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文》復刊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我要騙人 《譯文》復刊詞
作者:魯迅
1936年3月8日
白莽作《孩兒塔》序
本作品收錄於:《且介亭雜文末編

本篇最初發表於一九三六年三月上海《譯文》月刊新一卷第一期「復刊號」。

  先來引幾句古書,——也許記的不真確,——莊子曰:「涸轍之鮒,相濡以沫,相煦以濕,——不若相忘於江湖。」

  《譯文》就在一九三四年九月中,在這樣的狀態之下出世的。那時候,鴻篇巨製如《世界文學》和《世界文庫》之類,還沒有誕生,所以在這青黃不接之際,大約可以說是彷彿戈壁中的綠洲,幾個人偷點餘暇,譯些短文,彼此看看,倘有讀者,也大家看看,自尋一點樂趣,也希望或者有一點益處,——但自然,這決不是江湖之大。

  不過這與世無爭的小小的期刊,終於不能不在去年九月,以「終刊號」和大家告別了。雖然不過野花小草,但曾經費過不少移栽灌溉之力,當然不免私心以為可惜的。然而竟也得了勇氣和慰安:這是許多讀者用了筆和舌,對於《譯文》的憑弔。

  我們知道感謝,我們知道自勉。

  我們也不斷的希望復刊。但那時風傳的關於終刊的原因:是折本。出版家雖然大抵是「傳播文化」的,而「折本」卻是「傳播文化」的致命傷,所以荏苒半年,簡直死得無藥可救。直到今年,折本說這才起了動搖,得到再造的運會,再和大家相見了。

  內容仍如創刊時候的《前記》裡所說一樣:原料沒有限制;門類也沒有固定;文字之外多加圖畫,也有和文字有關係的,意在助趣,也有和文字沒有關係的,那就算是我們貢獻給讀者的一點小意思。

  這一回,將來的運命如何呢?我們不知道。但今年文壇的情形突變,已在宣揚寬容和大度了,我們真希望在這寬容和大度的文壇裡,《譯文》也能夠託庇比較的長生。

三月八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

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