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君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佘君墓誌銘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11

君諱兆鼎,字季重,世為歙西巖鎮人。父及伯兄行賈,母遘厲疾,仲出求醫藥,君獨在側。疾中言動異常,人不敢近。或叩曰:「爾懼乎?」對曰:「病者,吾母也。何懼?」弱冠後為人賈宣城,每三歲一歸省。一日心動,遽馳歸,則母臥疾已三日矣。時伯客金陵,後二日不期而至。叩之,其心動就道之日同也。其後伯病於金陵,君馳視。求醫於揚州,跪泣於其庭三日,始肯偕。然終不能療也。

少廢書,讀《大學》未半。行賈後益好書,日疏古人格言善事而躬行之。其在宣城,有畢某負百金,所居與君夾河。一日,託賈事迎至其家。將夕,命其女靚妝出拜,曰:「君旅居,願以女奉箕帚,償宿負。」君奪戶而出,則河無舟,其人尾而至。喻以理,且要言所負終不收。乃感泣,具舟以渡。明末,鄉里阻饑,君十歲與羣兒樵蘇山中,籬間有果,爭取啖,獨君不給視。

有子華瑞,以文學知名,與予為執友。康熙丁酉來京師,館余家,述其事以乞銘,距君之卒十有三年矣。蓋徽俗葬地難購而華瑞貧,故久而不能舉也。君卒於康熙乙酉,享年七十有三。娶汪氏,繼娶方氏。子二:長華瑞;次關瑞,早卒。以某年月日葬於某鄉某原。銘曰:

嗟嗞乎!君抱儒之質,以美其身。獨留其文,以遺後之人。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