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幻/0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全书始 都是幻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一回 梅魂幻 鬼弹琴妖龙造水劫[编辑]

  痴人欲富贵,除非是,梦里上瀛洲。奈梦里瀛洲,比却醒时更难侥幸,愈觉难求。眠不稳,灿灿纱窗月,迢迢谯鼓筹。总然一寐,梦来时候,又遭离乱,偏遇穷愁。只幸得,瀛洲梦,追欢处,方才骑鹤扬洲,又被莺歌造语,唤醒红楼。兼黄金美色,未经清受。繁华庭院,何处追求。谁道梦中富贵,易得床头。
  ——右调《满江红》

  这首词完。前半调,是说佳梦难成。后半调,是说佳梦难全。每见世上笑人痴想荣华,说道:“除非做梦。”嘻嘻笑我,我在梦醒处的荣华,妄想不来,那梦中的荣华,又何曾妄想得来。大凡人梦入福境福地,必须种得好梦根,方有好梦付来。

  比如邯郸梦,因卢生原是仙风道骨,故此把一生的大富大贵,付之枕上,纵其消受,然后使之回首凄凉,引登仙岸。比如还魂梦,因杜小姐与柳秀才,原是因缘,故此引他魂鬼到牡丹亭上,恣情交媾,使之痴而死,死而复生,生而合为夫妇。此等奇梦,惟许奇人做着,自有奇神主张。不但奇人奇梦,即如平人平梦,也无非是因果中来。夜间所梦的善恶,全在日里营为。

  倘然日间为非作歹,夜梦中自然魄动魂惊。日间为善行仁,夜梦中自然神安意稳。凡世上浮生事业,总是一般。比如人生,遇著夫荣妻贵,子孝孙贤,开好花,结好果,这是一场佳梦。

  想必前生为善为仁,所以把佳梦付来。倘如夜间食歉,妻不贤,子不孝,花残果败,这是一场恶梦,想必前生不善不仁,所以把恶梦付来。正是:

  因佳梦,醒时修,休把青春逐浪浮。上书楼,上书楼,谱出新文梅魂一段由。多情花鸟牵人恼,无情夙夜催人老。倒金瓯,蜗角蝇头,偷闲且暂丢。
  ——右调《梅花引》

  话说明朝永乐皇帝登基,此时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莫说万民乐业,便是草木也欣欣向荣。御园中奇花异卉,献彩争妍,不在话下。独有梅树十二株,艳丽异常,枝枝袅娜,朵朵鲜艳。御园梅树甚多,都是开花结子的,惟有此十二株梅,不结子,只开花。永乐皇帝最为得意,因而封为十二美人。各赐美名:

  第一株名凌霄
  第二株名迎云
  第三株名栖霞
  第四株名夺月
  第五株名寒香
  第六株名暖玉
  第七株名霜葩
  第八株名雪花
  第九株名春酣
  第十株名秋醉
  第十一株名谐琴
  第十二株名留鹤

  永乐皇把十二株梅树,品题已定,随即造小金牌十二面,牌上各刺十二美人名字,选宫中绝色美女十二人,分给金牌一面,各护一株。每加培植,不时宴赏。每每对东宫洪熙道:“我万岁之后、山河虽当永固,但御园中艳梅十二株,朕素钟爱,汝所尽知,尤宜加意护惜。敬此如敬朕也。”

后来驾崩,洪熙将永乐皇卜葬于康山,号为长陵。这康山在仓州地方,出得胜门七十里便是,乃宋朝窦禹钩的庄基,真个是活山活水,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八方朝拱,是天生成的福地。洪熙念父之命,将御园中十二株梅树,迁葬陵旁,左右各六株,一如美人侍立。此时有一个守陵太监,名唤平均。为人风流倜傥,能琴善诗。一日正值陵上梅花盛开,十分艳丽。夜阑时,月上花梢,平均情思无聊,到陵前踏月。见皓魄与花容相映,花容倍加妩媚,留连了半晌。一时琴兴甚高,转身到署中,携了瑶琴,复到山前月下,石桌之上,抚动丝弦,弹出凤求凰一调。这调,乃汉时司马相如,挑引卓文君所作也。弹完,忽听得陵上琴声亦响。平均侧耳细听,却是一曲宫商新调。料非凡音,因而不敢惊动,静听其详。内云:

  姿分天上兮,御苑争妍。恩来帝眷兮,长近天颜。

  芳香袅娜兮,常占春先。冰霜雪月兮,每欲凌烟。传语诗人兮,赋处相伶。寄言笛史兮,弄处休寒。寄语画子兮,莫谱蜂前。传言棋客兮,休惊梦残。安得东君兮,留住芳颜。安得玉人兮,惜我华年。呜呼,留住芳颜。呜呼兮,惜我华年,惜我华年。

  平均听了,即悄悄步到陵前偷看。只见有十二个绝色美女,在上弹琴作喜。平均将近身边,十二个美人,竟忽然不见了。

  平均惊叹一番,又徘徊瞻顾了片时,慢慢的踱下陵来,携琴而归,怏怏而如有所失。到卧房,觉难排遣,因赋诗一首,写于花笺之上云:

  陵殿今逢月殿人,康陵复聆广陵音。
  安得仙娥重音意,花前再理月前琴。

  写完了诗,见窗前花影参差,轻风摇摆,疑似美人复来。又坐想了一时,直至花影移宅,只得睡了。次早起来,见桌上另一花笺,内有和诗一首。香气满纸,字如铁画银钩。其诗云:

  配花自有惜花人,非凤何为操凤音。
  君今欲作朝阳凤,五凤楼前去理琴。

  平均见了,甚以为怪。想道:“此诗字字精工,分明讥诮咱家,又不伤雅道。所作所写,俱有仙气。想陵上艳梅十二株,乃先帝所宠,曾赐美人之名。此必是梅魂出现了。”次后,每至月夜,就携琴到陵前,候至更深,再无踪影。从此把艳梅愈加培护,按下不题。

  自永乐、洪熙以后,历数递传,至天启皇帝,天下兵戈荒旱,水怪山妖,一时迭见。且说浙江绍兴府,离城五十里之地,有一座龛山。此山之北,正临东洋大海。浩渺无极,水通四裔,中穿广闽。沿山有数十里,海塘塘内,有百馀村人烟。内中有一乐贤村,村中有一家,姓南名旸,家资豪富,娶妻颖氏,夫妇同庚。不料年近四十,尚无子嗣。颖氏对南旸道:“你我无子,空有家资,日后俱是他人受用。何不广修功德,万一修得一子,也未可知。总然命该无子,也种来生之福。”此后,南旸修桥砌路,施医药,舍棺木,赠衣裘,无所不为。那龛山之南,山岭上名为龙池岭,登山有五里之高,岭上平阔,有一龙王庙,庙前有一个龙潭。每年新春,各村男女,登山烧香者甚多。山下有一张神庙,此神出于宋朝,专管浙闽地方,河海江潮。前朝又屡显神通,加封灵应英齐侯王。村中年年祭赛祈祥。

  此时正值崇祯改元,南旸夫妇于正月初一日拜过天地,即往龙池岭斋僧祈嗣。完了功课,下山时,天色已冥。经过张神庙,庙门已闭。忽听见内中有号哭之声,南旸从门缝一张,只见琉璃灯半明半暗,内有许多披发赤身的男男妇妇,大大小小,一齐跪着。听见内中高声道:“本村土地禀上,这些冤鬼,俱因无朝河决淹死,落在枉死城中。因今秋七月二十三日,当有水劫,此鬼已有替代,特此带见侯王。今卑职已将本村应遭水劫姓名,纂成一册呈览。”那张神道:“可逐名唱来。”南旸与颖氏,因侧耳细听。听见唱的是,第一名南旸,第二名颖氏。

  南旸夫妻惊得魂飞魄散,只得又听:第三名万下心,第四名平直,第五名隐切,第六名珂尼,第七名人中铁,第八名赛侯七,第九名诸材。唱到此处,那张神道:“住了,此册造得糊涂,不堪点用。那南旸,近今广积阴功,贫家藉他举火,饿鬼藉他超升,行夜路的他给灯笼,死无葬的他施棺木。如此阴功,汝岂不晓。此人命该无子,今已挽回造化,本年还当赐子,岂可充劫。那第三名万下心,衙门作弊,移生换死,欺诈人财,罪恶贯盈,充劫应该。那平直,虽无大善,亦无大恶,临期逐浪之时,可给他木板一片,使他死里逃生。那第五名隐切,为前村寺僧,骗取檀越钱粮,与僧姑珂尼,奸淫枉法,充劫应该。那第七名人中铁,他以屠酤为生,杀剥牛羊无数,充劫应该。第八名赛侯七,他忤逆父母,以致父母气蛊病亡,充劫应该。那第九名诸材,是群痒名士,虽在本村处馆,今年还要借其才学,著书劝世,名垂久远,岂可充劫。以后可逐名细查善恶,另行清造一册。待七月十五夜,送览无违。”听见那土地道:“侯王所教甚是。但南旸与诸材,俱处塘边,何由远去。万下心住在郡城,何由得来。”张神道:“万下心原放私债在村,临期可勾他下来。南旸妻家在郡,临期可引他上去。诸材去秋丧父,兰盆必发孝思,他自然归家。”说完,只见那些冤鬼,一齐号哭起来。南旸与颖氏,吓得心惊胆战。但听张神所言,有赐子免劫的话,又觉惊中得喜。远远望见有灯笼近来,夫妻望灯而行,原是自己的管家二人,急急走归。当夜颖氏道:“万下心是我表弟,不料已充劫数,日后可通知他,叫他避过了。”南旸道:“天机一泄,你我罪祸不小,只是劝他为善,或者可改死回生。”

  光阴易度,已到七月十五。南旸同颖氏往张神庙中,大放焰口,超度饿鬼冤魂。到夜深时候,听见空中笑语之声道:“我辈二百年沉冤,今有替代矣。”忽又闻空中号哭之声道:“我辈子孙,祸因恶积,将绝血食了。”他人不闻,独有南旸听见。当夜事完归家,次日南旸即雇大船数只,收拾家资,合家往府城住下。随即去探万下心,果然往海塘取债矣。颖氏即遣管家去探下心,下心回言道:“有一主债欠家,已卖男儿还我,订在二十三日充银,难以脱身。可去回复南娘,我二十四日即归来矣。”及至七月二十三之期,东洋海中有一条纯龙,修炼三百馀年。此夜应该是他际会之期,只因龙身浩大,带水飞腾,风狂浪猛,那海水从海塘涌入。好不害怕,怎见得涛随风起,势若山移;风逐涛号,声如雷震。后浪催前浪,潆洄激湍,几乎地动山摇;冲潮逼突潮,澎湃飞腾,欲把江翻海倒。百室倾颓,生灵与草木同滚。万家沉没,牛羊与鱼鳖偕游。子偎母怀,一浪来不由不放;夫牵妻手,滚了去不得不开。天昏惨惨,哀声遍野似猿啼;云暗迷迷,哭响连天如鹤唳。可怜白面书生,顷刻做波中才鬼;堪痛幽闺窈窕,须臾成海底香魂。正是:

  浪水无情有日去,冤灵有恨几时平。

  一晚之期,将浙闽地方,沿海的居民人畜,尽行飘没。飞将各村关帝、观音、土地等庙,一概消完。那应劫册上无名,也枉淹死了万千。此日南旸在郡城,见狂风飞瓦如雪,情知劫到,早早同颖氏到城隍庙中,虔修超度。到半夜功课方完,夫妻就在庙侧间,和衣而卧。梦中看见城隍同许多神道,说妖龙作孽,枉害生灵。我等急奏天帝,以除此妖。只见去不多时,同神将捉了一条大龙而来,众神进殿环立,神将把龙头斩下,提了龙首龙身,恭身道:“小将去复天曹。”南旸与颖氏惊醒说梦,一样相同。天明,南旸到卧龙山顶一望,见四野滔滔,无非是水,但有树枝露出。叹惜一番,忙下山与颖氏归寓。见纷纷有浮水不死的,披头散发,逃入城来。说起,也有遇一片木板的,也有遇一只水桶的,也有遇一根凳子的,也有遇一张床身的,扶著一件,便有性命。但见这些人,哭得恓惶。可怜见:

  一声父兮一声母,一声儿子一声妻。

  南旸睹此光景,好不心酸。思量自家,若不行仁,夫妻也为冤鬼了。随即一面发出数百金,分给棺木铺中,叫速舍棺材,以便捞尸埋葬,一面去探下心。有一个管家,扶木逃回,说下心当水来时,登楼躲避。不料水势甚高,将楼冲倒,压于水底了。过三日,水势已退三尺,尸骸俱已浮起。南旸叫大船,载了棺木,出城捞尸。四顾一望,尸似浮萍,女多仰天,男多俯伏。内中捞著一尸,一和尚与尼姑连系,疑是隐切、珂尼。内中有一尸,面貌像本村屠酤人中铁,有一个尸像恶子赛侯七,俱用薄棺殓葬。又往塘边寻万下心的尸骸,只因压在楼底,再寻不著。南旸连捞葬了五日,又做道场超度。此时颖氏已怀五月之胎。后来临盆之日,不知生下是男是女?且看下回分解。

 全书始 ↑返回顶部 第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