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鲁迅日记/丁巳日记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丙辰日记 丁巳日记
作者:鲁迅
1917年
戊午日记
本作品收录于《鲁迅日记

正月[编辑]

  一日雨。上午阮立夫来。下午雨雪。

  二日昙。无事。

  三日晴。上午得羽太内贺年信。夜雇舟向西兴,至柯桥大风,泊良久。

  四日晴,风。午后至西兴,渡江住钱江旅馆。晚入城至兴业银行访蔡谷青,又遇寿拜耕,饭后归寓。夜寄二弟、三弟信(一)。

  五日晴。拂晓乘车,午后抵上海,止周昌记客店。往蟫隐庐买乙卯年《国学丛刊》十二册,价六元。下午往兴业银行访蒋抑之,坐少顷同至其家,以唐《杜山感兄弟造象》拓本一枚见赠,云是蒋孟苹臧石,去年购自陕西,价数千金也。晚归寓。夜寄二弟、三弟信(二)。

  六日昙。拂晓至沪宁车驿乘车向北京。午后渡扬子江换车。

  七日星期。晴。晚至天津换车,夜抵北京正阳门,即雇人力车至邑馆。

  八日昙。上午往季上寓,收五年十一月分奉泉三百,还齐寿山二十。到部。寄二弟信(三)。以火腿一贻季市,一贻季上。夜大风。

  九日晴,风。上午铭伯先生来。午后往留黎厂直隶官书局取《金石苑》一部六册,去年预约。在德古斋买《安丰王妃冯氏墓志》一枚,《讳珉墓志》一枚,共一元五角。夜李霞卿来。商契衡来。

  十日晴。上午托子佩至浙兴业银行汇家泉百十还旅费等,并与二弟函一(四)。晚韩寿晋来。夜潘企莘来。访蔡先生。

  十一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七日发。张春霆赠《丰乐七帝二寺邑义等造象》二枚,《高归彦造象》、《七帝寺主惠郁等造象》各一枚,并定州近时出土。夜许铭伯先生、马孝先先生来。

  十二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五)。贻同事土物。夜往季市寓并还泉五十。

  十三日晴。上午得三弟信,八日发。夜大风。

  十四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往留黎厂买杂造象四种十枚,二元。又《美原神泉诗》并阴二枚,一元五角。下午徐元来。祁柏冈来。

  十五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十一日发。齐寿山贻馒首一包。

  十六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六)。得吴方侯信,十一日发。

  十七日晴,大风。沈商耆父没,设奠于长椿寺,下午同齐寿山、许季上赴吊,并赙二元。夜魏福绵来。

  十八日晴。无事。夜得蔡先生函,便往其寓。夜风。

  十九日晴。上午寄二弟《教育公报》二本,《青年杂志》十本,作一包。得二弟信,十五日发。晚帖估来,购取《朝侯之小子残碑》一枚,《唐该及妻苏合葬墓志》并盖二枚,《滕王长子厉墓志》一枚,共泉三元五角。夜风。

  二十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八)。收去年十二月奉泉三百,又潘企莘还二十。晚大风。夜常毅葴来。

  二十一日晴。星期休息。上午许季市来。午后裘子元来。下午游留黎厂帖店,买《郑文公上碑》一枚,二元;《巩宾墓志》、《龙山公墓志》各一枚,二元;《豆卢通等造象记》一枚,五角。夜商契衡来。

  二十二日晴。春假。上午伍仲文、许季市各致食品。午前车耕南来。下午风。晚许季上来,并贻食品。旧历除夕也,夜独坐录碑,殊无换岁之感。

  二十三日晴。旧历元旦,休假。上午得二弟信,十九日发(四)。晚范云台、许诗荃来。

  二十四日晴。休假。午后王子馀来,赠以《会稽郡故书杂集》一册。寄二弟信(九)。寄吴方侯信。

  二十五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廿一日发(五)。得重久信,十七日发。得蔡先生信,即答。

  二十六日晴。上午赴京师图书馆开馆式。师曾赠自作画一枚。

  二十七日昙。沈衡山子汝兼结婚柬至,贺银二元。晚常毅葴来。

  二十八日晴。星期休息。上午沈仲久、甘闰生来。午后往留黎厂游一遍,在书肆买《籀 述林》一部四册,《殷商贞卜文字考》一册,《历代画象传》一部四册,共银四元。

  二十九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十)。午后理发。

  三十日昙。上午得二弟信,二十六日发(六)。午后至浙兴业银行汇本月家用百元。朱孝荃假银十元。夜子佩来谭。

  三十一日雨雪。上午寄丸善书店银九圆。下午晴。寄重久信并银五圆。

二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得吴方侯信,正月廿九日杭发。

  二日晴。上午复吴方侯信。

  三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十一)。夜濯足。

  四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信,正月卅一日发(七)。得宋知方信,同日上虞发。午后往季市寓,即出。往通俗教育研究会茶话会,观所列字画。下午游留黎厂,买《中国名画》第十九集一册,一元五角。晚吴一斋来。夜商契衡来。

  五日晴。午往中央公园,饭已赴午门阅屋宇,谓将作图书馆也,同行者部员共六人。王叔钧持赠《李业阙》拓本一枚,《高颐阙》四枚,画象二十五枚,檐首字二十四小方,《贾公阙》一枚,云是当地刘履阶念祖所予。

  六日晴,风。上午寄乡土研究社银二圆十二钱。晚往季市寓饭,同坐共九人。

  七日晴。上午得吴方侯信,二日越中发。

  八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十二)。寄宋知方信。寄王叔钧信。晚得二弟及三弟信,四日发(八)。

  九日晴。无事。

  十日昙。无事。夜雨雪。

  十一日昙,大风。星期休息。午后寄二弟及三弟信(十三)。

  十二日晴。统一纪念日,休假。上午得二弟信,八日发(九)。得吴方侯信,七日发。午后往留黎厂,以拓片付表,又买初拓本《张贵男墓志》一枚,交通券十元。

  十三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并附师曾画一枚(十四)。丸善寄来《统系矿物学》一册。

  十四日晴。上午得三弟信,九日发。寄三弟《矿物学》一册。寄吴一斋信。

  十五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并《永明造象》拓本一枚,十一日发(十)。寄蔡先生信。得丸善书店信,九日发。夜商契衡来。

  十六日昙。上午寄二弟及三弟信,附汇券十圆又邮券廿钱(十五)。下午朱孝荃还泉十。收正月奉泉三百。夜风。

  十七日昙,风。无事。

  十八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蔡先生信。洙邻兄来。午后高师校送来《校友会杂志》一本。往震古斋买《张寿残碑》一枚,《南武阳阙题字》二枚,杂汉画象五枚,共二元;《高柳村比丘惠辅一百午十人等造象》一枚,一元;《曹望憘造象》四枚,十二元;稍旧拓《朱岱林墓志》一枚,五元。

  十九日晴,风。无事。丸善又寄《系统矿物学》一册至,盖错误。

  二十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十六日发(十一)。午前观文华殿、文渊阁诸地。

  二十一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十六)。寄蒋抑卮信。得丸善书店信,午后以《系统矿物学》一册付邮寄还。

  二十二日晴。午后赴孔庙演礼。晚得吴方侯信,十八日杭发。

  二十三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十九日发(十二)。夜至平安公司观景戏后赴国子监宿。

  二十四日晴。晨丁祭,在崇圣祠执事。上午寄二弟信(十七)。得三弟信,二十一日发。夜从常毅箴假《中国学报汇编》五册。

  二十五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信,二十一日发(十三)。下午昙。往留黎厂取所表拓本,计二十四种,工直四元。

  二十六日昙。上午得宋知方信,廿三日杭发。下午晴。

  二十七日晴。上午往交民巷易日币。午后往浙兴业银行汇本月家用泉百。

  二十八日晴,风。上午得二弟信,廿四日发(十四)。寄二弟及三弟信附泉廿(十八)。夜潘企莘来。

三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得蒋抑之信,二月廿五日沪发。夜铭伯先生来。

  二日晴。午后收二月奉泉三百。

  三日晴,风。午后得福子信,二月廿五日发。夜商契衡来。

  四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信,二月廿八日发(十五)。午后风。往留黎厂买《衡方碑》并阴二枚,《谷朗碑》一枚,"灵崇"二大字一枚,《王谟题名并诗刻》一枚,《庾公德政颂》一枚,共银五元。下午马孝先来,贻以《会稽故书集》一册。

  五日晴。上午得宋知方信,二日杭州发。寄二弟信(十九)。寄羽太宅信,附致芳子、福子笺并泉五十四。晚得李霞卿明信片。

  六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二日发(十六)。午后往兴业银行购汇券泉九十。夜车耕南来。甘润生来,托保应文官考试人章炜。

  七日昙。上午寄二弟信,附旅费六十,季市买书泉卅(廿)。

  八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四日发(十七)。夜寄蔡先生信。大风。

  九日晴,风。晚徐宗伟来假泉三十。

  十日晴。上午得二弟及三弟信,六日发(十八)。晚得丸善信。得王式干信。潘企莘明日归越,以德文典四本托持寄三弟。

  十一日晴。星期休息。午后寄二弟及三弟信(廿一)。寄王式干信。午后往留黎厂买《僧惠等造象》并阴、侧拓本四枚,直二元。归审阴侧是别一碑,下午复持往还之,别买《江阳王次妃石氏墓志》、《孙龙伯造象》各一,共六元。

  十二日昙。无事。夜微雪。

  十三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九日发(十九)。得芳子信,七日东京发。夜风。

  十四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廿二)。

  十五日晴。上午谢西园来。

  十六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十二日发(二十)。得芳子信,十日发。

  十七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廿三)。下午得吴方侯信,十三日杭发。夜商契衡来。

  十八日晴。星期休息。午后往留黎厂买洛阳龙门题刻全拓一分,大小约一千三百二十枚,直卅三元。又取表成拓本十枚,付工三元。

  十九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十五日发(廿一)。午后寄羽太家信,附四、五月分用泉十四,又附与芳子函乙。夜风。

  二十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二十四)。晚季市来,并持来代买河朔隋以前未著录石刻拓本卅种共四十八枚,顾鼎梅信云直见金廿元。

  二十一日昙。上午敦古谊持来《刘懿墓志》稍旧拓本一枚,以银五元收之。寄宋知方信。寄虞含章信并泉廿,付顾鼎梅拓本之直。

  二十二日微雪即霁。下午昙。谢西园来,未遇。

  二十三日晴。无事。

  二十四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二十日发(廿二)。夜李霞卿来。商契衡来。

  二十五日晴。星期休息。上午陶念钦先生来。得三弟信,廿一日发。许季上来。午后往留黎厂买画象拓本一枚,杂专拓本二十一枚,共银二元。下午往季市寓。

  二十六日昙。上午得二弟信,廿二日发(廿三)。夜小雨。

  二十七日昙。午后理发。

  二十八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廿四日发(廿四)。寄三弟信(乙)。夜濯足。

  廿九日晴。托师曾从同古堂刻木印二枚成,颇佳。晚韩寿谦来。

  三十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廿六日发(廿五)。晚徐宗伟、王式干来,付与泉五十,合前付卅共八十,汇作本月家用。

  卅一日晴。上午铭伯先生来。得芳子、福子信,廿五日发。晚季市赠火腿一器。

四月[编辑]

  一日昙。午后往留黎厂买《张迁碑》并阴共二枚,一元;《刘曜残碑》一枚,五角。下午张协和来,晚同至季市寓,饭后归。夜雨雪,积半寸。

  二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信,三月二十九日发(23)。午后往留黎厂买《韩仁铭》一枚,《尹宙碑》一枚,二元五角。又《受禅表》、《孙夫人碑》、《根法师碑》各一枚,二元。往学校成绩展览会,少住即还。

  三日晴。上午寄二弟信,附答朝叔笺一枚(廿四)。午后大风。

  四日晴,大风。晚仪古斋来,买得《洛州老人造象碑》、《王善来墓志》,共直二元。

  五日晴。晚徐元来。夜紫佩来。

  六日晴。午后紫佩回越,托寄二弟信一函,又书籍两箧,共二十八部二百六十四册。下午得二弟信,二日发(24)。晚商契衡来。

  七日昙。上午寄二弟信(廿五)。得李霞卿信,即复。午后往小市。晚徐涵生来访。

  八日昙。午后往留黎厂买《苏慈志》一枚,一元。又拓本付衬二十一枚成,共工直六元。夜李霞卿来假银十元,遗茗一合。

  九日晴,大风。星期休息。无事。

  十日晴,风。夜腹写。

  十一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七日发(25)。

  十二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廿六)。午后往小市。晚季市来。

  十三日晴。上午得宋子佩信,十日沪上发。下午往耀文堂观帖,买《邹县佳城堡画象》六枚,三元;姚贵眆藏石拓片十二枚,四元,似多伪刻。又得《莱子侯刻石》《李家楼画象》、《张奢碑》、《鞠彦云墓志》并盖、《淳于俭墓志》、《诸葛子恒平陈颂》阴、《杜文庆造象》各一枚,共银五元。晚裘子元来。魏福绵、王镜清来。

  十四日晴。上午托紫佩在上海所购河南安阳新出土墓志七种寄至,计七枚,共直十元,十日付邮。午食甚闷闷。下午王式干、徐宗伟来。晚往许季市寓,饭后乃归。夜裘子元来谈。

  十五日小雨即晴。午后往神州国〔光〕社买《神州大观》第九集一册,一元六角。又往青云阁步云斋买履一两,亦一元六角。下午昙。得重久信。

  十六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铭伯先生柬,午后同游农事试验场,〔1〕晚归。

  十七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二十七)。得福子信。夜雨。

  十八日昙。上午得二弟信,十二日发(26)。午后晴。

  十九日雨。上午得二弟所寄邮片,十四日午发(27)。晚晴。韩寿晋来。

  二十日晴。上午得宋子佩信,十五日杭发。晚裘子元来。

  二十一日昙。上午寄二弟信(廿八)。晚周友芝来。钱均夫来。

  二十二日雨。下午许季上来假《艺文类聚》。

  二十三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笺,十七日发(28)。午后往留黎厂买《嵩山三阙》拓本一分,大小十一枚,二元;《曹植碑》一枚,一元;又买黄石厓造象五种四枚,二元;《张角残碑》一枚,一元。下午裘子元来。许季市来。

  二十四日昙。午后往留黎厂震古斋买《元氏法义卅五人造象》拓本一枚,石已佚;又《仲思那造硚碑》一枚,共二元。晚雨。

  二十五日昙。上午得宋子佩信,廿日越发。寄二弟信(二十九)。午后往小市。

  二十六日晴。上午寄宋子佩信。寄韩寿晋信。陈师曾赠印一枚,"周树所臧"四字。午后收本月奉泉三百元。下午同师曾往留黎厂看拓本,买得《造交龙象残碑》一枚;《邑义六十人造象颂》一枚,又二枚,似两侧;又塔颂一枚,安阳万佛沟石刻之一,共与银乙元。

  二十七日晴。午后往小市。下午寄王式干信。晚许季上来。

  二十八日晴,风。上午得二弟明信片,廿一日发(29),又信,廿三日发(30)。晚王式干来,假与银四十元,约后汇越中。

  二十九日昙。上午得二弟信,廿四日发(31)。寄二弟信(三十)。午后寄蔡谷青信。往留黎厂买《石墙村刻石》一枚,《居摄坟坛刻石》二枚,《王偃墓志》并盖[阴]二枚,灵寿祁林院北齐造象五枚,《贾思业造象》一枚,《纪僧谘造象》一枚,刘思琬等残造象一枚,共银四元。夜风。

  三十日昙。星期休息。上午甘君来。午后游留黎厂,历数帖店,无所可得。馆举秋祭,下午许铭伯先生、季市、寿洙邻均因便来谭,少顷去。晚魏福绵、王镜清来。

五月[编辑]

  一日晴。无事。

  二日晴。上午得信子笺,四月廿八日发。下午昙。晚雨。

  三日雨,午后晴。无事。

  四日昙,晚小雨。无事。

  五日昙。上午昙。得三弟信,一日发。午后小雨,下午晴。徐宗伟来假泉廿。

  六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同二弟往留黎厂,买《隶释》、《隶续》附汪本《隶释刊误》共八册,银十二元;《元显魏墓志》一枚,三元;六朝杂造象十一种二十八枚,共七元。午同往昌益[益昌]饭。午后风。夜得铭伯先生信片。

  七日晴,大风。上午丸善寄来《波兰说苑》一册。得辰文社信。

  八日晴,风。上午寄辰文社信。得意农伯信,七日磁州发。得丸善书店信。晚铭伯先生招饮于新丰楼,因诗荃聘礼也。同坐共九人。

  九日晴,风。下午寄丸善信。晚季自求来。商契衡来。

  十日昙。得吴雷川夫人讣,致赙二元。晚小雨。

  十一日小雨。上午得信子信,七日发。午后往浙江兴业银行。

  十二日晴。上午二弟就首善医院。得芳子信,五日发。下午韩寿晋来。晚致季市信并假泉卅。

  十三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妇并三弟信,九日发,又《或外小说集》十册。齐寿山来。许季上来。下午王铁如来。二弟延Dr.Grimm诊,云是喑子,齐寿山译。得钱玄同信,即复。夜寄鹤庼先生信,为二弟告假。

  十四日晴,风。自告假。晨寄三弟并二弟妇信(十三)。上午季市来。得二弟妇信,十日发。午后潘企莘来。

  十五日晴,风。自告假。晨寄三弟及二弟妇信(十四)。晚许季上来。

  十六日晴。上午得杨莘耜信并鱼山书院所臧汉画象拓本一枚,十一日山东滋阳发。顾鼎梅送《琬琰新录》一本,石印《元显魏墓志》一枚,季市交来。午后自请假。下午延Dr.Diper为二弟诊,齐寿山来译。

  十七日晴。晨寄三弟及二弟妇信(十五)。潘企莘来。

  十八日晴。上午往日邮局寄三弟妇信并泉百五十。得杨莘士信,十六日曲阜发。收四月奉泉三百。午后往留黎厂买《孙辽浮图铭》、《吴严墓志》、《李则墓志》各一分共五枚,八元。下午买藤椅二件,五元二角。李霞卿来。

  十九日昙。上午寄三弟及二弟妇信并本月家用泉百。还季市泉廿。午后往留黎厂买稍旧拓《太公吕望表》一枚,三元;《张安姬墓志》一枚,一元;六朝造象四种十三枚,六元。下午风,小雨。晚徐宗伟来还泉廿。夜商契衡来。夜大风。

  二十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妇信,十六日发。午后理发。

  二十一日晴。上午得杨莘士所寄汉画拓本一束,十六日曲阜发。晚季市以菜汤一器遗二弟。夜得蔡先生函并《赞三宝福业碑》、《高归彦造象》、《丰乐七帝二寺邑义等造象》、《苏轼等访象老题记》拓本各二分。

  二十二日晴。上午得丸善书店信,十五日发。寄蔡先生信。寄二弟妇信。寄忆农伯信。下午家寄来干菜一合,八日付邮。

  二十三日晴。晨得三弟及二弟妇信,十九日发(十二)。胡绥之嫁女,送银一元。

  二十四日晴。晨得三弟及二弟妇信,二十日发(十三)。上午寄三弟及二弟妇信(十七)。寄徐元信。代二弟寄孙福源、宋孔显信。午季市遗鱼一器。

  二十五日晴。上午得二弟妇信,言小舅父于廿日逝去,廿一日发(十四)。晚徐元来,付与泉五十汇作本月家用。

  二十六日晴。上午得三弟妇信,廿一日发。午后季市持药来。

  二十七日晴。星期休息。晨得三弟信,廿三日发(十五)。寄三弟及二弟妇信(十八)。上午往留黎厂买《天统四年残碑》一枚,隋《王君墓志》盖一枚,共一元。景宋写本《薛氏钟鼎款识》一部四册,三元。夜得李霞卿信。

  二十八日晴,风。上午得三弟信并碑签一束,二十四日发(十六)。寄李霞卿信。西泠印社寄来书目一册。季市遗肴一器。午后得丸善所寄小说二册一包。

  二十九日晴。晚韩寿谦来。

  三十日昙。午后微雨,大风。夜季自求来。

  三十一日小雨。上午得二弟妇信,廿七日发(十七)。得三弟妇信,廿四日发。得羽太家信,廿五日发。杨莘士寄拓本一束,凡汉画象十枚,《于纂墓志》翻本一枚,造象四枚,专三枚,皆济南金石保存所藏石,卅日发。夜潘企莘来。宋子佩来。

六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得杨莘士信,廿九日济南发。午昙。

  二日晴。上午得谢西园明信片,三十日苏州发。夜商契衡来。

  三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三弟及二弟妇信,卅日发(十八)。夜魏福绵来。

  四日晴。晚季市遗肴一器。

  五日晴。晨得家信一日发(十九)。下午得三弟妇信,五月卅日发。

  六日昙,午后晴。无事。

  七日晴,风。上午得三弟妇信,一日发。

  八日晴,风。无事。

  九日晴。上午得汤尔和信并《东游日记》一册。收五月奉泉三百。

  十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家信,六日发(二十)。寄家信(二十一)。许季上来。午前风,小雨。和孙来,留午餐。下午同二弟往升平园浴。往青云阁买履一两。过留黎厂买《小说月报》一册归。

  十一日晴。无事。

  十二日晴。无事。

  十三日昙,热。午后寄实业之日本社银四元,东京堂〔1〕二元。

  十四日晴。晨得家信,十日发(廿一)。上午往浙江兴业银行汇家用泉五十,又二弟买书泉廿,并信(廿二)。午后发热,至夜不解。

  十五日晴。病假。上午致戴芦舲,朱孝荃信。

  十六日晴。上午就池田医院诊,云是中暑。下午病假。

  十七日昙。星期休息。上午季市来。午后风,晴。往留黎厂买侯夫人、王克宽、讳直墓志各一枚,二元;六朝造象七种十三枚,四元五角。又买《函芬楼秘笈》第二集八册,二元五角。

  十八日昙,午后雨。无事。

  十九日大雨。上午得家信,十五日发(廿二)。午后晴。夜得蔡先生信。

  二十日晴。午后和荪来。夜寄和荪信。

  二十一日晴。下午徐元、徐宗伟来,假泉廿。

  二十二日晴。上午魏福绵来。午后李霞卿来。夜王镜清来。

  二十三日雨。阴历端午,休假。午季市遗肴二品。以饮麦酒,睡至下午。许季上来。

  二十四日昙。星期休息。午后晴。许诗荃来。马孝先来。夜商契衡来。

  二十五日昙。上午得芳子及重久明信片,廿一日沪发。得福子信,十六日发。得石川文荣堂〔2〕函,内书帐结讫。午后念钦先生来。

  二十四日晴。无事。

  二十七日晴。晨得三弟信,廿三日发。上午得重久信,同日越中发。午后得东京堂书店明信片,廿日发。夜风。

  二十八日晴,风。晚徐元、徐宗伟来,付泉九十,合前假泉汇作本月家用。

  二十九日晴。上午得家信,廿五日发(廿四)。晚企莘来。

  三十日晴。上午得东京堂所寄《露国现代之思潮及文学》一册。

七月[编辑]

   一日昙。星期休息。上午往留黎厂买《刘平周造象》一分共四枚,直弍元,添入逢略、罗宝奴造象各一枚。少顷遭雨便归。下午晴。铭伯先生来。季市遗鱼干一器。
   二日晴。上午收六月奉泉三百。钱均甫代买江苏碑拓十八枚,直九元。
   三日雨。上午赴部与侪辈别。午晴。齐寿山来。
   四日晴。上午铭伯先生来。下午戴螺舲、许季上来。晚协和来。
   五日晴。上午念钦先生来。潘企莘遗茗一包。下午访铭伯先生。
   六日晴。午后季上来。夜大风,雷电且雨。
   七日晴,热。上午见飞机。午齐寿山电招,同二弟移寓东城船板胡同新华旅馆,相识者甚多。
   八日阴,晚雨。
   九日阴。下午发电告家平安。夜闻枪声。
   十日晴。旁晚雷雨。
   十一日晴。下午紫佩来。
   十二日晴。晨四时半闻战声甚烈,午后二时许止。事平,但多谣言耳。觅食甚难。晚同王华祝、张仲苏及二弟往义兴局觅齐寿山,得一餐。
   十三日晴。上午同二弟访许铭伯、季市,餐后回寓小句留。潘企莘来访。下午仍回新华旅馆宿。得宋知方信。
   十四日晴。时局小定。与二弟俱还邑馆。
   十五日星期。雨。下午王铁如来。许季上来。
   十六日昙。上午赴部。得丸善及东京堂函。午后同二弟至升平园理发并浴。又自至留黎厂取所表拓本,计二十枚,付工二元。会小雨,便归。夜大雨。
   十七日晴。下午得三弟信,十三日发。
   十八日晴。上午丸善寄来《支那土偶考》第一卷一册。夜雨。
   十九日昙,午晴,夜雨。
   二十日昙。寄宋知方信。午晴。下午昙。往留黎厂,逢雨归寓,复霁。夜潘企莘来。大雨。
   二十一日雨。无事。
   二十二日晴,风。星期休息。午后同二弟往中央公园。
   二十三日昙。下午雷雨彻夜。
   二十四日晴。午同张仲素、齐寿山往聚贤堂饭。夜雨。
   二十五日雨。上午往浙兴业银行汇家用泉二百。
   二十六日雨,下午晴,风,夜小雨。无事。
   二十七日昙,下午雨。无事。
   二十八日雨,午晴。无事。
   二十九日昙。星期休息。上午潘企莘来,午并二弟同至广和居饭,又游留黎厂已别去。自与二弟往青云阁啜茗,出观音市[寺]街买饼干、糖各一合归。夜雨。
   三十日雨,上午霁。无事。
   三十一日晴。下午同齐寿山、许季上往大学访蔡先生,晚归。夜陈师曾来。

八月[编辑]

一日晴。无事。夜大雷雨,屋多漏。   

二日晴,下午昙。寄徐元信,由上虞南城胡荣昌转交。   

三日晴。上午寄家信(卅五)。午后收七月奉泉三百。晚雷雨杂雹子。   

四日晴。下午得三弟信并帖签一束,极草率,七月卅日发。   

五日晴。星期休息。上午铭伯先生来。寄蔡先生信。寄三弟信。午前同二弟往留黎厂买"家之基迈"等字残石拓本一枚,五角。又造象残石拓本一枚,无题字,象刻画甚精细,似唐时物,云其石已入日本,故拓本价一元五角也。又至青云阁饮茗并午饭。出观音寺街买饼干一合归。下午洙邻兄来。季上携第二女来。   

六日昙,时复小雨。无事。   

七日晴。上午得羽太家信,一日发。寄蔡先生信并所拟大学徽章。   

八日晴。无事。   

九日晴,大热。下午钱中季来谈,至夜分去。   

十日晴,热。晚商契衡来。   

十一日晴。无事。   

十二日昙。星期休息。上午蒋抑之来。   

十三日晴,风。上午得东京堂信并《日本一之画噺》一合五册。下午得家信,九日发(三十三)。夜得三弟所寄空白帖签一包,亦九日发。   

十四日晴。夜蒋抑之来。   

十五日晴。下午得蔡先生信。   

十六日晴。下午李霞卿来。晚子佩来并赠茗一包。   

十七日晴。午后得丸善书店信。晚钱中季来。   

十八日昙。上午得丸善所寄英文书目四册。下午往留黎厂付表拓本,并买《王基断碑》一枚,五角。   

十九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同二弟往西升平园浴已由留黎厂归。下午得李霞卿信,即答。封德三来。风。   

二十日昙。上午得东京堂所寄书三册。得徐元信,十四日上虞发。晚小雨。   

二十一日晨小雨。公园内图书阅览所开始,乃往视之。上午霁。晚潘企莘来。杜海生来。   

二十二日雨。午后寄杜海生信。得洙邻兄信。   

二十三日昙。家寄茗二包,午后令人往邮局取得。下午大雨。   

二十四日晴。下午往留黎厂取所表拓本,凡三十枚,付工四元。   

二十五日晴。上午朱逖先来。   

二十六日昙。星期休息。上午虞叔昭来。午后端木善孚来。得吴方侯来[信]。晚许诗荃来。夜雨。   

二十七日晴。晚钱中季来。夜大风雨。   

二十八日昙。午后大雨一陈。晚寄沈商耆信。夜子佩来,还与茗直泉券十二枚。大雨。   

二十九日晴。上午封德三来。   

三十日晴。上午寄丸善书店泉廿,买书券。   

三十一日晴。下午往留黎厂取所表拓本。晚季自求来。商契衡来。

九月[编辑]

一日晴。无事。夜大雷雨,屋多漏。   

二日晴,下午昙。寄徐元信,由上虞南城胡荣昌转交。   

三日晴。上午寄家信(卅五)。午后收七月奉泉三百。晚雷雨杂雹子。

四日晴。下午得三弟信并帖签一束,极草率,七月卅日发。   

五日晴。星期休息。上午铭伯先生来。寄蔡先生信。寄三弟信。午前同二弟往留黎厂买"家之基迈"等字残石拓本一枚,五角。又造象残石拓本一枚,无题字,象刻画甚精细,似唐时物,云其石已入日本,故拓本价一元五角也。又至青云阁饮茗并午饭。出观音寺街买饼干一合归。下午洙邻兄来。季上携第二女来。

六日昙,时复小雨。无事。   

七日晴。上午得羽太家信,一日发。寄蔡先生信并所拟大学徽章。  

八日晴。无事。

九日晴,大热。下午钱中季来谈,至夜分去。  

十日晴,热。晚商契衡来。   

十一日晴。无事。 

十二日昙。星期休息。上午蒋抑之来。   

十三日晴,风。上午得东京堂信并《日本一之画噺》一合五册。下午得家信,九日发(三十三)。夜得三弟所寄空白帖签一包,亦九日发。

十四日晴。夜蒋抑之来。   

十五日晴。下午得蔡先生信。   

十六日晴。下午李霞卿来。晚子佩来并赠茗一包。   

十七日晴。午后得丸善书店信。晚钱中季来。   

十八日昙。上午得丸善所寄英文书目四册。下午往留黎厂付表拓本,并买《王基断碑》一枚,五角。

十九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同二弟往西升平园浴已由留黎厂归。下午得李霞卿信,即答。封德三来。风。  

二十日昙。上午得东京堂所寄书三册。得徐元信,十四日上虞发。晚小雨。   

二十一日晨小雨。公园内图书阅览所开始,乃往视之。上午霁。晚潘企莘来。杜海生来。  

二十二日雨。午后寄杜海生信。得洙邻兄信。   

二十三日昙。家寄茗二包,午后令人往邮局取得。下午大雨。   

二十四日晴。下午往留黎厂取所表拓本,凡三十枚,付工四元。   

二十五日晴。上午朱逖先来。   

二十六日昙。星期休息。上午虞叔昭来。午后端木善孚来。得吴方侯来[信]。晚许诗荃来。夜雨。   

二十七日晴。晚钱中季来。夜大风雨。   

二十八日昙。午后大雨一陈。晚寄沈商耆信。夜子佩来,还与茗直泉券十二枚。大雨。   

二十九日晴。上午封德三来。   

三十日晴。上午寄丸善书店泉廿,买书券。   

三十一日晴。下午往留黎厂取所表拓本。晚季自求来。商契衡来。

十月[编辑]

一日晴。补秋假。上午铭伯先生来。午后子佩来。   

二日晴。上午东京堂寄来陀氏小说三本,高木氏童话二本,共一包。   

三日晴。午后寄福子信。   

四日晴。晨富华阁持拓本来。下午宋迈来笺并《藤阴杂记》二部,每部二册。夜常毅葴来。   

五日昙。午后访杜海生,交泉百,下午至浙江兴业银行付泉五十五,并汇作九月家用。至留黎厂买《章武王太妃卢墓志》、《临淮王墓志》各一枚,《郭达墓志》并盖二枚,《元倪妻造象》一枚,共泉六元。季市持来专拓片一枚,"龙凤"二字,云是仲书先生所赠,审为东魏物,字刻而非印,以泉百二十元得之也。夜复宋迈信。   

六日昙。上午寄季市信,午后得复。   

七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同二弟至王府井街食饼饵已游故宫殿,并观文华殿所列书画,复游公园饮茗归。李遐卿来过,未遇,留笺并还泉二十,赠茗二合去。下午铭伯先生及季市来。   

八日晴。晚子佩来。钱玄同来。   

九日雨。无事。   

十日晴。国庆日休假。午后往观音寺街买饼干二合,又往留黎厂买《陶贵墓志》一枚,即南陵徐氏臧石,或以为翻本者,价二元。又高建及妻王、高百年及斛律墓志盖,共四枚,价一元。晚雷鸣,并小风雨。   

十一日晴,风。休假。午后商契衡来。   

十二日晴。午后同齐寿山访季上。得二弟妇信,二日发。晚寄季市信。   

十三日晴。晚钱玄同来。   

十四日晴。星期休息。上午许诗荃来。午后往留黎厂买魏《安乐王元诠墓志》一枚,十二元;魏《关中侯苏君神道》一枚,一元。夜子佩来。

十五日晴。上午寄丸善泉廿。得潘企莘信,九日越中发。午后昙,夜雷雨。   

十六日晴。上午寄季市信。丸善寄来《古普林说选》一册。   

十七日晴。上午得丸善信。夜商契衡来。   

十八日晴。上午寄商契衡信。晚许诗荃来并赠《元钦墓志》一枚。子佩来。夜季市来。商契衡来。   

十九日晴。午后往问许季上疾。晚铭伯先生来,假泉二百。夜濯足。   

二十日晴。上午季市来,并同二弟游农事试验场。午后得东京羽太家家信,十二日发。下午往留黎厂买《荀岳墓志》一枚,《五百余人造象记》并阴二枚,寇凭、臻、演墓志各一枚,共泉十五元,内五元以重出拓本付与抵当讫,见付十元。又取所表拓本大小二十二枚,付工五元。   

二十一日昙。星期休息。午后李遐卿来。晚至铭伯先生家饭,二弟同往也。   

二十二日晴。午后往浙江兴业银行汇还子英泉百五十,子佩泉五十。晚在协和家饭,二弟亦至。夜蒋抑之来,未遇。   

二十三日晴。午后同齐寿山游小市。   

二十四日雨。午后往视许季上病。晚得李遐卿信,即复。夜蒋抑之来。   

二十五日雨。晚子佩来。   

二十六日雨。上午寄季市《饮流斋说瓷》二册,还《少年兵团》一册。下午收本月奉泉三百。振直隶水灾十一元。晚得李遐卿信并帖签四枚。得伯㧑叔信,二十二日南京发。   

二十七日昙。午访季上并交所代领泉。晚雨。   

二十八日晴,大风。星期休息。上午李遐卿来。杜海生来。午后往留黎厂付表拓本,又买晋《冯恭墓志》、《杨范墓志》各一枚,共四元。又《姚纂墓志》一枚,极漫漶,云出曲阳,一元。又取《㧑禁图》一枚,端氏木刻本也。   

二十九日晴。午后同齐寿山游小市。   

三十日晴。无事。   

三十一日晴。午后同齐寿山游小市。晚季市来。夜往视季上病。

十一月[编辑]

一日晴。补秋假。上午铭伯先生来。午后子佩来。   

二日晴。上午东京堂寄来陀氏小说三本,高木氏童话二本,共一包。   

三日晴。午后寄福子信。   

四日晴。晨富华阁持拓本来。下午宋迈来笺并《藤阴杂记》二部,每部二册。夜常毅葴来。   

五日昙。午后访杜海生,交泉百,下午至浙江兴业银行付泉五十五,并汇作九月家用。至留黎厂买《章武王太妃卢墓志》、《临淮王墓志》各一枚,《郭达墓志》并盖二枚,《元倪妻造象》一枚,共泉六元。季市持来专拓片一枚,"龙凤"二字,云是仲书先生所赠,审为东魏物,字刻而非印,以泉百二十元得之也。夜复宋迈信。   

六日昙。上午寄季市信,午后得复。   

七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同二弟至王府井街食饼饵已游故宫殿,并观文华殿所列书画,复游公园饮茗归。李遐卿来过,未遇,留笺并还泉二十,赠茗二合去。下午铭伯先生及季市来。   

八日晴。晚子佩来。钱玄同来。   

九日雨。无事。   

十日晴。国庆日休假。午后往观音寺街买饼干二合,又往留黎厂买《陶贵墓志》一枚,即南陵徐氏臧石,或以为翻本者,价二元。又高建及妻王、高百年及斛律墓志盖,共四枚,价一元。晚雷鸣,并小风雨。   

十一日晴,风。休假。午后商契衡来。   

十二日晴。午后同齐寿山访季上。得二弟妇信,二日发。晚寄季市信。   

十三日晴。晚钱玄同来。   

十四日晴。星期休息。上午许诗荃来。午后往留黎厂买魏《安乐王元诠墓志》一枚,十二元;魏《关中侯苏君神道》一枚,一元。夜子佩来。

十五日晴。上午寄丸善泉廿。得潘企莘信,九日越中发。午后昙,夜雷雨。   

十六日晴。上午寄季市信。丸善寄来《古普林说选》一册。   

十七日晴。上午得丸善信。夜商契衡来。   

十八日晴。上午寄商契衡信。晚许诗荃来并赠《元钦墓志》一枚。子佩来。夜季市来。商契衡来。   

十九日晴。午后往问许季上疾。晚铭伯先生来,假泉二百。夜濯足。   

二十日晴。上午季市来,并同二弟游农事试验场。午后得东京羽太家家信,十二日发。下午往留黎厂买《荀岳墓志》一枚,《五百余人造象记》并阴二枚,寇凭、臻、演墓志各一枚,共泉十五元,内五元以重出拓本付与抵当讫,见付十元。又取所表拓本大小二十二枚,付工五元。   

二十一日昙。星期休息。午后李遐卿来。晚至铭伯先生家饭,二弟同往也。   

二十二日晴。午后往浙江兴业银行汇还子英泉百五十,子佩泉五十。晚在协和家饭,二弟亦至。夜蒋抑之来,未遇。   

二十三日晴。午后同齐寿山游小市。   

二十四日雨。午后往视许季上病。晚得李遐卿信,即复。夜蒋抑之来。   

二十五日雨。晚子佩来。   

二十六日雨。上午寄季市《饮流斋说瓷》二册,还《少年兵团》一册。下午收本月奉泉三百。振直隶水灾十一元。晚得李遐卿信并帖签四枚。得伯㧑叔信,二十二日南京发。   

二十七日昙。午访季上并交所代领泉。晚雨。   

二十八日晴,大风。星期休息。上午李遐卿来。杜海生来。午后往留黎厂付表拓本,又买晋《冯恭墓志》、《杨范墓志》各一枚,共四元。又《姚纂墓志》一枚,极漫漶,云出曲阳,一元。又取《㧑禁图》一枚,端氏木刻本也。   

二十九日晴。午后同齐寿山游小市。   

三十日晴。无事。   

三十一日晴。午后同齐寿山游小市。晚季市来。夜往视季上病。

十二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寄中西屋信。午后往视季上病。晚蔡谷青来。   

二日晴,大风。星期休息。午后洙邻兄来。下午谷清来。蔡先生来。   

三日晴。上午得二弟妇笺,廿九日发。东京堂寄来书籍四本,即以一本寄越中。   

四日晴。午后往浙江兴业银行汇上月家用泉百并附函。晚谷清来。   

五日晴。夜子佩来。风。   

六日晴。上午得二弟妇信,二日发。午后往视许季上病。   

七日昙,风。午后微雪即霁。无事。   

八日晴。上午得李遐卿信。午后往留黎厂取所表拓本,工三元。又买《食斋祠园画象》一枚,宫内司杨氏、乐陵王元彦墓志各一枚,《尹景穆造象》并阴二枚,佛经残石二枚,共直六元;又添《永元三年梁和买地铅券》、《延兴三年王君专墓志》拓本各一枚,兼并伪作。夜商契衡来。风。   

九日晴,大风。星期休息。上午许诗荃来。夜潘企莘来。   

十日晴。无事。   

十一日昙,晚微雪即止。齿小痛。   

十二日晴。上午得三弟及三弟妇信,八日发。得宋知方信,九日杭州发。下午得宋迈信。晚蒋抑之来。   

十三日雨雪积寸余。午后丸善来信。晚铭伯先生遗肴二品。夜风。   

十四日晴,大风。上午中西屋来信。丸善寄来《德文学之精神》一册,英文,二弟买。下午收十一月奉泉三百,银一券九。往季上家视其病,并交代领之泉。晚宋子佩来。   

十五日晴。无事。   

十六日晴。星期休息。从李匡辅分得红煤半顿,券五枚。下午往留黎厂买《祀三公山碑》阴一枚,《石门铭后题记》一枚,《范思彦墓铭》一枚,《临淮王象碑》一枚,共六元。又至大册阑买食物归。夜杜海生来。   

十七日晴,风。午后视午门图书馆。夜韩寿晋来。   

十八日晴。汪书堂母寿,贺二元。张仁辅父故,赙一元。夜豸来。   

十九日晴。上午东京堂来信。下午复往午门图书馆。   

二十日晴,无事。   

二十一日晴。午后寄羽太家信并泉卅,明年正至三月分。夜王式干来,付泉廿五。   

二十二日晴。冬节休息。上午铭伯先生来。   

二十三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同二弟往留黎厂以拓本付表,并买孔庙杂汉碑七枚,《校官碑释文》一枚,《赵法现造象》二枚,共五元。又魏人墓志六枚,十五元。又齐、魏人墓志五枚,云是浙江王氏藏石,直十元。遂至青云阁饮茗并午食讫,买饼饵少许而归。晚钱玄同来谈。   

二十四日晴。上午寄家蜜枣、芥末共一合。得季市信,十九日发。霞卿还泉十。   

二十五日晴,大风。纪念日休假。晚戴螺舲、齐寿山先后至,同往圣安寺,许季上夫人逝后三日在此作法事也。礼讫步归,已夜。   

二十六日晴。午后捐南开中学水灾振四元。夜风。   

二十七日晴。上午得二弟妇信。夜魏福绵来。夜风。   

二十八日晴,大风。上午得东京堂书籍三册。午同齐寿山及二弟在和记饭。   

二十九日晴。午后同朱孝荃、齐寿山往视许季上病。下午以齿痛往陈顺龙寓,拔去龋齿,付泉三元。归后仍未愈,盖犹有龋者。   

三十日晴。星期休息。午前同二弟至青云阁富晋书庄买《古明器图录》一册,《齐鲁封泥集存》一册,《历代符牌后录》一册,共券十九元。复至陈顺龙寓拔去龋齿一枚,付三元。出留黎厂在德古斋小坐,购得周库汗安洛造象石一躯,券二十四元,端匋斋故物也。文字不佳,象完善。下午昙。   

三十一日昙。上午寄家信并本月用泉五十,附与二弟三弟妇笺各一枚,又寄《广陵潮》第七集一册。晚收奉泉券三百。收答诸贺年信函。夜濯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