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斐爾德木刻士敏土之圖》序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靜靜的頓河》後記 《梅斐爾德木刻士敏土之圖》序言
作者:魯迅
1930年
《鐵流》編校後記
本作品收錄於《集外集拾遺
本篇最初印入一九三○年九月出版的《梅斐爾德木刻士敏土之圖》,後經作者修改,印入新生命書局再版的董紹明、蔡詠裳合譯的《士敏土》中,其中刪去最後一段和寫作年月,另外補寫了如下一段文字:「以上這一些,是去年九月三閒書屋影印這圖的時候,由我寫在前面作為小序的。現在要複製了插入本書去,最好是加上一點說明,但因為我別無新知,就只好將舊文照抄在這裡。原圖題目,和本書頗有不同之處,因為這回是以小說為主,所以譯名就改從了本書,只將原題注在下面了。一九三一年十月二十日,魯迅記。」

  小說《士敏土》為革拉特珂夫所作的名篇,也是新俄文學的永久的碑碣。關於那內容,戈庚教授在《偉大的十年的文學》裡曾有簡要的說明。他以為在這書中,有兩種社會底要素在相剋,就是建設的要素和退嬰,散漫,過去的頹唐的力。但戰鬥卻並不在軍事的戰線上,而在經濟底戰線上。這時的大題目,已蛻化為人類的意識對於與經濟復興相衝突之力來鬥爭的心理底的題目了。作者即在說出怎樣地用了巨靈的努力,這才能使被破壞了的工廠動彈,沉默了的機械運轉的顛末來。然而和這歷史一同,還展開著別樣的歷史——人類心理的一切秩序的蛻變的歷史。機械出自幽暗和停頓中,用火焰輝煌了工廠的昏暗的窗玻璃。於是人類的智慧和感情,也和這一同輝煌起來了。

  這十幅木刻,即表現著工業的從寂滅中而復興。由散漫而有組織,因組織而得恢復,自恢復而至盛大。也可以略見人類心理的順遂的變形,但作者似乎不很顧及兩種社會底要素之在相剋的鬥爭——意識的糾葛的形象。我想,這恐怕是因為寫實底地顯示心境,繪畫本難於文章,而刻者生長德國,所歷的環境也和作者不同的緣故罷。

  關於梅斐爾德的事情,我知道得極少。僅聽說他在德國是一個最革命底的畫家,今年才二十七歲,而消磨在牢獄裡的光陰倒有八年。他最愛刻印含有革命底內容的版畫的連作,我所見過的有《漢堡》《撫育的門徒》和《你的姊妹》,但都還隱約可以看見悲憫的心情,惟這《士敏土》之圖,則因為背景不同,卻很示人以粗豪和組織的力量。

  小說《士敏土》已有董紹明蔡詠裳兩君合譯本,所用的是廣東的譯音;上海通稱水門汀,在先前,也曾謂之三合土。一九三○年九月二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