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记/度世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二出 行田 邯郸记
第二出 行田
作者:汤显祖
第四出 入梦

(扮吕仙褡袱葫芦枕上) 〔集唐〕蓬岛何曾见一人,披星带月斩麒麟。无缘邀得乘风去,回向瀛洲看日轮。自家吕岩,字洞宾,京兆人也,忝中文科进士。素性飮酒任侠,曾于咸阳市上,酒中杀人,因而亡命。久之贫落,道遇正阳子锺离权先生,能使飞升黄白之术,见贫道行旅消乏,将石子半斤,点成黄金一十八两,分付贫道仔细收用。贫道心中有疑,叩了一头,禀问师父师父:师父,此乃点石为金,后来仍变为石乎?师父说:五百年后,仍化为石。贫道立取黄金抛散,虽然一时济我缓急,可惜误了五百年后遇金人。师父哑然大笑:吕岩,吕岩,一点好心。可登仙界。遂将六一飞升之术,心心密证,口口相传。行之三十馀年,忝登了上八洞神仙之位。只因前生道缘深重,此生功行缠绵。性颇混尘,心存度世。近奉东华帝旨,新修一座蓬莱山门。门外蟠桃一株,三百年其花才放。时有皓劫刚风,等闲吹落花片,塞碍天门。先是贫道度了一位何仙姑来此,逐日扫花。近奉东华帝旨,何姑证入仙班。因此张果老仙尊又着贫道驾云腾雾,于赤县神州再觅一人,来供扫花之役。道犹未了,何姑笑舞而来也。(何仙姑持帚上) 好风吹起落花也!

【赏花时】翠凤毛翎札帚叉,闲踏天门扫落花。你看风起玉尘砂,猛可的那一层云下,抵多少门外即天涯。

(见介) 洞宾先生何往?(吕) 恭喜你领了东华帝旨,证了仙班。果老仙翁诚恐你高班已上,扫花无人,着我再往尘寰,度取一位。敢支分杀人也!(何) 洞宾先生大功行了,只此去未知何处度人?蟠桃宴可赶的上也?

【么】你休再剑斩黄龙一线差,再休向东老贫穷卖酒家,你与俺高眼向云霞。洞宾呵,你得了人早些儿回话。迟呵,错教人留恨碧桃花。

(吕) 仙姑别去,不免将此磁枕褡袱驾云而去也。枕是头边枕,磁为心上慈。(下) (丑上) 我这南湖秋水夜无烟,奈可乘流直上天。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内笑介) 小二哥发誓不赊,又赊了。(丑) 赊的赊一月,买的买一船。小子在这岳阳楼前开张个大酒店,因这洞庭湖水多,酒都扯淡了,这几日赊也没人来。好笑,好笑。(内叫介) 小二哥,那不是两个赊的来了。(丑) 请进,请进。(扮二客上)一生湖海客,半醉洞庭秋。小二哥。买酒。(丑应介)(客看壶介) 酒壶上怎生写着洞庭二字?(丑) 盛水哩。(客笑介) 也罢,拼我们海量,呑你几个洞庭湖。(丑) 二位较量飮。(一客) 小子鄱阳湖生意,飮八百杯罢。(一客) 小子庐江客,飮三百杯。(丑) 这等消我酒不去,八百鄱阳三百焦,到不得我这把壶一个腰。(丑) 好大壶嘴哩。(做飮唱随意介)(丑)又一个带牛鼻子的来了。

【中吕粉蝶儿】(吕上)秋色萧疏, 下的来几重云树,卷沧桑半叶蓬壶。践朝霞,乘暮霭,一步一步。刚则背上葫芦。淡黄生可人衣服。

【醉春风】 则为俺无挂碍热心肠,引下些有商量来的清肺腑。这些时眼下山头,把世界几点儿来数数。这底是三楚三齐,那底是三秦三晋,更有找不着的三吴三蜀。

说话中间,前面洞庭湖了,好一座岳阳楼也!

【红绣鞋】趁江鄕落霞孤鹜,弄潇湘云影苍梧。残暮雨,响菰蒲。晴岚山市语,烟水捕鱼图,世人心闲看取。

边旁放着一座大酒店,店主有么? (丑应介) 请进,请进。(作送酒介)

【迎仙客】 (吕) 俺曾把黄鹤楼铁笛吹, 又到这岳阳楼将村酒沽。“好景,好景,前面汉阳江,上面潇湘苍梧,下面湖北江东。请了。”(丑) “请什么子?” (吕) 来稽首是有礼数洞庭君主。 (丑) “鬼话。”(内雁叫介)(吕)平沙落雁呼,远水孤帆出。这其中正洞庭归客伤心处, 赶不上斜阳渡。

(吕作醉介) 酒是神仙造,神仙吃,你这一班儿也知道吃什么酒?(二客恼介) 哎也,哎也,可不道一品官,二品客,到不高如你?我穿的细软罗缎,吃的细料茶食,用的细丝锞锭。似你这般,不看你吃的,看你穿的哩,希泥希烂的。醒眼看醉汉,你醉汉不堪扶。(吕笑介)

【石榴花】俺也不和他评高下说精粗,道俺个醉汉不堪扶,偏你那看醉人醒眼不模糊。则怕你村沙势比俺更俗,横死眼比俺更毒。(二客云) “野狐骚道,出口伤人。还不去,还不去扯破他衣服?”(吕) 为什么扯断丝带,衣服?骂俺作顽涎骚道野狐徒?

〔客〕好笑好笑,便那葫芦中,那讨些子药物都是烧酒气。

【斗鹌鹑】〔吕〕你笑他盛酒葫芦,须有些不着紧信物。硬擎着你七尺之躯,俺老先生看汝。〔客〕“看什么子?无过是酒色财气,人之本等哩。”〔吕〕“你说是人之本等,”则见使酒烂了胁肚。〔客〕“气呢?”〔吕〕使气的腆胸脯。〔客〕“财呢?”〔吕〕急财的守着家兄。〔客〕“色呢?”〔吕〕急色的守着院主。

【上小楼】〔吕〕这四般儿非亲者故,四般儿为人造畜。〔客〕“难道人有了君臣,才是富贵? 有儿女家小,才快活? 都是酒色财气上来的,怎生住的手?”〔吕〕你道是对面君臣,一胞儿女,帖肉妻夫,则那一口气不遂了心。来从何处来? 去从何处去? 俺替你愁, 俺替你想,四般儿那时才住。

〔客〕一会子先生一些阴阳昼夜不知。〔吕笑介〕你可知么。

【么】问你个如何是毕月乌。〔客〕月黑了就是。〔吕〕如何是房日兔。〔客想介〕醉了房儿里吐去。〔吕〕你道如何是三更之午。十月之馀。一刻之初。〔客〕听他什么。只噇酒。〔吕笑介〕问着呵。则是一班儿嘴秃速。难道偏则我出家人有五行攒聚。

〔众瞧介〕包儿里是个𥔵瓦枕。打碎他的。〔吕〕怎碎的他呵。〔客〕是什么生料。碎不的他。

【白鹤子】〔吕〕是黄婆土筑了基。放在偃月炉。封固的是七般泥。用坎离为药物。

〔客〕怎生下火。

【么】〔吕〕扇风囊。随鼓铸。𥔵永料。写流珠。烧的那粉红丹色样殊。全不见枕根头一线儿丝痕路。

〔客笑介〕枕儿两头大窟弄。先生害头风出气的。

【么】〔吕〕这是按八风。开地户。凭二曜。透天枢。〔客〕到空空的亮。〔吕〕有甚的空笼样枕江山。早则是连环套通心腑。

列位都来盹上一会么。〔客〕寡汉睡的。〔吕笑介〕到不寡哩。

【么】半凹儿承姹女。并枕的好妻夫。〔客〕有甚好处。〔吕〕好消息在其中。但枕着都有个回心处。

〔客〕难道有这话。我们再也不信。〔吕〕此处无缘。列位看官们请了。

【快活三】不是俺袖靑蛇胆气粗。则是俺凭长啸海天孤。则俺朗吟飞过洞庭湖。度的是有缘人人何处。

〔下众笑介〕那先生被我们啰唣的去了。我们也去罢。相逢不飮空归去。洞口桃花也笑人。〔众下吕上〕好笑好笑。一个大岳阳楼。无人可度。只索望西北方迤𨓦而去。

【鲍老儿】这是你自来的辛苦。一口气许了师父。少不得逢人问渡。遇主寻涂。是不是口邋着道词。一路的做鬼妆狐。

呀。一道淸气。贯于燕之南赵之北。不免捩转云头。顺风而去。

【满庭芳】非关俺妄言祸福。怎头直上非烟非雾。脚踏下非楚非吴。眼抹里这非赤也非乌。莫不是靑牛气函关直竖。莫不是蜃楼气东海横铺。没罗镜分金指度。打向假随方认取。呀。却原来是近淸河邯郸全赵那边隅。

仔细看来。是邯郸地方。此中怎得有神仙气候也。

【耍孩儿】史记上单注着会歌舞邯郸女。俺则道几千年出不的个蔺相如。却怎生祥云气罩定不寻俗。满尘埃他别样通疏。知他芦花明月人何处。流水高山客有无。俺到那有权术。偸鞭影看他驴橛。下探竿识得龙鱼。

【尾声】欠一个蓬莱洞扫花人。走一片邯郸城寻地主。但是有缘人。俺尽把神仙许。则这热心儿。普天下遇着他都姓吕。

日月秘灵洞。    云霞辞世人。
为结同心侣。    逍遥下碧空。
 第二出 行田 ↑返回顶部 第四出 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