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世譜/卷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四 中山世譜
卷五
尚忠王 尚思達王 尚金福王 尚泰久王 尚德王
琉球國 蔡鐸、蔡溫等著
卷六

尚忠王[編輯]

童名、神號不傳。明洪武二十四年辛未降誕。

父:尚巴志王【尚忠係第二子】

母、妃不傳。

世子:尚思達。

附紀[編輯]

尚忠王英明仁厚,深有作爲。永樂二十年壬寅,尚巴志王恐山北恃固而復有變,特命尚忠監守山北,稱今歸仁王子。後尚忠踐祚,仍遵舊制,封子弟於今歸仁,世世監守,著爲定規。

【尚徳王失徳,覆宗絶祀。由是,監守貴族之徒皆遁世而隱。即今今歸仁間切下運天村所謂百按司墓者,其貴族之墓也。墓內枯骨甚多,又有骨龕數個,以木爲之,修飾尤美,皆銘巴字金紋。而一個稍新者之壁,有字云:弘治十三年九月某日。以此考之,則其貴族至於尚眞王代而老盡焉。此其證也。然人沒世遠,墓圯骨露。問之,則運天村人曰裔孫已絶,無有掃祭者】

[編輯]

明正統五年庚申即位。

國相:懷機

法司【名氏不傳】

本年,遣歩馬結制等貢馬及方物。【時未以巴志訃聞於中朝】宴賚如例。先是,朝貢者朝參出人,皆給馬有例。至是,止給正副使,其餘皆不給。著爲令。

六年辛酉,遣長史梁求保、使者楊布明泰、通事梁祐等奉表入貢;又遣達福期等表賀萬壽聖節。【時未以巴志訃告】

本年,遣通事沈志良、使者阿普斯吉等駕船載瓷器等物往瓜哇國,市胡椒、蘇木。至東影山,遭風桅折,進港修船,歸國。

七年壬戌,世子尚忠遣長史梁求保等奉表入貢,並以巴志王訃聞於朝,兼請襲封爵。英宗命給事中余汴、行人劉遜爲冊封正副使。

八年癸亥,世子尚忠兩遣使貢馬,並表賀元旦。

本年,英宗遣正使余汴、副使劉遜齎勅至國,諭祭故王巴志,封尚忠爲中山王。仍賜王及妃皮弁、冠服、金織、襲衣、幣布等物。詔曰:


昔我祖宗,恭天明命,君主天下;無間遠邇,一視同仁;海外諸國,咸建君長,以統其衆。朕承大寳,祇奉成憲,用圖永寧。故琉球國中山王尚巴志,爰自先朝,恭事朝廷;勤修職貢,始終如一。茲既雲亡,其世子尚忠,敦厚恭愼,克類前人;上能事大,下能保民。今遣正使給事中余汴、副使行人劉遜齎勅,封爲琉球國中山王,以主國事。爾大小頭目人等,其欽承朕命,盡心輔翼,惇行善道;俾國人咸樂太平,副朕仁覆蒼生之意。


勅曰:


爾遣長史梁求保,奏爾父王尚巴志亡歿。良深悼念。特遣使,命爾爲琉球國中山王,以主國事。爾宜篤紹爾父之志,益堅事上之誠,敬守臣節;恭修職貢,善撫國人;和睦隣境,庶幾永享大平之福。


九年甲子,王遣使謝恩,及入貢者凡四。使臣梁囘奏乞給海舟,一以便歳時朝貢。英宗給之。

本年,十月二十四日薨。

在位五年,壽五十四。

尚思達王[編輯]

神號:君日【童名不傳】永樂六年戊子降誕。

父:尚忠王

母、妃不傳。並無嗣。

[編輯]

明正統十年乙丑即位。

國相:懷機

法司:馬權度【其餘不傳】

本年,遣使入貢者凡二。【時未以尚忠王訃告】宴賚如例。

本年,本國商舶漂至廣東香山港,巡戍欲盡戮冒功。海道副使章格不可,乃爲辨奏,悉還其貲。

十一年丙寅,遣使入貢者凡二。【時未以尚忠王訃告】宴賚如例。

十二年丁卯,遣長史梁球奉表入貢,並以父王尚忠訃告,兼請襲爵。英宗命給事中陳傳、行人萬祥爲冊封正副使。

本年,遣通事蔡讓等貢馬及方物。宴賚如例。

十三年戊辰,冊封使給事中陳傳、行人萬祥齎勅至國,諭祭故王尚忠,封世子尚思達爲中山王。勅曰:


爾比遣長史梁球等,奏爾父王尚忠亡歿。良深悼念。特封爾爲琉球國中山王,繼承爾父,主理國事。爾宜篤紹先志,敬守臣節,恪修職貢;簡任賢良,善撫國人;和睦隣境,以保國土。仍以皮弁、冠服、常服及金織、紵絲、羅緞等物賜王及妃。復詔論其國臣庶,盡心輔翼,各循理分,母或僭踰。俾凡國人,同樂雍煕,副朕一視同仁之意。故諭。


本年,王先已遣使貢方物。其跟伴與四川長河西番人相毆會同舘門外,有重傷者。有司以其事聞。英宗命毆至死者抵死。

本年,王遣梁同等貢馬及方物;已又遣王舅馬權度等奉表貢方物,謝襲封恩。王叔尚金福附進方物。【時福建尤溪沙縣方有寇警。翌年三月,始至京】宴賚如例。英宗賜馬權度衣幣、冠帶,仍命馬權度齎勅並綵幣,歸賜王、王妃及王叔。時馬權度具呈言,以所賜絹匹往蘇州府,易紗羅、紵絲,歸國服用。禮部以聞,英宗從之。馬權度齎勅並綵幣而歸。勅曰:


朕奉天命,祇承祖宗大位,主宰生靈。夙夜惓惓,罹欲天下之人鹹得其所。惟王遠居海外,能敬順天道,恭事朝廷,恪修職貢。遣王舅馬權度等奉表,並王叔尚金福,倶以馬匹、金銀器皿等方物來貢,益見誠意。朕甚嘉悅。今權度等囘,特賜王、王妃並王叔綵幣。王其體朕至懷。故諭。


十四年己巳,王遣亞間美等奉表貢方物。宴賚如例。

本年十月十三日薨。在位五年。壽四十二。

尚金福王[編輯]

神號:君志【童名不傳】明洪武三十一年戊寅降誕。

父:尚巴志王【金福係第六子】

母、妃不傳。

尚思達王無嗣,故金福受遺命,嗣大位。

世子曰志魯,死於兵亂,無嗣。

[編輯]

明景泰元年庚午即位。

國相:懷機

法司【名氏不傳】

本年,遣百佳尼等貢方物。【時未以尚思達王訃告也】會景帝登極,改元景泰。仍命百佳尼齎勅並文綺、綵幣,歸賜王及妃。時通事程鴻具呈言:「來船已壞,不能返國。願以所賜幣帛造船。」禮部奏,允其請。移文福建三司,聽其自造,不得擾民。

本年,又遣梁囘等貢馬及方物。宴賚如例。【時未以王訃告】

二年辛未,遣亞間美等貢方物。【時未以王訃告】景帝命齎勅並文綺、綵幣,歸賜尚思達王及妃。勅曰:


國家一視同仁,無間遠邇。況於謹脩職貢之國,尤所當厚。爾琉球,於中國,爲東藩,世脩職貢,逾久益勤。今王遣使亞間美等奉表及進方物,禮意勤至。朕承列聖嗣,登大寶,期與四海同樂雍煕。王能篤於事大,良足嘉尚。使還,特賜王及妃綵幣,以答誠意。王其欽崇天道,仁恤生民,永固藩屏,以副朕懷。故諭。


本年,遣察都等入貢;【時未以王訃告】已又遣通事李敬等入貢。【想此時始以尚思達訃告,不然何能有遣封也?】時察都以自備工料造船爲請。禮部議奏:「今福建地方被賊亂,人民艱窘。宜令其候本國進貢通事李敬等囘日,附載歸國。」景帝從之。

本年,遣使請封。時以那覇阻海,往來不便之故,命國相懷機築長虹堤。【自安里橋至伊邊嘉麻橋曰長虹堤】築畢,懷機返願,建神社並寺,名其寺曰長壽。【社及寺倶今存】

三年壬申,尚金福表稱王叔,遣使入貢。

本年,景帝遣左給事中陳謨、【一作喬毅,未知孰是】行人董守宏齎勅至國,諭祭故王尚思達,封王叔尚金福爲中山王。頒賜如例。

四年癸酉,王遣使謝恩;已又遣使入貢者凡三。宴賚悉如例。

本年四月十八日薨。在位四年。壽五十六。

尚泰久王[編輯]

神號:那之志與茂伊,又稱大世主。【童名不傳】

明永樂十三年乙未降誕。

父:尚巴志王

母、妃不傳。

有數男。

第三子曰尚徳,次曰尚武。其餘不傳。

【《遺老傳》有云:尚泰久王領越來時,娶妾名叫世理休。既生男子,名稱江洲按司。傳説如此,然所謂江洲按司者,是尚徳也乎?是尚武也乎?抑亦別有稱江洲按司者乎?世遠籍湮,虛實難辨。故遵世譜凡例之定規,不敢強記。是重倫闕疑之義也。闕疑之義,見於凡例,《遺老説傳》之條】

附紀[編輯]

尚泰久爲人,性質重厚。宣徳十年乙卯,巴志王封泰久于越來,爲越來王子。景泰四年癸酉,會尚金福王薨,世子志魯將立。時王弟布里威勢甚盛,乃言曰:「吾係巴志王之子,宜承父兄業而立。」志魯怒曰:「汝乃王弟,非世子也。豈可妄奪兄王之業乎!」布里大怒,發兵攻撃。志魯亦擁兵拒戰。兩軍混殺,滿城火起,府庫焚燒。布里、志魯兩傷倶絶。朝廷所賜鍍金銀印亦致鎔壞。國人議推王弟尚泰久就大位。

[編輯]

明景泰五年甲戌即位。

國相【名氏不傳】

法司【名氏不傳】

本年,尚泰久以布里作亂之事,遣使馳奏以聞,並請頒賜鍍印。景帝命禮部給之。由是,尚泰久自稱「琉球國掌國事王弟尚泰久」,而遣使奉表入貢。景帝命使者齎勅及綵幣,歸賜王弟尚泰久。

六年乙亥,兩遣使奉表入貢。時王侄尚伯禮等具呈,乞於蘇州收買綵幣及釘麻等物,修葺海船。禮部恐其擾民,不從。景帝曰:「琉球素遵王化,與他國不同。」特許之。且命給事中李秉彜、【一曰嚴誠,未知孰是】行人劉儉爲冊封正副使。

七年丙子,遣使奉表入貢。景帝遣正使李秉彜、副使劉儉齎勅至國,諭祭故王尚金福,封王弟尚泰久爲中山王,並賜王及妃冠服、綵幣等物。詔曰:


帝王主宰天下,恆一視而同仁。藩屏表率國中,或同氣以相嗣。朕躬膺天命,撫馭諸侯。琉球國王尚金福既薨,其弟尚泰久性質英厚,國衆歸心。茲特遣使齎勅,封爲琉球國中山王。凡彼國中遠近臣庶,宜悉心輔翼,罔或乖違。長堅忠順之心,永享太平之福。故茲詔示,咸使聞知。


勅曰:


爾自先世,恪守藩維。傳及爾兄,益隆繼述。敬天事上,久而愈虔。屬茲薨逝,軫於朕懷。爾乃王弟,宜紹國封。特遣使齎詔,封爾爲琉球國中山王,並賜爾及妃冠服、綵幣等物。爾尚砥礪臣節,懷撫國人。欽哉。


本年,王遣使奉表貢方物,謝襲封恩;又別遣使入貢。則英宗復位,改元天順。【正統十四年,英宗退位。是年依舊復位,故改元】

本年,王命輔臣鑄天尊廟之鐘。

附 景泰年間,一僧至國。諱承琥,字芥隱,日本平安城人也。王命輔臣新構三寺:一曰廣嚴,【今存】一曰普門,一曰天龍。【倶今不存】令芥隱和尚爲開山正住持,而輪流居焉。王受其教,禮待甚優,而國人崇佛重僧。由是王大喜,景泰、天順間,卜地於各處,多建寺院;並鑄巨鐘,懸於各寺。朝夕令諸僧談經説法,參禪禮佛,以祈昇平之治,雖漢明、梁武亦無能出於其右焉。誠此我國佛法之明君也。【即今禁中或寺廟,所有巨鐘,乃景泰、天順間,尚泰久王所鑄也。】王又命輔臣創建末吉山熊野權現社。【其餘神社,何年建之,今不可考。疑是泰久王之世,其亦建之歟?】

明天順元年丁丑,王命輔臣鑄天妃二廟及萬壽寺等鐘。

二年戊寅,王遣使奉表朝貢者凡三。

本年,王遣大城等,【姓夏,名居數。其子孫今已繁盛】率軍馬征討勝連。

先是,勝連按司阿摩和利,身居儀賓之貴,兼武藝出衆,視諸按司如草芥。驕傲已極,常有弒簒之心。時乃中城按司護佐丸【姓毛,名國鼎。其子孫今已繁盛】鎭守中城,忠義存心,英武超倫,早已察得阿摩和利有謀叛之心。由是,護佐丸常整丘馬,以備拒禦之用。阿摩和利畏其武威,無出師之路。一日,見王曰:「護佐丸要聚兵謀飯,宜發兵撃。儻若遲延,悔之無及。」王曰:「護佐丸忠義之人,豈有作亂乎?」阿摩和利巧言非之。王被讒惑,遣人窺看,果有整兵之狀。王大驚,便命阿摩和利爲大將,急發大軍,寅夜前往,圍得中城水洩不通。護佐丸仰天嘆曰:「吾何罪如此?」其臣士等人大怒,皆要出戰。護佐丸止之曰:「王命也,豈可違也!」自刎而亡。時家族及臣士等人,相從自死者,不可勝數。由是阿摩和利得志,大整軍馬,密召臣士,議攻中山。


時其夫人【夫人名叫蹈揚,按司乃王女也】有一僕臣名大城,武勇無比,勢如狼虎。當時之人號「鬼大城」。大城知其機事,密告夫人曰事既如此。夫人大驚曰:「災禍不遠,汝爲我計之。」大城俟夜靜時,負夫人逃走。到首里城,天未曙,敲門報王。王大悔,且怒曰:「逆賊阿摩和利,斬爲萬段,吾怨可解!」即急傳令,招聚四方軍士。時阿摩和利與諸臣議曰:「機事不密,大城逃去。若不先動手,吾禍難免。」遂率軍兵臨首里,趕來放火攻城,殺戰甚急。幸得四方軍兵皆來相救。寡不敵衆,阿摩和利大敗而走。王命大城爲大將,率領大軍往征勝連。大城奉旨,前臨勝連進發。阿摩和利閉門堅守,官軍爭先攻城。阿摩和利亦是武勇之人,或出城殺戰,或閉門拒禦。大城大怒,分兵攻撃,鋭氣甚熾。阿摩和利智力既窮,遂爲大城所滅。大城奏凱囘日。有諸神賀大平。

三年己卯,王遣李敬等貢馬及金銀器皿,並上疏言:「本國王府失火,延燒倉庫銅錢。請炤永樂、宣徳間例,所帶貨物,以銅錢給價。」禮部奏言:「銅錢係中國所用,難以准給,宜移文福建布政司,以所貯絲、紗羅、絹布等物,依時値關給。」英宗從之。

本年,王遣亞羅佳其等奉表入貢。宴賚如例。

本年,王命輔臣鑄巨鐘,懸於臨海寺。【寺何年建之,今不可考焉】

四年庚辰,王遣使奉表入貢。宴賚如例。

本年六月初五日薨。在位七年,壽四十六。

尚徳王[編輯]

神號:八幡之按司,又稱世高王。【童名不傳】

明正統六年辛酉降誕。

父:尚泰久王【尚徳係第三子】

母、妃及世子名號不傳。

[編輯]

明天順五年辛巳即位。

國相【名氏不傳】

法司:王察都【其餘不傳】

尚徳王爲人,聰明勇猛,才力過人;知足拒諌,言足飾非;放辟邪侈,略無忌憚。群臣畏懼而不敢言。但御鎖側官金丸,極言屢諌。


本年,遣汪察等奉表貢馬及方物。【時未以尚泰久訃告】宴賚如例。

六年壬午,遣程鵬等奉表貢方物。【時未以訃聞於中朝】宴賚如例。

本年,世子尚徳遣使入貢,並以尚泰久王訃告。由是英宗命史科右給事中潘榮、行人司行人蔡哲爲冊封正副使。

七年癸未,正使潘榮、副使蔡哲齎詔至國,諭祭故王尚泰久,封世子尚徳爲中山王。仍賜王及妃皮弁、冠服、綵幣等物。詔曰:


朕紹帝王之統,纉祖宗之緒,主宰天下,一視同仁;撫馭華夷,靡間遐邇。惟爾琉球國,僻居海島,密邇閩中,慕義來庭。受封傳業,蓋有年矣。故國王尚泰久,克篤勤誠,敬天事大,甫餘六載。倏爾告終,先業攸存,可無承繼。其世子尚徳,性資仁厚,國衆歸心。茲特遣正使史科右給事中潘榮、副使行人司行人蔡哲齎詔,往封爲琉球國中山王,仍賜以皮弁、冠服等件。凡國中官僚士庶,宜同心輔翼,作我外藩。鳴呼!循理謹度,永堅率。俾之忠親族,睦隣。丕冒咸寧之化。故茲詔示,悉使聞知。

本年,王遣王舅王察都、長史梁賓等奉表貢方物,謝襲封恩;已又遣崇嘉山等入貢。宴賚悉如例。

明成化元年乙酉,憲宗登極,改元成化。王遣王弟尚武、長史蔡璟等貢方物,表賀登極。宴賚如例。

時使臣在閩,始學造暦。【本國造暦自此而始。但年久世遠,不免有誤。故康煕六年丁未,楊春枝奉命入閩,復學暦法】

二年丙戌,王遣正議大夫程鵬、長史梁賓等奉表貢馬及方物。宴賚如例。

本年,王親自率軍征討奇界。

先是,奇界島畔而不朝,連年發兵,屢征無功。王怒曰:「非啻無功,反見侮辱。吾宜親領軍兵,以平賊亂。」遂率二千餘兵。路歴安里村,見有一鳥,飛鳴而過。王把弓,仰天祝曰:「若我得平奇界,一矢射鳥落;若平不得,又射不得。」祝畢,絃響矢發,早巳鳥落於地。王心大喜,分駕海船五十餘艘。二月二十五曰那覇開船。行至洋中,又見一巨鐘,在于波面浮沈。遂載於船,以爲八幡大菩薩之賜。二十八日,至奇界。賊兵於港口立柵築壘,矢石如雨,決不可進。王大怒,令軍兵進攻,死者無數。王愈怒不息。老臣一人出班而奏曰:「賊兵有勇無智,破之何難?請延數日,臣必有破賊之計。」王從其言。俟到三月初五日,煙雨霏霏,當夜天黒,對面難辨。老臣令數百軍人各駕小舟,多帶火把,佯爲分軍之狀,駕赴彼島背後。賊兵見之,果中其計,止令老兵守港口,皆往背後迎敵。王大喜,急令諸軍一齊上岸,放火燒屋,喊聲振天。賊兵大驚,魂不附體,降者無數。賊首力窮,被虜受誅。王別立酋長,令治百姓。本月十三日,開船而歸。由是,王命輔臣於射鳥處建宮藏鐘,名八幡宮;並構寺,名神徳。又鑄巨鐘,懸於神徳寺。【鐘今尚存】

嗣而王驕傲愈盛,殘害益甚。諌者罪之,諛者悅之,國政日壞。臣士遁隱者,不可勝計。

本年,王命輔臣創建大寶殿於天界寺。

先是,景泰年間,尚泰久王新建天界寺。由是尚徳王續父王之志,加建大寶殿,以祈雍煕之治。又鑄巨鐘,掛於天界寺。【至今尚存】

三年丁亥,王遣長史蔡璟等奉表貢方物。宴賚如例。

本年,王遣使往朝鮮,呈進鸚鵡、孔雀等物。使者囘曰:「朝鮮王李瑈,仍以方冊藏經,亦托使者帶囘進王。」王大喜,以爲護國之寶。

四年戊子,王遣正議大夫程鵬等奉表入貢;已又遣讀詩等入貢。倶宴賚如例。

五年己丑,王遣長史蔡璟等奉表入貢;已又遣査農是等入貢。宴賚悉如例。

本年,王命輔臣鑄巨鐘,懸於相國寺。【寺今不存】

本年四月二十二日薨。在位九年,壽二十九。

時世子幼沖。法司欲奉世子立,國人皆叛。遂與弒世子,推戴御鎖側官金丸爲君,而中山開萬世王統之基。【起尚思紹丙戌,盡尚徳己丑。共七王,暦六十有四年】

附 世子及王妃避亂,隱於眞玉城,兵追弒之。後世子屍在巖下,或者禱之有應。由是島尻眞壁人竊盜屍骨,尊之如神。時遺一腓骨,故後世人亦奉尊腓骨。即今所謂腓城者,乃安置腓骨之所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