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接受共產國際第十次全體會議決議的決議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中國共產黨接受共產國際第十次全體會議決議的決議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
1929年12月20日

一九二九年十二月二十日中央政治局會議通過)

中央接到共產國際第十次全體會議的決議,經過詳細的討論後,完全同意第十次全體會的精神,路線,與一切決議。並且深切感覺全體會的路線與一切決議都極適合於領導中國革命鬥爭的需要,特別反對黨內右傾取消派及調和派的論斷是給與中國黨戰勝取消主義與調和派的最鋒利的武器;因為中國取消派與調和派在各方面的表現,正是與國際取消派調和派的思想,一條路線,一個系統。因此,中央號召全黨同志必須仔細的研究十次全體會議的一切決議,並且根據這些決議配合實際情形堅決的執行。

  • 一、全體會指出一年來事變的發展,「一天一天更加看出第六次大會對於目前時期估量的正確。認為目前是大戰後的第三時期,是資本主義一般的危機增長起來,而帝國主義內外矛盾日加激烈的時期」,這是完全正確的。在國際形勢上,如各個帝國主義因為搶奪市場,爭取投放資本的勢力範圍,以求重新分割殖民地而加緊世界大戰的準備;因為蘇聯社會主義的建設更加鞏固與發展,帝國主義更積極的向蘇聯進攻;因為生產合理化,更殘酷的榨壓工人,而促成工人階級的日益革命化;因為更厲害掠取殖民地勞苦群眾的血汗,而促起殖民地工農勞苦群眾自謀解放的革命鬥爭更尖銳的向前發展;因為這些原因而促進了世界革命新的浪潮的興起,完全證實了這樣的估量。就中國現在一般經濟政治危機的形勢,也完全適合於這樣的估量。如英美日帝國主義搶奪中國的矛盾日加尖銳,一方面極力指使中國軍閥互相搶奪,戰爭不已,另一方面極力在中國樹立軍事的根據,美國佔有航空,英國奪取海軍,日本在山東滿洲擴大其自由駐兵的範圍;這便是各個帝國主義加緊準備直接戰爭的形勢,因此,中國已成為爆發帝國主義大戰主要危險區域之一。如國民黨在帝國主義指使之下武裝奪取中東路,組織白俄軍隊,攻入蘇聯邊境,讓日本積極進兵北滿,請求英美法等帝國主義共同干涉,都充分證明了帝國主義進攻蘇聯的加緊。如帝國主義更厲害的侵掠中國,勾結國民黨軍閥取得更多的經濟政治的特權(如航空,海軍,內地雜居,內地租借權,內河航行的擴大等),而使中國更加殖民地化,因此促起了工農勞苦群眾反帝國主義運動的重新興起。如中外資本競行生產合理化,加重工人工作,增加失業,工資減少,童工女工增多,使中國工人階級為救死求生不得不堅決起來鬥爭,而就開展了工人運動復興的形勢。這些事實都是「帝國主義的一切根本矛盾同時尖銳化」的有力的證明。所以右傾派及調和派說「帝國主義間的一些協約協定(如楊格計劃等)可以相當緩和帝國主義的矛盾」,或者說「資本主義國內矛盾日漸衰弱」都是些無稽之談。特別是中國的取消派認為帝國主義可以對中國資產階級讓步,可以放任中國工業的獨立發展,更是完全走上了社會民主黨謳歌世界資本主義繁榮的觀點,無疑的是絕對錯誤的。
  • 二、全體會指出現在帝國主義互相衝突的中心,是英美爭奪世界霸權的矛盾,「在殖民地的『小』的戰爭(如中國蔣桂間的戰爭),其背後都隱藏着英美間為爭世界霸權的衝突」,這是不容絲毫懷疑的。最近改組派軍閥反蔣戰爭的興起,也同樣有英帝國主義的積極作用(如汪精衛回國前首先至倫敦與麥克唐納爾會見,香港成為改組派策動中心,同時香港政府又操縱兩廣戰爭等),又是-次有力的證明。所以英日美在中國的三角衝突,固然日美間表現行更加尖銳(如日本積極組織北方軍閥反蔣及對滿洲問題等),而英帝國主義決不會取消極的態度,尤其不能與美國妥協一致以穩定南京政府;並且就發展的形勢看,必然要從三角衝突而走向英日協調與美對抗的形勢。如果輕視了英美間的矛盾,那麼,一切政治問題的估量都會走到極端錯誤與右傾的方面去。
  • 三、無論帝國主義營壘怎樣的敵對和衝突,但主要的世界矛盾,是世界資本主義與蘇聯社會主義兩個經濟政治系統的衝突,特別是一年來蘇聯社會主義的建設出乎右傾采意料之外的更加鞏固起來,在全世界工人階級與勞苦群眾中的影響更加擴大起來,所以帝國主義對蘇聯的進攻,也就日益緊迫。帝國主義在他互相衝突更加緊張的時候,更要企圖首先消滅蘇聯的。所以全體會指出「帝國主義進攻蘇聯是目前主要的危險」。只有取消主義者陳獨秀們,才在極明顯的帝國主義進攻蘇聯的中東路問題上把帝國主義戰爭與進攻蘇聯戰爭的危險平列起來;才認為蘇聯與奉天的和平交涉,已經減輕了甚至沒有了進攻蘇聯的危險。這樣的觀點只是替帝國主義在群眾中散播和平欺騙的空氣,來鬆懈廣大群眾武裝擁護蘇聯的決心。
  • 四、全體會議指出「經濟上採用榨壓工人的政策,同時政治上的反動也更增長起來,資產階級國家的法西斯蒂化,在社會民主黨佔有勢力的國家,另有一種社會法西斯蒂的形式」,更殘酷的來鎮壓工人。另一方面也就造成了「社會民主黨在工人階級中的危機」,廣大群眾日益左傾革命化。於是左派社會民主黨成為資產階級欺騙工人有力的工具,「這個左派傳播幻想,使人相信是反對社會民主黨中領導一派的政策,以此來緩和社會民主黨崩潰的過程,其實這個左派是儘可能擁護社會法西斯蒂政策的」。所以「共產國際及各國支部,特別嚴重的提出,加緊堅決鬥爭,以反對社會民主黨及其左派的任務,尤其要反對社會民主黨左派,因為他是工人運動中共產主義的最危險的敵人,是工人群眾積極力和戰鬥力發展的主要障礙」,這更是非常正確的!如果輕視了反社會民主黨左派的鬥爭,無疑的要墮入右派調和派的泥坑。同樣帝國主義對半殖民地的中國,也極力利用民族改良主義來緩和工農革命鬥爭;國民黨,特別是改組派,第三黨,是他們最有力的工具。現在廣大群眾對這些改良主義的政黨,的確還有不少的幻想的殘餘;特別現在形勢,軍閥戰爭更加擴大與混亂,工農革命鬥爭更加向前發展,改組派,第三黨更要加緊他的欺騙宣傳,實在是黨奪取廣大群眾之最嚴重的敵人。所以黨必須更嚴厲的作反改組派與第三黨的鬥爭,不斷的揭破他們的欺騙,然後才能領導工農革命鬥爭更快的向前發展。
  • 五、全體會指出「國際六次大會以後發現的新的事實,就是工人階級明白表現的左傾,和工人革命運動新的浪潮開始」。過去的洛茨同盟罷工,柏林五一示威的巷戰,魯爾的鬥爭,印度革命的繼續高漲,以及最近的澳洲礦工冶大罷工,東京電車工人的同盟罷工,美洲海地工人的武裝鬥爭,都充分證明這一估量是完全正確的。在資本主義的壓迫剝削增加,工人生活更加痛苦,社會民主黨公開的法西斯蒂化,更暴露了他的假面具;共產主義在工人群眾中勢力的增加,帝國主義戰爭特別是進攻蘇聯戰爭的危機的加緊:在這些條件之下,無疑的群眾革命鬥爭要更快的成熟為世界的高潮走向直接革命的形勢。右傾派與調和派認現在新的革命浪潮與直接革命形勢之中好象有一座萬里長城隔住,無疑的是極端錯誤的。同樣的,現在中國的一切政治的根本矛盾,都更加尖銳化,資產階級因為他的利益與帝國主義國家財政資本的利益,不可分離,和他與封建勢力反動聯盟之故,決不能實現絲毫改良的企圖,而只有更加走入反中國獨立的帝國主義的營壘中去,更殘酷的剝削工農勞苦群眾。這樣自然要更加促起工農革命鬥爭的發展。現在各地罷工潮流的興起,特別是主要產業工人,農民的土地鬥爭與武裝鬥爭到處爆發,兵士譁變普遍了全國,都證明中國革命運動的復興,證明國際第十次全體會與中國黨的二中全會對中國革命的估量是完全正確。尤其是最近的形勢,軍閥戰爭擴大,統治階級的危機加深,工人鬥爭漸次走上反黃色工會與國民黨的鬥爭,每個經濟罷工都很快轉為嚴重的政治鬥爭,甚至武裝衝突(如青島紗廠工人,北京人力車夫,武漢紗廠工人等),農民暴動與游擊的範圍日益寬廣,紅軍的組織特別是政治影響,更加強大起來,這就表現着這一革命復興的形勢,要更迅速的開展這一全國革命高潮走向直接革命的形勢。取消派陳獨秀等,以為現在群眾鬥爭「正是革命高潮的反面」,這不過證明他們完全離開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觀點,抹煞一切事實而幻想資產階級的穩定罷了!
  • 六、在這樣革命浪潮發展的形勢之下,黨必須提出更堅決的策略與政治口號來領導群眾鬥爭更快的發展,所以全體會指出「政治罷工,成為直接的時代的堅決問題」,是異常正確的。特別在現在中國革命的形勢之下,在城市在工人中組織同盟罷工,示威運動,發展到政治的總同盟罷工,擴大游擊戰爭,組織地方暴動,盡量的擴大紅軍,組織兵變,是現在黨領導各種革命鬥爭匯合起來成為推翻國民黨軍閥政權,建立蘇維埃政權之直接鬥爭的主要策略。取消派提出「國民會議」的口號,無疑的是替資產階級服役來阻止廣大群眾的革命鬥爭。
  • 七、特別是全體會堅決反對右派與調和派的路線,指出「機會主義是傳播資產階級影響於工人階級,並傳播社會民主黨傾向於共產主義運動的一種間牒〔諜〕」,中央認為是非常正確的。因此,中央更完全同意全體會反對布哈林同志的調和主義,同意決定免除他的主席團委員的職務與在共產國際的工作。

布哈林同志遠在指導中國黨的六次大會的時候,雖然根本上是依據共產國際的整個路線,但在某些問題上仍然暴露了他的調和派的觀點。如在他的演說中,因對富農與城市小資產階級觀點不正確而得出將來工農專政時還會有與其他急進的革命政黨成立聯合政府的形式,「或者會形成一個甚麼急進的革命黨,它在某一階段,將與我們共同行動,或者如左派譚平山黨……」,尤其論到組織問題,提出「和氣一致」的口號等,都是極明顯的右傾的不正確的觀點。必須明白的指出這樣觀點的錯誤,而肅清這祥思想的殘餘,否則,在將來還可以成為右傾思想的基點。

  • 八、中國黨一方面過去的機會主義的殘留,還伏着很深的根蒂,另一方面黨的無產階級基礎尚很薄弱,因此右傾機會主義的危險,乃更加嚴重。所以六次大會後中央開始工作即堅決的與機會主義的殘留思想鬥爭(如順直問題,江蘇問題,廣東問題)。從三十四號通告起更明白的指出右傾是黨內主要的危險。二中全會便在這樣的精神之下,確定了黨的路線,更加強了黨內反右傾的鬥爭。在中東路問題爆發以後,機會主義--反對派,公開的提出他的取消主義的路線來反對共產國際,黨的六次大會,二中全會與中央的整個路線,更加表現出右傾危險的嚴重。中央在一貫的反右傾的路線之下,動員全黨的同志,與取消派作堅決的鬥爭。現在雖然相當的戰勝了取消主義的思想,並且在組織上開除了一些公開反黨的取消派的領袖,陳獨秀彭述之等;可是這一鬥爭還是在異常嚴重的時期。因為黨的一般的理論水平線很低,同時取消派正在積極作反黨的活動,所以要肅清取消主義的思想,更須要全黨繼續不斷的加倍的努力。特別是調和主義的思想,還在活躍,還需要在思想上給以嚴重的打擊;所以右傾的危險,仍然是黨的最嚴重的問題。必須依據國際第十次全體會的精神與路線,繼續堅決執行反右傾的鬥爭。
  • 九、且目前右傾危險,是有他的客觀的強大的基礎,是由於階級矛盾的更尖銳化,歷史上空前的事變,將要到臨,黨內小資產階級思想的殘留,為這樣嚴重的事變所嚇怕,自然要更加動搖而走向右傾與調和的方面去。特別是中國黨內無產階級基礎尚不寬廣,理論水平都很幼稚,更易於反映右傾的思想,甚至在堅決執行反右傾的路線之下,而在某些策略上亦仍然可以犯到右傾的危險。譬如中央一年來總的路線,主要的是反對右傾,可是過去在政治的分析上,過分估量了資產階〈級〉與封建勢力的矛盾,在農民問題上,對富農的認識不清楚,與策略的動搖,在職工運動上,主張在黃色工會之下,不能建立對立的赤色工會等,都是極明顯的犯到右傾錯誤。雖然這些錯誤在接到國際的指導後很快的糾正了,但仍然值得我們嚴重的注意。因此全黨在堅決反對取消派與調和派的鬥爭時,仍然需要很仔細的檢查自己的策略與工作,肅清一切右傾的危險。現在黨內和平發展,合法運動的傾向等仍然異常嚴重;特別是國際決議案上最後所指出的「目前時代最大的危險,就是共產黨有追趕不上群眾革命運動發展的可能(尾巴主義)」,在中國黨內表現得尤為嚴重。最近幾月來工人罷工潮流的發展,黨很少在事前起領導的作用,大部分都是跟着群眾的尾巴跑,尤其在策略的運用上,隨處表現出尾巴主義的精神。所以中央號召全黨的同志,必須堅決的接受國際全體會議的指導:「以最堅決的精神,反對這種反映社會民主黨遺傳的尾巴主義傾向。不戰勝這種傾向,是不能盡工人運動先鋒隊的作用,即不能領導工人階級到新的革命戰爭和新的勝利。」

中 央

一九二九.一二.二十.




http://news.xinhuanet.com/ziliao/2004-11/26/content_2263841.htm


PD-icon.svg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五條,本作品不適用於該法。如不受其他法律、法規保護,本作品在中國大陸和其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不適用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的作品包括:
(一)法律法規,國家機關的決議、決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質的文件,及其官方正式譯文;
(二)單純事實消息;
(三)曆法、通用數表、通用表格和公式。

註:中文維基文庫社群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務演講,不總是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質的文件。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