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笈七签/23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云笈七签
←上一卷 卷二十三 日月星辰部一 下一卷→

总叙日月[编辑]

《黄气阳精三道顺行经》曰:日,阳之精,德之长也。纵广二千三十里。金物、水精晕于内,流光照于外。其中有城郭人民、七宝浴池;池生青黄、赤、白、莲花;人长二丈四尺,衣朱衣之服;其花同衰同盛。日行有五风,故制御日月星宿游行,皆风梵其纲。金门之上,日之通门也。金门之内,有金精冶炼之池,在西关左之分,故立春之节日,更炼魂于金门之内,耀其光于金门之外,四十五日乃止。顺行之洞阳宫,洞阳宫,日之上馆也。立夏之日,止于洞阳宫,吐金冶之精,以灌于东井之中,沐浴于晨晖,收八素之气,归广寒之宫也。月晖之围,纵广二千九百里,白银琉璃水精映其内城郭人民与日宫同有七宝浴池,八骞之林生乎内;人长一丈六尺,衣青色之衣,常以一日至十六日采白银琉璃炼于炎光之冶,故月度盈则光明。比十七日至二十九日,于骞林树下采三气之华,拂日月之光也。秋分之日,月宿东井之地,上广灵之堂,乃沐浴于东井之池,以炼日魂,明八朗之芒,受阳精日晖,吐黄气于玉池。诸天人悉采玉树之华,以拂日月之光。月以黄气灌天人之容,故秋分是天人会月之日也。

《老子历藏中经》云:日、月、者,天地之司徒、司空也。日姓张,名表,字长史;月姓文,名申,字子光。《太丹隐书》云:紫微夫人姓王,讳清娥,字愈音。云是西王母第二十四女。紫微宫在北溟外羽明野玄垄山,山在昆仑之东北。紫微说阿母言曰:欲存日月气者,当知日月景象:日圆形而方景,月方精而圆象;景藏形内,精隐象中;景赤象黄,是为日月之魂。若知其道,乃可以吐纳流霞耳。

三奔录[编辑]

三奔之道,当按奔景之神经。经中节度,晓夕修行,不得传及非人。如怠慢不专,轻泄漏慢之者,身受冥责,一如经戒。

奔日[编辑]

日中赤气上皇真君,讳将车梁,字高骞奕。此位号尊秘,《经》虽无存修之法,而云知者不死。当宜行事之始,心存以知,不得辄呼。月法亦然。

奔月[编辑]

月中黄气上黄神母,讳曜道支,字玉荟条。其奔月斋静存思,具如日法。

奔辰[编辑]

木春王,火夏王,金秋王,水冬王,皆依历以四立日前夜半为王之始。冬七十二日至分、至日前各王十八日,分、至日之前夜夜半为王之始。有星时可出庭中,坐立适意,有五星中相见者。次当修服之时而出庭中,坐胜于立。可于庭坛向星敷席施按,烧香礼拜讫,正坐而为之。若无星之时,天阴之夕,可于寝室中存修之也。星行不必在方面,亦随所在向而修行,谓五星所在而向之,不必依星本方之面,犹如木或在西也。一夕服五星,常令周遍。随王月以王星为先。若静斋道士,亦可通于室中,存五星之真文、方面而并修之。不闲算术,不知星之所在。又久静长斋者,可常于室中,依五星本位之方面而存修之也。

太上玉晨郁仪结璘奔日月图[编辑]

《太上隐书·中篇》曰:子欲为真,当存日君驾龙骖凤,乘天景云,东游希林,遂入帝门。精思乃得,要道不烦。名上清灵,列位真官。乃执《郁仪文》。《太上隐书·中篇》又曰:子欲升天,当存月夫人驾十飞龙,乘我流铃,西到六岭,遂入帝堂,精思乃见,上朝天皇。乃执《结璘章》。

太上玉晨郁仪奔日赤景玉文、结璘奔月黄景玉章[编辑]

右奔日月隐道,太上、上清、太极、九皇四真人所宝秘,玄灵元君之玉章也。自非有金简玉名及绿字东华,皆不闻见此二章之篇目矣。行之者先清斋百日,绝交人事,乃可为之也。久久行之,上奔日月,得给玉童玉女各五十人。《太上郁仪赤文》、《结璘黄章》,乃太上玉帝君之灵秘篇也。藏之于九天之房,丹瑶之台,非勤心好真,宿有飞玄天仙之骨录者,英得而见闻也。闻其篇目,皆不可妄言称及,犯者受考三官,天地不赦。初令三百年得宣传一人,却后七百年乃复得一人。若神真宣告有宜授者,传之也。传授之法,皆师友相受,以宗玄科也。授非其人,不遵法度,为泄宣天文也。漏慢违誓,死为下鬼,乃七祖受考风刀之罪。自非同气,宁当闭口。西玄山洞台中有此二经,刻以玉简,书以金字。及王屋清虚天皆有而不备具,唯太玄宫高上台及蓬莱府北室金柱玉壁刻文,并备具也。中宫仙人、泰清诸官并不知此书是何事也。

峨嵋山北洞中石室户枢刻石书字[编辑]

“郁仪引日精,结璘致月神;得道处上宫,位称大夫真一云帝君真”凡二十字。下仙见之,甚自不解其意义是何等事也。如此,仙人自有不见其篇目录者多矣。其金液九丹,盖小术也。皆不得飞行上清。欲行此道,不必贤愚,但地上无此文耳。真官玄法启誓乃传。有得而行,位为上真,乃乘八景琼轮,游行九晨,诣太素宫,见太一帝君,俱朝元晨,故秘言曰:子得《郁仪》、《结璘》,乃成上清之真。不修此道,不得见三元君。

太上郁仪日中五帝讳字服色[编辑]

日中青帝,讳圆常无,字昭龙轁。衣青玉锦帔,苍华飞羽裙,建翠芙蓉晨冠。

日中赤帝,讳丹虚峙,字绿虹映。衣绛玉锦帔,丹华飞羽裙,建丹符灵明冠。

日中白帝,讳浩郁将,字回金霞。衣素玉锦帔,白羽飞华裙,建浩灵芙华冠。

日中黑帝,讳澄增停,字玄绿炎。衣玄玉锦帔,黑羽飞华裙,建玄山芙蓉冠。

日中黄帝,讳寿逸阜,字飙晖像。衣黄玉锦帔,黄羽飞华裙,建芙灵紫冠。

右日中五帝君讳字、服色。欲行奔日之道,当祝识名、字,存五帝服色在我之左右前后。

月中夫人魂精内神名暧萧台摽。

右月魂配五帝,次又存祝之。能知月魂名,终身无灾,万害不伤。太上藏日、月帝君、夫人讳字于太素宫。有知之者神仙。

太上结璘月中五帝夫人讳字服色[编辑]

月中青帝夫人,讳隐娥珠,字芬艳婴。衣青华琼锦帔,翠龙凤文飞羽裙。

月中赤帝夫人,讳逸寥无,字婉筵灵。衣丹蕊玉锦帔,朱华凤落飞羽裙。

月中白帝夫人,讳灵素兰,字郁连华。衣白珠四出龙,锦帔素羽鸾章飞华裙。

月中黑帝夫人,讳结连翘,字淳厉金。衣玄琅九道云,锦帔黑羽龙文飞华裙。

月中黄帝夫人,讳清营襟,字炅定容。衣黄云山文锦,帔绿羽凤华绣裙。

已上五夫人,头并颓云三角髻,发垂之至腰。

右月中五帝夫人讳字、服色。欲行奔月之道,当祝识名字,存夫人服色在己之左右前后。

日中五帝魂精内神名珠景赤童。

右日魂、月魄、五帝、五夫人,次又存祝之。能知日魂名,终身无疾,万灾不犯。太上藏日、月魂名于紫灵玉宫。有知之者,通神使灵。

存奔日月道者,任意所便行尔,不必尽为之也。欲得静室隐止,唯令日月之晖处也。若不绝人事,与外物相干者,不得行此道也。夜半常烧香,存五帝五夫人名字,心祝曰:

愿与帝君,太一五神,合景如一。于是二十四年,亦白日升天。亦不必行奔存之道也。常存在我之左右,并心祝窃诵,勿令耳闻。

太素真人受太帝君日月诀法[编辑]

太素真人曰:子存日精五帝君,口含《太上郁仪文》。须此道成,乃见日中君。无此徒劳自烦冤。

太素真人曰:子存月精五夫人,口含《太上结璘章》。须此道成,乃见月中夫人。无此徒劳自悼伤。

右二条太素真人受太帝君诀言《太上隐书》云,存时执之,帝君云含之;太素真人教裴君存时含一文,执一文,并行之也。

太素真人传清灵真人裴君二事《太上郁仪》、《结璘之章》,以致日月之精神,上奔日月通天光,飞太空之道也。皆乘云车羽盖,驾命群龙,而上升皇天紫庭也。《内视中方》曰:子欲步空,当存日月王;欲登清灵,当存五星。密室密行,不出宇庭,此之谓也。《素奏丹符》曰:大哉《郁仪》,妙乎《结璘》,非上真不见,非上仙不闻。以日月五精之神,乘龙步空,足蹑景云,遂与五帝上入天门。有人闻之,慎勿妄言!去世可出,誓金乃传。要传弟子有心之人,勿道篇目,玉童上言;泄则被考,身终不仙;玉女玉童去而弗还,书文必失,获刑三官。子其慎言!言为罪源。

大方诸宫服日月芒法[编辑]

常存心中有日象,大如钱,在心中,赤色。又存日有九芒,从心中出喉至齿间,而芒回还胃中。如此良久,临目存自见心胃中分明,乃吐气、漱液、服液三十九过,止。一日三为之,行之十八年,得道,行日中无影。恒存日在心中,月在泥丸宫。夜服月华如服日法,存月十芒,白色从脑中下入喉,芒亦未出齿而回入胃。

太上玄真诀服日月法[编辑]

东卿司命君曰:先师王君,昔见授《太上明堂玄真上经》。清斋休粮,存日月在口中,昼存日,夜存月。令大如钚。日赤色,有紫光九芒;月黄色,有白光十芒。存咽服光芒之液,常密行之无数。若不修存时,令日月还住面明堂中,日居左,月居右,令二景与目瞳气合通也。此道以摄运生精,理魂神,六丁奉侍,天兵卫护,此上真道也。大都口诀正如此。

服日子三五七九玄根气法[编辑]

食玄根之气法,使人体中清朗,神明八聪;身有日映,面有玉泽;眼生明光,齿含紫气;坚肠华藏,长生久视;服吸朝液,悬粮绝粒。道要于金液,事妙于水玉。所谓吐纳自然之太和,御九精之灵气者也。夫道之为用,贵自然也;德之为静,尊恬愉也。摄自然以表真,抱冲漠以不邪者,则横犯不生,非害自灭。此乃三五七九之气,可谓要道之旨也。

兆卧未起之时,存口中有一白气,大如鸡子黄;鸡黄之外,又有五色气;五色气宛转自生,结溢黄外,须臾乃满心口中,名曰三五七九日子玄根之气也。又存心胃口之中有一女人,如婴儿之形,无衣服也。正立胃管门口,号曰九天玄女。承注魂液,仰噏口中鸡子黄之五色气也。常漱满口中,内外上下,以舌回吸日气五色津液,满口吞之。存使津液下入玄女之口,如此三过。毕,又叩齿三通,微祝曰:

玉清高上九天九灵,治在玄府,下入胃清;金和玉映,先自虚生,名曰淳钚,字曰艳精;炼魂抱魄,心开神明;服食日子,金华充盈。良久都毕,以手拭两目二七,又以两手相拭,极力摩面眉目之间,鬓肤之际小热,使薰薰然也。此太上服三五七九日子玄根之道也。

服日月气法[编辑]

服日气之法,以平旦采日华,以夜半存之,去面前九寸,令方景照我泥丸,下及五藏,洞彻一形。引气入口,光色慰明。良久乃毕,则常得长生矣。

又法[编辑]

夜半生气时,若鸡鸣时,正卧闭目,存左目中出日,右目中出月,并径九寸,在两耳之上。两耳之上名为六合高窗也。令日月使照一身,内彻泥丸,下照五脏肠胃之中,皆觉见了了,洞彻内外;令一身与日月光合。良久毕,叩齿九通,咽液九过,乃微祝曰:

太上玄一,九皇吐精,三五七变,洞观幽冥;日月垂光,下彻神庭;使照六合,太一黄宁;帝君命简,金书不倾,五老奉符,天地同诚;使我不死,以致真灵;却遏万邪,祸害灭平;上朝天皇,还老反婴;太帝有制,百神敬听。毕,乃开目,名为日月练根,三元校魂,以制御形神,辟诸鬼气之来侵,使兆长生不死,多存之矣。

又法[编辑]

又存左目为日,右目为月,共合神庭之中,却上入于明堂,化生黄英之体,下流口中九咽之,以哺太一,常以生气时存之。毕,微祝曰:

日月上精,黄水月华,太一来饮,神光高罗;使我长生,天地同柯。毕,五日一行之。口中舌上为神庭。存日月既毕,因动舌,觉有黄泉如紫金色,从舌上出,上流却入明堂,为黄英之体也。存思之时,常闭目施念。

太一游日服日月法[编辑]

太一常以甲午、丙午、戊午日日出时,下游绛宫,合形真人及兆身。绛宫真人者,处心中之丹田,中元真人居其心中也。先存思真人忽然与太一合形,又存我入绛宫中,忽然复与太一合形。于是绛宫之中,惟觉有太一之身,身形象服如兆体也。但令形细眇然,似初生孩子之状。又存两鼻孔下左有日,右有月。日中有黄精赤气,月中有赤精黄气。精者,二明之质;色气者,日月之烟也。二气郁郁来入绛宫,绛宫溢满二气,复上入洞房中,洞房中郁满,又下至黄庭中。黄庭中者,脐下三寸、下丹田宫中也。二气既满,又入填溢太仓中。二气洞彻,郁郁积胃管中。存太一上行正当胃管中,南向呼召下元丹田黄庭真人,衣黄衣,巾黄巾,与太一共坐饮食精气,二十七咽。良久毕,存黄庭真人,咒曰:

日月之华,黄赤二精,圆光合气,上发大明。三元饮食,太一受灵。又存太一与中元真人还入绛宫,黄庭真人还下丹田,太一与我合形,还六合宫。

求月中丹光夫人法[编辑]

求仙之道,当以夏至之日夜半,入室南向,眠坐任意,闭眼内思月中丹光夫人姓讳,形长八寸,分头作颓云之髻,著丹锦裙,口衔月光,入兆身心绛宫之中,须臾月光散为黄气,币降一形。夫人在月中央,采空青之林散拂黄气之中,口吐阳精赤气,以灌兆形。从向币外,黄赤二气更相缠绕,洞映一身。夫人以紫书丹字六音授于兆身,便引黄气二十四咽,引阳精十二咽,止,即叩齿二十四通,仰咒曰:

流火万顷,洞阳之精,阳安之馆,三华玉城;金仙内映,八素四明;九曜降气,上仙高灵;夫人焚香,散玉华清,丹书紫字,结音空清,澜池玉润,流丽八溟,朱光流翳,普天鲜荣,回晨曲曜,映监我形;形与朱日,同死同生;乘空驾虚,参御飞骈;玉女弼位,金童辅灵;翠羽轻盖,上造帝庭。毕,咽气二十四过,咽液十二过,止,便服紫书丹字。行此道八年,夫人授兆丹书真文、月中玉珰,令飞升上造洞阳之宫。

服日月六气法[编辑]

夫气者,神明之器,清浊之宗。处玄则天清,在人则身存。夫死生亏盈,盖顺乎摄御之间也。欲服六气,常以向晓寅丑之际,因以天时告方面之时也;太霞部晖,丹阳诞光,灵景启晨,朱精启时之始也。先存日如鸡子在泥丸中,毕,乃吐出一气,存气为黑色,名之尸气;次吐二气,为白色,名之故气;次吐三气,存气为苍色,名之死气。思其气吐亦良久也。凡出三色,合吐六气也。毕,又徐徐引纳黄气四过。毕,辄咽液三过,为之三。毕,乃存泥丸中,日从目中出,当口前,令相去九寸,临目仿佛如见之。覆止,乃起坐,动摇四体,俯仰伸引,令关脉调转。存咽津,佳夜即存月在泥丸中,如存日法。若存月,当以月一日夜至十五日住,从十六日至三十日,是月气衰损,天胎亏缩,不可以夜存也。此法至妙,能行者仙。

金仙内法[编辑]

金仙内法,感降灵飖,常以月五日夜半子时存日乌从兆口入,住在心中,使光照一心。一心之内,与日同光,共相合会。赫赫炯炯,当觉心暧,霞晖映暖,良久有验,乃密咒曰:

太明育精,内练丹心,光晖体合,神真来寻。毕,咽液九过,叩齿九通,止,到十五日、二十五日、二十九日复作如前。一月之中四度,如上便人开明聪察,百关解通,万神洞彻,面有玉光,体有金泽。行之十五年,太一遣宝车来迎,上登太霄,游宴紫极。行之务数,不必一月四辰也。

存思日月法[编辑]

凡入山,思日在面前,月在脑后。凡暮卧,思日在面上,月在足后;赤气在内,白气在外。凡欲从人,各思日月覆身而往,当无所畏。

向日取嚏法[编辑]

欲得延年,洗面精心至日更洗漱也。日出二丈,正面向日,口吐死气服日后便为之,死气四时吐之也,鼻噏日精,须鼻得嚏便止,是为气通若不得嚏,以软物通导之,使必得嚏也。以补精复胎,长生之方也。向日正心。欲得使心正,常以日出三丈取嚏讫仍为之,错手著两肩上左手在上,以日当心,开衣出心,令正当之,常能行之佳。

双景翼形隐道[编辑]

鸡鸣时东方天色才变之时。坐卧任意,闭目握固。,存日月之象在六合之府,日左月右六合府在两目之上角,即眉后空处是也。入皮一分,仍辟方九分。日色赤,九紫芒;月色黄,十白芒也。存使光明洞形,令仿佛在位存令日月合照,光芒交映而洞彻身面也。闭目极念,无得遗脱。毕,叩齿七通,咽液九过,而微祝曰:

太明灵神,化度郁青,招霞藏晖,灌练五形;宫驾六合,七神调平;使我飞仙,登行上清。行之十五年,玉皇遣三素云迎兆也。

食竹笋鸿脯附[编辑]

服日月之精华者欲得常食竹笋者,日华之胎也,一名大明。又欲常食鸿脯者,月胎之羽鸟也,一名月鹭。欲服日月,当食此物气感运之。太虚真人曰:鸿者,羽族之总名也。其鹄、雁、鹅、鸥,皆曰鸿鹭也。古歌曰:

鸿鹭十年鸟,为肴致天真。五帝衔月华,列坐空中宾此古之渔父歌也。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云笈七签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