隶释 (四部丛刊本)/卷第十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六 隶释 卷第十七
宋 洪适 撰 张元济 撰校勘记 固安刘氏藏万历中刊本
卷第十八

隶释卷第十七

  赵相刘衡碑    富春丞张君碑

  郎中郭君碑    广汉属国都尉丁鲂碑

  南阳太守秦颉碑  鲁相谒孔庙残碑

  平原东郡门生苏衡等题名

  益州太守无名碑并阴吉成侯州辅碑并阴

    赵相刘衡碑

君讳衡字元宰济南东平𨹧人也厥先尚矣圣汉

下阙王爰启兾土迁于岱阴自康侯以来弈丗

承君颂之纯丁炎之运时放依下阙相王

阙二孚藻𤼵于成就繤周行而弥长不阙二

阙二阙二之则不师训之范而践四教人道

𠩄谓义方阙二𠩄谓言忠信不师而自者也是

雄俊恊服莫不归称仕下阙下阙勃海王帝

之冢弟不遵宪典君以特选为郎中令弹枉

阙二兄琅琊相亡即曰轻举州察茂材

蓨令迁张掖属国都尉以病徴拜议郎辽东属国

都尉不拜赵相左位三下阙阙二拜议

阙二连徴不就君之始仕为吏师仍绥亰兴惠

下阙陟功西尉渠搜荒服来王后迁于赵叙民种

徳威懐阙二阙二阙三俗恶容恱之

灵以阙二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福三寿朋旻穹不吊

阙三疾年五十有三以中平四二月戊午其四

月己酉葬梁木圯坠闵嗣𢆲孤下阙𠩄自律刊勒

阙三诒声伐于后昆其辞曰

于穆我君邦家之正已帅义求福不回言以道

先㡬阙二有疾百侯佥咨舍德何取将

如何弗阙三云亡天方殁而名垂善

令终休烈孔阙二风爰勒金石千载遗芳

 右赵相刘君碑在齐州历城县刘君名衡字元宰

 为渤海王郎中令察茂材除蓨令历张掖属国都

 尉议郎辽东属国都尉赵相再为议郎以灵帝中

 平四年卒碑云渤海王帝之冡弟不遵宪典君以

 特选为郎中令渤海王名悝威宗之母弟也灵帝

 纪熹平元年书渤海王𬒳诬谋反自杀曹节传云

 节与王甫逐捕朱雀阙诽书人不获诬奏渤海王

 诛之宋后传载灵帝梦威宗曰悝已自贬又受诛

 毙今诉于天上帝震怒帝以问许永对曰渤海处

 国奉藩未尝有过曾不证审遂伏其辜如史所载

 则渤海死非其罪似作碑者附㑹时论辞有溢恶

 然威宗纪延熹八年书㪍海王谋反降为瘿陶王

 后二年复旧则渤海亦非身端行治者廮陶既已

 覆车不能率徳迁善遂罹孥戮之祸哀哉孝灵之

 梦则齐谐家所志也碑以范为范卒字刊即刋字

    冨春丞张君碑

君碑君之苐三子君之𠦑弟下阙

父兄下阙矝矝悔游居出孝友宣闻忠信澜

渉贯多通朝立莭正言卓下阙如松岁寒而不凋

阙十六字州従事临疑吐下阙下阙其操

之尤可称下阙有秩除吴郡下阙约淸间教下阙

道遘疾三年癸亥景命不禄君严平李德上感

新市冨春各复早丗既陨慈恕续嗣不茂哀心摧

剥靡下阙碑古今之常乃登山菜石刋照厥勋其辞

曰娥娥冨春膺姿淸烈孝拟叅骞人无间伐与友必

信久而阙三敬州闾称实佐政流化歌吴域

位细徳礼让穆曷旻穹此此英喆哀矣永徂

命不可追周至仁弗能捍违铭勋示后以章厥辉

 右汉故富春丞张君碑篆额在亳州张君之名仿

 佛如𣹟字土人以为张湛亦非也碑载其父兄而

 官称磨灭志文多不成章而铭诗可读其间云三

 年癸亥景命不禄考东都历年凡三癸亥永平与

 光和之六年延光之二年是也建光有三年则岁

 在癸亥但次年壬戌已改延光亳社去雒阳不逺

 不应逾两载而不知改元也此碑先已装剪不无

 顚倒弃去者三年之下盖有阙文也即世字菜即采字

    郎中郭君碑

汉郎中郭下阙君业安命书𠩄阙五阙六

主簿SKchar下阙阙二阙二以齐其民阙二

氏其殆庶㡬其有之是以似之以孝廉阙三

阙二室与阙二阙二阙二祠烝尝

恵兄仲𡱝奉缪郷礼终台阁以尹王室遭

旬医莁阙三剥切天子使吊群后咸怨哲

人违殂绝寒之性既纳嫔阙二周南之

之谊为人后者为之子州郡艾叙圣逾哲

君之功烈铭天府乃共刋石树碑式旌下阙

矣郭君柔嘉惟则玄静重猗令色德惟

威仪是力従善惩恶䜛慝斯功奋千里阙二

孰不呼天懐忠伤绝元兄继世贞守莭壷阙三

典藉矣追颜骖冉通神眀矣后人阙二永不

 右汉郎中郭君之碑隶额名字皆缺文辞亦有可

 句者其云惠兄仲𡱝又云元兄继世而有为人后

 者为之子之文盖郭君以兄之子为后也郭仲奇

 碑尝有惠兄之称此碑复尔仲𡱝者若非仲奇之

 伯仲则其同族也

    广汉属国都尉丁鲂碑

广汉属国故都尉丁君讳鲂字𠦑河君往知形九

德就穆耽乐术蓺文雅少畴治易韩诗垂意春秋兼

䆒秘五义率由阙二明哲阙二汉刘落髙眀与

世绝殊建迹蜀郡属国风㳅巴蜀施刑阙四表以纠

州恩加一郡化洽柔三载功成迁广汉

阙七善疾恶阙二朱紫不替蜀汶水争

溉灌田畒㳅畴佰阙四阙五阙二起骆驿

紫微照察授以苻荚理边羌夷阙二分部

顿颡阙二朝廷讽诵四逺翕赫郷人好事严子

仲容赵伯阙二阙二汝报等六十馀人因斯表

勒以效㑓彦其辞曰

炎唐圣德祚汉皇百阙三自西徂东隆平阙三

不恊和万国明洞君惠子行志则从化

阙六阙八以公为世建阙五无穷𠔃

元嘉元SKchar十一月六日造

 右广汉属国都尉丁君碑今在巴州威宗元嘉元

 年立丁君名鲂字叔河其碑仅有数句成文如云

 耽乐术艺文雅少俦治易韩诗垂意春秋其仕则

 初为蜀郡属国都尉三载功成迁于广汉立碑者

 六十馀人严子脩为之首碑以施刑为㢮刑畴佰为畴陌骆驿为络绎

    南阳太守秦颉碑

胄伯益佐成禹绩邦奕世载德乃

䔍生君坚和之行秉贤眀之𡗟求报惠子

然而质𪫬刚毅温恭以将之勇以守贞下阙

之事三司来上为㑹稽府丞下阙光和三

SKchar下阙宣威恩齐其教不易其俗下阙阙二

万有下阙下阙下阙之后下阙下阙

道焉下阙之方下阙

孝廉宛阙二子仁孝廉安众孝廉安众刘略子逹

孝廉安众阙四孝廉安众张俭子约孝廉章𨹧阙四

孝廉新㙒阴刚子直孝廉犫阙四孝廉顺SKchar郭仪文

卿孝廉叶虞阙三孝廉宛史琬子㑓孝廉章阙二能

茂升上计SKchar平氏朱谅季平上计SKchar阙二育子和上

计史宛卓韶伯上计史宛阙二上计下阙

 右汉故南阳太守秦君之碑篆额欧赵皆云文已

 磨灭惟存其额十大篆予所得者犹有九十馀字

 其后有孝廉十一人上计SKchar史五人题名灵帝纪

 中平元年三月南阳黄巾张曼成攻杀郡守禇贡

 六月南阳太守秦颉击曼成斩之三年二月江夏

 兵赵慈反杀南阳太守秦颉水经云冝城有南阳

 太守秦颉墓墓前有二碑颉郡人也以江夏都尉

 为南阳守道过冝城见一家东向颉驻车视之曰

 此可作冢后颉卒于南阳丧还至此车不肯进故

 吏因市此宅葬之则知此为秦颉碑也其间有光

 和三年字盖是述其前事天下碑录云碑在冝城

 熹平年立非也

    鲁相谒孔庙残碑

帝命英授俾相亐鲁吉月令辰钦谒下阙

藏宝览鸿基之旷荡观林木之下阙扬美风

而动物和阴阳以兴雨假尔下阙访之儒SKchar

之典谟圣徳设章先民有下阙左貭檏春秋烝尝几

以获福昔左周人下阙成共立碑石因而铭之咸自

纪藉天下阙

上阙史字𠦑德东海况基人下阙儒字仲睢东海郯

 右无名碑首尾上下皆碎裂馀石𦆵有数行详其

 辞非是䛕墓中人者亦非颂德政纪工役之事前

 有帝命䇲授俾相于鲁吉月令辰钦谒十四字又

 云春秋烝尝几以获福盖是谒庙之文后有访之

 儒彦稽之典谟圣德设章及昔在周人之句似皆

 是铺张孔子也中云览鸿基之旷荡观林木之

 深似SKchar孔林而言或题为驻跸亭前断碑此亭盖

 在阙里赵氏著录有鲁相谒孔子碑而无其说疑

 即此也末有叔徳仲雅题名皆东海人而亡其姓

 碑以况基为祝其乃春秋夹谷之地又以假尔为遐迩貭即质字

    平原东郡门生苏衡等题名

上阙字文门生平原髙阙三阙二门生东

下阙门生北海阙二字孟髙门生东郡乐平苏

衡字阙二门生平原髙阙二仪字威祖门生东郡乐

平髙扶字阙二门生下阙门生平下阙道超门生东

郡聊城路下阙平原安德阙二贵门生陈𤱊

马师阙三门生平原安德寜下阙汉兴下阙门生陈

𤱊下阙平原安德阙二字雒子门生东郡阙三伯将

门生平原安徳阙二方门生陈𤱊下阙门生

子弘门生汝南下阙原安德武字文祖下阙

公辅门生平原安德谡字伯超下阙门生汝南

阙二门生平原湿阴马象字世辅门生颖川下阙

表门生平原湿阴方字次门生颖川下阙门生

平原股丁字兴祖门生梁国睢阳下阙甫兴门生

平原股祝脩阙二门生下徐祖𠦑字常真门生

南阳樊下阙门生下阙文超下阙门生平下阙东平

无盐下阙

 右平原东郡门生苏衡等题名三十馀人盖东郡

 平原北海陈留汝南颖川梁国下邳南阳东平十

 郡之士也姓名多已沦灭或云碑在孔里驻跸亭

 前或题云孔府君碑阴天下碑录载孔墓之碑凡

 八隶释有其三矣赵氏有元年乙未孔君碣亦不

 知为何人也如司空孔扶河东太守孔宏御史孔

 翊从事孔君德博士孔志五碑皆世所未见者

 股为

    益州太守无名碑

永寿元SKchar三月十有九日益州太守君平呜呼𢜺

阙四如何我君遭命陨坠国䘮䧺干丗也罔则吏

阙二立石纪迹其辞曰

上阙五字君其祖后阙五为汉表磨位阙九阙二

坚良阙三大郡阙二澄内淸外以

身帅下诛豪讨阙二阙二消慝述以宁贪

饕改操革浊为清犁SKchar安𡈽人歌大平䞦前守之治

没世而无阙五阙二命不豫疾徂灵

逺近伤切痛于仓干长决阙二折而不朽

名勒丹书呜呼𢜺㢤

乱曰仲尼去鲁𠔃君子失路䘮贤君子与谁诉失眀

哲𠔃入川户名不灭𠔃功𤱊后阙三𠔃祐孙子

功曹SKchar建伶泽字文阙五阙二从史牧靡

阙二字元白从史梇栋阙二阙二故吏牧靡孙

阙二故吏滇池阙二阙二故吏建伶阙二

故吏滇池王材故阙五阙二阙五

阙二阙五阙二故吏下阙故吏下阙故吏阙二

阙四故吏建伶李阙四故吏下阙故吏下阙故吏

下阙故吏下阙故吏下阙故吏滇池王加字阙二

吏榖昌下阙故吏俞元下阙故吏下阙故吏下阙

下阙故吏下阙故吏下阙故吏下阙故吏下阙

下阙故吏下阙七字又阙六人故吏滇池王字少下阙一字又阙

二人又阙六字字升下阙一字又阙三人故吏下阙 故 故吏榖昌

 右益州太守碑以朱爵为额龟蛇为趺龙虎衔壁

 在其两旁一崇碑也首云永寿元年三月十九日

 益州太守某君卒其姓独灭或有谓之冯君者

 岂子所藏偶不明邪碑云澄内淸外以身帅下又

 云贪饕改操革浊为淸则素丝羔羊之风必有光

 前绝后者夫丹书铁契髙帝所以申信誓于功臣

 也后人以斐豹之事遂指丹书为罪藉讲徳者不

 复用之此云名勒丹书谓丹青也碑之左有功曹

 SKchar故吏题名四十八人皆属邑建伶牧靡梇栋滇

 池榖昌俞元之人也仅有王李数姓可辨名字皆

 不具矣碑以犁为𥠖仓为苍偯即哀字即恶字川即坤字

    益州太守碑阴

故吏牧靡陈汉字伯成故吏牧靡杨字茂材故吏

牧靡下阙

 右益州太守碑阴有牧靡故吏三人题名在趺之

 右此碑刻五玉三兽下有牛首蜀中汉碑如是者

 有柳敏碑阴冯绲墓道𩀱排六玉碑又有单排六

 玉碑与此凡四柳敏冯绲两碑六者皆同此碑无

 璜单排碑两璜而无𤦛郑氏注周官云璧圜象天

 琮八方象地圭锐象春半圭曰璋半璧曰璜惟琥

 但云琥猛象秋为之图者皆云琥以方玉刻伏虎

 之形聂崇义所画琮八出如花片陈祥道礼书又

 云琮体方而四角此碑之琮则五角单排碑则十

 角冯柳碑中者则同郑说玉人云天子执冒以朝

 诸侯说者谓冒方四寸其下邪刻之广狭如圭首

 诸侯执圭来朝以此冒之所以济瑞信犹合符也

 碑有瑁者三独无六器之琥尔此碑刻𤦛圭璋于

 上琮璧于下其中则鼎列三兽柳敏碑则一禽图

 于首一兽为之趺六玉之中有牛首一而贯之以

 环冯绲碑则其上刻禽兽各一其下一牛首六玉

 之下又刻两兽有一人跨其右者单排碑则上朱

 爵而下玄武其六玉则右璋左圭又𩀱璜相向如

 佩次之璧与琮又次之蜀人名之单排六玉未知

 何人冢前物也此碑之圭𤦛冯绲之璧琮璜则白

 馀皆黒也绲墓前又有一碑亦上朱爵而下玄武

 其中无文谓之六物碑

    吉成侯州辅碑

阙二辅字阙二阙五于炎阙八阙五卿卫特以

眀敏逹拜小黄门遝事和熹后孝安帝安思皇后

时为大宫令孝顺皇帝践胙之拜小黄门迁

臧府令当拜中常侍譲与同郡锜任后以病孙位起

家复拜谒者令中尚方迁中常侍遭顺帝弃天下

扶佐孝冲孝质帝兼领黄门令顺烈皇后摄政以君

拜长乐大遭孝质无嗣乃定帷幕愋立圣

主有安社稷之勲建和二年七月己巳詺曰盖闻

春秋之采豪毛之善大汉典制有恩泽之封辅历

丗守省恪恭位著建立之际处乎左右常伯之职同

恊意以亮天功往者郑众蔡伦行事科比其封辅

为叶吉成侯和平中君复转拜大长秋兼以侍之

位括统前后明先帝法令晓旧章之事周宻㳤慎奉

已守度左宠弗盁能自挹损爵日隆持之益惧毎

𠩄典领威禁不犯逺恶辟害不离艰难𠩄谓摩而不

而不朝廷礼之以君耇老有机杖之赐

SKchar六十有二永寿二SKchar十二月丙子薨中外咨悼赙

䓁昔菅苏之尹楚以直见死记其张卿之

𡉄汉季布之以安髙后论德比隆君寔

是郷人𡛸族乃相与刋石树碑昭宣令问其辞曰

盛德之休实生君侯天授厥美忠贞以退翼轩

华枢六帝四后是咨是诹锡以宠衣紫艾兼纡

干国栋家以光以舒后阙二阙四人谁泥㘽责

不濡君守固终始不渝旌之万祀显耀永誉

 右汉故中常侍长乐大仆吉成侯州君之铭篆

 州君名辅为小黄门大宫令复拜小黄门历臧府

 令谒者令中尚方令中常侍黄门令长乐大仆大

 长秋封叶吉成侯以威宗永寿二年卒曹腾传云

 与辅等以定䇿功封亭侯腾所封者费亭辅之封

 叶吉成者叶县之吉成亭也此碑叙其历事六帝

 四后详赡有史法与汉代它碑体格绝不同也东

 都阉尹挟震主之威举动回山海呼吸变霜露及

 家凶身裂而龟鼎亦迁矣其碑刻存于今者有四

 曹腾碑阴乃两制䇿尔此碑谓其恪恭周宻在宠

 弗盈当拜中常侍而逊其郷人樊安碑则谓其甘

 贫乐约不觊荣贵为邑宰所慢然后慷慨从宦谯

 敏碑则谓其倍权守静韬光逺咎耻与邻人并驱

 三人者俱无列传岂咸有殊操异于辈流乎誉之

 必过其实盖䛕墓之辞尔遝即逮字即𣵀字即缁字𬬸即越字

    州辅碑阴

汉阳太守一阙故亰兆尹延䔍𠦑坚故东平相温贡

显宗故益州太守骆肃文𠅤故交阯太守冠军槗术

伯道故上党太守州郡当丗司徒长史宛任伯阳

故光禄丞宛赵坚𠦑贞故临湘令扶故密令

马浮元显广平令王璋伯玉故犠令章𨹧钱䜣礼

公车骑将军司马宛阙二守矩小侯新㙒邓辰伯台

故细阳侯相州宝季𤤽故河阳长州宗伯兴尚书侍

郎比阳张超伯载故海昏侯相谢杲朝郎中州博

起丗光禄丞州永孟元公车令州忠𠦑玉故建城长

何柜丗举故建昌长唐超景辽故鄱阳长王福仲昭

故南武阳侯相张和仲异故便长SKchar臣仲英故襄阳

长辟敏𠦑公故邔长州汤伯德郎中王恭季公郎中

州充广世郎中州超巨坚故隋守长州歆宣雎故荆

州从事州宣豫故荆州从事州憙伯平故河堤从

事张睢伯宗故长胡肃伯于处土赵䜣公甫处土

文徳故SKchar邮苏义山故SKchar邮杜合巨孙故SKchar

邮鲁阳袁苞景伯故守令州称子眀故府掾杜瑗

次髙故府掾何进定安故府掾王苌伯故府掾汪

直元孝处土州龙宣兴处土王处土传稠公

 右州辅碑阴自汉阳太守而下四十有九人其八

 人称邑曰冠军曰宛曰章𨹧曰新野曰比阳曰鲁

 阳皆南阳之邑也馀人唯延笃有传乃南阳犨人

 则不称邑者犨之人也碑云郷人姻族相与刋石

 则又知辅为犨县人也辅当拜中常侍而逊其同

 郡锜任则辅盖厚于郷党者故其殂而郷人肯为

 之立碑赵氏云东汉名卿贤大夫死则门生故吏

 立碑而题其阴延叔坚当代显人挂名于此亦可

 耻观叔坚与李文德书岂登州氏之门者其后坐

 钩党废锢乡里至于图其形于屈原之庙非终始

 无疵安能有此灵帝时中常侍张让归葬颍川一

 郡毕至而名士无往者张甚耻之太丘长陈仲弓

 独吊焉及后复诛党人张感仲弓故多所全宥史

 官称之曰汉自中世阉人擅恣俗遂以遁身矫絜

 放言为髙士有不谈此者则芸夫牧儿已叫呼之

 矣故时政弥惛而其风愈往唯陈先生进退之节

 必可度也盖逹而得位则正色立朝不可朋奸而

 趋势及身退穷处则同尘所以逺害固大雅君子

 之所尚方叔坚居里而同郡为辅勒石借其名以

 为重叔坚亦不得而拒也非若它碑门生故使之

 比赵氏其何疑焉州姓见于简䇿甚鲜此碑所题

 乃十有三人在内则令公车丞光禄居郎位在外

 则守上党相细阳小者亦为州从事县令长一珰

 在朝不但三人缓带而已

 令汝帖有伯喈𠩄书定𠕋帷幕有安社稯稯勲

 十字隶体



隶释卷第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