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 卷第十一
宋 真德秀 撰 景江南图书馆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十二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第十一

 对越甲藁

  请免

   辞学士院权直状嘉定二年十二月

今月十八日凖省札省同奉圣㫖真兼学

士院权直者选抡持异震惧靡宁窃惟翰苑之

置官俶自开元之定制虽典司内命号为供奉

之近班然遴简外廷或以校雠而充选于皇孝

祖参酌有虞肇新北门摄直之名以处东观洽

闻之彦惟材是用宁职之拘然自 淳熙以来

距今馀数十载迺(⿱艹石)彦中而降居此惟二三人

亶谓至难讵容轻𢌿矧 皇上聿新于万化欲

王言诞播于四方盍咨讨论润色之英大阐温

厚坦朋之制㐲念臣早縁干禄勉学为文慬知

场屋剽袭之功焉识朝廷严重之体顷从壁水

㸃道山老歳月于椠铅犹惭亡𥙷鼓风雨于

诏令敢谓能胜偶儤直之虚员俾谫材而承乏

身虽甚宠𧨏有当辞昔在 厚陵深嘉苏轼欲

循古实躐寘禁林观时宰臣启奏之言尚俟人

望属餍之后况某未能为后何敢徼荣伏望

朝廷特赐敷奏𥨊巳行之误渥畴可用之实能

则名器不以假人允叶一时之公论文章足以

华国渐还三代之遗风所有恩命未敢祗受伏

𠉀指挥十二月二十一日三省同奉 圣㫖不许辞免

  辞起居舎人状嘉定六年二月

某今月初七日凖省札节文二月𥘉七日三省

同奉 圣㫖真除起居舎人日下供职

惟古者设载笔之官分记言之职推原本指盖

以人主出言之善否实治乱荣辱之枢机遴选

端良寘在左右操觚执简有闻必书庶㡬非道

不言纳君徳于无过之地膺是任者不其重欤

伏念材弗适时学未闻道徒以文墨浅技饕

摄禁林首尾四年漫无云𥙷循名责实摈斥所

冝遽𮐃误恩权典记注维昔先正宗工犹多力

辞不敢轻受顾如庸陋迺可冒居况今贤俊布

满周行论徳较能最在人后伏望 朝廷特赐

敷奏俾某姑仍旧少逭谴诃精择名儒以重螭

陛所有恩命某未敢祗受伏𠉀指挥二月八日奉 圣㫖

𠃔

  辞秘阁修撰江东运副状嘉定七年十二月

某今月初二日准省札十一月二日三省同奉

圣㫖真某除秘阁修撰江东转运副使填见阙

宠数便蕃愚𠂻震愓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伏念谫焉晚岀幸际熙

辰遍历清华漫亡𥙷报属以亲年既晚喜惧交

懐数控悃𥝠蕲一偏垒以便晨昏之奉敢啚误

渥超擢逾涯玷中秘论撰之华副陪都漕挽之

𭔃退惟不肖资望俱轻岂足以上副选抡下苏

疲瘵伏望 朝廷特赐敷奏𭣣还上件恩命陶

铸一州郡差遣庶㡬愚分得以少安伏𠉀指挥

十二月五日三省同奉 圣㫖不𠃔

  辞转官状嘉定十一年十月

七月二十二日奉 圣㫖真某特转一官札付

照㑹者误拜明纶震惶无地仰惟 圣朝褒

功录勤罔间巨细固得砺世磨钝之术然而职

有当为则不足以言功功非可纪则不足以受

赏近者海盗披猖侵轶郡境某缪为守将职当

讨捕慿藉威灵幸遂俘𫉬仅能免责何敢言劳

兼计划驱驰出于同僚效命追袭出于将士激

昻忠义则寓客之力鸠集丁壮则郷豪之功其

在妄庸一无筹画因人成事曾何足云况当𫟪

未靖之秋正 朝廷重惜名器之日若某之区

区㣲劳遽蒙宠渥则被坚执锐攘却丑虏者又

将何以待之某一介书生粗命辞直之义反复

思念实不遑安伏望 朝廷特赐敷奏收还特

官恩命使上无滥予下无妄受于义两得何荣

如之𤁋貇投忱必期得请所有省札谨𭔃留

州军资库未敢祗受伏𠉀指挥十一月一日奉圣㫖不允

  辞集英殿修撰知𨺚兴状

某伏凖七月四日三省同奉 圣㫖真某除集

英殿修撰知𨺚兴府江西安抚填见阙就送还

人疾速前去之任𠉀满前来奏事具巳起发及

到任月日申尚书省锡命过优拊躬增愓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窃以

禁庐䆳职昔以宠侍从之英督府名都间或咨

辅弼之旧盖班峻之选抡冝称而地雄则负

为难伏念某本乏技能缪尘知奖鳌扉螭陛未

殚许国之忠龙节虎符蔑著治民之最政虞幽

黜遽冒明恩论著非长自冷撰而叨𤍠撰附循

何有繇逺藩而玷近藩岂不贪荣惧难胜任伏

望 朝廷特赐敷奏姑仍旧职改𢌿真祠负

至㣲庶逭疾㒹之咎𠷢环自诡终酬愿报之心

所有上件省札某未敢祗受𭔃留泉州军资库

外伏𠉀指挥八月二十一日奉 圣㫖不𠃔

  辞宝谟阁待制知潭州状嘉定十五年十月

某九月十五日准省札九月六日三省同奉

圣㫖真某除宝谟阁待制知潭州湖南安抚使

填见阙所在州军差掇兵级三十人津发疾速

前去之任候任满前来奏事兵级逐州更替遇

接人到日止具巳起发及到任月日申尚书省

札送者㳟承令涣有惕懦𠂻窃以列职西清

班实聮于禁从分符南楚𭔃尤重于帅垣必材

望之兼优始选抡之克称伏念赋姿甚陋积

学未充掌制记言侥荣𪫧𥙷观风作牧奏最蔑

闻方勉报于国恩乃骤违于亲养三年素韠甫

遂终䘮一札温纶遽叨锡命顾忧患摧伤之后

正山林屏伏之馀讵意么㣲上蒙记录以次对

而易论撰班资既甚超逾矧长沙之暇豫章事

尤为繁重昔尚惭于非遽今奚敢以冒居伏

望 朝廷特赐敷奏追还茂渥改𢌿丛祠庶安

孤陋之踪少逭盈满之咎所有省札未敢祇受

巳𭔃留浦城县库外伏𠉀指挥十月一日三省同奉 圣㫖不

𠃔仍从依巳降指挥疾速起发之任

  再辞待制状嘉定十五年月二十七日

昨凖省札节文九月六日三省同奉 圣㫖

除宝谟阁待制知潭州湖南安抚使填见

寻具辞免㳟惟省札十月一日三省同奉

圣㫖不𠃔仍依巳降指挥疾速前去之任君父

有命臣子敢违顾如新沙郡𭔃之雄荆湖帅阃

之重在选棆为至遴岂谫薄所能堪迫于宸指

之严靡容固避迺若职名之峻尤所未安盖有

唐命次对之官至本朝参近侍之列非尝真历

禁从未始轻有诏除或骤𢌿于儒宗式从群望

或优褒于治最庸示殊恩者学本迃踈材非

敏茂缀班两省一无裨补之能去国九年三冒

清华之直虽幸荣之已甚犹乆次之可言迨切

集撰之陞往莅洪都之填甫半期而遽去曾寸

效之未闻顾以何名可当兹授致身迩列岂非

寒士之荣假宠罔功适重清朝之累载循非据

敢昧牢辞除已一面择日祗受新除知潭州恩

命外所有宝谟阁待制职名欲望 朝廷特赐

敷奏许令避免姑仍旧职俾懋新庸庶逃超躐

之讥实荷全安之造伏𠉀指挥十月二十六日三省同奉 圣

㫖依巳降指挥不𠃔

  辞赐金带状嘉定十六年正月

伏凖尚书省札子正月一日三省同奉 圣

㫖真某余嵘李𡌴杨简陈晐各特赐金带一条

许令服系者㳟聆成命不胜震惕窃惟精镠

宝带所以宠朝廷待从之臣某猥以无庸叨荣

次对以为过分継蒙恩渥𢌿以紫绶方帷弗称

是虞曾未㡬何又有锡鞶之宠顾何人可以

当此况同日并命者三一以制阃一以耆儒子

之有名受者无愧于其间独为沗窃强颜祇

拜实不遑安欲望 朝廷特赐敷奏将上项指

挥亟从𥨊免不胜大幸所有前件省札见𭔃潭

州军资库未敢祗受伏𠉀指挥二月二十三日奉 圣㫖

𠃔

  辞免召赴行在状

九月二十三日准省札九月十二日三省同

奉 圣㫖真某召赴行在者闻命兢惶罔知

所措唯 二圣临朝之日正四方观正之秋凡

𭣣召于人材必采求于时望缅稽 元祐因兴

议而用群贤近考 先皇以经筵而招一老物

情既恊治象可占如某者问学荒踈器能谫薄

徒以书生之末技误蒙 文考之殊知入侍轩

墀出分麾𨱆未效涓埃之报空懐覆载之恩八

骏遐征忽痛仙逰之不返六龙临御所䜣神器

之有归敢图负扆之云初遽辱赐环之先及十

年去国岂无意于本朝千载逄辰亦愿禆于初

政亟冝祗命敢复控辞其如朽木之非材重以

负薪之多疾自长沙而见宣室有愧昔人陪属

车而上甘泉可当误宠异回严召改𢌿真祠庶

安驽足之踪免速颠跻之咎所有省札某未敢

祗受见𭔃𭣣潭州军资库欲望特赐敷奏施行

伏𠉀指挥十月二十一日奉 圣㫖

  辞免礼部侍郎兼直院状

九月三十日凖省札节文九月十六日三省

同奉 圣㫖真某除中书舎人兼侍读又隼省

札节文九月十九日三省同奉 圣㫖真某除

礼部侍郎兼直学士院日下供职又凖省札节

文奉 圣㫖真某依旧兼侍读者内使之除俶

逾三日秩宗之命⿺辶处下九天仍经幄之新荣兼

词林之旧直此前代崇儒之典最谓宠光矧嗣

皇访落之初可容轻付如某者自视阙然礼乐

诗书少虽渉略文章翰墨乆巳荒踈分阃二年

忧民一意痒痾由巳敢辞夙夜之劳毫髪亡功

徒致阴阳之冦精神眊瞆形体顷属夏秋之

交尝陈香火之请𮐃恩未许窃禄是惭讵意龙

飞首攽驲召甫登西掖旋贰南宫陈善责难盖

平时之自诡尊经好学迺盛旦之亲逢所愿依

日月之光期或遂㳙埃之𥙷而某自婴𪧐𤵜未

底安全编简旧文都忘前习记笺常语且出他

人岂堪持衰惫之身而辄簉清华之选仰祈敷

奏俯徇愚𠂻禄赋祠庭庶少瘳狗马之疾心驰

帝阙终𩓑输蝼蚁之忠所有省札某未敢祗受

见𭔃收潭州军资库伏𠉀指挥十一月十二日奉 圣㫖不𠃔

令学士降诏

 敕某省三省进呈卿状辞免除礼部侍郎兼

直学士院兼侍读日下供职恩命事具悉卿

 以鸿硕受知 先皇而朕则未遂一见也故

 于嗣历之初仰体留遗之意爰加迅召迭下

 除书谓即遄驱矣乃尚柅车邪味昔贤难进

 之风不忘嘉叹思应聘翻然之义其勿留

 所辞冝不𠃔故兹诏示想冝知悉冬寒卿比

 平安好遣书不多及

  再辞免新除状

臣近具奏辞免新除礼部侍郎兼直学士院兼

侍读恩命十一月二十六日凖省札十一月十

二日奉 圣㫖不𠃔令学士院降诏者臣虽训

词之未拜巳荣惧之交并伏念臣一介寒生起

身农𤱔自 䦕禧末以选阶登朝列至 嘉定

初以馆职直禁林曾不数年叨备二史越由外

𥙷四玷节麾论撰三迁遂尘次对凡此皆 先

帝㧞擢之恩所谓欲报之徳昊天罔极者也去

国十年虽不敢有干荣慕进之念然区区素志

犹异一日复近旒扆少效刍荛之忠而遗诏遽

颁扳𭈹无及终天之痛荼毒何穷 皇帝陛下

践祚云𥘉首加收召词垣从橐叠𬒳超除讲殿

书惟又容陪侍此臣千载一时之遇也倘𫉬尽

忠  嗣圣是乃图报先皇犬马之愚敢忘

斯𧨏独处驽劣之资多病早衰加以不材冒膺

烦剧凡他人谈笑而可办在㣲臣必竭蹷而后

能又以旱菑尽瘁祈请由是百病交作门不离

医毎值𨺚寒所患尤剧自顾尪残如此必湏休

养年歳专意服饵庶不遽为废人苟未填沟壑

之前皆仰报乾坤之日伏惟至仁矜而怜之俾

令奉祠于外异时苟幸有瘳惟命东西所不敢

辞干冒宸严臣无任激切望恩之至所有省札

臣未敢祗受见𭔃收潭州军资库伏𠉀 敕㫖

十一月十七日三省同奉 圣旨依巳降诏不𠃔不得再有陈请

  辞免修史状

臣十一月二十五日准尚书省札子十一月十

日三省同奉 圣㫖真某兼同修国史兼实录

院同修撰者臣闻命惕然以荣为惧臣伏见

先朝臣曽巩者论以为古之良史其明足以周

万事之理其道足以适天下之用其志足以通

难知之意其文足以发难𩔰之情然后其任可

得而称史职之重若此而使臣者滥厕其间𥨸

恐头白可期汗青无日如昔人所诮也况臣叨

擢小宗见再控避兼官太史尤难冒居伏望

圣慈并回误渥所有省札臣未敢祗受见𭔃收

潭州军资库外谨录奏闻伏𠉀 敕㫖十二月十八日

奉 圣㫖不𠃔

  乞给假状

嘉定十七年九月以后叨𬒳召命复玷恩

除縁代者未至当十二月十六日始以两司印

记交付运判李东即日登除适值连雨泥淖行

役艰辛颠跌顿撼长㓜畨病所至访医药疗治

历四旬有馀乃抵信城縁某去年叠被恩作今

自信城去家仅数程欲乞 朝廷特赐敷奏除

程给假俾𫉬燎黄墓下及从事医药𠉀假满日

即赴行在奏事伏𠉀指挥检㑹嘉定十七年

月十九日巳降指挥真某除礼部侍郎兼直学

士院兼侍读十一月十日续降指挥兼同修国

史兼实录院同修撰二月十一日奉 圣㫖依

降程给假一月假满依巳降指挥日下前来供

  三辞免新除并乞郡状

某昨再辞免新除恩命乞令奉祠于外㳟凖十

二月十九日省札十二月十七日三省同奉

圣㫖依巳降下诏不𠃔不得再有陈请需章洊

上恩札⿰纟⿱𢆶匹攽蝼蚁小臣不敢不遵奉矧惟御天

之初万物咸睹某以不材聮荣𠉀对尤愿奔走

阙下一赡穆穆之光谨以别状具申给假𠉀满

赴行在奏事外惟是春官贰卿朝廷髙选经筵

史馆必待名儒顾如某者学问荒踈识虑凡浅

𥝠自量揣实难叨居至于视草禁林向者虽尝

备数是时去离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屋歳月未乆文词骫骳巳无

足观去国以来𣹰益废忘骈俪应用悉出他人

回视旧习㡬同隔世若或贪荣冒宠必致自速

颠𬯀切念臣材能虽弗逮人志念毎在及物𥙷

外一纪四易节麾其于民事颇尝谙悉所至尽

瘁不敢营𥝠抚摩凋残惠养惸独粗知殚竭仰

奉使令与其躐缀从班强其所不逮SKchar若仍因

郡绂勉其所可能是敢控𤁋忱𠂻仰干造化伏

望 朝廷特赐敷奏与某一州郡差遣仍许奏

事之任其在么㣲实为大幸伏𠉀指挥五月十日奉

圣㫖依巳降指挥不𠃔即速前来供职仍具巳起发日时申尚书省

  展假状

昨具状申 朝省乞给假将理𠉀假满日赴

行在奏事㳟凖省札二月十一日奉 圣㫖依

除程给假一月假满依巳降指挥日下前来供

职窃念某自去歳十二月十六日受代登𡍼阴

雨连并行役甚难至今年二月𥘉十日始扺浦

城寓里合于今月𥘉十日假满所当遵奉指挥

即造行阙縁在途之日全家畨病子妇损孕

息女䘮亡悲忧感触旧疾复作面目枯悴行歩

艰辛饮食顿减语言少力自今招医疗治虽稍

向安未堪劳动若扶惫上道必有颠踣之忧欲

望 朝廷特赐敷奏再与展假将理实荷全生

之造伏𠉀指挥勘㑹巳降㫖挥除礼部侍郎兼直学士院兼侍读三月二十五

日奉 圣㫖依与展假半月假满依巳降㫖挥即速起发前来供职

  乞先次上殿状

朝请大夫宝谟阁侍郎真某状证对某昨于嘉

定十七年九月十九日奉 圣㫖除礼部侍郎

兼直学士院兼侍读日下前来供职某节次具

状辞免累奉 圣㫖指挥及降制书不𠃔某巳

于六月𥘉四日入国门讫欲乞先次上殿更令

取自 朝廷指挥施行伏𠉀㫖挥六月𥘉四日奉 圣㫖令

阁门先次引见上殿

  辞免直院状

证对某昨叨召㫖洊拜除书自顾不材非所冝

称屡陈免牍竟閟俞音既入国门蒙 恩赐对

方命有罪𧨏难复辞所有仪曹经筵史院等处

除见申审得㫖日下供职外惟是禁林清䆳颛

代王言命令之颁动关国体某向者虽尝承乏

是时去离埸屋未乆文词骫骳巳无足观况自

补外以来倏更一纪惟于吏事朝夕究心笔墨

旧习乆巳荒废骈𮪜之作犹未尝亲措一词回

思向来套𩔖茫然不复记忆今若贪再人之荣

冒昧供职万一词头之下仓猝不能成章是时

虽遭重谴亦巳无及于事兼某昨因在潭之日

轸忧民瘼耗损心气毎一发动辄经旬月如醉

如痴文字之官非精思不能称职若劳心着述

必有性命之忧伏望 朝廷特赐敷奏令其免

兼直学士院职事不胜大幸伏𠉀指挥六月十二日奉

圣㫖不𠃔

  再辞免直院状

昨具状辞免兼直学士院续于六月十三日

凖省札奉 圣㫖不𠃔者窃惟再入禁林儒

臣荣遇自唐而后以为羙谈顾如某者问学词

章素称肤陋𭧽当嘉定更化之始尝寓直者六

年今值 宝庆改元之初复蒙知于九陛猥令

兼纽复与摛文其在孤踪岂非至𩓑实縁某自

叨外𥙷一纪于兹柱后惠文之书粗知练习翰

林子墨之作浸益荒踈记牒悉委之他人笔砚

尽捐 --捐于故习兼縁心气之疾作止不常思索稍

劳征忡辄甚用敢洊陈危恳仰渎公朝伏望

朝廷特赐敷奏察其情实赐以允俞免直玉堂

之庐专侍金华之读某不胜大幸伏𠉀指挥

二十三日奉 圣㫖依巳降㫖挥不𠃔

  三辞免直院状

某近再具辞免兼直学士院㳟凖今月二十三

日省札奉 圣㫖依巳降下指挥不𠃔恳辞洊

上恩指载颁盖即钦承岂应屡渎伏念臣昨縁

尽瘁民事以致耗损心神思虑稍劳疾恙随作

故虽小小笺翰犹不免属之他人况于北扉䆳

严颛掌内命向者虽尝承乏其时年齿尚壮心

力颇强见诸文词巳愧荒率况今侵寻暮景重

以拙恙作止不常昨来申控之词谓(⿱艹石)劳心着

𫐠必有性命之忧盖出真情𥘉非伪饰伏望

朝廷赦其繁文之罪特赐敷奏许令免兼仰戴

洪造之恩不胜没齿之幸伏𠉀指挥六月二十九日奉

圣㫖依屡降指挥不𠃔不得再有陈请

  四辞免直院状

某证对近三日辞免兼直学士院㳟凖六月三

十日省札二十九日奉 圣㫖依屡降指挥不

𠃔不得再有陈请𥨸惟代言儒者之至荣方命

人臣之大罪夫以禁林之地最谓䆳严儤直其

间必笃鸿硕某猥以末学𥘉无寸长幸逢千载

之期猥叨再入之宠平生素望何敢及兹岂不

愿优㳺玉堂之庐宻勿金銮之直何苦坚避自

速严诛盖以诏令之颁最关国体文章之发皆

本心源而某四沗节麾一周星纪视人犹巳忧

公如家积縁思虑之劳遂得烦悸之疾比方少

愈犹未复常虽应酬笺翰之㣲莫能措手岂典

掌纶丝之重可使强颜窃自省循实难堪处昔

唐韦洪景以草诏踈漏而降绌 本朝范镇以

用事差误而左迁彼皆名儒犹坐此失况某材

既陋甚而疾复萦也倘冒昧以祗承必立臻于

旷败用是彷徨累日不免仍控忱词伏望 朝

廷特赐敷奏许令免兼上件职事实拜洪造保

全之恩伏𠉀指挥七月五日奉 圣旨依所乞免兼

  为足疾请朝假作

证对某见患右足赤肿行履艰难欲请今月𥘉

六日以后朝假五日将理伏𠉀指挥八月五日奉 圣㫖

  乞宫祠状

臣辄抒忱悃上渎SKchar聦臣蝼蚁㣲躯顷叨阃𭔃

忧劳太过遂抱沉痾顷者访落之初猥叨召擢

扶惫就道㡬不能支造至江干招医疗治偶幸

小愈遂𫉬造朝赐对宸廷𭄿诵经幄知𨺚渥宠

禄光荣臣子之心岂无眷恋受恩未报求去谓

何伏念臣婴疾以来衰证具见拜跪稍多则不

胜喘急视瞻略乆则顿觉昏花秉𮪍有上下之

艰趍走有颠仆之虑窃自揣凋残之质难乆污

清切之班乃者秋气浸凉𪧐疚骤作肌肤消减

筋力支离体既虚盈足复赤肿虽蒙予告未易

向安皆繇叨窃之故多以致灾虞之狎至仰祈

圣鉴俯察真情特𢌿祠官俾便医药倘尚延于

残息终图报于鸿𥝠千冒 天威臣无任恳切

俟命之至伏𠉀 敕㫖八月九日奉 圣㫖不𠃔令学士院降诏

 敕省所奏乞特𢌿祠官事具悉惟后非贤

 罔又惟贤非后罔食此盖君臣相须之急而

 亦君臣相遇之难自昔巳然也卿抱有用之

 学数千里而来卿之本心固欲其道之行也

 朕方望卿以有为则非孟轲不遇之比也而

 乃翻然思去何㢤矧卿春秋𪔂盛风霜微侵

 少亲汤剂自底和平其安厥位以展猷为朕

 之卷卷卿其深体所请冝不𠃔故兹诏示想

 冝知悉

   再乞宫祠状

某近縁疾恙控告公朝乞𢌿祠官退伏田里伏

凖今月九日省札奉 圣旨不𠃔令学士院降

诏恩纶下布备极宠光自顾么㣲岂冝蒙称

念某至愚且陋𥘉乏寸长际遇龙飞首叨召擢

其为荣耀实倍等伦间者一对便朝两侍经幄

窃见 圣上虚懐忘我有 仁皇之度发言中

理有 孝宗之风退而喜跃为之不𥧌自昔有

志之士尝患遭时之艰今某何幸既值英睿好

学从善如流之君而广厦细毡从容𭄿诵又无

非可言之地深愿勉殚尺寸少𥙷㳙埃曾未三

月遽求引去揆之于义夫岂忍为实以蝼蚁之

躯连年抱病昨幸少愈遂获造朝两旬以来旧

患复作阴消潜耗血气益衰重以疮疡痛楚尤

甚精神凋瘁形体支离谒告卧家职事弛废凛

然震惧如坐针毡是用再𤁋愚𠂻干投造化伏

望 朝廷察其情实特赐敷奏检会前申𢌿以

祠禄庶㡬谒医问药𫉬保生全亦免尸位妨贤

自贻谴咎某不胜大幸伏𠉀指挥八月十四日三省同奉

圣㫖依巳降诏不𠃔不得再有陈请

  乞黜责状

比者再输愚悃丐奉外祠洊祇纶音未赐俞

𠃔么㣲一介盖即禀承𧨏有未安敢避三渎伏

性资甚陋学术又踈偶际昌时𫉬尘清贯

略亡毫髦上答鸿恩毎日省循第深震惕昨者

大明⿰纟⿱𢆶匹照命召首朌旋玷除书俾贰宗伯窃伏

念从臣之职责在论思语嘿之间皆系国体既

寘身于华近当同上之戚休尸素苟容则有乖

职守尽言无隠则或阔事情而某识虑非长戆

愚惟旧徒有竭莭致忠之意而无适时应变之

方陈义大迃隠忧过当赖 圣明之洞照知拙

直之无他非惟曲示于优容且复稍加于采用

天𣷉地育何以过兹朝思夕惟未知报所而群

情弗叶公论靡容伏观宪府之章实中愚臣之

病伹当自列敢复他云欲望 朝廷特赐敷奏

亟加黜责以示威惩庶安衰退之踪抑严风宪

之体伏候指挥八月十八日三省同奉圣㫖不允令学士院降诏

 敕某省三省同奉卿伏乞亟加黜责以示威

 惩事具悉朝廷之遇士大夫也以礼士大夫

 之进退也以义一或反是则上下皆失其经

 矣卿以硕望朕所特招初至阙廷屡陈忠谠

 朕既开纳而施行之矣卿果何嫌而必欲赋

 归耶夫比肩事主各罄所懐工师相规同心

 济济此𨺚古之风也朕甚慕之用贤勿贰朕

 固巳定于𪧐心竭节尽忠卿盍益殚于素学

 朕告巳再卿无复云所请冝不𠃔故兹诏示

 想冝知悉

  再乞黜责状

某昨露悃忱冒干 朝廷乞加黜责以示威惩

㳟凖省札十七日三省同奉 圣㫖不𠃔令学

士院降诏者居数月而求去者三岂其本志不

逾旬而赐诏者二盖未前闻在 圣朝眷义之

恩可谓甚至而愚臣进退之𧨏实不遑安窃念

猥以谫材滥陪近缀竭忠徇国本戆拙以靡

他陈义告君或迂踈之巳甚虽荷宸聪之容纳

其如物议之沸腾仰惟 祖宗以来务崇台(“士”换为“亠”)

之体凡所予夺公论皆谓当然一有讥诃重臣

犹当引避况于从列敢傲宪纲然其未即抨弹

盍使自为去就倘控诚之弗力姑懐禄以苟容

罪戾如山愈难逃于典宪廉隅扫地将不齿于

荐绅仰异清明之朝俯察羁危之迹既是排于

执法难冒耻以在廷即赐奏陈亟加谴斥庶㡬

伸言路之风采亦重㣲臣之罪辜𤁋恳输情必

期得请伏𠉀指挥八月二十二日奉 圣㫖依巳降诏不𠃔不得再有陈请

  三乞黜责状

近具申 朝省乞赐奏陈亟加谴斥伏凖省

札二十二日三省同奉 圣㫖不𠃔不得再有

陈请窃念某一介鲰生初无长技适遇 圣主

龙飞之初召从遐外列在近班毎有开陈辄蒙

嘉定昔孟子事齐之宣王道未尝少行也徒以

王由足用为善至其去也犹三𪧐出昼以兾王

之追巳此圣贤事君之心为臣子所当取法焉

者也况某以凡材而适遇聦SKchar好学之君始初

清明之政不惟显用其身而且施行其言亦独

何心忍于去 上之左右㦲特以 夲朝旧章

尊重言责凡台(“士”换为“亠”)臣议论所及不必明指姓名皆

当引去 朝廷亦不复固留所以伸言路之风

采存朝廷之纪纲而养士大夫之廉耻一举而

所全者三焉非细事也伏观近者台(“士”换为“亠”)中所陈其

于某妄言之罪可谓明斥之矣然而未即弹劾

者盖由有委曲保全之意欲其自为去就故也

今若顽然不知引去则是傲言路也傲言路则

是慢朝廷也夫一从臣之去留于事为细而言

路伸屈纪纲系焉其可以某之故而壊之乎且

士大夫能重其身而后能为朝廷重今台(“士”换为“亠”)臣既

斥其罪矣而乃贪恋荣禄栖栖然尚兾一日之

留则是顽钝亡耻之人也堂堂 天朝众隽布

列安用一无耻之人而使班侍从之班乎反复

惟念实无可留之理定用洊𤁋肝胆控告 公

朝察其本心而亮其不可得巳检㑹巳申事理

即赐处分施行若乃区区爱君之心则虽在𤱶

𤱔岂能一日暂忘异时心迹既白 朝廷复有

招呼则奔走阙庭其敢或后区区丹𠂻天日临

照伏𠉀指挥八月二十六日奉 圣㫖依巳降指挥不𠃔不得再有陈请

  辞免除职宫观状

今月𥘉三日㳟凖省札勘㑹巳降指挥真某除

职与宫观九月二日三省同奉 圣㫖除焕章

阁待制提举隆兴府玉隆万寿宫任便居住扎

送某者𥨸惟宝奎𠉀对宻聮法从之班琳琯奉

祠实祝圣人之寿于焉列职盖以优贤伏念臣

器窳且卑学凡而陋属龙飞之有造叨驲招以

来归一对便朝𫉬瞻天日之表再陪讲殿亲聆

金玉之音念吾 君真有不世之资在㣲臣当

效勿欺之报而思虑太过语言不伦虽见察于

渊𠂻卒莫逃于公论退循罪戾端合诛夷敢图

仁圣之朝特宥愚蠢之罪巳为过望敢复侥荣

伏望 朝廷特赐敷奏收回宠渥免重过愆所

有上件恩命未敢祗受伏候指挥七月十三日三省同

奉圣旨𠃔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第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