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乘 (四库全书本)/卷6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 齐乘 卷六

  钦定四库全书
  齐乘卷六        元 于钦 撰
  人物
  齐记补载汉少翁晋石崇云崇父苞为青州刺史生崇于临淄小字齐奴夫崇贪财贾祸至死不悟今流俗之弊正坐此失苟得而不顾义务积而不务用财之所在骨肉以之而离良心由是而死崇盖守钱虏之作俑者齐自太公之后管晏诸贤圣门高弟与夫汉世大儒郑康成诸公三国人才之冠琅邪诸葛高节盖世北海管宁此而不书顾彼之取何其谬哉至于神仙高尚之流鲁连安期岂不伟欤少翁之徒罔上被诛何足纂也故曰人物非贤才不书此之谓也抑尝论之人才之多寡系于教养之当否三代以学校养士迨乎春秋战国之际贤俊不可胜用皆周之遗才也汉尚经术光武明章益崇儒学㡬复三代故汉世人才之多独不愧古剪于党锢裂于三国名节愈厉英豪迭出皆汉之遗才也降及隋唐始以词章取士教养之道劣于古昔人才浸微唐初惟齐州房𤣥龄宋惟益都王曽为齐士称首较于两汉则不及矣以此卜之则知教养之道不可不当其馀则各订于后云
  太公 后汉志琅邪西海县太公吕望所出有东吕乡庙旧在临淄西营邱宋碑存焉冢在县南十里与顷公冢相近愚按檀弓曰太公封于营邱比及五世皆反葬于周注谓太公受封留为太师死葬镐京五世献公以上皆从葬焉则齐无太公之墓或曰齐人思其徳葬其衣冠云路史云名涓字子牙汲人
  桓公 旧与太公同庙齐自太公为世胙之祖桓公为五霸之宗威王亦战国贤主然以篡立义不敢取馀无可称者
  仲山甫 太公之后为宣王冢宰兼太保王命筑城于齐尹吉甫作烝民诗以送之
  管仲 本颖上人齐相墓在临淄南牛山之阿见史记正义晏平仲 莱之夷维人故宅左临淄小城北门即左传近市宅也墓亦在焉
  成覸 齐人谓景公曰彼丈夫也我丈夫也吾何畏彼哉可谓志士
  鲍叔 墓在滕州北十五里 甯戚 墓在胶水县西隰朋 东郭牙 弦宁 王子成甫 新序曰管
  仲请于桓公以甯戚为田官隰朋为大行东郭牙为谏臣王子成甫为大司马曰君欲治国强兵此五子足矣如欲霸王则夷吾在有司请吏公曰以告仲父又请公曰以告仲父如是者三在侧曰一则仲父二则仲父易哉为君公曰未得仲父则难已得仲父何为不易桓公与群臣饮酒谓鲍叔曰姑祝寡人鲍叔奉酒起而祝曰君无忘其在莒也管仲无忘束缚从鲁也甯戚无忘饭牛车下也桓公避席拜曰寡人与大夫皆无忘夫子之言社稷必不废矣
  麦邱邑人 祝桓公无得罪于群臣百姓者
  郭墟野人 谓桓公善善不能用恶恶不能去所以亡者桓公赏焉
  小臣稷 桓公曰士傲爵禄者轻其主主傲霸王者轻其士吾敢傲霸王乎五往始得见稷
  石他人 陈恒弑简公不肯盟而自杀又有子渊栖者恒以勇士劫之亦不从二人并见新序
  国成子高 齐大夫择不食之地而葬见檀弓又有国昭子春秋有国书国佐皆其族也
  陈文子 名须无齐大夫
  齐太史 昆弟三人书崔杼弑君者左氏逸其姓名惜哉
  徒人费 死襄公之难又有石之纷如孟阳皆襄公小臣亦死节
  高柴 史记作郑人家语曰齐人高氏之别族墓在沂州向子城侧
  公冶长 家语鲁人史记齐人集注两存之
  樊迟 家语鲁人史记齐人
  陈亢 家语作陈人愚按檀弓亢乃齐大夫陈子车之弟疑是齐人
  梁鳣 家语齐人
  步叔乘 史记齐人
  公折哀 家语齐人鄙天下多仕于大夫家者故未尝屈节其亦汶上之亚欤墓在般阳城北
  后豦 史记齐人 右八人圣门弟子
  公孙丑 滕州北公村有墓
  万章 乃滕州南万村有墓 右皆齐人孟子弟子馀见邹庙从祀
  滕文公 滕州有庙
  蚳蛙 齐士师以孟子言谏齐王不用而去
  匡章 齐人孟子礼貌之必有所取故集注云众恶必察可见圣贤至公至仁之心
  檀子 盻子 黔夫 种首 威王臣四子将照千里见通鉴
  淳于髡 齐稷下学士髡衍辈七十馀人馀不取者大学衍义曰孔子没异端遂作邹衍淳于髡田骈之徒各著书以干世主不可胜纪申不害商鞅其害尤甚孟子所深距者惟杨墨二氏程子所谓杨墨之害甚于申韩佛老之害甚于杨墨然则衍辈亦异端之流髡独知尊孟子称之曰夫子又一日而见七人于宣王差贤于诸子故取之或曰均异端也申韩则不辟而废杨墨距之而熄佛老则辟而愈炽何邪盖异端至佛老而极道至后世而晦如人元气既衰痼疾可得疗乎然辟之而不廓者其说有二夫鬼神祭祀之礼圣人所先制缘人情理明仪备殆战国以降盟诅相持鬼神之理不明事鬼之情愈切佛氏乘之怖以死生诱以祸福凡古人之敬事鬼神斋戒祷祠报本祈福之意一归于佛广大包罗驱世有情信之事之此虽粗迹而势不可廓圣贤有不动心之学世儒多务外驰于利害怵迫之馀见佛氏之坚定则洒然心服谓道在顿省之间不知吾道自有此理体用尤精舍已耘人往往皆是此为精微其理亦不易辨粗以笼愚精以钓贤非复三代之治而欲决此疾犹以杯水救舆薪之火也其炽宜矣
  闾邱卬 年十八求仕于宣王王曰士亦华发堕颠而后可用子年稚未可也卬曰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华发堕颠与臣何异宣王用焉
  香居 谏宣王为大室者
  王斗 皇甫士安高士传齐隠士
  黔娄子 齐隠士守道不诎威王师之
  王蠋 临淄画邑人墓在愚山西
  王孙贾 齐大夫奉母训诛淖齿者
  田单 临淄人 愚按蠋以布衣死节贾以一夫讨贼单之功伟矣所以励齐人之气未必非二子也故先之
  孙武子 潍州昌邑县北海濵有庙武孙膑齐军师司马穰苴 并齐人
  颜蠋 齐人晩食以当肉东坡所谓巧于贫者
  子奇 齐人十八为阿邑宰出仓廪以赈贫乏邑内大化见说苑
  无盐女 齐人姓钟离名春宣王后
  宿瘤女 齐东郭采桑女闵王后并列女传
  贯珠人 谏齐王怒田单者
  太史敫 莒人君王后父敫曰女不取媒自嫁污吾世终身不见余谓后世外戚如杨国忠之流求通房闼不遗馀力敫真有守哉
  雍门司马 谏王建者惜逸其姓名
  荀卿 少游学于齐三为稷下祭酒避谗适楚春申君以为兰陵令
  田文 齐靖郭君田婴子
  田横 元和志海州东海县北五十七里有田横国即田横岛
  鲁仲连 齐人
  安期生 东郭先生 梁石君 右三人皆齐处士见蒯通传安期又见列仙传云琅邪阜乡人卖药海边人言千岁公始皇赐金璧弃去不受留书报曰后千岁求我蓬莱山下 钦按神仙之说六经所无原于老子𤣥□抱一之论秦汉间怪迂之士设为夸大之言以徼当世多欲之君至有封侯尚主贵震天下如文成五利之徒终以诈诛故后世谈仙者率归诞妄至紫阳朱夫子以明理尽性之学会古今诸家而折衷之以为仙者匪难但偷生为不可见于感兴之诗又隠名而校参同至取逺游王子之言以为长生久视之要诀何也盖仙者必有大贤明睿之资精察造化纯一不离如释氏之慧定又得明师诀其火药毫厘不差根气清厚福如王者庶㡬有成也成谓能长久虽与天地同弊亦不能不散也观安期之策撼项羽鲁连之轻世肆志陈希夷之不帝而隠㮣乎其人下此则山林枯槁之徒啬气葆精差可少病以待天年冀其窃化机以出宇宙万无一焉虽使紫阳复生亦必道还汝具一只眼也
  秦淳于越 齐人諌始皇曰今陛下有海内而子弟为匹夫卒有田常六卿之患何以相救事不师古而能长久者非所闻也始皇下其议为李斯所绌
  茅焦 齐人谏始皇迁母者司马温公有言风俗天下之大事也于茅焦亦见之矣自三代有杀身成仁之教至于战国习以成风义之所在蹈死如归奉起而力禁之诽谤者族偶语者弃市至戮谏者二十七人而茅焦犹谏盖由当时风俗驱之见义而不见死故也秦能因俗以治三代可及必欲峻刑变俗以自蹙亡至于后世伤一谏臣沮一言者则天下从风而靡亦薄俗使然也
  汉四皓夏黄公 留侯世家注云夏黄公姓崔名广字少通齐人
  盖公 胶西人
  娄敬 齐人通典曰齐俗人情变诈故高帝詈娄敬曰齐虏以舌得官夫敬料匈奴匿兵争利智也劝帝勿击忠也高祖不从致有白登之困高祖失言敬何诈之有
  叔孙通 薛人
  伏生名胜 济南人墓在朝阳故城东五里见水经东方朔 平原人
  邹阳 齐人传有王先生公孙玃皆齐之智士故阳曰邹鲁守经学齐楚多辨智韩魏时有奇节而辨智者流于诈也
  辕固 齐人汉武始好儒迂仲舒疾辕固公孙达于前张禹孔光显于后西汉风俗不美良有以夫
  邹长倩 菑川人遗𢎞书曰公孙𢎞以元光五年为国士所推上为贤良国人邹长倩以其家贫少自资致乃解衣裳以衣之释所著冠履以与之又赠以刍一束素丝一襚扑满一枚书题遗之曰夫人无幽显道在则尊虽生刍之贱也不能脱落君子故赠君生刍一束诗人所谓生刍一束其人如玉五丝为𦈙倍𦈙为升倍升为緎倍緎而为纪倍纪而为緵倍緵而为禭此自少至多自微至著士之立功勲效名节亦复如之勿以小善不足脩而不为也故赠君素丝一襚扑满者以土为器以蓄钱贝其有入窍而无出窍满则扑之土粗物也钱重货也入而不出积而不散故朴之士有聚敛而不能散者将有扑满之败可不诫欤故赠君扑满一枚猗欤盛哉山川阻脩加以风露次卿足下勉作功名窃在下风以俟嘉誉钦纂齐乘凡书传所通习如景公登牛山杞梁黔敖之𩔖则不详载如此篇者盖西汉奇文世所罕见且其积丝之喻扑满之戒实古今之格言最有益于学者故备载焉𢎞开馆延贤乡有二奇士皆不知引之则所延者果何人哉此其有以为诈人也扑满吴人名曰藏瓶次卿𢎞字汉书弗载
  公孙𢎞 菑川人开东阁以延贤人亦足以为百世宰相之师故载路史淄州南四十里大薛山𢎞生处
  儿寛 千乘人御史大夫
  严安 临淄人骑马令
  终军 济南人谏大夫墓在临淄南牛山之西地名终村又历城南九十里有终军村
  王䜣 济南人代田千秋为丞相封宜春侯
  淳于意女缇萦 临淄人
  疏广疏受 兰陵人
  于公 字定国丞相西平侯
  匡衡 东海承人御史大夫
  萧望之 兰陵人关内侯
  王吉 字子阳琅邪皋虞人贡禹同乡史称王阳在位贡禹弹冠言其取舍同也然吉为宣帝言曰欲治之主不世出公卿遭遇其时未有建万世之长荣举明主于三代之隆者也其务在于期会簿书㫁狱听讼而已此非太平之基也甚欲有所匡建与贾谊仲舒之意同宣帝乃以为迂禹为元帝言曰廏马万匹宫女数千园陵郡国庙皆当灭毁务遵俭约元帝悉纳用其言盖图逺大者难为功举细务者俗易从二人所见如此恶在其为取舍同也善乎司马温公论曰孝元优游不㫁谗佞用权当时之大患禹不以为言恭谨节俭孝元之素志禹孜孜言之何哉使禹之智不足知恶得为贤知而不言其罪大矣余故黜禹以为人臣汎言塞责者之戒
  诸葛丰 琅邪人司隶校尉孔明祖
  田何 齐人以诸田徙杜故号杜田生守道不仕惠帝幸其庐以受业为易者宗见高士传
  儒林传 易自田何后有琅邪人鲁伯邴丹王横诸县人梁邱贺父子东莱人费直 书自伏胜后有千乘人欧阳生子孙世学儿寛师也济南人林尊齐人周堪 鲁诗自浮邱伯后有琅邪王扶 齐诗自辕固后有琅邪人大司马师丹皮容 韩婴诗有淄川人长孙顺三诗后世皆亡毛苌诗又得郑康成笺行于世大戴礼琅邪人徐良 公羊胡母生之后有琅邪人王中公孙文东门云筦路左咸淄川任公 穀梁有不其人房鳯皆齐人明经而伏生诸儒已载前论不复出焉
  郑崇 高密大族哀帝擢为尚书仆射纳用其言每见喜曰我识郑尚书履声谏宠董贤浸疏之责崇曰君门如市何以禁切主上崇对曰臣门如市臣心如水上怒下狱死
  眭𢎞 蕃人以明经为议郎至符节令元鳯三年上书被杀孝昭征其子孟为郎
  颜安乐 薛人眭孟姊子积学至齐郡丞
  母将隆 兰陵人京兆尹执金吾王莽秉政以隆少时不肯与交诬以罪免官徙合浦
  鲍宣 渤海人司隶以忠直为王莽所杀妻桓少君栗融 禽庆 苏章 薛方 四人皆齐隠士去官不仕王莽见鲍宣传
  逄萌 都昌人学长安王莽杀子宇萌曰三纲绝矣不去祸将及人即解冠挂东都门隠劳山光武征不起又有同郡徐房王君公与萌友善亦隠遁不仕君公侩牛自晦时人语曰避世墙东王君公或曰两汉人才首盖公与逄萌岂有意乎应之曰先辈有言能令汉家重九鼎桐江波上一丝风又曰世祖功臣三十六云台争似钓台高此之谓也萌墓在北海县西南营陵城中
  伏湛 琅邪东武人伏生九世孙传经学仕至司徒清静无竞东州号曰伏不鬬子隆死节兄子恭𫝊齐诗
  王良 兰陵人王莽时寝疾不仕光武征拜大司徒司直在位恭俭布被瓦器
  卫宏 临沂人序毛诗训古文尚书光武拜议郎作汉旧仪载西京杂事传于世
  吴良 议郎
  江革 世称江巨孝并临淄人
  刘宠 东莱人号一钱太守侄刘繇汉末扬州刺史曹裒 薛人明庆氏礼博物识古为儒者宗
  寒朗 薛人为明帝辨楚狱者
  侯史光 掖县人散骑常侍与皇甫陶等持节循省风俗还奏事称㫖迁少府卒家贫赐钱以葬
  赵彦 琅邪人劝宗资发五阳郡兵从孤虚推遁甲破徐兖群盗
  郑康成 大司农高密人宋封高密伯
  滕抚 北海剧人涿令破东南群盗者
  王望 琅邪人青州刺史擅发廪赈饥者
  淳于恭 北海淳于人以孝义征为郎
  童恢 琅邪姑幕人循吏
  周璆 乐安人陈蕃传
  公沙穆 胶东人明经举孝廉迁鄫相
  承宫 琅邪姑幕人中郎将明春秋
  司马均 东莱人隠居教授诚信行乎乡里争曲直者辄曰敢祝少賔乎心不直者终不敢少賔均字祝诅也
  牟融 太尉 郎𫖮 明京房易
  周泽 甄宇 二人皆博士明公羊传
  孙嵩 五人并安邱人嵩安邱有墓
  徐苖 淳于人累世相承皆以博士为郡守
  诸葛武侯 琅邪人
  孙乾 北海人事昭烈为秉忠将军
  祢衡 平原人文士才辨性多傲忽傲其侪辈而已衡敢骂辱曹操有威武不挫之志文人相轻者愧衡多矣
  魏徵士管幼安 北海朱虚人
  邴原 幼安同郡人魏丞相征事
  王烈 亦北海人汉末三人皆适辽东依公孙度以避乱度安其贤民化其徳
  国渊 任嘏 并乐安人康成弟子俱仕魏
  王脩 北海营陵人魏青州别驾母社日亡悲感邻里为罢社
  任旐 乐安博昌人黄巾贼到博昌闻旐姓名曰夙闻任子旟天下贤士那可入其乡
  王基 东莱曲城人魏征南将军
  诸葛诞 琅邪人扬州都督起兵讨司马昭不克而死吴太史慈 东莱黄人建昌都尉孙策曰闻君为太守劫州章赴文举诣𤣥徳皆有义烈天下智士也
  诸葛瑾 琅邪阳都人吴豫州牧孔明族弟吴志曰葛氏本诸人徙阳都阳都先有姓葛者故时人谓之诸葛
  徐盛 莒人吴安东将军
  是仪 营陵人吴尚书仆射
  滕𦙍 剧人吴都亭侯
  晋羊祜 泰山南城人南城久废地属费县祜费县人也上征吴策唐彬乃邹人
  司徒王导 临沂人南史𢎪融昙首俭僧䖍恭志筠彬皆导族
  刘毅 东莱人尚书仆射谓晋武为桓灵者
  任恺 博昌人侍中
  光逸 乐安人八达
  解系 济南人守正不阿为赵王伦所杀
  伏滔 安邱人大元中拜著作郎専掌国史领本州大中正子系之亦有文名
  缪播 兰陵人晋懐帝中书令掌诏命尽忠为国为东海王越所害朝野愤惋曰善人国之纪也而加害焉其能终乎越死赠卫尉
  王尼 城阳人不拜东海王越越问之对曰公无宰相之能是以不拜
  刘𦙍 掖县人避乱依冀州刺史邵续续欲降石勒𦙍劝续归晋元帝以𦙍为丞相参军仕至江州刺史
  王羲之 司徒导从子余按晋室清谈王谢不能免羲之独不为流俗所移观其止殷浩北伐之书对谢安登冶城语真豪杰之士哉使其得君王谢不足多后世徒以书札掩其器识故朱子惜之
  刘超 琅邪人苏峻迁帝于石头犹启帝受经者颜含 琅邪人
  刘敏元 北海人忠义传
  徐邈 姑幕人儒林传
  左思 临淄人作齐都及三都赋
  石坦 剧人无居业不娶妻吊丧会葬同日共时处处见之姚苌之乱莫知所终盖异人也王隠晋书
  秦王猛 剧人孙镇恶宋史有传孙宪后魏并州刺史北海公清身率下北史有传九子世号九龙子晞曰非不爱作热官但思之烂熟耳亦名言也或曰先儒谓孟子以后人物惟有子房孔明魏晋以降张賔崔浩皆比子房王景略则谓如诸葛数子优劣果何如也愚曰孟子王佐之才使值炎刘之奋未必屑汉庭功业诸公皆功名士也故以才智相方不大相逺就其出处进退观之则有间矣浩事暴君以杀身賔赞羯勒以倾晋景略视二子为优比之诸葛则不能无愧呜呼天下英才不遇者多矣幸而成功不一二数也景略之俦容可弃乎
  南燕晏谟 临淄人撰齐记晋载记曰南燕主慕容徳登营邱问谟以齐之山川邱陵贤哲旧事谟历对详辨画地成图徳深嘉之拜尚书郎徳又因飨宴乘高逺瞩顾尚书鲁邃曰齐鲁固多君子当昔接慎巴生淳于邹田之徒䕃脩檐临清沼驰朱轮佩长剑恣非马之雄辞奋谈天之逸辨指麾则红紫成章俯仰则邱陵生韵至于今日荒草颓坟气消烟灭永言千载能不依然
  元魏贾思伯 益都人弟思同俱好经史思伯仕至都官尚书谦恭下士人曰公今贵重宁能不骄思伯曰衰至便骄何常之有世以为雅言思同仕至侍中今寿光南有墓碑
  唐永 北海平寿人后魏北地良将性清廉无积蓄妻子不免饥寒二子陵瑾皆儒雅知名次子瑾宇文周赐姓万纽于氏
  王𢎞 临沂人隠会稽钓鱼采药谢灵运颜延之并相钦重沈约宋书
  王素 琅邪人隠东阳山山中有蚿虫声清而形丑作赋以自况
  齐任昉 博昌人博学能文
  明僧绍 平原人初隠劳山弟庆符以青州刺史罢任随归隠江东齐太祖称为外臣
  孟喜 兰陵人父孟卿父子并𫝊礼易
  臧荣绪 莒人撰东西晋纪与关康之俱隠京口时号二隠
  颜见逺 琅邪人南齐御史中丞萧衍杀齐主见逺死之子协孙之推皆知名
  诸葛璩 琅邪人齐梁征辟皆不就隠居教授妻子不见喜愠之容
  梁孙谦 东莞人循吏
  刘勰 东莞人撰文心雕龙
  伏曼容 密州人临海武昌太守解易诗论语老庄隋隠士徐则 郯人隠缙云山绝粒养性
  杜松赟 北海人大业末贼攻北海执松赟使谕城降松赟骂贼而死
  张轨 临邑人与乐安孙树仁为莫逆交每易衣而出以此见称西魏恭帝时除陇右府长史卒家无馀财唯有书数百卷
  张买奴 平原人高齐太常博士北史儒林传云买奴经义该博门徒千馀人诸儒咸推重之尤精服氏春秋又云自晋杜预注左氏预𤣥孙坦坦弟骥在宋并为青州刺史传其家业故齐地多习之
  孙益徳 乐安人其母为人所害益徳童幼复仇不避魏孝文后特免之见北史孝行传又北海王闾数世同居有百口见节义传
  苟金龙妻刘氏 平原人苟为梓橦太守疾病贼围城刘氏代帅将士拒战贼夺水城中渴甚刘仰天号诉得雨以衣服悬绞取水卒完城北史烈女传
  宋刘穆之 东莞人左仆射
  臧焘 莒人兄子质守盱眙拒魏太武者
  徐广 东莞人撰晋纪
  颜延之 琅邪人作五君咏
  段文振 北海人谏炀帝宠突厥者
  唐房𤣥龄 齐州人墓在济南东南采石山
  秦叔宝 历城人
  罗士信 亦历城人济南府城中有罗姑井相传士信故宅
  段志𤣥 临淄人房秦段皆凌烟功臣志𤣥孙文昌仕至太尉文昌子成式太常少卿并有才名
  马周 茌平人
  杜伏威 章邱人大业末据淮南归唐封太子太保兼行台尚书令
  任敬臣 棣州人五岁丧母哀毁天至问父曰何以报母父曰扬名显亲可也乃刻志从学举孝廉虞世南器其人荐为𢎞文馆学士终太子舍人
  员半千 齐州全节人武陟尉岁旱劝令发粟赈民令不从及令谒州半千悉发之下赖以济刺史怒囚半千于狱会薛元超持节度河责刺史曰君有民不能恤使惠出一尉尚何罪释之后仕至太子谕徳封平原郡公 或问先贤行迹例多不载惟赈恤一事自子奇王望半千三人皆详书之何也对曰钦闻富郑公不言使辽之功至知青州活饥民五十馀万自谓贤于中书二十四考此岂细务哉延祐六年己未齐地大饥父子相食钦衔命赈恤济南六县泊鹾灶饥民尝以劝率富民出粟太多赈济太广见责于宪府时官僚有幸此凶岁捐斗升以鬻子女举曰过房悉辇以北钦则访鬻子者为赎还之乃怒曰是违例徼誉也钦愤郁久矣无从发之故于三子之事不自知其笔之渎也呜呼董煟有言人微无肯信其言官小莫能行其志微子墨卿吾谁与言欤
  颜鲁公 弟杲卿并琅邪人
  刺史蒋钦绪 莱州人与沂州萧至忠姻家戒至忠曰君材不患不见用患非分而求耳至忠果附太平公主预祸
  崔融 齐州人鳯阁舍人诸孙多显宦
  符令奇 临沂人田悦反死节
  张允济 北海人循吏
  颜师古 临沂人注汉书其叙例诸家名氏有琅邪伏俨北海刘徳皆汉末注班书者因附见云
  王仲邱 琅邪人明礼
  王希夷 滕人为人牧羊取佣以葬亲隠徂徕山𤣥宗访以道义授朝散大夫听还山
  郭䖍瓘 历城人右骁尉将军兼北庭都䕶战功甚多王无竞 东莱人监察御史临朝斥宰相宗楚客偶语左迁太子舍人
  高适 渤海人谏议大夫忤权近出刺蜀年五十始为诗即工
  高沐 渤海人贞元中进士李师古辟署判官师道叛沐以诚款结天子为师道所杀
  卢惟清妻徐氏 淄州人惟清贬播州会赦徐迎惟清至荆州闻惟清死二奴将劫徐归下江徐数其罪奴不敢逼徐倍道至播州得惟清尸还葬齐浣高其节作诗颂之
  崔信明 益都人秦川令吟枫落吴江冷者
  五代王凝妻李氏 青州人㫁臂者
  石昂 临淄人昂读书好学不求仕进节度使符习高其行召为临淄令入朝以公事谒监军杨彦朗赞者以彦朗家讳石更其姓曰右昂昂责彦朗曰内侍奈何以私害公昂姓石非右也彦朗大怒昂即解官去语其子曰吾本不欲仕乱世果为刑人所辱
  边鳯 濵州人五世同居无异爨天子旌其门复其家又王陶密州人数世同居五代史孝友传
  王师范 青州人 欧阳子曰孟子谓春秋无义战予谓五代无全臣其仕不二代者以国系仕非一代者作杂传夫入于杂诚君子之所羞而一代之臣未必皆可贵钦按五代名节李氏尚矣青州五臣惟石昂有孝节称疾辞禄及节度使王师范为可取其馀皆不足贵也史称师范好学以忠义自许为治有声绩朱温围鳯翔师范见诏书泣曰吾属为帝室藩屏岂得坐视天子困辱虽力不足当死生以之遂起兵讨温求助于杨行密斩朱友宁于青州及淮南兵归力不能支遂降温为其所族呜呼师范欠兵败一死耳原其本心非朝梁而暮晋者故纲目特书曰平卢节度使王师范发兵讨朱全忠又曰王师范以淮南兵击朱友宁斩之曰讨曰斩则与之之意可见矣况其处死不乱又毅然丈夫哉汩之杂传则其志亦可哀也已故特表而出之
  南唐韩熙载 青社人五代之乱熙载投南唐累官至中书侍郎多置妓妾昼夜歌舞谓僧徳明曰吾为此行正欲避国家入相之命僧问其故熙载曰中原常虎视于此一旦真主出弃甲不暇吾不能为千古笑端初熙载之走江南也李谷送别各言所志熙载曰江南果相我当以长驱定中原谷曰中原若相我下江南如探囊中物谷后相周世宗定江南而熙载之言不验胡氏以为熙载文士高谈非谷沈毅有智略之比是故然已使世宗唐主易地而君熙载岂无能为者知时不可为而能沈晦以免祸其智亦足称也繁钦于刘表数欲见奇杜袭喻之而止李骧为刘崇所杀至有吾负经济之才乃为愚人谋事死固有甘心之叹然则熙载其贤乎
  孙晟 密州人南唐宰相周世宗征淮南唐遣晟使周晟谓其副曰吾行必不免然终不负永陵一抔土后为世宗所杀正其衣冠南望拜曰臣以死报国乃就刑
  宋傅霖 青州逸人乖崖称曰傅先生天下士
  王曽 益都人状元丞相文正公弟皥字子融直集贤院初新旧五代史皆不与韩通立传识者笑之皥著唐馀录有纪志传又博采诸家说俲裴松之三国志附注于下表韩通于忠义传冠以宋初褒赠之典新旧史皆所不及文正尝言曽平生之志不在温饱皥器识若此可谓难兄难弟矣
  蔡齐 莱州人状元参政文忠公
  吕夷简 莱州人丞相文靖公六世孙伯恭号东莱先生宋会要濵州有夷简祠公通判濵州奏不税农器王曽知其有相业
  王从善 青州人太宗雍熙二年始逾冠九经及第见长编
  李之才 青州人师穆伯长博陈希夷先天易尝谓邵康节曰科举之外有义理学义理之外有物理学物理之外有性命学康节曰愿受教遂传易学
  麻希梦 前青州录事参军年九十馀居临淄太宗以高年诏至阙询及人间利害敷对详明访以养生之理对曰臣无他术惟寡情欲节声色薄滋味诏以尚书工部郎中致仕赐金紫子景孙兴国中登进士甲科孙温其温舒祥符中相继第三人及第衣冠以为盛事天下称麻氏教子有法 孙仲英幼有俊才七岁能诗以亲亡禄不及养不复肯仕退居临淄七里别墅博学高行乡党化服虽凶年盗不入其家富韩公文潞公庞庄公相继镇青皆致书币荐其行义诏以为国子四门助教州学教授东方学者咸师之亦年九十馀卒
  贾先 临淄人登进士真宗赐名同改字希徳以扶道著书为己任著山东野录七篇颇𩔖孟子奏疏言丁谓造作符瑞以诬皇天以欺先帝今幸为奸发窜逐请明告天下还冦莱公以明忠邪终以孤直不偶官止殿中丞卒门人谥曰存道先生
  王樵 字肩望淄川人性超逸深于老易善击剑有㮣世之志庐梓桐山下不交尘俗山东贾同李冠皆尊仰之咸平中契丹内冦举族北俘累年乃归刻木为亲葬奂山东立祠奉侍终身太守刘通诣樵逾垣遁去其后高弁知州事范讽为通判相与就见之李冠以诗寄之曰霜台御史新为郡棘寺廷评继下车首谒梓桐王处士教风从此重诗书晩自号赘世翁豫卜地垒石名茧室刻铭其上曰生前杀躯以虞不备没后寄魂以备不虞后感疾即入茧室中自掩戸乃卒命以古剑徇葬著游边集二卷安边三策说史十篇济南李芝为赘世先生传治平中淄川诗僧文幼即其地起祠祀樵其为世景慕如此
  刘孟节 寿光人少师种放天姿绝俗笃古好学酷嗜山水青之南有冶原欧冶子铸剑之地山奇水清丛筠古木气象幽绝孟节欲隠其间富韩公为筑室泉上诗以饯之曰先生已归隠山东人物空其后范文正公文潞公皆优礼之欲荐之朝孟节恳辞少时尝寓龙兴僧舍往往凭栏独立怀世事手拍栏干吁唏太息有诗曰读书误我四十年㡬回醉把栏干拍见司马温公诗话
  张荷 寿光人师事种放与吴遁魏野杨朴宋澥为友性高洁为文奇涩著过非九篇放谓隋唐以来缀文之士罕能及之终以运蹇不遇卒有诗文三卷见渑水燕谈
  苏丕 青州人祖徳祥建隆四年状元丕有高行少时一试礼部不中拂衣去居渳水之濵五十年不践城市欧阳文忠公镇青言于朝赐号冲退处士年八十馀卒
  周起 邹平人母感吉梦而生父异之谓必大其门因名曰起第进士通判齐州召直史馆真宗东封群臣多献文颂起独上书言天下之势患于安逸而忽于兢业真宗佳之拜谏议大夫终枢密副使
  刘廷式 齐州人苏轼知密州廷式为通判初廷式未遇时约取乡人之女及第后女丧明廷式卒娶之女死丧之逾年而哀不衰因不复娶轼问曰哀生爱爱生色君爱何从生哀何从出廷式曰吾知丧吾妻而已若缘色生爱缘爱生哀色衰爱弛吾哀亦忘则凡扬袂倚市目挑而心招者皆可以为妻邪轼深感其言廷式后监太平观老于庐山绝粒不食而面目奕奕有光步峻坂如飞以寿终
  姜遵 淄川人初举进士为蓬莱尉以击搏知名天圣七年拜枢密副使卒赠吏部侍郎
  明镐 密州人参知政事与文彦博同时
  李常 字公择登州人知齐州齐多盗常得黠盗刺为兵置麾下询知弭盗之术奸无所容尝为富郑公客李师中榜其闾曰遗直坊东坡有诗
  燕肃 字穆之青州人龙图阁待制知审刑院请谳诸路冤狱有不当者释其罪自是全活者众肃有巧思尝造指南车记里鼓及欹器莲花漏世服其精
  赵师民 字周翰临淄人九岁能文第进士官至龙图阁直学士子彦若哲宗时翰林学士绍圣初章惇以彦若与修神宗实录贬死
  李觉 字仲明益都人举九经起家知泗州迁礼记博士
  贺元 琅邪人真宗东封谒于道左曰晋水部员外郎贺元再拜东坡记诗云旧闻父老晋郎官已作飞腾变化看闻道东䝉有居处愿供菽水看烧丹盖仙人也
  雪窦襌 居琅邪山身被布衫五十年不易向芗林尝为青州雪窦布衫倡云赵州无义汉雪窦老婆襌一川风雨后明月却当天
  周沆 字子真益都人累官至枢密直学士安抚使温公铭其墓云光昔通判并州事公于河东铭曰古之君子徳盛道尊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公正衣冠严不可干施之于政乃仁乃寛吏畏而悛民思弗谖款铭垂美以告后昆碑今在益都城南驼山下
  异人徐问真 潍州人与欧阳文忠善一日求去甚力欧公留之不可曰我友罪我与公卿游公使人送之果有铁冠丈夫长八尺馀俟于道周以瓢覆酒于掌中以饮提笥童子遣回不知所往童子径发狂亦莫知所终尝教欧公引气愈其足疾东坡试之亦验
  于焘 字彭年寿光人博学能文颇喜言兵庆历中元昊数冦边敌人乘衅聚兵求关南地丞相吕文靖公召彭年计之彭年云宜治西北行宫若将亲征者以压其谋乃以大名府为北都二敌果请盟仁宗春秋高皇嗣未立登州岠嵎山数震彭年上疏曰岠嵎极东方殆东朝未建人心摇动之象宜早定储以安天下齐宜为节度逮英宗入继乃由齐邸人以先识称之
  张蕴 淄川人咸平中契丹入冦淄川城垒不完刺史欲弃城奔南山蕴时为郡兵马监押按剑曰刺史若出吾当斩以徇卒完城后为环州马岭镇监押虽处穷塞犹建孔子祠刻石为记范文正公书其碑阴以美之其后子孙皆以文学才行登侍从云
  吕颐浩 齐州人南渡丞相忠穆公
  内翰綦崈礼 高密人徙潍州北海故人称北海先生崈礼随高宗南渡掌王言凡下诏㫖读者感动时议以为中兴之功非特将士宣力诏令亦有助焉如陆宣公之在奉天也见重如此以忤秦桧位不进翰林侍读袁伯长云北海子孙见寓四明为衣冠名族
  辛幼安 济南人宋名臣言行录黜稼轩不取朱文公称曰稼轩帅湖南赈济榜秪用八字虽只粗法便见他有才况其忠英之气见于辞翰者不一尝言曰敌人六十年后必灭敌灭而宋之忧方大其识如此宋人既以伧荒遇之而不柄用中原又止以词人目之为可惜也故识之宋实录载幼安赞韩侂胄用兵侂胄败幼安获罪于士论非也稼轩豪杰之士枕戈待旦有志于中原久矣宋人举国听之岂无所成侂胄之败正陈同父所谓真虎不用真鼠枉用之所致以此议公可乎
  金刘迎 东莱人太子司经有文集号山林长语章宋诏国学刋行
  周驰 济南人在太学以䇿论魁天下贞祐济南破不肯降携二孙赴井死
  张行简 莒州日照人词赋第一人及第仕至翰林学士承㫖备于礼文之学典贡举三十年门生遍天下弟行中亦进士仕至参知政事言虎贼必反抗权臣高琪为士论所称右四人并见中州集
  李国维 淄川人进士历符离叶二县令著清名蚤年邻家有窖银者兵后无人国维掩而不发见杨素庵事言补
  杨𢎞道 字叔能淄川人金末补父荫不就与元遗山刘京叔杨焕然辈皆以诗鸣大为赵闲闲诸公所称避乱走襄汉宋人辟为唐州司戸兼文学不久复弃去晩寓益都尝一见李璮议不合为用事者所嫉浮沈闾里以诗丈自娱著小亨集事言补等书行于世延祐三年赠文节







  齐乘卷六
  齐乘后序
  昔我先人为国子助教每谓潜曰吾日与诸生讲习所业暇则又与翰苑诸名公唱和诗章诗乃陶冶性情而已若夫有关于当世有益于后人者宜著述以彰显焉吾生长于齐齐之山川分野城邑地土之宜人物之秀此疆彼界不可不纂而纪之也迨任中书兵部侍郎奉命山东于是周览原隰询诸乡老考之水经地记历代沿革门分𩔖别为书凡六卷名之曰齐乘藏于家嘱潜曰吾或身先朝露汝其刻之先人既卒常切切在念第以选调南台又入西广匆匆未遑遂志兹幸居官两浙始克撙节奉禀命工镂板以广其𫝊以光先徳参政伯脩先生已详序于前矣有仕于齐者愿一览焉至正十一年辛卯秋七月奉训大夫两浙都转运盐使司副使男潜百拜谨识


  齐乘释音
  卷一
  沿音缘音酷音锡古活切实侧切虞夏诸侯也胡典切山下而险又曰岭上平与现同古桓切又胡官切草可作席音璧去声干宝搜神记是其撰作于非去声音寔音述水名音缁音时音奚音劬郦道元音历注水经者公玉带济南人公玉姓带名玉一音璛声激切讼也音额荤粥与獯鬻同步项切沐载沐音木姓也巨㦸切𬸚𬸦音岳濯奴刀切山名音耆音巷音包黄能奈平声三足鳖也或作熊音坦李全之子也不期音基音仞充夜切音浮音慎音骚才何切盐也峆㠠音合闾音存音蛙音绳音教音豹突宊他骨切方言江湘谓卒相见曰突一曰出貌云㐬说文不顺忽出也从到子易云突如其来如不孝子突出不容于内也或从到古文子即易突字也今俗作□非使去声疾也
  卷二
  龙且子余切项羽将也音甸音而𣶩胡卦切水名去声黔陬音钳郡音米直固当作沽音溃平声音崩速搜二音音移桥也音澄又去声音盘音粕音掩仕之切去声
  卷三
  嶷岳力切小儿有知也去声音伫与帆同音运音运音宙音锐音秘音亦慈陵切音桥音隔音倪儒锥切仕角切音傲吐管切音晩音愚食其音异基人名音滴今作商音挑县名周亚夫所封音㙮音昂音分音院音披上声壊也于𠉀切音诗
  卷四
  𤣥文𤣥姓文名音坤人名音便平声人名音释人名慎到慎姓到名环渊环姓渊名音携斟灌斟姓灌名羿音义倪吊切浞之子即奡也音繁才赞切古暗切音参蒲经切音进午姑切音谈音毁蝮蛇也又人名达合切音昆上声音棘音桂人名音弦莱州布名音砚音低音角许慎切去声音酌音助音阖于计切死也音何音蒲音缘蝗虫子也颛臾音专俞音昊音遁音韦上声音况
  卷五
  楷口骇切楷书也木名又音皆音义𪟝音积音盲音辉废也音路丑林切音博音眉音宜上声音颇苦怪切许慎切音税音腠使犬声也音庞音啾音梗胡结切徒结切五罪切音育音嵩音凯音付音邀千余切羖䍽音古力音昔音夸徂兖切音考音恣都牒切跕屧也所倚切舞履也音福千𠉀切音古与吝同他甘切音耳
  卷六
  俑音勇米幼切作管切集也平声音固音浩庾顷切音间去声音习人名音避张连切蚳蛙音池蛙匹练切音央上声音与咀同音出昌志切音屈音烛音假音闹音賔去声音常七余切音皎音中又音众音塞音出音促音阻七性切音枢普木切音遂𦈙音聂音域七公切诘吊切音提娟营切上声音绥音桧音褒音丙音假音兆𢎪音与𢎞同音潭音祝音渠𢣢音协纡伦切音交上声音窜蒲𠉀切博毛切音聚音缀音虫音言上声去声音萱綦崈音其崇锄庚切音其
  后序
  冶音野去声音尊上声与俸同与廪同音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