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615-黄宗羲-南雷集-8-6.djvu/164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动静步歩实历而见故发先儒之所未发者其大端有四

一曰静存之外无动察问愼独专属之静存则动时工夫

果全无用否先生曰如树木有根方有枝叶栽培灌漑只

在根上用枝叶上如何著得一毫静存不得力才喜才怒

时便㑹走作此时如何用工夫苟能一如其未发之体而

发此时一毫私意著不得无工夫可用若走作后便觉得

便与他痛改此时喜怒已过了仍是静存工夫也门人叶

(⿰氵閠)山廷秀疑诚意不足以摄内外先生曰意诚则心之主

宰处止于至善而不迁矣止善之量虽通乎身心家国天

下而根据只在意上葢谨其微者而显者不能外矣知此

则动而省察之说可废省察即是存养中最得力处不省

不察安得所谓常惺惺者存又存个何物养又养个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