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温舒尚德缓刑书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 路温舒
< 古文观止

路温舒尚德缓刑书    西汉文

  昭帝崩,昌邑王废,宣帝初即位。路温舒上书,言宜尚德缓刑。其辞曰:“臣闻无知之祸,而桓公以兴;骊姬之难,而文公用伯。近世赵王不终,诸作乱,而孝文太宗。由是观之,祸乱之作,将以开圣人也。故扶微兴坏,尊之业,泽加百姓,功润诸侯,虽不及三王,天下归仁焉。文帝永思至德,以承天心;崇仁义,省刑罚,通关梁,一远近,敬贤如大宾,爱民如赤子;内恕情之所安,而施之于海内。是以囹圄空虚,天下太平。夫继变化之后,必有异旧之恩,此贤圣所以昭天命也。往者,昭帝即世而无嗣,大臣忧戚,焦心合谋,皆以昌邑尊亲,援而立之;然天不授命,淫乱其心,遂以自亡。深察祸变之故,迺皇天之所以开至圣也。故大将军受命武帝,股肱国,披肝胆,决大计,黜亡义,立有德,辅天而行,然后宗庙以安,天下咸宁。臣闻春秋正即位,大一统而慎始也。陛下初登至尊,与天合符,宜改前世之失,正始受命之统,涤烦文,除民疾,存亡继绝,以应天意。

  臣闻有十失,其一尚存,治狱之吏是也。之时,羞文学,好武勇,贱仁义之士,贵治狱之吏;正言者谓之诽谤,遏过者请之妖言;故盛服先王,不用于世;忠良切言,皆郁于胸;誉谀之声,日满于耳;虚美熏心,实祸蔽塞;此乃之所以亡天下也。方今天下,赖陛下恩厚,亡金革之危,饥寒之患,父子夫妻,戮力安家。然太平未洽者,狱乱之也。夫狱者,天下之大命也。死者不可复生,𢇍[1]者不可复属。《书》曰:‘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今治狱吏则不然,上下相驱,以刻为明;深者获公名,平者多后患。故治狱之吏,皆欲人死,非憎人也,自安之道,在人之死。是以死人之血,流离于市;被刑之徒,比肩而立;大辟之计,岁以万数;此仁圣之所以伤也。太平之未洽,凡以此也。

  夫人情安则乐生,痛则思死。棰楚之下,何求而不得?故囚人不胜痛,则饰辞以视之;吏治者利其然,则指道以明之;上奏畏却,则锻链而周内之。葢奏当之成,虽咎繇听之,犹以为死有馀辜。何则?成练者众,文致之罪明也。是以狱吏专为深刻,残贼而亡极,媮为一切,不顾国患,此世之大贼也。故俗语曰:‘画地为狱,议不入;刻木为吏,期不对。’此皆疾吏之风,悲痛之辞也。故天下之患,莫深于狱;败法乱正,离亲塞道,莫甚乎治狱之吏;此所谓一尚存者也。臣闻乌鸢之卵不毁,而后凤凰集;诽谤之罪不诛,而后良言进。故古人有言:‘山薮藏疾,川泽纳污,瑾瑜匿恶,国君含诟。’唯陛下除诽谤,以招切言,开天下之口,广箴谏之路;扫亡之失,尊之德;省法制,宽刑罚,以废治狱。则太平之风,可兴于世,永履和乐,与天亡极!天下幸甚!”上善其言。


注释

  1. 𢇍,今正体“绝”。

昭帝︰汉武帝之子,名弗陵。昌邑王贺废︰昭帝既崩,无嗣,昌邑王贺即位,后行淫乱,为大将军霍光所废。宣帝︰汉武帝之子戾太子之孙。路温舒︰字长君,汉朝守廷尉吏。无知︰即公孙无知,齐国公子。骊妃︰晋献公之妃。赵王︰即刘邦之子刘如意,为吕后所害。孝文︰即汉文帝刘恒。通关梁︰开通关梁的道路而不征赋税。十失︰谓秦朝有十种失策,即废封建、筑长城、铸金人、造阿房宫、焚书坑儒、营骊山之冢、求不死药、使太子监军、用治狱之吏。驱︰同“驱”。大辟︰死刑也。锻链︰谓酷吏故意加罪于人。周内︰谓酷吏四处罗织罪名,以使人入狱。奏当︰所奏必当其罪。咎繇︰即皋陶,虞舜之臣,掌刑狱之事。媮︰苟且。画地为狱、刻木为吏︰谓画地之牢、木雕之狱吏皆会使人生惧,实乃酷刑之故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