野以

璋故也何以能安遂遣张裔奉使诣刘主刘主许裔

礼其君而安其民刘主又遣从事中郎涿郡简雍说

璋璋素雅敬雍遂与同舆而出降吏民莫不欷㱆泣

涕刘主𣸪其所佩振威将军印绶还其财物迁璋于

南郡之江安呉主孙权之取荆州也以璋为益州剌

史刘主东征璋还呉卒也

撰曰公孙述藉导江之资值王莾之虐民莫援者得

跨巴蜀而欺天罔物自取灭亡者也然妖梦告终期

数有极奉身归顺犹可以免矜愚遂非何其顽㢤刘

焉器非英杰图射侥幸璋才非人雄据土乱世其见

取陈子以为非不幸也昔齐侯嗤晋鲁之使旋䝉

易乘之困魏君贱公𠦑之侍人亦受割地之辱量才

懐逺诚君子之先略也观刘璋曹公之悔⿰忄𭦗 -- 慢法正张

松二憾既征同怨相济或家国覆亡或叁分天下古

人一馈十起辄沐挥洗良有以也










华阳国志卷苐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