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笈七签/99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云笈七签
◀上一卷 卷九十九 赞颂部·赞诗词 下一卷▶

吴子来写真赞(一首)、诗(二首),并序[编辑]

费玄真者,成都双流县兴唐观道士也。大中末有道士自称吴子,止观中,淹留岁馀,养气绝粒,时亦饮酒。其为志也,泛然自适,无所营为。忽谓玄真曰:吾欲为师写真,可乎?玄真笑曰:夫欲写真,先须自写。吴子如其言,引镜濡毫,自写其貌,下笔惟肖,顷刻而毕。复自为赞,兼诗二章,留遗玄真。为赞及诗,未尝抒思。

赞曰:

不才吴子,知命任真。志尚玄素,心乐清贫。涉历群山,翛然一身。学未明道,形惟保神。山水为家,形影为邻。布裘草带,鹿冠纱巾。饵松饮泉,经蜀过秦。大道杳冥,吾师何人?瞩念下土,思彼上宾。旷然无己,罔象惟亲。

诗曰:

终日草堂间,清风常往还。耳无尘事扰,心有玩云闲。对酒惟思月,餐松不厌山。时时吟《内景》,自合驻童颜。(其一)

此生此物当生涯,白石青松便是家。对月卧云如野鹿,时时买酒醉烟霞。(其二)

寂尔孤游,翛然独立。饮木兰之坠露,衣鸟兽之落毛。不求利于人间,绝卖名于天下,此山居之道士也。

题罢,振衣理策而去,莫知所在焉。

仙人贻白永年诗(一首,并序)[编辑]

白椿夫,字永年,湖南衡岳人也。少有高趣,习神仙之道。三元八节以诣岳中诸观,助焚修朝谒之礼,问玄经参真之义,颇为高尚之所叹异。至于负薪汲水,勤苦寻师,不以为替。因得丹书飞步核邪之术,修之二十年,由以济俗救民,惩袄祛疾,赖其力者众矣。巢寇犯阙,大驾西巡,海内干戈,纪纲凌紊。酋豪犷暴者,所在自树置,不遵法度。永年必约正道,以戒教之,从者多矣。时境内有豪师,亡其姓名,尝为其子娶妇。吉日之前一辰,忽有一少年,骑从十馀辈,不知所从来,径造其厅事,箕踞诟之曰:我先欲娉某氏,汝何为夺之?众虽惊骇,莫敢酬对。因使其徒取缠绛、羔雁、青钱、束帛,备物之数以还之,而欲迫其女。众疑其鬼物,豪师无以拒之,选迅足者,百馀里召永年。诘明将至,少年初无惧色,良久,自谓曰:白尊师果来矣!乃泫然流涕,跳跃上屋,号呼数声而灭。所致之物皆在,永年乃散之以遗贫病者。因显以逆顺,理谕豪师。豪师知非,乃散释堡聚,祛解兵卫,复为编民廉使。州将嘉其事,湘衡间贤不肖者,皆美师之德,仰师之教焉。一日,有樵人扣户曰:西峰岩中有仙人会话,师可造之。永年疑其山水之妖也,睨其目睛,以辨邪正。方摄衣将行,樵者曰:师功行已著系仙籍,何邪之敢干?然毫厘之差,勿为恨也。言毕,由他径去。师策杖寻之,至即暝矣。但见崖壁有光,因熟视之,有诗焉,翰墨犹湿。其诗曰:清秋无所事,乘雾出遥天。凭伏樵人语,相期白永年。读讫,即空壁无字,光亦止矣。

李公佐仙仆诗(一首,并序)[编辑]

李公佐举进士后,为钟陵从事。有仆夫自布衣执役勤瘁,昼夕恭谨,迨三十年,公佐不知其异人也。一旦告去,留诗一章。其诗曰:

我有衣中珠,不嫌衣上尘。我有长生理,不厌有生身。江南神仙窟,吾当混其真。不嫌市井喧,来救世间人。苏子迹已往注云苏耽是也,颛蒙事可亲公佐字颛蒙。莫言东海变,天地有长春。

自是而去,出门不知所之,邻里见仆距跃凌空而去。

摅浩然泛虚舟辞遗栾浑之诗(二首,并序)[编辑]

栾先生者,名清,字浑之。好道术,与东海徐戡,字玄贞为方外之友。同游江南,泊舟于渚。雨霁微风,闻上流有清啸之声,乃相与上流望之。见二人共乘一舟,不刺不棹,顺风篸流。栾移舟迎之,见二客舟中有笔砚、莲叶及酒器,二莲叶上各有文字。因并舟问之,二客不对,栾先生坚诘之,笑持莲叶以遗焉。曰:熟读此,明日当便知我,无烦问也。

一叶题曰《摅浩然》其诗曰:

行时云作伴,坐即酒为侣。腹以元化充,衣将云霞补。纣虐与尧仁,可惜皆朽腐。

一叶题云《泛虚舟》,其诗曰:

楫棹无所假,超然信萍查。朝浮旭日辉,夕荫清月华。营营功业人,朽骨成泥沙。

有顷,遗浑之酒一卮,甚馨香,饮讫别去。浑之纵棹追之,杳不可及。须臾,风涛忽起,二人惊伏舟中,良久方定,失莲叶之所在。栾大醉,日暮及渔人家。至夜半,栾转侧啼叫良久,吐数斗物。徐生疾起,举烛视之,乃其五脏烂黑,皆在于地。先生欢然而起,拊掌而歌曰:

得饮摅公酒,复登摅公舟。便得神体清,超遥旷无忧。

歌毕,复长啸和之,清响激越,非昔所习。数月,栾谓徐曰:吾醉遗所佩九寸镜,今端午将及,议欲重铸。宜买酒收直,以备资费。开箧取药屑二升,和水十石,自寅及午便成酒,载于舟中,沿岸沽之,不知所适。徐玄贞与旅人朱仿熟,于江表相遇。玄贞维舟登岸,与仿展叙。未竟,风雨暴至。及霁,徐生与舟复失所在。其后有人于庐山悬岩中,见醉人抱樽而卧,识者疑是徐生,以其素好酒焉。时贞元十四年也。

灵响词(五首,并序)[编辑]

《道德经》云: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详乎老君之旨趋,盖喻以众庶之俗民,非修生之道民也。尹真人《节解经》云:内观者睹神光,不可谓之不明;返听者闻神声,不可谓之无音;握固者精神备体,不可谓之无形。凡在道中之民,当须视不见之形;听不闻之声,搏不得之名。三者皆得,谓之道民矣。馀慕道年久,修持没功,夙夜自思,如负芒棘。尝因暇日,窃览《三清经》云:夫修炼之士,当须入静三关,淘炼神气,补续年命。大静三百日,中静二百日,小静一百日。愚虽不敏,情颇激切,神道扶持,遂发至恳。且试以小静。即开成三年戊午岁起,正月一日,闭户自修,不交人事,克期百日,方出静堂。虽五谷并绝,而五气长修,幸免瘦羸,不知饥渴。未逾月而神光照目,百灵集耳,精爽不昧,此三者皆应,则知仙经秘典,言不虚设也。人不修,即不知。既不知,则信彼前。后学咸谓神仙之教,尽为诳诞之辞。今古相蒙,未始有极。小兆忝为前得者,故发言为词,以正将来之惑。因创五篇,篇之四句,贻诸同好,用纪玄深。其词曰:

此响非俗响,心知是灵仙。不曾离耳里,高下如秋蝉。(其一)

入夜声则励,在昼声则微。神灵斥众恶,与我作风威。(其二)

妙响无住时,昼夜常轮回,那是偶然事,上界特使来。(其三)

何以辨灵应?事须得梯媒。自从灵响降,如有真人来。(其四)

存念长在心,展转无停音。可怜清爽夜,静听秋蝉吟。(其五)

众仙步虚词(五首)[编辑]

飘飘上云路,黯黯入长霄。星宫日去远,光阴劫数遥。仰德金颜隐,倾想伫神飙。愿得映霞轸,焚香稽首朝。(其一)

玄风转飞盖,紫气泛仙车。浮空不待驾,倏忽升虚无。徘徊哀下界,顾眄愍群诸。三元真化毕,倏然入太虚。(其二)

万气浮空上,千光合太微。霄间望华盖,虚里眄霞衣。真仪入云路。圆曜逐风飞。愿得三元会,金容乘运归。(其三)

吉光腾紫气,霄路逸丹天。幡扬香风转,盖动超浮烟。道中还复道,玄中已复玄。真光不识际,大道竟无形。法轮常自转,希音不可听。空闲待三宝,虚中闻洞经。七变游魂反,万气驻颓龄。(其四)

香风飘羽盖,游气转飙车。冷冷上云路,窈窈入长虚。顾愍埃尘子,应运演灵书。妙果谐今日,冥契自然符。(其五)

青童天君常吟(一首)[编辑]

欲植灭度根,当拔生死栽。沉吟随九泉,但坐惜形骸。

南岳夫人作与许长史(一首)[编辑]

灵谷秀澜萦,藏身栖岩京。披褐均衮龙,带素齐玉鸣。形盘幽辽里,掷神太霞庭。霄上有陛贤,空中有真声。仰我曲晨飞,案此绿轩綍。下观八度内,俯叹风尘萦。解脱遗波浪,登此眇眇身。忧竟三津竭,奔驰割尔龄。

南岳夫人作(一首)[编辑]

玄感妙象外,和声自相招。云书郁紫晨,兰风扇绿轺。上真宴琼台,邈为地仙标。所期贵远迈,故能秀颓翘。玩彼八素翰,道成初六辽。人事胡可豫?使尔形气消。

◀上一卷 下一卷▶
云笈七签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