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理浙江巡抚额特布奏报英咭唎国回空船二只已由浙洋回粤情形片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奏报英咭唎国回空船二只已由浙洋回粤情形片
大清护理浙江巡抚 额特布
嘉庆二十一年七月二十五日
1816年9月16日

  再,奴才于七月初九日接到军机大臣字寄,嘉庆二十一年六月二十八日奉上谕:本年𠸄咭唎国遣使入贡,其贡船于本月初间行抵天津海口,嗣贡使人等陆续登岸赴津,其原贡船五只,并船内官役水手等五百八十馀人,并未报明,忽于二十日放洋东去,可恶已极。经苏楞额、广惠询问该贡使等,据称,船只先回粤等候回国,未将缘故先行告知,是伊等不是。等语。该国夷人居心狡诈,虽称贡船驶往广东,恐于经过江南、浙江洋面时,又欲乘便在该二省海口收泊,俱不可不防。著百龄、胡克家、额特布预饬沿海口岸文武员弁,如该贡船驶至欲行停泊,即谕以该国贡使已奉大皇帝谕旨,令由广东回国,该夷船应速往广东等候,此处不准停泊。传谕后,即飭令开行,不准一人上岸,断不可令其寄碇逗留。先行具奏。等因。钦此。

  又于十八日接到军机大臣字寄,嘉庆二十一年七月初八日奉上谕:此次𠸄咭唎国遣使入贡,该使臣等到天津时,朕特派苏楞额、广惠前往赏给筵宴,苏楞额带领该贡使谢宴,该贡使即不遵行三跪九叩之礼。比至通州,又派和世泰、穆克登额前往责问,并令演习跪叩仪节。据和世泰等奏称,该使臣等起跪尚堪成礼,于初六日带至海淀公馆,当经降旨令于初七日带领瞻觐,届期该贡使等已到宫门,正贡使忽患重病不能行动,朕谕以正使患病即召副使进见,其副使复称患病不能进见。该贡使等如此狡诈无礼,不能仰承恩赉,是以降旨将该贡使等即日遣回,派令广惠沿途伴送,由直隶、山东、江南、安徽、江西、广东水陆程途递送至嶴门登舟回国。该贡使等此次不能成礼,致令驳遣回国,倘夷性罔知法度,潜于沿边海口窥伺,著直隶、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广东各督抚饬知沿海文武员弁,各将水师炮械勤加训练,并留心察探,此后如有𠸄咭唎国夷船驶近海口,即行驱逐,不许寄碇停泊,亦不准其一人登岸,倘该夷船不遵约束,竟有抢掠情事,即痛加剿杀,或用礟轰击,不可稍存姑息。将此各谕令知之。钦此。

  奴才当即先后转行提镇各营并道府钦遵办理,并因宁波府之定海县即舟山口岸,系该夷船于乾隆五十八年曾经停泊之所,恐此次仍于该处寄碇,最关紧要(朱批:甚是)。查有署杭州府理事同知事试用同知瑞龄人甚明白干练,随经照录谕旨给令该员详细恭阅,并又谆切面谕,嘱其星驰前往,会同护宁绍台道事温州府知府蒋廷瓒、宁波府知府姚令俞钦遵谕旨妥协查办。兹接提臣邱良功来函内开,据在洋了探备弁等禀称,七月十八日未刻,远见东窑极东外洋有𠸄咭唎国夷船二只,从东南外洋而去,并未收近内洋。并据宁波道府及该委员等禀,据象山县等禀称,该夷船于十八日戌刻驶至南韭山外洋,因风大寄碇,该道府等立即赶往查探,该夷船于十九日卯刻风势稍息后先已往南开驶行走,甚为迅速,船已辽远,且系深洋未能追及查询。等语。奴才查该夷船既在外洋安静行走,只因风大暂行寄碇,并未收泊口岸,自应钦遵前奉谕旨毋庸过问。惟现准山东省节次咨会,该国回空夷船五只,自闰六月二十二日起至二十九日止先后驶过东境,迄今已有匝月,计程早可到浙,今浙洋仅据禀报过境夷船二只,其馀三船是否已由外海大洋起驶回粤,抑因洋面风信靡常,中途尚有阻滞,现仍飞速咨行提镇及宁波道府,该委员等加意查探,一俟得有过境确信,再将查办情形另行驰奏。

  所有𠸄咭唎国回空船二只,已由浙洋回粤缘由,谨附片奏闻,伏乞圣鉴。谨奏。

  (朱批):知道了。

  (宫中朱批奏折)


PD-icon.svg 本作品来自大清时期的法令约章文书案牍。依据1910年12月18日颁布的《大清著作权律》第三十一条第一项,该类别不能得著作权;同时根据中华民国《著作权法》第九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条,不得为著作权之标的。同时大清国政府结束超过一百年,所以无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或其他地区均属于公有领域 Flag of the Qing Dynasty (1889-1912).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