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獨裁到民主/第七章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第六章 從獨裁到民主——解放運動的概念框架
第七章 如何規劃策略
第八章
阿爾伯特·愛因斯坦研究所 出處

為了增加成功的機會,抵抗運動的領袖們需要建立一套完整的行動計劃。這個計劃能夠增強受苦受難的群眾的力量、削弱並最後摧毀獨裁政權,並且建設一個持久的民主政權。為了實現這樣一個行動計劃,需要對局勢和採取有效行動的選項作仔細的評估。通過這樣的仔細分析,就能制定出實現自由的總體策略和具體的戰役策略。總體策略和戰役策略的制定儘管互有聯繫,但它們是兩個不同的過程。只有在制定出總體策略以後,才能充分制定具體的戰役策略。戰役策略的設計需要使其能夠實現和支持總體策略的目標。

制定抵抗運動的策略,需要注意許多問題和任務。下面,我們將指出在總體策略和戰役策略層次上需要考慮的一些重要因素。不論哪一種策略規劃,都要求抵抗運動的規劃者對整個衝突局面有深刻的了解,包括對實體的、歷史的、政府的、軍事的、文化的、社會的、政治的、心理的、經濟的、和國際的等因素的注意。策略只有在考慮具體的鬥爭及其背景的條件下才能制定。

最重要的是,民主派的領袖和策略規劃者應當評估運動的目標和重要性。目標是否值得搞一個大規模的鬥爭,為什麼?至關緊要的是確定鬥爭的真正目標。我們在這裡強調推翻獨裁政權或除掉當政的獨裁者是不夠的。在這種衝突里,目標應當是建立一個有民主制度政府的自由社會。在這一點上明確無誤,會影響總體策略以及一系列具體策略的制定。

策略家特別需要回答許多根本性的問題,如:

  • 為實現自由,有哪些主要障礙?
  • 哪些因素會有助於實現自由?
  • 獨裁政權的主要長處是哪些?
  • 獨裁政權有哪些弱點?
  • 獨裁政權的權力來源易受攻擊的程度如何?
  • 民主力量和一般群眾的長處是哪些?
  • 民主力量的弱點是哪些,怎樣克服這些缺點?
  • 沒有直接捲入衝突,而正在或可能協助獨裁政權或民主運動的第三方情況如何。如果正在或可能協助,又是以什麼方式?

手段的選擇[編輯]

在總體策略的層次上,規劃者需要選擇未來衝突中將要使用的主要鬥爭手段。需要評估一些不同鬥爭技術,例如常規軍事戰爭、游擊戰、政治反抗等等的優缺點。

在作出這種選擇時,策略家需要考慮如下的一類問題:所選擇的鬥爭方式是否民主派力所能及的?所選擇的技術是否利用了被統治的群眾的強項?這種技術是否針對獨裁政權的弱點,還是打擊它的最強處?這些手段是否有助於民主派更加自力

更生,還是需要依靠第三方或外來供應?在歷史上,運用所選擇的手段打倒獨裁的記錄如何?這些手段是增加還是減少未來衝突中發生的傷亡和破壞?假設能夠成功地結束獨裁政權,所選擇的手段對鬥爭結果所出現的政府類型會有什麼影響?在所制定的總體策略中,需要排除經確定有反效果的那些行動方式。

在前面幾章里,我們強調政治反抗比其他鬥爭技術具有顯著的優點。策略家需要考察他們的具體衝突局勢,來確定政治反抗是否對上述問題提供了正面的答案。

為民主而規劃[編輯]

應當記住,反對獨裁政權的總體策略,其目標不只是要打倒獨裁者,而是要建立一個民主制度,並且使新的獨裁政權不可能再出現。為實現這些目標,所選擇的鬥爭手段將需要有助於改變社會上有效權力的分配。在獨裁統治下,群眾和公民機構太軟弱,而政府太強大。如果不改變這種不平衡,一批新的統治者會和舊的統治者一樣獨裁,如果他們想這樣做的話。因此,一個「宮廷革命」或政變是不受歡迎的。

如第五章所討論的那樣,政治反抗,通過動員社會反對獨裁政權,有助於有效權力的比較公平的分配。這種過程以幾種方式發生。非暴力鬥爭能力的發展意味着獨裁政權暴力鎮壓的能力不再容易在群眾當中產生恐嚇和屈服。群眾將擁有反對並有時阻止獨裁者行使其權力的強大的手段。此外通過政治反抗來動員群眾的權力將加強社會的獨立機構。一旦行使了有效權力,這種經驗是不會很快忘記的。鬥爭中獲得的知識和技能會使群眾不大可能輕易受未來想當獨裁者的人所控制。這種權力關係的改變最終會更有可能建立持久的民主社會。

外來支援[編輯]

作為總體策略的準備,需要評估內部抵抗和外部壓力在摧毀獨裁政權中所扮演的相對角色。在本文中,我們曾強調鬥爭的主要力量必須由國家內部來承擔。即使有國際支援到來,它也會受內部鬥爭所激勵。

作為適度的補充,可以努力動員世界輿論基於人道、道德和宗教的原因而反對獨裁。可以採取行動得到政府和國際組織對獨裁政權的外交、政治和經濟制裁。這些制裁可以有如下的各種形式:經濟和軍事的武器禁運、降低外交承認的等級或斷絕外交關係、禁止經濟援助和在獨裁國家裡投資、把獨裁政權開除出各種國際組織和聯合國機構。此外,也可以直接向民主力量提供如財政和通訊方面的支持等國際支援。

制定總體策略[編輯]

在評估局勢、選擇手段和確定外來支援的角色以後,總體策略的規劃者就需要粗線條地扼要敘述怎樣開展衝突最好。總規劃要從現在延伸到未來的解放和民主制

度的建立。規劃者在制定總體策略時需要問自己各種問題。下面(比前面更具體一些)提出在設計政治反抗鬥爭的總體策略時需要考慮的問題。

長期鬥爭最好怎樣開始?被壓迫群眾如何激起足夠的自信和力量去挑戰獨裁政權,即使開始是以有限的方式去行動?如何隨時間和經驗的積累,增加群眾實施不合作和反抗的能力?為重新取得對社會的民主控制和限制獨裁政權,一系列有限戰役應當有哪些目標?

有沒有經歷獨裁統治而存活下來的獨立機構,可以在建立自由的鬥爭中加以運用?從獨裁者的控制底下可以收復哪些社會機構,或者在獨裁統治還在繼續的情況下,民主派需要創建哪些機構來滿足自己的需要和建立民主的勢力範圍?

如何發展抵抗運動的組織力量?如何訓練參加的人?在鬥爭過程中需要哪些資源(財政、設備等等)?什麼樣的象徵體系能最有效地動員群眾?

用什麼樣的行動和在哪些階段能夠逐步削弱和切斷獨裁者的權力來源?反抗的群眾怎樣才能既堅持反抗,同時又保持必要的非暴力紀律?在鬥爭過程中,社會怎樣才能繼續滿足其基本需要?當勝利臨近時,民主抵抗運動如何繼續建立獨裁後的社會的機構性基礎,使得過渡儘可能順利?

必須記住,不存在也不可能創造一個單一的藍圖,用來為所有反對獨裁政權的解放運動制定策略規劃。每一個打倒獨裁政權和建立民主制度的鬥爭都有所不同。沒有兩個情況是完全一樣的,每一個獨裁政權會有某些自己的特性,爭取自由的群眾的能力也會不同。政治反抗鬥爭策略的規劃者不僅對他們具體的衝突局勢,而且對他們所選擇的鬥爭手段,需要有深刻的了解。[1]

鬥爭的總體策略經過仔細規劃之後,有充分的理由將它廣泛傳播。鬥爭需要有很多人參與,如果他們了解總的概念以及具體的指示,他們可能更願意和更能夠行動。這種知識有可能對他們的士氣、他們參與和採取恰當行動的意願,有非常正面的效果。總體策略的要點無論如何是會被獨裁者知道的,而知道了總體策略的特點,有可能使他們在鎮壓時少殘暴一點,意識到這會在政治上對他們自己產生反彈。對總體策略特點的了解有可能助長在獨裁者自己陣營里的意見分歧和變節。

為打倒獨裁政權和建立民主制度的總體策略被採納以後,重要的是主張民主的團體要堅持運用它。只有在極少數情況下,鬥爭才可以偏離最初的總體策略。當有大量證據表明所選擇的總體策略設想有錯誤,或鬥爭的形勢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的時候,規劃者可能需要修改總體策略。即使在這個時候,也只有在作出基本的重新評估和制定並採納了新的、比較適當的總體策略規劃以後才能這樣做。

戰役策略的規劃[編輯]

為結束獨裁統治和建立民主制度而制定的總體策略,不論多麼明智和有希望,總體策略是不會自行貫徹的。需要制定具體策略以指導旨在破壞獨裁者權力的各個主要戰役。這些策略轉而體現和指導一系列旨在給予獨裁者政權以決定性打擊的戰術性交鋒。必須仔細選擇戰術和具體的行動方法,使它們有助於實現每一個具體策略的目標。這裡的討論集中於策略的層次。

像總體策略的規劃者一樣,為主要戰役作規劃的戰略家需要對他們所選擇的鬥爭技術的性質和運作方式有全面的了解。正如軍官為了制定軍事戰略必須了解軍隊的結構、戰術、後勤、彈藥、地理條件的影響等等,政治反抗的規劃者必須了解非暴力鬥爭的性質和策略原則。然而即使這樣,了解非暴力鬥爭、注意本文的建議和回答這裡提出的一些問題,本身並不能產生策略。為鬥爭制定策略,仍舊需要建立在了解情況基礎上的創造性。

在為具體的、有選擇的反抗戰役和較長期地展開解放鬥爭而制定策略規劃時,政治反抗戰略家需要考慮各種問題。其中有:

  • 確定戰役的具體目標以及它們對貫徹總體策略的貢獻。
  • 考慮為貫徹所選擇的策略的最有用的具體方法或政治武器。在一個特定的策略性戰役的總計劃中,需要決定為了對獨裁政權的權力來源施加壓力和限制,應當運用哪些較小的、戰術性的計劃和哪些具體的行動方法。應當記住,主要目標的實現是仔細選擇和貫徹較小的具體步驟的結果。
  • 確定是否應當或怎樣把經濟問題同總的來說是政治性的鬥爭聯繫起來。如果在鬥爭中經濟問題會很突出,需要注意使經濟的訴求在獨裁統治結束以後實際上能夠得到解決。不然的話,如果在向民主社會過渡時期不能提供迅速的解決辦法,可能會產生失望和不滿。這種失望可能會使答應結束經濟困難的獨裁力量容易出現。
  • 事先確定為啟動抵抗鬥爭,什麼樣的領導結構和通訊系統最適合。在鬥爭過程中,什麼樣的決策和通訊手段能給抵抗者和廣大群眾提供不斷的指導。向廣大群眾、獨裁者的隊伍和國際媒體傳達抵抗運動的新聞。一切聲言和報導必須嚴格符合事實。誇大其詞和無根據的聲言會破壞抵抗運動的信譽。
  • 自力更生的、有建設性的社會、教育、經濟和政治活動的計劃,以滿足即將到來的衝突過程中自己隊伍的需求。這類項目可以由不直接參與抵抗活動的人來執行。
  • 確定為支持具體戰役或總的解放鬥爭,什麼樣的外援是合適的。怎樣最好地動員和使用外部援助,而不致使內部鬥爭依賴不確定的外部因素?需要注意哪些外部團體最可能、也最適合援助,例如非政府組織(社會運動、宗教或政治團體、工會等等)、政府以及(或者)聯合國及其各機構。

此外,抵抗運動的規劃者需要採取措施,在反對獨裁控制的群眾抵抗過程中維持秩序和滿足自己隊伍的社會需要。這樣做不僅會創建替代的獨立民主機構和滿足真正的需要,而且還會減少那種聲稱必須要用無情的鎮壓才能制止騷亂和目無法紀的局面的可信度。

傳播不合作的概念[編輯]

針對獨裁政權的政治反抗要想成功,群眾必須掌握不合作的概念。正如「狙公」的故事(見第三章)所闡明的,基本概念很簡單:儘管受到鎮壓,如果有足夠數量的下屬在足夠長的時間裡拒絕繼續合作,暴虐的體制會遭到削弱而最終崩潰。

生活在獨裁統治下的人們可能已經從不同的來源熟悉這個概念。儘管如此,民主力量應當有意識地傳播和推廣不合作的概念。可以在全社會散布「狙公」的故事或類似的故事。這種故事很容易理解。人們一旦掌握了不合作的一般概念,他們就能夠理解今後針對獨裁政權實行不合作的號召的意義。他們自己也將能夠在新的形勢下即興創造出許多具體形式的不合作。

儘管生活在獨裁統治下企圖傳播想法、新聞和抵抗指示有困難和危險,民主派已經證明這往往是可能的。即使在納粹和共產黨統治下,抵抗份子不僅能夠同別的個人進行聯繫,而且能通過發行非法報紙、傳單、書本以及近年來利用錄音帶和錄影帶同廣大的公眾進行聯繫。

有了事先進行策略規劃這個優點,就可以制定和散布抵抗運動的一般指導原則。這些指導原則可以指出,在哪些問題和情況下群眾應當抗議和拒絕合作,以及怎樣去做。這樣一來,即使來自民主運動領導的聯繫被切斷,也沒有發出或收到具體指示,群眾會知道針對一些重要問題該怎樣行動。這些指導原則還可以提供一種檢驗,用以識別政治警察為了挑起毀譽的行動而偽造的「抵抗運動指示」。

鎮壓和反措施[編輯]

策略規劃者需要評估獨裁政權對民主抵抗行動可能的回應和鎮壓,特別是暴力的臨界點。需要確定如何承受、反擊或避免這種可能加緊的鎮壓而不致屈服。戰術上,在具體的場合,需要給群眾和抵抗份子發出有關預期的鎮壓的警告,使他們知道參與行動的風險。如果鎮壓可能相當嚴重,應當做好對抵抗份子傷員提供醫療支援的準備。

預料到會有鎮壓,戰略家最好事先考慮採用有助於實現解放或某個戰役的具體目標,又能減少殘暴鎮壓的可能性的戰術和方法。例如,針對極端獨裁政權的街頭示威和遊行也許很有戲劇性,但也可能冒數以千計的示威者死亡的風險。然而,示威者付出的高昂代價,實際上不一定比每個人呆在家裡、罷工或公務員大規模不合作的行為能夠對獨裁政權施加更大的壓力。

如果有人建議為了某個策略性的目的,需要採取有大量傷亡風險的挑釁性抵抗行動,那麼應當非常小心考慮這項建議的代價和可能的收穫。在鬥爭過程中,群眾和抵抗者是否有可能遵守紀律和非暴力?他們是否能抵制有人煽動採用暴力?規劃者必須考慮,儘管面對暴行,可以採取哪些措施來維持非暴力紀律和保持抗爭。類似誓言、政策聲明、紀律傳單、示威糾察隊和對贊成暴力的個人和團體實行制裁等措施,是否行得通和是否有效?領導者應當永遠警惕鑽到自己隊伍里來專門煽動示威群眾採用暴力的坐探。

遵守策略規劃[編輯]

一旦有了一個健全的策略規劃,民主勢力不應當被獨裁者的一些次要的動作分

散其注意力,這些次要動作有可能誘使他們偏離總體策略和某一特定戰役的策略,使他們把重大活動集中到不重要的問題上去。也不應當讓一時的情緒──也許是對獨裁政權新的暴行的反應──使民主抵抗運動偏離它的總體策略或戰役策略。那些暴行的施行,可能正是為了挑動民主力量放棄他們的周到的規劃,甚至作出暴力的行動,使獨裁者更容易擊敗他們。

只要認定基本的分析是健全的,民主派隊伍的任務就是一步一步向前推進。當然,戰術和階段性目標可能會有變更,優秀的領導者會隨時利用機會。這些調整不能同總體策略的目標或具體戰役的目標混為一談。小心謹慎地貫徹所選定的總體策略和特定戰役的策略,會大大有助於取得成功。

參考[編輯]

  1. 推薦的全文論述有:Gene Sharp, The Politics of Nonviolent Action; Peter Ackerman and Christopher Kruegler, Strategic Nonviolent Conflict (Westport, Connecticut: Praeger, 1994); Gene Sharp, Waging Nonviolent Struggle:Twentieth Century Practice and Twenty-First Century Potential.(即將問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