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獻備遺/卷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原序 今獻備遺
卷一
卷二 

徐達[編輯]

徐達濠州人元至正癸巳滁陽王郭子興據濠達與太 祖高皇帝以兵屬焉達委心事太祖從授鎮撫勇略冠 軍位諸將上乙未太祖為孫德崖軍所執郭子興亦方 繫德崖達身易太祖歸而郭亦歸德崖以易達由是寵 信日隆從渡江下採石太平擄元陳也先太平城下東 取溧水溧陽所至輒克丙申從入建康拜大將軍浮江 而下大破元軍克京口授鎮江翼元帥府統軍大元帥 遷江南等處行樞密院同僉進攻毘陵擒張士誠弟張 九六及其將張德丁酉克毘陵進僉院徇下寜國宣城 取馬駝沙戊戌克宜興太祖征婺州達守建康己亥以 池州功進奉國上將軍同知樞密院征皖城擊趙普勝軍 浮山砦破之得潛山庚子陳友諒寇池州設伏破之張 士誠陷我宜興攻復之辛丑進江南等處行中書省右 丞從攻江州陳友諒走武昌屯兵夏口還守江州召還 復命守江州比至友諒已先入城守與戰大破之壬寅 取豫章進征武昌而友諒將康泰以豫章叛還擊擒之 癸夘張士誠寇我壽春太祖往救之達為前鋒破士誠 軍遂圍廬州而友諒復寇豫章詔罷圍來救豫章太祖 督諸將徵友諒師次彭蠡湖友諒軍精甚達先驅陷陳 俘其軍友諒軍奪氣達還守建康我軍乘勝鏖戰竟殱 友諒語在開平王事中甲辰進左相國武昌平略取廬 州諸郡乙巳太祖下令伐張士誠拜達為大將軍常遇 春為副帥師東下大破士誠軍吳興皁林下湖州進圍 姑蘇達軍葑門常遇春軍虎丘有與滁陽王同名郭子 興者軍婁門華雲龍軍胥門湯和軍閶門王弼軍盤門 張溫軍西門康茂材軍北門耿炳文軍城東北仇成軍 城西南何文輝軍城西北築長圍困之架木塔與城中 浮屠等築臺三成曰敵樓下瞰城中上置弓弩火筒又 置襄陽礟所擊輒破城中大震丁未達從軍中上封事 太祖勅勞之曰古者帝王之興必有命世之士以為輔 佐成周伐罪鷹揚奮興炎漢仗義羣策畢舉所以克集 大勲肇啓隆祚者也將軍自昔相從忠義天性然且沈 毅有謀端重有武故能遏絶亂略消弭羣慝建無前之功雖 古豪傑不能過也今所請事悉欲稟命而行此賢臣事 君之道吾甚嘉之然將在外君不御乃古道也自後軍 中緩急將軍其從便宜行之姑蘇城破擒張士誠送建 康得兵二十五萬師還封信國公賞賜冠諸將拜北征 大將軍遂伐中原太祖諭諸將曰征伐以奉天命平禍 亂安生民故命將出師必在得人諸將非不徤鬭然能 持重有紀律戰勝攻取得將體者莫如大將軍達宜專 主中軍策勵羣帥運籌決勝不可輕動進克沂州王宣 降取益都定兗州郡縣下濟南洪武元年太祖即皇帝 位進銀青榮祿大夫上柱國録軍國重事中書右丞相 信國公兼太子少傅克樂安泝河取汴梁李景昌遁去 由虎牢關入洛陽攻潼關李思齊走鳯翔張思道奔鄜 城遂入潼關狥取華陜禹許陳汝諸州及諸山寨太祖 幸汴梁達還謁行在所渡河取衛輝彰德廣平趙州自 臨清趨德州取長蘆師次直沽獲元海船作浮橋以濟 師使副將軍常遇春都督張興祖各帥師水陸並進元 丞相伊蘇等遁去進克河西務通州元順帝及其后妃 走漠北遂入元都戮其監國淮王特穆爾布哈及左丞 相慶通平章塔爾布斯保賽音布哈右丞相張康伯御 史中丞摩綽等獲諸王子六人封府庫圖籍寶物及諸 故宮殿門以兵守之使宦者䕶視宮人妃主禁士卒侵 暴遣人至京師獻平元表承詔置燕山等六衛守北平 分狥保定中山河間真定懷慶皆下西取晉冀澤潞元 順帝聞我軍趨關中使庫庫特穆爾出雁門道保安州 經居庸關以攻北平達聞之與諸將謀曰庫庫率師逺 出太原必空虛孫都督統六衛之師以鎮北平足禦之 矣今乘其不備直趨太原傾其巢穴彼進不得戰退無 所依兵法所謂批亢擣虛者也若彼還救太原進退失 利此成禽耳諸將皆曰善乃引兵徑趨太原庫庫特穆 爾至保安聞之果還軍救太原乃選精兵夜襲其營庫 庫特穆爾遁去遂克太原得兵馬甚衆屯軍石州崞忻 霍絳猗氏平陽皆下二年取鹿臺河中關中進克鳳翔 議師所向諸將皆曰張思道之才不如李思齊慶陽易 於臨洮宜先由豳州取慶陽然後從隴西攻臨洮此萬 全計也達曰慶陽城險兵悍未易猝拔臨洮西通畨夷 北界河湟得其人足備戰鬭得其地足共軍儲今以大 軍蹙之思齊不西走塞則束手降矣臨洮既克旁郡自 下也諸將然之進克隴州秦州趨鞏昌降元平章梁子 中等遣右副將軍馮宗異征臨洮李思齊果不戰出降 張思道走寜夏而使其弟張良臣守慶陽良臣懼而降 達西征平涼良臣復叛達還督諸將攻慶陽拔之盡定 陜西太祖賞平中原功達功第一賜白金文幣三年破 王巴拜軍定西取興元西平吐蕃略地極西北乃還是 冬大封功臣授開國輔運推誠宣力武臣特進光祿大夫右 柱國太傅中書右丞相改封魏國公叅軍國事食祿五 千石賜誥命鐵劵賜第京師表其里曰大功坊五年北 征還復命守邊歲鎮北平十七年太陰數犯上將太祖 心惡之召達還京師明年薨追封中山王謚武寜賜塟 鍾山之陰太祖親為製神道碑文命配享太廟塑像功 臣廟位皆第一子輝祖襲封魏國公永樂改元以功臣 子赦不誅卒長女仁孝皇后次代王妃次安王妃

論曰:高皇帝起濠滁間創基建康躬親征討惟陳氏耳 餘皆以命將而中山王功最大削楚平吳其次齊魯河 洛燕晉秦隴不三四年屢殱元兇電掃雷驅威敵制勝 未有及之者也且不自矜伐恪遵法守位冠元臣世享 爵號宜矣

常遇春[編輯]

常遇春者濠州懷逺人也勇力絶人初屬劉聚乙未聞 太祖在和陽棄聚來歸未至困臥田中夢金甲神人呼 曰起主君至矣寤而太祖騎從適至即與其徒歸附無 何自請為先鋒太祖曰爾來就食耳若自有主吾弗能 留也遇春涕泣堅請太祖曰爾且從渡江俟克太平事 我未晚也太祖引兵薄采石磯元軍列陣磯上而磯下 多大舟距岸三丈餘莫敢登者遇春乘輕舟繼進太祖 麾之使前遇春即奮戈先登元軍披靡遂拔採石乘勝 取太平授總管府先鋒進管軍總管丙申元中丞曼濟 哈雅復屯兵採石南北路絶而將士多淮西人咸懷內 顧太祖命遇春攻破曼濟哈雅軍尋命守溧陽從入建 康功先諸將與徐達克京口授承信校尉領軍先鋒攻 毘陵新軍反圍徐達於牛塘遇春督諸將夾擊大破之 擒其驍將張德進統軍大元帥丁酉克毘陵遷中翼大 元帥與徐達下寜國克馬䭾沙攻取池州戊戌進江南 行中書省都督馬步水軍大元帥太祖親征婺州己亥 轉鎮國上將軍同僉書江南等處行樞密院事守婺州 攻下衢州進僉院攻杭州庚子召還京師與徐達攻破 安慶趙普勝水寨陳友諒將攻池州聲言救安慶遇春 策知之乃以羸弱守城伏鋭士於九華山友諒果攻池 州伏兵起大敗之友諒既陷太平寇我龍灣復與諸將 設伏破之太祖追襲友諒遇春守京師辛丑拜江南行 中書省叅知政事從取安慶江州還守龍灣張士誠寇 長興遇春往救擊破之長興圍解壬寅羅友賢據池州 神僊寨將與士誠合杭歙震動遇春攻斬友賢餘黨悉 平張士誠遣兵圍劉福通於安豐從攻破之與徐達圍 廬州城將下而友諒寇豫章甚急太祖帥舟師二十萬 討友諒遇春解圍來會友諒即東出彭蠡湖以迎我師 遇之康郎山楚軍乘上流傾國而來其鋒甚鋭遇春督 諸將大戰縱火焚偽平章舟風急火熾煙焰蔽天湖水 十里盡赤友諒將張定邊直前搏戰遇春射中定邊走 友諒乃退保鞋山諸將以楚軍尚強請縱其去遇春獨 無言太祖乃命諸將逆流而上列舟蔽江以控湖口凡 十五日楚軍食少突出迎戰遇春復火攻之楚軍潰逐 北數十里戰自辰至未不解太祖所乘舟及遇春舟皆 膠於沙遇春力戰太祖舟乃得脫去而所乘舟復突重 圍以出頃之友諒中流矢貫精及顱而死得士卒十萬 張定邊復立友諒子理於武昌引兵合圍之甲辰理銜 璧出降荊湖皆附進中書平章政事與徐達取廬州略 下臨江之沙坑麻嶺十洞牛陂諸寨攻熊天瑞於贛州 克之狥定南安南雄韶州還取安陸襄陽與徐達攻克 泰州丙午克高郵淮安濠泗徐宿安豐皆下進攻浙西 擒張士誠將尹義於太湖直趨湖州之弁山水陸鏖戰 張軍大潰遂圍湖州偽丞相張士忠悉發境中兵來援 屯於舊館出我師之背遇春將奇兵繞出賊後結營東 阡且填壅溝港絶其歸路士誠知事急親出兵拒鬭勝 之士誠奔還遣其將徐義統赤龍船親軍來援復敗之 烏鎮舊館降將兵六萬狥湖州李伯昇出降湖州下遂 圍姑蘇擒張士誠進中書平章軍國重事封鄂國公拜 為副將軍命與徐達北征中原戊申春正月太祖即皇 帝位進銀青榮祿大夫上柱國兼太子少保攻下山東 諸郡取汴梁進攻河南元軍五萬人陳洛水北遇春單 騎突入其陳敵攅槊刺遇春遇春一發中其前鋒大呼 殺入悉俘其衆河南平渡河取河北諸郡進攻元都克 之下保定中山真定趨太原元庫庫特穆爾帥衆來禦 遇春與徐達謀曰我騎兵雖集而步卒未至不可以戰 莫若選精騎夜刼敵營其衆必亂主將可縛也達從之 庫庫特穆爾果敗遁去進攻大同竹貞棄城走河東下 西入秦張良弼走李思齊降奉先鳯翔鞏昌臨洮皆下 元伊蘓侵通州詔遇春還擊之遂擣永平趨大寜伊蘇 遁去攻破開平元順帝北走追至北河獲宗王三人及 平章鼎珠等得軍萬人車馬無算還師次柳河川薨贈 翊運推誠宣德靖逺功臣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太保 中書右丞相追封開平王諡忠武配享太廟及功臣廟 位皆第二子茂襲封鄂國公

論曰:開國初忠武常公獨以驍勇著聞友諒地廣兵強 勢居上游僭竊閏位彭蠡之役空國而戰可不謂勁乎 而忠武公獨賈勇死戰方其走張定邊脫高皇舟一何 壯也高皇帝嘗曰當百萬衆勇敢先登摧鋒陷陣所向 披靡莫如遇春信哉

李文忠[編輯]

李文忠者字思本泗州旴𣅿人也父禎隴西恭獻王尚 曹國長公主生文忠年十二而公主薨隴西公攜文忠 走聞太祖在滁陽謁上大喜即收養文忠丁酉以舍人 領軍策應池州陳友諒寇池州擊敗之戊戌攻下青陽 石埭太平旌德敗元判院鄂爾和萬年街遂破苗獠於 於潛昌化進次淳安夜襲破偽洪元帥營降其衆千餘 會兵取嚴州授帳前左副都指揮兼領元帥府事守嚴 州張士誠遣將率苗獠水陸奄至大敗之取所俘馘載 巨筏中乘流而下賊見遁去己亥攻下諸暨壬寅苗獠 蔣英賊殺越國公胡大海反據金華文忠馳赴之賊棄 城走擢浙江行中書省左丞癸卯謝再興㩀諸暨以叛 太祖命築新城於諸暨西以拒之再興誘連張士誠寇 東陽擊破之甲辰陞右丞乙巳士誠復遣偽司徒李伯 昇率衆號二十萬寇新城文忠去新城十里營於龍潭 新城守將胡德濟以衆寡不敵請入城避之文忠曰我 衆非彼敵彼謀非我敵謝玄八千人不破苻堅八十萬 乎乃下令曰彼衆而驕我少而鋭以鋭當驕一戰可禽 也文忠橫槊據鞍引數千騎乘高馳下直出陣後衝其 中堅手格殺數人出入陣中所向皆靡因督乘之賊大 潰城中將士亦鼓躁而出呼聲動天地斬首數萬生擒 偽同僉韓謙等六百餘甲士三千㨗聞高皇帝大喜徵 入賜御衣名馬丙午命總水陸之師進克桐廬新城富 陽餘杭杭州守將潘元明出降文忠入城令曰有敢擅 入民居者斬卒有借民釜者即磔以狥由是內外帖然 得兵三萬糧二十萬就加浙江等處行中書省平章事 洪武元年討平閩寇二年拜偏將軍副開平王常遇春 征進迤北敗江文清於錦川次大寜元將伊蘓逆戰敗 之追至灣河斬其宗王慶生及其將鼎珠進克上都開 平王薨軍中詔文忠領其衆大同受圍急文忠馳救之 師次馬邑元邏騎數千猝至擊敗之擒其將劉平章進 次白楊門擒四大王阻水為營敵乘夜來攻文忠堅壁 不動以二營委之士皆殊死戰比明策其饑疲乃分軍 為左右翼出擊大破之擒其將圖魯卜降其衆萬餘人 進兵至孟格齊不見敵而還三年春授北征左副將軍 總兵北伐出野狐嶺降其守將師察罕諾爾平章珠展 克應昌獲元順帝孫滿達勒巴拉及后妃宮人諸王達 官宋元玉璽金玉冊玉鎮圭大圭玉斚玉斧元太子北 走追之不及而還擒元將江唐國公於中興進攻虹螺 山悉降之師還上平㨗表加右柱國大都督府左都督 封曹國公同知軍國事四年蜀平詔文忠鎮撫五年同 中山王征迤北文忠總東道兵取和林師至哈喇莾賚 元師遁文忠曰兵貴神速千里襲人難多重負乃留東 平侯韓政守輜重臚朐河令士卒人持二十日糧兼程 至土刺河元將曼濟哈喇章渡河列騎以待文忠督軍 力戰追奔至稱海敵兵益集乃據險為營示以單弱敵 疑有伏遁去軍還失故道乏水渴死者衆至格爾黙色 所乘馬忽以足跑地泉隨湧出六年出朔州擒元太尉 巴延布哈七年詔總兵北伐駐兵代縣遣將四出至賽 音布拉克擒其平章陳安禮瑪蘓繙至順寜陽門者斬其 將珍珠律至白登者俘其國公鄧博囉特穆爾復攻大 寜高州大石崖克之斬其宗王托多實哩擒承㫖伯嘉 努召還叅軍國重事兼領國子監事十七年薨於京師 子景隆襲封曹國公

論曰:岐陽王以肺腑至親遭際風雲東征西討所向輒 克五出漠北克上都破應昌殘元竄匿繫孫子獲名王 壯矣哉家居恂恂若儒生賦詩雅歌有祭遵遺風可謂 允文允武萬邦為憲者矣

鄧愈[編輯]

鄧愈者泗州虹縣人也父順興起兵臨濠與元兵戰死 長子友隆代領其衆病死衆復推愈年十六出戰必當 先破敵人服其勇乙未率所部歸太祖於滁陽充管軍 總管渡江下採石太平入金陵拔溧水京口所至有功 陞元帥出守廣德長鎗謝元帥來寇廣德愈擊之俘其 總管武世榮及軍士千餘人轉行樞密院判移戍宣州 取休寜績溪乘勝克徽州浙江苗元帥率衆十萬來攻 城愈與胡大海等分門出戰大敗之擊殺元帥特穆爾 布哈斬首五百餘級獲士卒三千餘遂克婺源取嚴州 攻破淳安縣賊金子珍降三千餘人遷同僉樞密院事 尋轉僉院略浙江臨安大敗張軍鎮饒州陳友諒據江 州數遣舟師來攻城愈屢殱其衆除江南行省叅政仍 兼僉院總制諸翼軍馬取浮梁樂平悉定饒地進攻江 西鄧克明據撫州遣使通款而實無降意愈知其情即 卷甲夜趨比旦入其城克明單騎走愈號令嚴秋毫無 犯城中人爭持羊酒迎勞悉謝不受授江西行省叅政 鎮南昌友諒悉發國中兵圍南昌愈固守相持者三月 太祖親徵友諒大戰彭蠡湖友諒敗死與開平王合兵 取贛州南安南雄韶州皆下進江西右丞加湖廣行省 平章出鎮襄陽西抵巴蜀北控河洛新附之民未有定 志愈撫以恩信逺邇悅服吳元年擢御史大夫洪武元 年命大將軍經略中原而以愈為征戎將軍攻下唐州 南陽隨州金商均房之境悉定三年拜北征左副將軍 平隴西大敗王巴拜於定西招降河州土畨諸酋帥及 朶甘烏思藏等部來歸者甚衆封衛國公五年拜征南 將軍討灃州溪洞蠻平之九年吐蕃部落邀阻烏思藏 使者掠其輜重命愈為征西將軍討之愈分兵為三深 入覆其巢追至崑崙山斬獲無算召還道卒追封寜河 王諡武順

論曰:友諒之順流而東也卷土合圍氣吞豫章頓兵城 下者三月寜河王固守以待王師扼其喉咽使友諒進 退失據者皆其力也卒之蹶康郎挫彭蠡一發盡殪不 有所自哉即其作鎮八州威嚴敵愾恩信得人禮賢下 能古名將不能過也

湯和[編輯]

湯和字鼎臣鳳陽人也幼有奇志與羣兒嬉必習騎射 為戱及長身長七尺倜儻多智略元至正壬辰滁陽王 起兵濠州和仗劍率壯士千餘人從之時高皇帝處滁 陽甥館和委心推戴從攻滁州授管軍總管乙未高皇 帝取和州時諸將多滁陽部曲驕不盡禮惟和率所部 聽命甚謹帝甚嘉和陳額森來攻和州擊走之從渡江 下採石取姑孰因分兵取溧水句容丙申從入建業同 中山王取京口陞統兵元帥復同中山王取金壇轉同 僉樞密院事丁酉克常州命和鎮守攻取江陰戊戌張 士誠再寇常州擊卻之癸卯大破其軍於陽山拜中書 左丞甲辰遷平章乙巳擊斬江西賊姚大膽遂取永新 州仍守常州吳元年會諸將取姑蘇擒張士誠除御史 大夫兼太子諭德方國珍據溫台慶元三郡和督諸軍 征之國珍懼乘大舶逃海島中遣人諭降之乘勝下福 州洪武元年略定閩中諸郡擒陳友定以歸高皇帝幸 汴梁和扈從同宋國公馮勝取懷慶澤潞晉絳二年同 中山王拔河中入潼關關隴皆平三年襲敗庫庫特穆 爾取寜夏東勝大同宣府封中山侯四年奉詔征偽夏 蜀人鎖瞿唐峽以遏舟師和以計敗之水陸並進遂擣 偽都明昇降五年北征窮追至和林八年移鎮彰德十 年進封信國公同岐陽王練兵鳳陽十一年巡撫西河 州繕完其城十四年北伐下灰山擒平章伯爾克及樞 密副使文通十六年詔往四川永寜治墉濠飭士馬十 八年五開山獠為亂和帥師討之夷其窟穴俘戮四萬 人入朝乞骸骨上喜賜第於鳯陽復謂和曰日本小夷 數擾東海卿雖老強為朕親視要害地築城戍守和乃 築海上數十城民四丁取其一為兵以守之二十一年 新第成賜歸鳳陽賞賫甚厚二十八年薨封東甌王追 諡襄武

論曰:襄武王與高皇帝比肩事滁陽同受寵信乃能識 真主知所攀依可謂知矣久鎮常州力抗偽吳使帝無 東顧得專意漢楚功亦不細至於擒士誠降國珍掃閩 定蜀無一不與寵眷彌篤以功名終智矣哉

沐英[編輯]

沐英字文英鳳陽之定逺人也少孤隨母避兵母病死 無依八歲謁高皇帝於濠陽高皇帝憐而子之賜姓朱 氏年十八授帳前都尉鎮京口稍遷廣信衛指揮使洪 武元年復姓沐氏從東甌王定閩中累陞同知大都督 府事九年乘傳安輯熙河十年副寜河王征畨西渡黃 河略川藏耀兵崑崙山轉鬭千里俘獲萬計封西平侯 十一年拜征西將軍征西畨平朶甘納琳七站拓地數 千里十三年征和林略額濟訥渡黃河涉流沙偵報去 穹廬五十里乃分軍為四翼銜枚疾走夜薄其營親督 驍勇衝其中堅元國公托果齊等全部皆降十四年出 古北口渡臚朐河獲知院李宣以歸雲南不庭詔拜潁 國公傅友德為征南將軍英為副將軍討之繇辰沅出 羅鬼攻下普定普安元梁王巴咱爾斡爾密遣其平章 達爾瑪以精兵十萬拒我師於曲靖會天大霧冒霧趨 白石江敵大驚以為自天而下也潁國欲濟師英曰我 軍逺來利在速戰然步卒未集不若以計破之乃陳兵 徉若渡者潛遣其兵從下流以濟出其陣後鳴鑼角樹 旗幟以疑之陣動英麾軍泅水以渡大戰者良久率鐵 騎撞之出而復入生擒達爾瑪俘二萬人梁王走死滇 池島中狥下烏撒澂江惟大理不下乃分一軍夜從間 道登㸃蒼山襲其背黎明英擐甲亂流攻破龍尾關進 薄大理城攻破之生擒段世永昌鶴慶會川皆平悉定 雲南地詔班師留英鎮守乃辨方物以定其貢賦視民 數以均其力役節目疎簡人咸便之麓川緬車里八百 媳婦皆內附然夷性反覆數叛輒討平之二十一年平 摩和勒斬首千餘級緬思倫發以三十萬衆寇定逺英 親將兵三萬討之始戰獲一象殺百餘人英曰吾知賊 不足破也下令分軍為三多用火器間以長刀明日大 戰乘風縱砲象皆股慄三軍夾擊呼聲震山谷殺其大 將刀斯郎等蠻師大奔斬首三萬級俘萬人獲四十七 象餘盡殪思倫發遂附自是平緬不復反矣二十六年 薨於鎮追封黔寜王諡昭靖子春字景春年十七即隨 英征西畨及從征雲南江西順天王賊皆先登襲爵西 平侯鎮雲南數平蠻寇有功在鎮七年闢田至三十萬 餘畞復民戶五千餘鑿鐵池河灌田數萬畆民受其利 春沈毅果敢明識絶倫綽有父風

論曰:黔寜王善用兵能以少擊衆方其蹋崑崙踰流沙 焚穹廬即霍衛弗能過也及其殱梁王定雲南作鎮十 年數平蠻夷撫卒伍禮賢者政令寛簡西南晏寜匹美 中山盛矣哉  

今獻備遺卷一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