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攸县庆都龙君年七十六行状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长沙攸县庆都龙君年七十六行状
作者:王闿运 清
本作品收录于《湘绮楼文集/卷8

君讳友夔,字襄尧,姓龙氏,攸县人。道光甲辰岁贡生。以子湛霖官翰林院编修,敕封文林郎。以子汝霖官山西高平知县、升用直隶州知州,晋封奉直大夫。龙氏累世儒素,至君生而益贫。小冠布衣,徒步里巷,不自知为宦家子也。年十六入县学,二十补廪膳生。以从父授经长沙,同省府儒学士大夫皆得与游。为文钩贯性理,自述其所得,与科举格式殊异,乡试辄黜。然诸生心知其深思,曹推惮之,竟六十年以文名湖南。或见所作,不能好也。嘉道间,岳麓城南院生习业,相高罗典。欧阳厚均、余廷灿等为院长,生徒达者,贺长龄兄弟、罗绕典、陈本钦、李星沅、劳崇光等数十人。其时好古,学经史词赋。及探讨政术,论盐漕河兵,有魏源、邓显鹤,后则曾国藩、左宗棠,虽自卓荦,不可诸院生,诸院生亦以为非吾党,不屑相引重,而皆疋善龙君。君性严慎,不言人过失,接后进如朋友。然所至,人人敬忌。君即年长君者有佚行,唯恐君知。君知之,卒无言,而人内惭,见君益谨。咸丰初,军事起。院司急责民财,佐军采,人望下檄,使督其事。君避兵还攸,因以攸事诿君,人以长者必恶闻若言,固宜坚辞。君承檄再出,弟子疑焉。君曰:“往役,义也。而可以宽乡党,吾但不利之而已。硗硗以为高,其为名也,几何矣。”已而同事者例外私取,君遂退归。于是攸人告御史发其状,事下巡抚,遣官就案。君悉自列,已先豫闻,资皆入公院,司素信君,又不欲穷其事,事得已。先时人惮君,以为方正无所徇耳。至是乃知君不苟自洁,而恕人以情如此。然君终身居城中,足未尝诣府廷院司。或闻其名,知不可见,久亦忘之。自湖南军兴,一介之士,长官到屣。君名齿耆宿,三子交游,多海内名辈。其官湖南者,及湖南达官,皆罕见其面。及论贞介谨守之节,富贵不能淫,未有先君者也。晚年以禄养丰,赡视少壮,时饶给万倍。人之见君者,当在环堵,几榻不具,衣服言语衎尔。及居广厦,高轩深堂,君徐步其中,衣服言语衎尔。视其庐,若非其有也。於乎!其可谓有道之士。年七十六,同治八年十二月辛酉,卒于省城理问街里第。尝见闻者,佥以为生平,无遗行殬言。可以使懦夫立,薄夫敦。乡社之祀,请依前典。谨状。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