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王庙记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金沙王庙记
作者:崔棁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851

棁尝泛览史编,征得大朝故事。昔者肇自天宝,延及建中,二纠缠兵,西郊多垒。始之以巨猾乘间,继之以馀孽挻灾。猛虎召风,长鲸鼓浪。翠华避狄,去巡濯锦之江。博望承祧,远驻鸣沙之地。二京失守,四海倒悬。苟非命世之伟人,孰拯横流之大患。时则有若尚父汾阳王,诚贯天地,谋叶鬼神。奋臂一呼,投袂而起。摧凶党而稍清赵代,总全师而径觐灵源。国步有依,皇威乃震。自是东征西伐,左披右攘,以戡定为心期,以扶持为己任。不然,则安得田承嗣畏威而屈膝,鱼朝恩闻义以息心,哲后礼之以不名,黠虏怀之而号父者欤?若其盛德崇庸,嘉谋妙算,既备存于正史,固莫罄于斯文。先是洛邑之南,有佛寺曰广化,究其经始,实我公之奏置焉。厥后遂以贞瑉,刻成遗状,寘之廊庑,多历岁时。虽越国良金,固无销铄,而殷岩肖像,稍阙瞻虔。今皇帝嗣位之三载也,日新睿德,风布皇猷。庶绩其凝,九功维叙。百蛮款附,岂辞重译而来。五稼顺成,何啻三年之积。虽元首之尽善尽美,亦股肱之同德心。惟太师侍中鲁国公,手握机衡,身为柱石,纪氏有藩屏之庆,召公兼方伯之权。杜元凯之立事立言,别先懿戚。羊叔子之登山临水,不负胜游。睹是仪形,仰其勋德。遂首合良辅,同率俸金。选隐地于山阿,取瑰材于涧底。别营邃宇,以代回廊。操绳墨者曲尽规模,运斤斧者巧呈剞劂。高惟献献,深乃耽耽。分雁塔之辉煌,助龙门之秀丽。厥构云就,迁以处焉。望之者凛凛如生,遇之者肃肃加敬。不独旌显前烈,亦将激劝后来。非贤而孰肯慕贤,惟善而乃能嘉善。岂比夫过隆中之故宅,但想风猷,经厌次之荒祠,空留赞颂而已哉?既讫事,公命棁抽毫以志之。棁词非玉海,迹忝琳宫,矧引于不朽之文,尤寡当仁之誉。辞之莫获,退而直书。清泰三年八月九日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