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详定庙制升祔奏(会昌六年五月礼仪使)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请详定庙制升祔奏(会昌六年五月礼仪使) 唐
作者:阙名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967

武宗昭肃皇帝祔庙并合祧去旧庙等事。伏以自敬宗、文宗、武宗兄弟相及,已历三朝,昭穆之位,与承前不同。所可疑者,其事有四:一者兄弟昭穆同位,不相为后;二者已祧之主,复入旧庙;三者庙数有限,无后之主,则宜出置别庙;四者兄弟既不相为后,昭为父道,穆为子道。则昭穆同班,不合异位。

据《春秋》“文公二年,跻僖公。”何休云:“跻,升也。谓西上也。惠公与庄公当同南面西上,隐、桓与闵、僖当同北面西上。”孔颖达亦引斯义释经。又贺循云:“殷之盘庚,不序阳甲。汉之光武,上继元帝。”晋元帝、简文皆用此义毁之。盖以昭、穆同位,不可兼毁二庙故也。《尚书》云:“七世之庙,可以观德。”且殷家兄弟相及,有至四帝不及祖祢,何容更言七世?于理无疑矣。

二者今已兄弟相及,同为一代。矫前之失,则合复祔代宗神主于太庙。或疑已祧之主,不宜更入太庙者,按晋代元、明之时,已迁豫章、颍川矣。及简文即位,乃元帝之子,故复豫章、颍川二神主于庙。又国朝中宗已祔太庙,至开元四年,乃出置别庙。至十年,置九庙,而中宗神主复祔太庙,则已迁复入,亦可无疑矣。

三者,庙有定数,无后之主出置别庙者。按魏晋之初,主多同庙,盖取上古清庙,一宫尊远神祇之义。自后晋武所立之庙,虽云七主,而实六世。盖景文同庙故也。又按鲁立姜原、文王之庙,不计昭穆,以尊尚功德也。晋元帝上继武帝,而别享惠、怀、湣三帝,时贺循等诸儒议,以为别立庙,亲远义疏,都邑迁异,于理无嫌也。今以文宗弃世才六年,武宗甫尔复土。遽移别庙,不齿宗祖。在于有司,非所宜议。

四者添置庙之室,按《礼论》晋太常贺循云:“庙以容主为限,无拘常数。”故晋武帝时庙有七生六代,至元帝、明帝庙皆十室。及成、康、穆三帝,皆至十一室。自后虽迁故祔新,大抵以七世为准,而不限室数。

伏以江左名儒,通赜睹奥,事有明据,固可施行。今若不行是议,更以迭毁为制,则当上不及高曾未尽之亲,下有忍臣子恩义之道。谨备讨古今,参校经史,上请复代宗神主于太庙,以存高曾之亲;下以敬宗、文宗、武宗同为一代,于太庙东间添置两室,定为九代十一室之制,以全臣子恩敬之义。庶协大顺之宜,得变礼之正,折古今之纷互,立群疑之杓指。俾因心广孝,永烛于皇明;昭德事神,无亏于圣代。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