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书/卷4上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太宗纪第三 魏书卷四上
世祖纪第四上
作者:魏收 北齐
世祖纪第四下

世祖太武皇帝,讳焘,太宗明元皇帝之长子也,母曰杜贵嫔。天赐五年生于东宫,体貌瑰异,太祖奇而悦之,曰:“成吾业者,必此子也。”泰常七年四月,封泰平王,五月,为监国。太宗有疾,命帝总摄百揆,聪明大度,意豁如也。八年十一月壬申,[1]即皇帝位,大赦天下。十有二月,追尊皇妣为密皇后,进司徒长孙嵩爵为北平王,司空奚斤为宜城王,蓝田公长孙翰为平阳王,其馀普增爵位各有差。于是除禁锢,释嫌怨,开仓库,赈穷乏,河南流民相率内属者甚众。


始光元年春正月丙寅,安定王弥薨。

夏四月甲辰,东巡,幸大宁。

秋七月,车驾还宫。八月,蠕蠕率六万骑入云中,杀掠吏民,攻陷盛乐宫。赭阳子尉普文率轻骑讨之,虏乃退走。诏平阳王长孙翰等击蠕蠕别帅,破之,杀数千人,获马万馀匹。语在蠕蠕传。九月,大简舆徒,治兵于东郊,部分诸军五万骑,将北讨。

冬十有二月,遣平阳王长孙翰等讨蠕蠕。车驾次祚山,蠕蠕北遁,诸军追之,大获而还。

是年,刘义符为其臣徐羡之等所废杀,立义符弟义隆。


二年春正月己卯,车驾至自北伐,以其杂畜班赐将士各有差。二月,慕容渴悉邻反于北平,攻破郡治,太守与守将击败之。三月丙辰,尊保母窦氏曰保太后。丁巳,以北平王长孙嵩为太尉,平阳王长孙翰为司徒,宜城王奚斤为司空。庚申,营故东宫为万寿宫,起永安、安乐二殿,临望观、九华堂。初造新字千馀,诏曰:“在昔帝轩,创制造物,乃命仓颉因鸟兽之迹以立文字。自兹以降,随时改作,故篆隶草楷,并行于世。然经历久远,传习多失其真,故令文体错谬,会义不惬,非所以示轨则于来世也。孔子曰,名不正则事不成,此之谓矣。今制定文字,世所用者,颁下远近,永为楷式。”

夏四月,诏龙骧将军步堆、谒者仆射胡觐使于刘义隆。五月,诏天下十家发大牛一头,运粟塞上。

秋九月,永安、安乐二殿成,丁卯,大飨以落之。

冬十月,治兵于西郊。癸卯,车驾北伐,平阳王长孙翰等绝漠追之,蠕蠕北走。事具蠕蠕传。

是年,赫连屈丐死,子昌僭立。


三年春正月壬申,车驾至自北伐。班军实以赐将士,行、留各有差。乞伏炽磐遣使朝贡,请讨赫连昌。二月,起太学于城东,祀孔子,以颜渊配。

夏五月辛卯,中山公元纂进爵为王,南安公元素复先爵常山王。六月,幸云中旧宫,谒陵庙;西至五原,田于阴山;东至和兜山。

秋七月,筑马射台于长川,帝亲登台观走马;王公诸国君长驰射,中者赐金锦缯絮各有差。八月,车驾还宫。刘义隆遣使朝贡。帝以屈丐既死,诸子相攻,九月,遣司空奚斤率义兵将军封礼、雍州刺史延普袭蒲坂,宋兵将军周几率洛州刺史于栗䃅袭陕城。

冬十月丁巳,车驾西伐,幸云中,临君子津。会天暴寒,数日冰结。十有一月戊寅,帝率轻骑二万袭赫连昌,壬午,至其城下,徙万馀家而还。语在昌传。至祚山,班所虏获以赐将士各有差。奚斤未至蒲坂,昌守将赫连乙升弃城西走。[2]昌弟助兴守长安,乙升复与助兴自长安西走安定。奚斤遂入蒲坂。十有二月,诏斤西据长安。秦雍氐、羌皆叛昌诣斤降。武都氐王杨玄及沮渠蒙逊等皆遣使内附。


四年春正月乙酉,车驾至自西伐,赐留台文武生口、缯帛、马牛各有差。从人在道多死,其能到都者才十六七。己亥,行幸幽州。赫连昌遣其弟平原公定率众二万向长安。帝闻之,乃遣就阴山伐木,大造攻具。二月,车驾还宫。三月丙子,遣高凉王礼镇长安。诏执金吾桓贷造桥于君子津。丁丑,广平王连薨。

夏四月丁未,诏员外散骑常侍步堆、谒者仆射胡觐等使于刘义隆。是月,治兵讲武,分诸军,司徒长孙翰、廷尉长孙道生、宗正娥清三万骑为前驱,常山王素、太仆兵堆、将军元太毗步兵三万为后继,南阳王伏真、执金吾桓贷、将军姚黄眉步兵三万部攻城器械,将军贺多罗精骑三千为前候。五月,车驾西讨赫连昌。辛巳,济君子津。三城胡酋鹊子相率内附。帝次拔邻山,筑城,舍辎重,以轻骑三万先行。戊戌,至于黑水,帝亲祈天告祖宗之灵而誓众焉。六月甲辰,昌引众出城,大破之。事在昌传。昌将麾下数百骑西南走,奔上邽,诸军乘胜追至城北,死者万馀人,临阵杀昌弟河南公满及其兄子蒙逊。会日暮,昌尚书仆射问至拔城,夜将昌母出走。乙巳,车驾入城,虏昌群弟及其诸母、姊妹、妻妾、宫人万数,府库珍宝车旗器物不可胜计,擒昌尚书王买、薛超等及司马德宗将毛脩之、秦雍人士数千人,获马三十馀万匹,牛羊数千万。以昌宫人及生口、金银、珍玩、布帛班赉将士各有差。昌弟平原公定拒司空奚斤于长安城,娥清率骑五千讨之,西走上邽。辛酉,班师,留常山王素、执金吾桓贷镇统万。

秋七月己卯,筑坛于祚岭,戏马驰射,赐射中者金锦缯絮各有差。蠕蠕寇云中,闻破赫连昌,惧而还走。八月壬子,车驾至自西伐,饮至策勋,告于宗庙,班军实以赐留台百僚,各有差。九月丁酉,安定民举城归降。

冬十有一月,以氐王杨玄为都督荆梁益宁四州诸军事、假征南大将军、梁州刺史、南秦王。十有二月,行幸中山,守宰贪污免者十数人。癸卯,车驾还宫。复所过田租之半。


神䴥元年春正月,以天下守令多行非法,精选忠良悉代之。辛未,京兆王黎薨。二月,改元。赫连昌退屯平凉。司空奚斤进军安定,将军丘堆为昌所败,监军侍御史安颉出战,擒昌。昌馀众立昌弟定为王,走还平凉。三月癸酉,诏侍中古弼迎赫连昌。辛巳,弼等以昌至于京师。司空奚斤追定于平凉马髦岭,为定所擒。丘堆先守辎重在安定,闻斤败,弃甲东走蒲坂。帝闻大怒,诏安颉斩堆。

夏四月,赫连定遣使朝贡,帝诏谕之。壬子,西巡。戊午,田于河西。大赦天下。南秦王杨玄遣使朝贡。六月丁酉,并州胡酋卜田谋反伏诛,馀众不安。诏淮南公王倍斤镇虑虒,抚慰之。甲寅,行幸长川。

秋七月,车驾还宫。八月,东幸广宁,临观温泉。以太牢祭黄帝、尧、舜庙。蠕蠕大檀遣子将万馀骑入塞。事具蠕蠕传。上郡休屠胡酋金崖率部内属。九月,车驾还宫。上洛巴渠泉午触等万馀家内附。

冬十月甲辰北巡。壬子,田于牛川。刘义隆淮北镇将王仲德遣步骑二千馀入寇济阳、陈留。是月,车驾还宫。闰月辛巳,义隆又遣将王玄谟、兖州刺史竺灵秀步骑二千人寇荥阳,将袭虎牢。豫州遣军逆击走之。上郡屠各隗诘归率万馀家内属。定州丁零鲜于台阳、翟乔等二千馀家叛入西山,劫掠郡县,州军讨之,失利。诏镇南将军、寿光侯叔孙建击之。十有一月,行幸河西,大校猎。十有二月甲申,车驾还宫。

是岁,皇子晃生。乞伏炽磐死,子暮末僭立。沮渠蒙逊遣使朝贡。


二年春正月,赫连定弟酒泉公俊自平凉来奔。丁零鲜于台阳等归罪,诏赦之。二月,上党李禹聚众杀太守,自称无上王,署置将帅。河内守将击破之。禹亡走入山,为人执送,斩之。

夏四月,治兵于南郊。刘义隆遣使朝贡。庚寅,车驾北伐,以太尉、北平王长孙嵩,卫尉、广陵公楼伏连留守京师,从东道与长孙翰等期会于贼庭。五月丁未,次于沙漠,舍辎重,轻骑兼马,至栗水,蠕蠕震怖,焚烧庐舍,绝迹西走。事具蠕蠕传。是月,赫连定来侵统万,东至侯尼城而还。

秋七月,车驾东辕。至黑山,校数军实,班赐王公将士各有差。八月,帝以东部高车屯巳尼陂,诏左仆射安原率骑万馀讨之。事具蠕蠕传。

冬十月,振旅凯旋于京师,告于宗庙。列置新民于漠南,东至濡源,西暨五原、阴山,竟三千里。诏司徒平阳王长孙翰、尚书令刘洁,左仆射安原、侍中古弼镇抚之。十有一月,西巡狩,田于河西,至祚山而还。


三年春正月庚子,车驾还宫。壬寅,大赦天下。癸卯,行幸广宁,临温泉,作温泉之歌。二月丁卯,司徒、平阳王长孙翰薨。戊辰,车驾还宫。三月壬寅,进会稽公赫连昌为秦王。癸卯,云中、河西敕勒千馀家叛。尚书令刘洁追灭之。帝闻刘义隆将寇边,乃诏冀、定、相三州造船三千艘,简幽州以南戍兵集于河上以备之。

夏四月甲子,行幸云中。敕勒万馀落叛走。诏尚书封铁追讨灭之。五月戊戌,诏曰:“夫士之为行,在家必孝,处朝必忠,然后身荣于时,名扬后世矣。近遣尚书封铁翦除亡命,其所部将士有尽忠竭节以殒躯命者,今皆追赠爵号;或有蹈锋履难以自效者,以功次进位;或有故违军法私离幢校者,以军法行戮。夫有功蒙赏,有罪受诛,国之常典,不可暂废。自今以后,不善者可以自改。其宣敕内外,咸使闻知。”六月,诏平南大将军、假丹阳王太毗屯于河上,以司马楚之为安南大将军、琅邪王,屯颍川。

秋七月己亥,诏曰:“昔太祖拨乱,制度草创,太宗因循,未遑改作,军国官属,至乃阙然。今诸征镇将军、王公仗节边远者,听开府辟召;其次,增置吏员。”庚子,诏大鸿胪卿杜超假节、都督冀定相三州诸军事、行征南大将军、太宰,进爵为王,镇邺,为诸军节度。八月,清河群盗杀太守。刘义隆将到彦之,自清水入河,溯流西行。帝以河南兵少,诏摄四镇。乃治兵,将西讨。丙寅,到彦之遣将渡河攻冶坂,冠军将军安颉督诸军击破之,斩首五千馀级,投水死者甚众。甲戌,行幸南宫,猎于南山。戊寅,诏征西大将军长孙道生屯于河上。九月己丑,赫连定遣弟谓以代寇鄜城,平西将军、始平公隗归等率诸军讨之,擒贼将王卑,杀万馀人,谓以代遁走。癸卯,立密皇太后庙于邺。甲辰,行幸统万,遂征平凉。

冬十月庚申,到彦之、王仲德沿河置守,还保东平。乙亥,冠军将军安颉济河,攻洛阳,丙子,拔之,擒义隆将二十人,斩首五千级。时河北诸军会于七女津,彦之恐军南度,遣将王蟠龙溯流欲盗官船,征南大将军杜超等击破,斩之。辛巳,安颉平虎牢,义隆司州刺史尹冲坠城死。

十有一月乙酉,车驾至平凉。先是,赫连定将数万人东御于鄜城,留其弟上谷公社于、广阳公度洛孤城守。帝至平凉,登北原,使赫连昌招谕之,社于不降。诏安西将军古弼等击安定,攻平凉。定闻之,弃鄜城,入于安定,自率步骑三万从鹑觚原将救平凉,与弼相遇,弼击之,杀数千人,乃还走。诏诸军四面围之。

甲午,寿光侯叔孙建、汝阴公长孙道生济河,到彦之、王仲德从清入济,东走青州,义隆兖州刺史竺灵秀弃须昌,南奔湖陆。

丁酉,定乏水,引众下原,诏武卫将军丘眷击之,定众大溃,死者万馀人。定中重创,单骑遁走。获定弟丹阳公乌视拔、武陵公秃骨及公侯百馀人。是日,诸将乘胜进军,遂取安定。定从兄东平公乙升弃城奔长安,劫掠数千家,西奔上邽。[3]

戊戌,叔孙建大破竺灵秀于湖陆,杀获五千馀人。

己亥,帝幸安定,获乞伏炽磐质子及定车旗,簿其生口、财畜,班赐将士各有差。庚子,帝自安定还临平凉,遂掘堑围守之。行幸纽城,安慰初附,赦秦雍之民,赐复七年。定陇西守及将士数千人来降。

辛丑,冠军将军安颉率诸军攻滑台。琅邪王司马楚之破刘义隆将于长社。沮渠蒙逊遣使朝贡。壬寅,封寿光侯叔孙建为丹阳王。

十有二月丁卯,定弟社于、度洛孤面缚出降,平凉平,收其珍宝。定长安、临晋、武功守将皆奔走,关中平。壬申,车驾东还,留巴东公延普等镇安定。

是岁,冯跋死,弟文通僭立。


四年春正月壬午,车驾次于木根山,大飨群臣,赐布帛各有差。丙申,刘义隆将檀道济、王仲德从清水救滑台,丹阳王叔孙建、汝阴公长孙道生拒之,道济等不敢进。是月,乞伏慕末为赫连定所灭。二月辛酉,安颉、司马楚之平滑台,擒义隆将朱脩之、李元德及东郡太守申谟。癸酉,车驾还宫,饮至策勋,告于宗庙,赐留台百官各有差,战士赐复十年。丁丑,行幸南宫。定州民饥,诏启仓以赈之。义隆将檀道济、王仲德东走,诸将追之,至历城而还。三月庚戌,冠军将军安颉献义隆俘万馀人,甲兵三万。

夏五月庚寅,行幸云中。六月,赫连定北袭沮渠蒙逊,为吐谷浑慕璝所执。闰月乙未,蠕蠕国遣使朝献。诏散骑侍郎周绍使于刘义隆。

秋七月己酉,行幸河西,起承华宫。八月乙酉,沮渠蒙逊遣子安周入侍。吐谷浑慕璝遣使奉表,请送赫连定。己丑,以慕璝为大将军、西秦王。九月癸丑,车驾还宫。庚申,加太尉长孙嵩柱国大将军,特进、左光禄大夫崔浩为司徒,征西大将军长孙道生为司空。癸亥,诏兼太常李顺持节拜河西王沮渠蒙逊为假节,加侍中,都督凉州及西域羌戎诸军事、行征西大将军、太傅、凉州牧、凉王。

壬申,诏曰:“顷逆命纵逸,方夏未宁,戎车屡驾,不遑休息。今二寇摧殄,士马无为,方将偃武修文,遵太平之化,理废职,举逸民,拔起幽穷,延登俊乂,昧旦思求,想遇师辅,虽殷宗之梦板筑,罔以加也。访诸有司,咸称范阳卢玄、博陵崔绰、赵郡李灵、河间邢颖、勃海高允、广平游雅、太原张伟等,皆贤俊之胄,冠冕州邦,有羽仪之用。诗不云乎,‘鹤鸣九皋,声闻于天’,庶得其人,任之政事,共臻邕熙之美。易曰:‘我有好爵,吾与尔縻之。’如玄之比,隐迹衡门、不耀名誉者,尽敕州郡以礼发遣。”遂征玄等及州郡所遣,至者数百人,皆差次叙用。

冬十月戊寅,诏司徒崔浩改定律令。行幸漠南。十一月丙辰,北部敕勒莫弗库若于,率其部数万骑,驱鹿数百万,诣行在所,帝因而大狩以赐从者,勒石漠南,以记功德。宜城王奚斤,坐事降爵为公。十二月丁丑,车驾还宫。


延和元年春正月丙午,尊保太后为皇太后,立皇后赫连氏,立皇子晃为皇太子,谒于太庙,大赦,改年。

己巳,诏曰:“朕以眇身,获奉宗庙,思阐洪基,廓清九服。遭值季运,天下分崩。是用屡征,罔或宁息,自始光至今,九年之间,戎车十举。群帅文武,荷戈被甲,栉风沐雨,蹈履锋刃,与朕均劳。赖神祇之助,将士宣力,用能摧折强竖,克翦大憝。兵不极武,而二寇俱灭;师不违律,而遐方以宁。加以时气和洽,嘉瑞并降,遍于郡国,不可胜纪,岂朕一人,独应此祐,斯亦群后协同之所致也。公卿因兹,稽诸天人之会,请建副贰。夫庆赏之行,所以褒崇勋旧,旌显贤能,以永无疆之休,其王公将军以下,普增爵秩,启国承家,修废官,举俊逸,蠲除烦苛,更定科制,务从轻约,除故革新,以正一统。群司当深思效绩,直道正身,立功立事,无或懈怠,称朕意焉。”

二月丙子,行幸南宫。三月丁未,追赠夫人贺氏为皇后。壬申,西秦王吐谷浑慕璝,送赫连定于京师。

夏五月,大简舆徒于南郊,将讨冯文通。刘义隆遣使朝贡。六月庚寅,车驾伐和龙。诏尚书左仆射安原等屯于漠南,以备蠕蠕。辛卯,兼散骑常侍邓颖使于刘义隆。

秋七月己未,车驾至濡水。庚申,遣安东将军、宜城公奚斤发幽州民及密云丁零万馀人,运攻具,出南道,俱会和龙。帝至辽西,文通遣其侍御史崔聘奉献牛酒。己巳,车驾至和龙,临其城。文通石城太守李崇、建德太守王融十馀郡来降,发其民三万人穿围堑以守之。是月,筑东宫。八月甲戌,文通使数万人出城挑战,昌黎公元丘与河间公元齐击破之,死者万馀人。文通尚书高绍率万馀家保羌胡固。己卯,车驾讨绍,辛巳,斩之。诏平东将军贺多罗攻文通带方太守慕容玄于猴固,抚军大将军、永昌王健攻建德,骠骑大将军、乐平王丕攻冀阳,皆拔之,虏获生口,班赐将士各有差。九月乙卯,车驾西还。徙营丘、成周、辽东、乐浪、带方、玄菟六郡民三万家于幽州,开仓以赈之。

冬十月癸酉,车驾至濡水。吐谷浑慕璝遣使朝贡。十有一月乙巳,车驾至自伐和龙。十有二月己丑,冯文通长乐公崇及其母弟朗、朗弟邈,以辽西内属。文通遣将封羽围辽西。

先是,辟召贤良,而州郡多逼遣之。诏曰:“朕除伪平暴,征讨累年,思得英贤,缉熙治道,故诏州郡搜扬隐逸,进举贤俊。古之君子,养志衡门,德成业就,才为世使。或雍容雅步,三命而后至;或栖栖遑遑,负鼎而自达。虽徇尚不同,济时一也。诸召人皆当以礼申谕,任其进退,何逼遣之有也!此刺史、守宰宣扬失旨,岂复光益,乃所以彰朕不德。自今以后,各令乡闾推举,守宰但宣朕虚心求贤之意。既至,当待以不次之举,随才文武,任之政事。其明宣敕,咸使闻知。”

是年,秃发傉檀子保周弃沮渠蒙逊来奔,以保周为张掖公。


二年春正月乙卯,抚军大将军、永昌王健督诸军救辽西。丙寅,以乐安王范为假节、加侍中、都督秦雍泾梁益五州诸军事、卫大将军、仪同三司,镇长安。二月庚午,诏兼鸿胪卿李继,持节假冯崇车骑大将军、辽西王,承制听置尚书已下;赐崇功臣爵秩各有差。征西将军金崖与安定镇将延普及泾州刺史狄子玉争权构隙,举兵攻普,不克,退保胡空谷,驱掠平民,据险自固。诏散骑常侍、平西将军、安定镇将陆俟讨获之。壬午,行幸河西。诏兼散骑常侍宋宣使于刘义隆。丙申,冯崇母弟朗来朝。三月,司马德宗骠骑将军司马元显子天助来降。壬子,车驾还宫。

夏五月己亥,行幸山北。六月,遣抚军大将军、永昌王健,尚书左仆射安原督诸军讨和龙。将军楼勃别将五千骑围凡城,[4]文通守将封羽以城降,收其民三千馀家。辛巳,诏乐安王范发秦、雍兵一万人,筑小城于长安城内。

秋八月,辽西王冯崇上表,求说降其父,帝不听。九月,刘义隆遣使朝贡,奉驯象一。戊午,诏兼大鸿胪卿崔赜持节拜征虏将军杨难当为征南大将军、仪同三司,封南秦王。

冬十月,南秦王杨难当率众围汉中。十有一月甲寅,车驾自山北还宫。十有二月己巳,大赦天下。辛未,幸阴山之北。陇西休屠王弘祖率众内属。金崖既死,部人立崖从弟当川领其众。诏兼散骑常侍卢玄使于刘义隆。

是岁,沮渠蒙逊死,以其子牧犍为车骑将军,改封河西王。


三年春正月乙未,车驾次于女水,大飨群臣,班赐各有差。戊戌,冯文通遣其给事黄门侍郎伊臣乞和,帝不许。丙辰,金当川反。杨难当克汉中,送雍州流民七千家于长安。二月丁卯,蠕蠕吴提奉其妹,并遣其异母兄秃鹿傀及左右数百人朝贡,献马二千匹。

戊寅,诏曰:“朕承统之始,群凶纵逸,四方未宾,所在逆僭。蠕蠕陆梁于漠北,铁弗肆虐于三秦。是以旰食忘寝,抵掌扼腕,期在扫清逋残,宁济万宇。故频年屡征,有事西北,运输之役,百姓勤劳,废失农业,遭离水旱,致使生民贫富不均,未得家给人足,或有寒穷不能自赡者,朕甚愍焉。今四方顺轨,兵革渐宁,宜宽徭赋,与民休息。其令州郡县隐括贫富,以为三级,其富者租赋如常,中者复二年,下穷者复三年。刺史守宰当务尽平当,不得阿容以罔政治。明相宣约,咸使闻知。”辛卯,车驾还宫。

三月甲寅,行幸河西。闰月甲戌,秦王赫连昌叛走。丙子,河西候将格杀之。验其谋反,群弟皆伏诛。己卯,车驾还宫。彭城公元栗进爵为王。辛巳,冯文通遣尚书高颙上表称蕃,诏征其侍子。戊子,金当川率其众围西川侯彭文晖于阴密。

夏四月乙未,诏征西大将军常山王素讨当川。丁未,行幸河西。壬戌,获当川,斩之于长安以徇。六月甲辰,车驾还宫。辛亥,抚军大将军、永昌王健,司空、汝阴公长孙道生,侍中古弼,督诸军讨和龙。芟其禾稼。徙民而还。

秋七月辛巳,东宫成,备置屯卫,三分西宫之一。壬午,行幸美稷,遂至隰城。命诸军讨山胡白龙于西河。九月戊子,克之,斩白龙及其将帅,屠其城。

冬十月癸巳,蠕蠕国遣使朝贡。甲午,破白龙馀党于五原。诏山胡为白龙所逼及归降者,听为平民。诸与白龙同恶,斩数千人,虏其妻子,班赐将士各有差。十有一月,车驾还宫。十有二月甲辰,行幸云中。


太延元年春正月壬午,降死刑已下各一等。癸未,出太祖、太宗宫人,令得嫁。甲申,大赦,改年。二月庚子,蠕蠕、焉耆、车师诸国各遣使朝献。诏长安及平凉民徙在京师,其孤老不能自存者,听还乡里。丁未,车驾还宫。三月癸亥,冯文通遣大将渴烛通朝献,辞以子疾。

夏五月庚申,进宜都公穆寿为宜都王,汝阴公长孙道生为上党王,宜城公奚斤为恒农王,广陵公楼伏连为广陵王,本官各如故。遣使者二十辈使西域。甲戌,行幸云中。[5]

六月甲午,诏曰:“顷者寇逆消除,方表渐晏,思崇政化,敷洪治道,是以屡诏有司,班宣恩惠,绥理百揆。群公卿士师尹牧守,或未尽导扬之美,致令阴阳失序,和气不平,去春小旱,东作不茂。忧勤克己,祈请灵祇,上下咸秩。岂朕精诚有感,何报应之速,云雨震洒,流泽霑渥。有鄙妇人持方寸玉印,诣潞县侯孙家,既而亡去,莫知所在。玉色鲜白,光照内映。印有三字,为龙鸟之形,要妙奇巧,不类人迹,文曰‘旱疫平’。推寻其理,盖神灵之报应也。朕用嘉焉。比者已来,祯瑞仍臻:所在甘露流液,降于殿内;嘉瓜合蒂,生于中山;野木连理,殖于魏郡,在先后载诞之乡;白燕集于盛乐旧都,玄鸟随之,盖有千数;嘉禾频岁合秀于恒农;白雉、白兔并见于勃海,白雉三只又集于平阳太祖之庙。天降嘉贶,将何德以酬之。所以内省惊震,欣惧交怀。其令天下大酺五日,礼报百神,守宰祭界内名山大川,上答天意,以求福禄。”丙午,高丽、鄯善国并遣使朝献。戊申,诏骠骑大将军、乐平王丕等五将率骑四万东伐文通。

秋七月,田于棝杨。己卯,丕等至于和龙,徙男女六千口而还。八月丙戌,遂幸河西。粟特国遣使朝献。九月甲戌,车驾还宫。

冬十月癸卯,尚书左仆射安原谋反伏诛。甲辰,行幸定州,次于新城宫。十有一月乙丑,行幸冀州。己巳,校猎于广川。丙子,行幸邺,祀密太后庙。诸所过,对问高年,褒礼贤俊。

十有二月甲申,诏曰:“操持六柄,王者所以统摄;平政理讼,公卿之所司存;劝农平赋,宰民之所专急;尽力三时,黔首之所克济。各修其分,谓之有序,今更不然,何以为治?越职侵局,有紊纲纪;上无定令,民知何从?自今以后,亡匿避难,羁旅他乡,皆当归还旧居,不问前罪。民相杀害,牧守依法平决,不听私辄报复,敢有报者,[6]诛及宗族;邻伍相助,与同罪。州郡县不得妄遣吏卒,烦扰民庶。若有发调,县宰集乡邑三老计赀定课,裒多益寡,九品混通,不得纵富督贫,避强侵弱。太守复检能否,核其殿最,列言属州。刺史明考优劣,抑退奸吏,升进贞良,岁尽举课上台。牧守荷治民之任,当宣扬恩化,奉顺宪典,与国同忧,直道正身,肃居官次,不亦善乎?”癸卯,遣使者以太牢祀北岳。


二年春正月甲寅,车驾还宫。二月戊子,冯文通遣使朝贡,求送侍子,帝不许。壬辰,遣使者十馀辈诣高丽、东夷诸国,诏谕之。三月丙辰,刘义隆遣使朝贡。辛未,平东将军娥清、安西将军古弼,率精骑一万讨冯文通,平州刺史元婴又率辽西将军会之。[7]文通迫急,求救于高丽,高丽使其大将葛蔓卢以步骑二万人迎文通。甲戌,以镇虎牢。[8]

夏四月甲申,皇子小儿、苗儿并薨。五月乙卯,冯文通奔高丽。戊午,诏散骑常侍封拨使高丽,征送文通。丁卯,行幸河西。

赫连定之西也,杨难当窃据上邽。秋七月庚戌,诏骠骑大将军、乐平王丕等督河西、高平诸军讨之。诏散骑侍郎、广平子游雅等使于刘义隆。八月丁亥,遣使六辈使西域。帝校猎于河西。诏广平公张黎发定州七郡一万二千人,通莎泉道。甲辰,高车国遣使朝献。九月庚戌,骠骑大将军乐平王丕等至略阳,难当奉诏摄上邽守。高丽不送文通,遣使奉表,称当与文通俱奉王化。帝以高丽违诏,议将击之。纳乐平王丕计而止。

冬十有一月己酉,行幸棝杨,驱野马于云中,置野马苑。闰月壬子,车驾还宫。乙丑,颍川王提改封武昌王。河西王沮渠牧犍,遣使朝贡。

是岁,吐谷浑慕璝死。


三年春正月癸未,征东大将军中山王纂薨。戊子,太尉、北平王长孙嵩薨。乙巳,镇南大将军、丹阳王叔孙建薨。二月乙卯,行幸幽州,存恤孤老,问民疾苦;还幸上谷,遂至代。所过复田租之半。高丽、契丹国并遣使朝献。三月丁丑,以南平王浑为镇东大将军、仪同三司,镇和龙。己卯,舆驾还宫。癸巳,龟兹、悦般、焉耆、车师、粟特、疏勒、乌孙、渴盘陁、鄯善诸国各遣使朝献。丁酉,刘义隆遣使朝贡。

夏五月己丑,诏曰:“方今寇逆消殄,天下渐晏。比年以来,屡诏有司,班宣惠政,与民宁息。而内外群官及牧守令长,不能忧勤所司,纠察非法,废公带私,更相隐置,浊货为官,政存苟且。夫法之不用,自上犯之,其令天下吏民,得举告守令不如法者。”丙申,行幸云中。

秋七月戊子,使抚军大将军、永昌王健,司空、上党王长孙道生,讨山胡白龙馀党于西河,灭之。八月甲辰,行幸河西。九月甲申,车驾还宫。丁酉,遗使者拜西秦王慕璝弟慕利延为镇西大将军、仪同三司,改封西平王。

冬十月癸卯,行幸云中。十有一月壬申,车驾还宫。甲申,破洛那、者舌国各遣使朝献,奉汗血马。

是岁,河西王沮渠牧犍世子封坛来朝。


四年春三月庚辰,鄯善王弟素延耆来朝。癸未,罢沙门年五十已下。江阳王根薨。是月,高丽杀冯文通。

夏五月戊寅,大赦天下。丙申,行幸五原。

秋七月壬午,车驾北伐。事具蠕蠕传。

冬十月乙丑,大飨六军。十二月丁巳,车驾至自北伐。上洛巴泉蕇等相率内附。诏兼散骑常侍高雅使刘义隆。[9]


五年春正月庚寅,行幸定州。三月丁卯,诏卫大将军、乐安王范遣雍州刺史葛那取上洛,刘义隆上洛太守镡长生弃郡走。辛未,车驾还宫。庚寅,以故南秦王世子杨保宗为征南大将军、秦州牧、武都王,镇上邽。

夏四月丁酉,鄯善、龟兹、疏勒、焉耆诸国遣使朝献。五月丁丑,治兵于西郊。癸未,遮逸国献汗血马。六月甲辰,车驾西讨沮渠牧犍,侍中、宜都王穆寿辅皇太子决留台事;大将军、长乐王嵇敬,辅国大将军、建宁王崇二万人屯漠南,以备蠕蠕。

秋七月己巳,车驾至上郡属国城,大飨群臣,讲武马射。壬午,留辎重,分部诸军:抚军大将军、永昌王健,尚书令、巨鹿公刘洁督诸军,[10]与常山王素二道并进,为前锋;骠骑大将军、乐平王丕,太宰、阳平王杜超,督平凉、鄜城诸军为后继。八月甲午,永昌王健获牧犍牛马畜产二十馀万。牧犍遣弟董来率万馀人拒战于城南,望尘退走。丙申,车驾至姑臧,牧犍兄子祖逾城来降,乃分军围之。九月丙戌,牧犍兄子万年率麾下来降。是日,牧犍与左右文武五千人面缚军门,帝解其缚,待以藩臣之礼。收其城内户口二十馀万,仓库珍宝不可称计。进张掖公秃发保周爵为王,与龙骧将军穆罴、安远将军源贺分略诸郡,杂人降者亦数十万。牧犍弟张掖太守宜得,烧仓库,西奔酒泉;乐都太守安周南奔吐谷浑。遣镇南将军奚眷讨张掖,遂至酒泉,牧犍弟酒泉太守无讳及宜得复奔晋昌。使弋阳公元洁守酒泉。镇北将军封沓讨乐都,掠数千家而还。班赐将士各有差。戊子,蠕蠕犯塞,遂至七介山,京师大骇。皇太子命上党王长孙道生等拒之。事具蠕蠕传。

冬十月辛酉,车驾东还,徙凉州民三万馀家于京师。留骠骑大将军、乐平王丕,征西将军贺多罗镇凉州。癸亥,遣张掖王秃发保周谕诸部鲜卑,保周因率诸部叛于张掖。十有一月乙巳,刘义隆遣使朝献,并献驯象一。是月,高丽及粟特、渴盘陁、破洛那、悉居半诸国各遣使朝献。十有二月壬午,车驾至自西伐,饮至策勋,告于宗庙。杨难当寇上邽,镇将元勿头击走之。

是岁,鄯善、龟兹、疏勒、焉耆、高丽、粟特、渴盘陁、破洛那、悉居半等国并遣使朝贡。[11]

校勘记[编辑]

  1. 八年十一月壬申 诸本脱“一”字,据北史卷二魏纪二、御览卷一0二四八七页、册府卷八三九七三页补。
  2. 昌守将赫连乙升弃城西走 北史卷三六薛辩传见昌将“东平公乙兜”,这里“升”当是“斗”之讹,但卷二九奚斤传亦作“乙升”,今不改。
  3. 西奔上邽 据张元济校勘记,百衲本的底本“上邽”作“上封”,百衲本据他本改。按魏避拓跋圭讳,改“上邽”为“上封”,见卷一0六下地形志下秦州天水郡上封条。本书作“上邽”者皆后人所改。但“上邽”乃汉以来的旧名,上封只行于北魏,今不回改。
  4. 将军楼勃别将五千骑围凡城 诸本“凡”作“瓦”。卷九七冯跋传、通鉴卷一二二三八四九页作“凡”。按晋书卷一0九慕容皝载记称慕容恪败石虎,恪“筑戍凡城而还”。通鉴系于咸康四年三三八,以后石虎先后使石成、李农等攻凡城。通鉴卷一0六三三四九页晋太元十年三八五记慕容垂“遣慕容农出蠮螉塞,历凡城,趣龙城”。凡城又见水经注卷一三灅水篇。城当自卢龙出塞攻和龙的要道。这里“瓦城”是“凡城”之讹,今改正。
  5. 甲戌行幸云中 册府卷一二四一四八三页记本年“五月丁丑治兵于西郊”。当是此条下脱文。
  6. 不听私辄报复敢有报者 诸本脱“复敢有报”四字,据册府卷一五六一八八九页、卷六三五七六一五页补。
  7. 平州刺史元婴又率辽西将军会之 张森楷云:“‘又’当作‘文’,神元子孙传卷一四有建德公婴文以护东夷校尉镇辽西者,当即其人。”张说有据。但通鉴卷一二三三八六一页“元婴”作“拓跋婴”。由于这时未改汉姓,所以通鉴改“元”为“拓跋”,却仍单称“婴”,则司马光所见魏书与传本同,今不改。又通鉴“将军”作“诸军”,按文义作“诸军”是。
  8. 甲戌以阙镇虎牢 按卷一六淮南王他传称“除使持节、都督豫洛河南诸军事、镇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镇虎牢”。记于延和三年四三四,他随拓跋焘镇压山胡白龙起义后。时间大致相符,疑这里缺的是以淮南王他为某官等字。
  9. 诏兼散骑常侍高雅使刘义隆 按卷四八高允传,弟推,太延中“兼散骑常侍使刘义隆”,即此高雅无疑。推字仲让,名字相应,作“雅”乃形近而讹。
  10. 抚军大将军永昌王健尚书令巨鹿公刘洁督诸军 诸本无“督”字,据册府卷一一六一三八八页补。
  11. 是岁鄯善龟兹悉居半等国并遣使朝贡 按凡称“是岁”云云,都是分月记载所未及。这里所记鄯善等国,事皆见上四月及十一月,何须又于岁末记载。疑是后人据北史卷二妄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