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方舆纪要/广西方舆纪要序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读史方舆纪要
◀上一卷 广西方舆纪要序 下一卷▶


广西方舆纪要叙[编辑]

广西之地,不必无所事于天下。然欲保据一隅,幸天下之不为我患,则势有所不能。何也?始安之峤,吾境内之险也。桂岭左右,可飞越者不一处。筏岭峤之材,浮湘水而下,席卷衡、永,风趣长沙,湖南一倾,则湖北必动,动湖北,则中原之声势通矣。昔人言:用闽、浙不如用粤东,用粤东不如用粤西,何也?其所出之途易,而湖南之险与我共之也。昔者黄巢肆祸,转入广南,议者谓广南繁富,山岭间阻,贼必欲藉以自固,势且不能骤出。惟高骈昌言于朝,请敕荆南镇将守桂、梧、昭、永四州之险,不听。既而贼从桂州编筏,浮湘水,历衡、永,抵潭州,欲径上襄阳,不果。乃逾江而东,又渡淮而北,入东都,陷长安,祸乃遍于天下。问其发轫之始,则桂州也。蒙古兀良合台从云南入交趾,可谓艰远之至矣。一旦从交趾而北破横山,进陷宾州、象州,入静江,遂逾岭而进破沅、辰,战于潭州城下,与其淮北之师声援相接也。继又趣湖北,渡江而去。当是时宋人战戍之兵不下数十万,而敌之出没常若无人之境,是则善用兵者交趾且可以历湖、湘涉江、淮也,况其为粤西乎?吾故曰所出之途易也。然则粤西何以不可守?曰:以粤西守则形见势屈,敌之加我数道而至,则我必困矣。昔者,尉佗兼有粤西,其后䍧牱、漓水之师入而屈于汉。李袭志坚守始安,卒并于萧铣。刘士政保静江,而马殷取之,继又为南汉所夺。宋潘美南伐,由道州而进克富川,拔贺州,而昭州、桂州次第举矣。马塈,宋名将也,拮据静江,而卒为蒙古所陷。明初取广西,杨璟由永州而入,南攻静江,廖永忠则自广州抵梧州,由平乐以趣静江,静江下,而两江溪峒且望风款伏矣。吾未见以广西而能倔强自雄,使敌不能至城下,即至而犹保其境内者也。然则何以策广西?曰:广西者,图之闲暇之时则有济,谋之仓卒之顷则无及也。往者中原多难,时两粤犹称乐土。诚得一深识远虑有志于天下事者,周旋其间,埭江上下,田土膏腴,耕屯可以足食也。其民与蛮傜杂处,惯历险阻,便习弓弩,训练可以足兵也。兵食既足,隐然有以持天下之后。事变既至,则从容应之,不惟覆敌于境上而已。远之可以击楫江、淮,近亦可以扬鞭荆、楚。流寇虽讧,犹足有为也。或曰:为广西计,亦极难耳。昔人言广西之境大约俍人半之,傜、僮三之,民居二之。以区区二分之民,介蛮夷之中,一有举动,掣肘随至,未暇为远谋也。曰:不然。当秦之季,五岭以南,草昧方辟耳,尉佗自称蛮夷大长是也。然佗犹能以兵威边,财物赂遗闽越、西征瓯、骆,役属焉。故以汉之强大,而佗犹能与抗。今诚奉天子之命,开府粤西,以奔走封内,蛮俍、傜、僮何不可以为吾用?吾以信义先之,财赏驱之,威令制之,部伍明,赏罚当,两江酋长必率先趋命。而傜、僮之材能者吾亦择而官之,使督率其种落,以供我之驱使,则胜兵十万可得也。昔傜贼作乱,官兵讨之。其人善登岩崖,攀缘树木,捷如猿猱,追袭所不能及;又善制毒矢,每发必中,中者辄毙,官军惮之。以向之为吾患者转为吾用,驾驭有方,枢机在握,相时之宜,并力北向,流贼犹敢当其锋哉?不此之为,而顾从容啸傲,如承平故事,迨夫始安之峤已逾,严关之戍已遁,而会城之人尚处堂晏如。呜呼!是犹刀俎在前,以腰领畀之而已矣。天下事其孰任之哉![1]

[编辑]

  1. 全文以中华书局、二零零五年三月版《读史方舆纪要》为本校。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上一卷 ↑返回顶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