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典/卷11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开元礼 纂类五 吉礼二 通典
卷一百十一
礼七十一 开元礼 纂类六 吉礼三
开元礼 纂类七 吉礼四 

通典卷第一百十一

礼七十一开元礼纂类六吉礼三 皇帝春分朝日于东郊秋分夕月于西郊及摄事附 斋戒陈设銮驾出宫奠玉帛进熟銮驾还宫 立春后丑日祀风师立夏后申日祀雨师 立秋后辰日祀灵星 立冬后亥日祀司中司命司人司禄 皇帝春分朝日于东郊秋分夕月于西郊及摄事附 斋戒 前祀五日,皇帝散斋三日,致斋二日,如圆丘仪。诸应祀之官斋戒,如别仪。 陈设 前祀二日,尚舍直长施大次于外壝东门之内道北,南向,摄事,卫尉设祀官、公卿次于东壝之外道南,北向西上。尚舍奉御铺御座。卫尉设陈馔幔于内壝东门之外道南,北向。设文武侍臣次。又设祀官及从祀群官、诸州使人、蕃客等次。摄事无御座及文武侍臣至蕃客等次。太乐令设宫悬之乐于坛南内壝之内,设歌钟歌磬于坛上,如圆丘之仪。右校扫除坛之内外。郊社令积柴于燎坛,其坛于神坛之右,内壝之外。方八尺,高一丈,开上,南出户,方三尺。 前祀一日,奉礼设御位及望燎位,祀官、从祀群官、诸州使人、蕃客等位于内壝之内,皆如圆丘之仪。摄则设祀官、公卿位内壝内道北,执事位于道南,馀同圆丘。设酒樽之位,太樽二,著樽二,罍一,在坛上,于东南隅,北向。樽皆置于坫,加勺,设爵于樽下。设御洗于坛南陛东南,亚献之洗又于东南,俱北向。罍水在洗东,篚在洗西,南肆。篚实以巾爵。执樽罍篚者,各立于樽罍篚之后。设玉币之篚于坛上樽坫之所。晡后,谒者引光禄卿诣厨视濯溉,又谒者引诸祀官诣厨省馔具讫,俱还斋所。

祀日未明十刻,太官令帅宰人以鸾刀割牲,祝史以豆取毛血置于馔所,遂烹牲。大明青牲一,夜明白牲一。未明五刻,太史令、郊社令升设大明夕月则夜明,下仿此。神座于坛上北方,南向,席以稿秸,设神位于座首。

銮驾出宫如圆丘之仪。 奠玉帛 祀日未明三刻,诸祀官各服其服。郊社令、良酝令各帅其属入实樽罍玉币。凡樽之次,太樽为上,实以醴齐;著樽次之,实以盎齐;罍樽实以清酒。其玄酒各实于上樽,罍樽无玄酒。礼神之玉以圭有邸。其币大明以青,夜明以白。太官令帅进馔者实诸笾豆簋簠,入设于内壝东门之外馔幔内。 未明二刻,奉礼帅赞者先入就位,赞引引御史、太祝及令史与执樽罍篚者入自东门,当坛南,重行北面,以西为上。凡引导者每曲一逡巡。立定,奉礼曰:“再拜。”赞者承传,凡奉礼有词,赞者皆承传。御史以下皆再拜。讫,执樽者升自东陛,立于樽所,坛下执罍洗篚者各就位。赞引引御史、太祝诣坛东陛,升,行扫除于上,令史、祝史行扫除于下,讫,引降就位。

驾将至,谒者、赞引各引祀官及从祀群官、诸国蕃客使先置者,俱就门外位。

驾至大次门外,回辂南向,将军降立于辂右。侍中进当銮驾前,跪奏称:“侍中臣某言,请降辂。”俛伏,兴,还侍位。皇帝降辂,之大次。通事舍人引文武五品以上从祀之官,皆就门外位。太乐令帅工人、二舞次入就位,文舞入陈于悬内,武舞立于悬南道西。谒者引司空入就位。立定,奉礼曰:“再拜。”司空再拜讫,谒者引司空诣坛东陛,升,行扫除于上,降,行乐悬于下,讫,引出就位。

皇帝停大次半刻顷,通事舍人分引从祀文武群官、介公、酅公、诸国客使先入就位。太常博士引太常卿立于大次门外,当门北向。

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玄冕出次,华盖侍卫如常仪。侍中负宝陪从如式。博士引太常卿,太常卿引皇帝,凡太常卿前导,皆博士先引。至南内壝门外。殿中监进大圭,尚衣奉御又以镇圭授殿中监,殿中监受,进,皇帝搢大圭,执镇圭。华盖仗卫停于门外,近侍者从入如常,谒者引礼部尚书、太常少卿陪从如常。皇帝至版位,西面立。每立定,太常卿与博士退立于左。谒者、赞引各引祀官次入就位。立定,太常卿前奏称:“请再拜。”退复位。皇帝再拜。奉礼曰:“众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

太常卿前奏:“有司谨具,请行事。”摄则初司空入,谒者、赞引各引祀官以次入就位,赞拜讫,谒者进太尉之左曰“请行事”。献皆以太尉为初献,下仿此。退复位。协律郎跪,俛伏,举麾,凡取物者,皆跪俛伏而取以兴。奠物则奠讫俛伏而后兴。鼓柷,奏元和之乐,乃以圜锺之均,作文舞之舞乐,舞六成,偃麾,戛敔,乐止。凡乐皆协律郎举麾,工鼓柷而后作,偃麾戛敔而后止。太常卿前奏称:“ 请再拜。”退复位。摄则奉礼赞曰“众官再拜”。皇帝再拜。奉礼曰:“众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

太祝取玉币于篚,立于樽所。太常卿引皇帝,太和之乐作,皇帝每行皆作太和之乐。皇帝诣坛,升自南陛,侍中、中书令以下及左右侍卫量人从升,以下皆如之。皇帝升坛,北向立,乐止。摄则谒者引太尉升奠。太祝加玉于币以授侍中,侍中奉玉币东向进,皇帝搢镇圭,受玉币。每受物,搢镇圭,奠讫执圭,俛伏,兴。登歌,作肃和之乐,乃以大吕之均。太常卿引皇帝进,北面跪奠于大明夕月云夜明。神座,俛伏,兴,太常卿引皇帝少退,北面再拜讫,登歌止。太常卿引皇帝,乐作,皇帝降自南陛,还版位,西向立,乐止。摄则谒者引太尉。

初群官拜讫,祝史奉毛血之豆立于门外,于登歌止,祝史奉毛血入,升自南陛,太祝迎取于坛上,进奠于神座前,太祝与祝史退立于樽所。

进熟 皇帝既升奠摄则太尉既升奠。玉币,太官令出,帅进馔者奉馔陈于内壝门外,谒者引司徒出,诣馔所,司徒奉俎。 初皇帝既入至位乐止,太官令引馔入,俎初入门,雍和之乐作,以黄锺之均,馔至陛,乐止。祝史进,彻毛血之豆,降自东陛以出。馔升南陛,太祝迎引于坛上,设于神座前。笾豆,盖先彻,乃升。簋簠既奠,却其盖于下。设讫,谒者引司徒以下降自东陛,复位,太祝还樽所。

太常卿引皇帝诣罍洗,乐作。其盥洗之仪如圆丘。太常卿引皇帝,乐作,皇帝诣坛,升自南陛,乐止。谒者引司徒升自东陛,立于樽所,斋郎奉俎从升,立于司徒之后。太常卿引皇帝诣樽所,执樽者举,侍中赞酌醴齐讫,寿和之乐作,皇帝每酌献及饮福,皆作寿和之乐。太常卿引皇帝少退,北向立,乐止。太祝持版进于神座之右,东面跪读祝文曰:“维某年岁次月朔日,子嗣天子臣某,摄则云“谨遣太尉封臣名”。敢昭告于大明:惟神宣布太阳,照临下土,动植咸赖,幽隐无遗。时惟仲春,敬遵常礼,夜明云“昭著玄象,辉耀阴精,理历授时,仰观取则,爰兹仲秋,用率常礼”。谨以玉帛牺齐,粢盛庶品,祗祀于神,尚飨。”讫,兴。皇帝再拜。初读祝文讫,乐作,太祝进奠版于神座,还樽所,皇帝拜讫,乐止。

太祝以爵酌上樽福酒授侍中,侍中受爵西向进,皇帝再拜受爵,跪,祭酒,啐酒,奠爵,俛伏,兴。太祝帅斋郎进俎,太祝减神前胙肉加于俎,太祝持俎以授司徒,司徒奉俎西向进,皇帝受以授左右。摄则太尉受以授斋郎。谒者引司徒降复位。皇帝跪取爵,遂饮,卒爵,侍中进受爵以授太祝,太祝受爵复于坫,皇帝俛伏,兴,再拜,乐止。太常卿引皇帝,乐作,皇帝降自南陛,还版位,西向立,乐止。

文舞出,鼓柷,作舒和之乐,出讫,戛敔,乐止。武舞入,鼓柷,作舒和之乐,立定,戛敔,乐止。

皇帝献将毕,谒者引太尉诣罍洗,盥手摄则太尉献将毕,谒者引太常卿下为亚献,皆仿此。洗匏爵讫,谒者引太尉自东陛升坛,诣著樽所,执樽者举,太尉酌盎齐,武舞作。谒者引太尉进大明神座前,北向跪奠爵,兴,谒者引太尉少退,北向再拜。太祝以爵酌罍福酒,进太尉之右西向立,太尉再拜受爵,跪,祭酒,遂饮,卒爵,太祝进受爵复于坫,太尉兴,再拜,谒者引太尉降复位。

初太尉献将毕,谒者引光禄卿皇帝仪与摄事同以光禄卿为终献。诣罍洗,盥洗匏爵,升酌盎齐终献,如亚献之仪。讫,谒者引光禄卿降复位。武舞六成,乐止。

舞献俱毕,太祝进彻豆,还樽所。彻者,笾豆各一少移于故处。奉礼曰:“赐胙。”赞者唱:“众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已饮福受胙者不拜。太和之乐作,太常卿前奏称:“请再拜。”退复位。皇帝再拜。奉礼曰:“众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乐一成,止。

太常卿前奏:“请就望燎位。”太常卿引皇帝,乐作,摄则谒者引太尉。皇帝就望燎位,南向立,乐止。于群官将拜,太祝执篚进神座前,跪取玉币、祝版,斋郎以俎载牲体、黍稷饭、爵酒,兴,降自南陛,南行,经悬内,当柴坛南,东行,自南陛登柴坛,以玉币、祝版、馔物置于柴上户内。讫,奉礼曰:“可燎。”东西各四人以炬燎火。半柴,太常卿前奏:“礼毕。”

太常卿引皇帝还大次,乐作,皇帝出内壝门,殿中监前受镇圭,以授尚衣奉御,殿中监又前受大圭,华盖仗卫如常仪,皇帝入次,乐止。

谒者、赞引引祝官及从祀群官、诸国蕃客以次出。赞引引御史以下俱复执事位,立定,奉礼曰:“再拜。”御史以下俱再拜,赞引引出。工人、二舞以次出。

銮驾还宫如圆丘之仪。 立春后丑日祀风师 前祀三日,诸应祀之官,散斋二日,致斋一日,并如别仪。 前祀一日,晡后一刻,诸卫令其属,各以其方器服守卫壝门,俱清斋一宿。卫尉设祀官次于东壝之外道南,北向,以西为上。设陈馔幔于内壝东门之外道南,北向。郊社令积柴于燎坛,其坛在神坛之左,内壝之外。方五尺,高五尺,开上,南出户。

祀日未明三刻,奉礼郎设祀官位于内壝东门之内道北,执事位于道南,每等异位,俱重行西向,皆以北为上。设望燎位当柴坛之北,南向。设御史位于坛上西南隅,东向,令史陪其后。于坛下设奉礼位于祀官西南,赞者二人在南,差退,俱西向。又设奉礼赞者位于燎坛东北,西向北上。设祀官门外位于东壝之外道南,每等异位,重行北向,以西为上。郊社令帅斋郎设酒樽于坛上东南隅,象樽二置于坫,北向西上。设币篚于樽坫之所。设洗于坛南陛东南,北向,罍水在洗东,篚在洗西,南肆。篚实以巾爵执樽罍篚者,各位于樽罍篚之后。太官令帅宰人以鸾刀割牲,烹于厨。

祀日未明二刻,太史令、郊社令升,设风师神座于坛上近北,南向,席以莞,设神位于座首。

未明一刻,诸祀官各服其服。郊社令、良酝令各帅其属入实樽罍及币。实以醍齐,其玄酒实于上樽。太官令帅进馔者实诸笾豆簋簠,入设于内壝东门之外馔幔内。奉礼帅赞者先入就位。赞引引御史、太祝及令史与执樽罍篚者入,当坛南,重行北面,以西为上。立定,奉礼曰:“再拜。”赞者承传,凡奉礼有词,赞者皆承传。御史以下皆再拜。执樽者升自东陛,立于樽所,执罍洗篚者各就位。赞引引御史、太祝诣坛东陛,升,行扫除于上,令史行扫除于下,讫,各引就位。

质明,谒者引祀官,赞引引执事者,俱就门外位,谒者、赞引各引祀官以次入就位。立定,奉礼曰:“众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谒者进献官之左白:“有司谨具,请行事。”退复位。太官令出,帅进馔者陈于门外。初太官令出,太祝跪取币于篚,兴,立于樽所。谒者引献官升自南陛,进当神座前,北向立,太祝以币东向进,献官受币,进,北面跪奠于神座,俛伏,兴,少退,北面再拜讫,谒者引献官降复位。太官令引馔入,诣南陛升坛,太祝迎引于坛上,设于神座前。笾豆,盖先彻,乃升。簋簠既奠,却其盖于下。设讫,太官令以下降复位,太祝还樽所。

谒者引献官诣罍洗,盥手洗爵讫,谒者引献官自南陛升坛,诣樽所,执樽者举,献官酌醍齐讫,谒者引献官进神座前,北向跪奠爵,俛伏,兴,少退,北向立。太祝持版进于神座之右,东面跪读祝文曰:“维某年岁次月朔日,子嗣天子谨遣具位臣姓名,敢昭告于风师:含生开动,必伫振发,功施造物,实彰祀典。谨以制币牺齐,粢盛庶品,明荐于神,尚飨。”讫,兴。献官再拜。太祝进,跪奠版于神座,兴,还樽所。献官拜讫,谒者引献官立于南方,北向。太祝以爵酌福酒,进献官之右,西向立,献官再拜受爵,跪祭酒,遂饮卒爵,太祝进受爵,复于坫,献官俛伏,兴。太祝帅斋郎进俎,太祝跪减神座前胙肉,加于俎,兴,以俎西向进,献官受以授斋郎,谒者引献官降复位。太祝进,跪彻笾豆,还樽所。彻者,笾豆各一少移于故处。奉礼曰:“赐胙。”赞唱:“众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已饮福受胙者不拜。

谒者进献官之左曰:“请就望燎位。”遂引献官就望燎位,南向立。太祝执篚跪取币、祝版,斋郎以俎载牲体、黍稷饭、爵酒,兴,自南陛降坛南行,当柴坛南,东行,自南陛登柴坛,以币、祝版、馔物置柴上户内讫,奉礼曰:“可燎。”东西面各二人以炬燎。火半柴,谒者进献官之左白:“礼毕。”遂引献官出,赞引引执事者以次出。赞引引御史以下俱复执事位,立定,奉礼曰:“再拜。”御史以下皆再拜,赞引引出。

立夏后申日祀雨师 有司行事,祝文曰:“百昌万宝,式仰膏泽,率遵典故,用备常祀。”其首尾与风师文同。 立秋后辰日祀灵星 有司行事,祝文曰:“维九谷方成,三时不害,凭兹多祐,介其农穑。” 立冬后亥日祀司中司命司人司禄 于国城西北有司行事。每座象樽二于坛上东南隅,北向,皆有坫,以西为上。设司中、司命、司人、司禄神座于坛上近北,南向,以西为上。 初献司中,祝文曰:“时属安宁,亿兆康乂,用率常礼,报兹祉福。”

次献司命,祝文曰:“赖兹正直,黎庶康宁,资此良辰,用申常礼。”

次献司人,祝文曰:“星纪已周,兆庶宁阜,备兹蠲吉,式荐馨香。”

次献司禄,祝文曰:“玄英纪时,岁事云毕,聿遵典故,脩其常祀。”饮福及行事如风师之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