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呂申公上初即位論治道二首·道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代呂申公上初即位論治道二首·道德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人君以至誠為道,以至仁為德。守此二言,終身不易,堯舜之主也。至誠之外,更行他道,皆為非道。至仁之外,更作他德,皆為非德。

何謂至誠?上自大臣,下至小民,內自親戚,外至四夷,皆推赤心以待之,不可以絲毫偽也。如此,則四海之內,親之如父子,信之如心眼。未有父子相圖、心眼相欺者,如此而天下之不治,未之有也。絲毫之偽,一萌於心,如人有病,先見於脈,如人飲酒,先見於色。聲色動於幾微之間,而猜阻行於千里之外,強者為敵,弱者為怨。四海之內,如盜賊之憎主人,鳥獸之畏弋獵,則人主孤立而危亡至矣。何謂至仁?視臣如手足,視民如赤子,戢兵,省刑,時使,薄斂,行此六事而已矣。禍莫逆於好用兵,怨莫大於好起獄,災莫深於興土功,毒莫深於奪民利。此四者,陷民之坑阱,而伐國之斧鉞也。去此四者,行彼六者,而仁不可勝用矣。《傳》曰:「至誠如神。」又曰:「至仁無敵。」審能行之,當獲四種福。以人事言之,則主逸而國安;以天道言之,則享年永而卜世長。此必然之理,古今已試之效亂也。

去聖益遠,邪說滋熾,厭常道而求異術,文奸言以濟暴行。為申、商之學者,則曰:「人主不可以不學術數」;人主,天下之父也,為人父而用術於其子,可乎?為莊、老之學者,則曰:「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欲窮兵黷武,則曰:「吾以威四夷而安中國」;欲煩刑多殺,則曰:「吾以禁奸慝而全善人」;欲虐使厚斂,則曰:「吾以強兵革而誅暴亂,雖若不仁而卒歸於仁。」此皆亡國之言也,秦二世、王莽嘗用之矣,皆以經術附會其說。

《書》曰:「惟闢作福,惟闢作威。」此言威福不可移於臣下也。欲威福不移於臣下,則莫若舍己而從眾,眾之所是,我則與之,眾之所非,我則去之。夫眾未有不公,而人君者,天下公議之主也,如此,則威福將安歸乎?今之說者則不然,曰,人主不可以不作威福,於是違眾而用己。己之耳目,終不能遍天下,要必資之於人,愛憎喜怒,各行其私,而浸潤膚受之說行矣。然後從而賞罰之,雖名為人主之威福,而其實左右之私意也。奸人竊吾威福,而賣之於外,則權與人主侔矣。

《書》曰:「威克厥愛允濟,愛克厥威允罔功。」威者,畏威之謂也。愛者,懷私之謂也。管仲曰:「畏威如疾,民之上也。從懷如流,民之下也。畏威之心,勝於懷私,則事無不成。」今之說者則不然,曰:「人君當使威刑勝於惠愛。」如是則予不如奪,生不如殺,堯不如桀,而幽、厲、桓、靈之君長有天下。此不可不辨也。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