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刘侯序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送刘侯序
作者:高启 明朝
本作品收录于《凫藻集/卷03

至正二十三年秋,太尉承制以市舶提举吴陵刘君同知松江府事。将行,其同列走书来征文以道其美。余于刘君辱交最厚,今之去,虽无请者,犹不敢默然而已,况勤诸君之请邪?然刘君之硕材洁操,隆声雅望,其自抚戎政,司商税,所以威辑乎悍卒,惠被乎远人者,既已充听者之耳而遍谈者之口矣,余何加乎?若夫推太尉以用君之意,以庆其民幸者,则亦无几焉。

昔吴之富擅南服,其属邑旁郡,亦号蕃庶。自窥西疆,相望残毁,而松江于东,一柝之警不起,民恬物熙,独保完实,斯其民亦幸矣。然数年间,军旅之需殷,而赋敛之役亟,彼创残疲羸者,既不可以重困,则凡有所征,舍兹土奚适哉?故刍粟者往焉,布缕者往焉。朝驰一传需某物,暮降一符造其器,输者属于途,督者杂于户,地虽未受兵,而民已病矣。于是怨咨之声流,刻弊之形见,视他邑之民,虽葺破垦废,而泰然田庐中,无发召之劳,无课责之苦,反若有不及者。吁,其幸乃所谓不幸欤!今太尉知其然,慨然思得良吏以抚循之,而刘君获在选焉。

夫同知与太守相可否于黄堂之上者,其为任不轻而重也,刘君亦知其所以致此乎?余闻太尉之将授君以是职也,指其名语僚佐曰:“此人能爱民。”夫爱民,先王所以治天下也,而况一郡乎哉?太尉能以是取人,可谓知所本矣。且刘君往矣,必能益发之于政,则松江之民不其又幸欤!

虽然,古之人凡闻一言之善,则扬之而不敢隐,况闻之于上者乎?余之区区所以乐道斯语,非惟有以张刘君也,亦将使凡吏于时者,知在上之意而将顺之,则民之为幸广矣。庶乎结厚泽于悠深,复盛治于熙洽也。他日考之,岂不有所自哉?

  ↑返回顶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