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曲集/0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六 二曲集
卷七
作者:李顒 清
卷八

卷七[編輯]

識言[編輯]

儒者之學,明體適用之學也。欲為明體適用之學,須讀明體適用之書;來有不讀明體適用之書,而可以明皺適用者也。珥生也鄙,幼梏製舉,長逐風塵,於風雲月露之外,茫不知學問為何事。戊申夏,獲見盩厔李先生,始知學問之實,始悔從前荏苒積習,虛度半生。自是痛自淬礪,一惟先生之傳,是體是遵。

茲先生東遊太華,因便遲珥,竊喜如狂,遂館先生於家塾,晨夕參究,因獲辟所未聞。郡人士亦聞風爭造,成質所疑,先生隨資開發,諄懇不倦。其接人有數等,中年以後,惟教以返觀默識,潛心性命;中年以前,則殷殷以明體適用為言。大約謂:「明體而不適用,失之腐;適用而不明體,央之霸。腐與霸,非所以言學也。」珥因請明體適用當讀之宜,先生遂慨然告語,珥謹載筆而臚列之,用以白勖,並為同臭味者勖。

康熙八年己酉十月十四日午時也,敦奄張珥謹識

體用全學[編輯]

二曲先生口授 左輔張珥手錄

明體類[編輯]

《象山集》

先生在宋儒中,橫發直指,一洗諸儒之陋;議論剴爽,令人當下心豁目明;簡易直捷,孟氏之後件見。今共書具存,然學者第讀其《年譜》、《語錄》及《書答》可也。

《陽明集》

象山雖云「單傳直指」,然於本體猶引而不發。至先生始拈「致良知」三字,以泄千載不傅之秘。一言之下,令人洞徹本面,愚夫愚婦,咸可循之以人道,此萬世功也。其書如《年譜》、《傅習錄》、《尊經閣記》、《博約蛻》、諸序及答人論學尺牘,句句痛快,字字感發,當視如食欽裘葛,規矩準繩可也。

《龍溪集》

《集》凡二十卷,皆發明良知之蘊。宏暢精透,闡發無餘,可謂前無往古,後無來今;後有作者,不可尚矣。然讀之亦須挈其要,如往來甯國、水西諸《會語》及《書答》,每日當讀一過,以豁心目。若夫記、序等作,來免時有出入,姑闕之。

《近溪集》

近溪先生之學,肫懇篤摯,日精日進,可謂大而化矣,真近代第一了手人也。其《集》發明經書要旨處,娓娓千言,描去壯儒蹊徑。初學讀之,驟難契入,姑閱陶石簣所纂《要語》可也。

《慈湖集》

慈湖楊敬仲之學,直挈心宗,大悟一十八遍,小悟無數,在宋儒中,可謂傑出。人多以近禪訾之,先生之學,豈真禪耶?明眼人當自辨之。

《白沙集》

白沙之學,以自然為宗,去耳目支離之用,全虛圓不測之神,見之詞翰,從容清真,可以觀其養矣。「出辭氣,鄙倍」,其先生之謂乎。讀其《集》,令人心融神恰,如坐春風中,氣質不覺為之默化。右敷書,明體中之明體也。

《二程全書》

二程中興吾道,其功不在禹下。其《書》訂於朱手之手,最為精密,比孔孟正派也。

《朱子語類大全》

訂偏厘弊,折衷百氏,巨細精粗,無一或遺,集諸儒之大成,為萬世之宗師。讀其書,味其學,誠格物窮理之權衡也。第卷凡百餘,初學驟難覽,先讀《錄要》,然後漸及可也。

《朱子文集大全》

溫醇典雅,議論精密,而《奏》、《議》數十篇,尤見天德王道之學。

《吳康齋集》

康齋資本中庸,用功刻苦,其所著《日錄》,專以戒怒懲忿,消磨氣習為言,最切於學者日用。

《薛敬軒讀書錄》

讀書錄,效橫渠讀書之法,隨得隨錄,而成切近精純、篤實輝光之學也。無論知學者不忍釋手,即絕不信學者覽之,未有不肅然收斂,鞭辟近裹者也。

《胡敬齋集》

先生學重躬行,以敬而入。言論篤楔,粹乎無瑕:初學所當服膺也。

《羅整菴困知記》

辨吾儒異端,真似是非之分,不遣餘力。衛道之嚴,足見良工苦心。

《呂涇野語錄》

當嘉隆聞,天下言學者,不歸王,則歸湛。其末流之弊,高者言「無知」,慧者言「歸寂」。守程朱之說,卓然不變者,在南惟盩庵,在北惟先生而已。先生生平不為宏闊高遠之論,其言布帛菽栗,其文藹若穆若,有德者之言,風味自別。共二十七卷,馮恭定修之,畢侍御表之,學者不可不置之案頭。此外如《二程張朱鈔釋》,亦時有精到之語,要在覽者之善擇也。

《馮少墟集》

先生與曹真予、鄒南皋、焦弱侯、高景逸、楊復所同時開堂會講,領袖斯文。然諸老醇厚者乏通慧,穎悟者雜佛氏,惟先生嚴毅中正,一遵程朱家法。集凡二十二卷,如《辨學錄》,發明儒佛之分;《疑思錄》,剖晰《四書》之蘊;《講學說》、《做人說》、《序記》、《書牘》,咸足以堅學人之志,定末流之趨。凡人賤近而貴遠,言及於先生,未免束家丘視之,可溉也!

右明體中之功夫也。

自象山以至慈湖之書,闡明心性,和盤傾出,熟讀之朗可以洞斯道之大源。夫然後日閱程朱諸《錄》,及康齋、敬軒等《集》,以盡下學之功。收攝保任,由工夫以合本體,由現在以全源頭,下學上違,內外本末,一以貫之,始成實際。

《鄒東郭集》《王心齋集》《錢緒山集》《薛中離集》《耿天台集》《呂氏呻吟語》《辛復元集》《魏莊渠集》《周海門集》

以上諾集,純駁相間,舍短取長,以備參考。

適用類[編輯]

《大學衍義》

真文忠公取經史要語,勒成斯編。誠吾人修己治人之蓍蔡,冶天下國家之律令格式也,本之則洽,逡之則亂。然止於「修身齊家山而止,其意以為人君苟能推土齊家,國與天下之治,由斯而推之耳。

《衍義補》

邱文莊公集古今經制之要,而斷以己意。其中治也詳,其危亂也確,事事足法,言言可行。精研熟玩,因時掇益,有志經國,執此以往可也。

《文獻通考》

江西馬貴與著,阮儒也。當元時,義不輕出,折衷於古今朝典,以成此書。上至天官輿地,以及禮、樂、兵、農、漕、屯、選舉、歷數、士卒、典籍,無不條晰。

《呂氏實玫錄》

窩陵呂新吾先生著。此老卓識諳話練。經濟實學也。在世儒中,最為適用。實政錄,皆其所經歷者。學入無志於當世則巳,苟有志於用世,助此書必不可一日無。

《衡門芹》、《經世石畫》辛復元修。中有確論,可備采擇。

《經世挈耍》

屯田、水利、鹽政,以及國訃、選將、練兵、車製、火攻,嫵不挈其要。

《武備志》

凡八十冊。古今戰陳機關,備萃此書。視登壇必究加詳,而《孫子》、《吳子》毀《紀劾新書》、《練兵事實》,尤為兵學之要。

經世之法,莫難於用兵。俄之間,勝敗分焉,非可以漫嘗試也。今學者無志於當世,因無論矣;即有志當世,往往於兵機多不致意,以為兵非儒者所事。然則武侯之濰略,陽明之武功,非耶?學者於此,苟能深討細究而有得焉,則異日當機應變,作用必有可觀。

《經世八編》

凡二十套。惟馮應京《實用編》、鄧元錫《函史下編》可備參考,其餘勿覽。

《資治通鑒綱目大全》

凡二十套。乃格物之淵蘞,興亡洽亂之成案也。宜恆玩之,論其世以熟吾之識。

《大明會典》

明已亡矣,典則在也。雖時異世殊,然朝政之所關,故事之所詳,學者安可不知?

《歷代名臣奏議》

學人貴識時務,《奏議》皆識一時之務者也。當熟玩之,以為奏記之助。

右自《衍義》以至《奏議》等書,皆適用之書也。噫!道不虛談,學貴實效,學而不足以開物成務,康濟時艱,真擁衾之婦女耳,亦可羞已!

《律令》

《律令》,最為知今之要。而今之學者,至有終其身未之聞者。讀書萬卷不讀《律》,致君堯舜終無術,夫豈無謂而云然乎!

《農政全書》《水利全書》《泰西水法》《地理險要》

以上數種,咸經濟所關,宜一一潛心。然讀書易,變通難,趟括能讀父書,究竟何補實際?神而明之,存乎其人,識時務者,在於俊傑。夫豈古板書生所能辦乎?噫!


 卷六 ↑返回頂部 卷八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