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史演義/0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目錄 元史演義
◀上一回 第九回 責汪罕潛師劫寨 殺脫里恃力興兵 下一回▶


  卻說博爾朮、博爾忽及窩闊台三人回營,由帖木真慰勞畢,博爾忽道:「汪罕的兵眾,雖已暫退,然聲勢尚盛,倘若再來,終恐眾寡不敵,須要別籌良策為是!」帖木真半晌無言,木華黎道:「咱們一面移營,一面招集部眾,待兵勢已厚,再與汪罕賭個雌雄。若破了汪罕,乃蠻也獨立不住,怕不為我所滅!那時北據朔漠,南圖中原,王業亦不難成呢!」志大言大,後來帖木真進取之策,實本此言,可見興國全在得人。帖木真鼓掌稱善,當即拔營東走,竟至巴勒渚納,即班珠爾河。暫避軍鋒。天寒水涸,河流皆濁,帖木真慷慨酌水,與麾下將士,設誓河旁,悽然道:「咱們患難與共,安樂亦與共,若日久相負,天誅地滅!」

  將士聞言,爭願如約,歡呼聲達數里。

  當下命將士招集部眾,不數日,部眾漸集,計得四千六百人。帖木真分作兩隊,一隊命兀魯領著,一隊由自己統帶。整日裡行圍打獵,貯作軍糧。畏答兒瘡口未痊,亦隨著獵獸,帖木真阻他不從,積勞之下,瘡口復裂,竟致身亡。帖木真將他遺骸葬在呼恰烏爾山,親自致祭,大哭一場。軍士見主子厚情,各感泣圖報。帖木真見兵氣復揚,遂令兀魯等出河東,自率兵出河西,約至弘吉剌部會齊。

  既到弘吉剌部,便命兀魯去向部酋道:「咱們與貴部本屬姻親,今如相從,願修舊好;否則請以兵來,一決勝負!」那部酋叫作帖兒格阿蔑勒,料非帖木真敵手,便前來請附。帖木真與他相見,彼此敘了姻誼,兩情頗洽。這姻誼出自何處?原來帖木真的母親訶額侖及妻室孛兒帖,統是弘吉剌氏,所以有此情好。弘吉剌部在蒙古東南,他既願為役屬,東顧可無憂了。帖木真便率領全軍,向西進發,至統格黎河邊下營,遣阿兒該、速客該兩人,馳告汪罕,大略道:

  父汪罕!汝叔古兒罕即《本紀》菊兒。嘗責汝殘害宗親之罪,逐汝至哈剌溫之隘,汝僅遺數人相從。斯時救汝者何人?乃我父也。我父為汝逐汝叔,奪還部眾,以復於汝,由是結為昆弟,我因尊汝為父。此有德於汝者一也!父汪罕!汝來就我,我不及半日而使汝得食,不及一月而使汝得衣。人問此何以故?汝宜告之曰:在木里察之役,大掠蔑里吉之輜重牧群,悉以與汝,故不及半日而饑者飽,不及一月而裸者衣。

  此有德於汝者二也!曩者我與汝合討乃蠻,汝不告我而自去,其後乘我攻塔塔兒部,汝又自往掠蔑里吉,虜其妻孥,取其財物牲畜,而無絲毫遺我,我以父子之誼,未嘗過問。此有德於汝者三也!汝為乃蠻部將所掩襲,失子婦,喪輜重,乞援於我。我令木華黎、博爾術、博爾忽、赤老溫四良將,奪還所掠以致於汝。此有德於汝者四也!昔者我等在兀剌河濱兩下宴會,立有明約:譬如有毒牙之蛇,在我二人中經過,我二人必不為所中傷,必以唇舌互相剖訴,未剖訴之先,不可遽離。今有人於我二人構讒,汝並未詢察,而即離我,何也?往者我討朵兒班、塔塔兒、哈答斤、散只兀、弘吉剌諸部,如海東鷙鳥之於鵝雁,見無不獲,獲則必致汝。汝屢有所得而顧忘之乎?此有德於汝者五也!父汪罕!汝之所以遇我者,何一可如我之遇汝?汝何為恐懼我乎?汝何為不自安乎?汝何為不使汝子汝婦得寧寢乎?我為汝子,曾未嫌所得之少,而更欲其多者;嫌所得之惡,而更欲其美者。譬如車有二輪,去其一則牛不能行,遺車於道,則車中之物將為盜有;繫車於牛,則牛困守於此將至餓斃;強欲其行而鞭箠之,牛亦惟破額折項,跳躍力盡而已!以我二人方之,我非車之一輪乎?言盡於此,請明察之!

  又傳諭阿勒壇、火察兒等道:

  「汝等嫉我如仇,將仍留我地上乎?抑埋我地下乎?汝火察兒,為我捏坤太石之子,曾勸汝為主而汝不從;汝阿勒壇,為我忽都剌哈汗之子,又勸汝為主而汝亦不從。汝等必以讓我,我由汝等推戴,故思保祖宗之土地,守先世之風俗,不使廢墜。我既為主,則我之心,必以俘掠之營帳牛馬,男女丁口,悉分於汝;郊原之獸,合圍之以與汝,山藪之獸,驅迫之以向汝也。今汝乃棄我而從汪罕,毋再有始無終,增人笑罵!三河之地,三河指土拉河、鄂爾昆河、色楞格河,皆為汪罕所居地。汝與汪罕慎守之,勿令他人居也!」

  又傳語鮮昆道:

  「我為汝父之義兒,汝為汝父之親子,我父之待爾我,固如一也,汝以為我將圖汝,而顧先發制人乎?汝父老矣!得親順親,惟汝是賴,汝若妒心未除,豈於汝父在時,即思南面為王,貽汝父憂乎?汝能知過,請遣使修好;否則亦靜以聽命,毋尚陰謀!」

  汪罕脫里見著二使,倒也不說甚麼,只說著我無心去害帖木真。阿勒壇、火察兒等模稜兩可。惟鮮昆獨憤然道:「他稱我為姻親,怎麼又常罵我?他稱我父為父,怎麼又罵我父為忘恩負義?我無暇同他細辯,只有戰了一仗罷!我勝了,他讓我;他勝了,我讓他!還要遣甚麼差使,講甚麼說話!」真是一個蠻牛。

  言畢,即令部目必勒格別乞脫道:「你與我豎著旄纛,備著鼓角,將軍馬器械,一一辦齊,好與那帖木真廝殺哩!」

  阿兒該等見汪罕無意修好,隨即回報帖木真。帖木真因汪罕勢大,未免有些疑慮起來,木華黎道:「主子休怕!我有一計,管教汪罕敗亡。」帖木真急忙問計,木華黎令屏去左右,遂與帖木真附耳道:「如此!如此!」不說明妙。喜得帖木真手舞足蹈,當下將營寨撤退,趨回巴勒渚納,途遇豁魯剌思人搠乾思察罕等叩馬投誠;又有回回教徒阿三,亦自居延海來降,帖木真一律優待。

  到了巴勒渚納,忽見其弟合撤兒狼狽而來。帖木真問故,合撤兒道:「我因收拾營帳,遲走一步,不料汪罕竟遣兵來襲,將我妻子擄去;若非我走得快,險些兒也被擄了。」帖木真奮然道:「汪罕如此可惡!我當即率兵前去,奪回你的妻子,何如?」旁邊閃出木華黎道:「不可!主子難道忘記前言麼?」帖木真道:「他擄我弟婦,並我姪兒,我難道罷了不成!」木華黎道:「咱們自有良策,不但被擄的人可以歸還,就是他的妻子,我也要擄他過來。」帖木真道:「你既有此良謀,我便由你做去。」木華黎遂挽了合撤兒手,同入帳後,兩人商議了一番,便照計行事。葫蘆裡賣什麼藥。

  不數日,聞報答力台來歸,帖木真便出帳迎接。答力台磕頭謝罪,帖木真親自扶著,且語道:「你既悔過歸來,尚有何言?我必不念舊惡!」答力台道:「前由阿兒該等前來傳諭,知主子猶念舊好,已擬來歸,只因前叛後順,自思罪大,勉欲立功折贖。今復得木華黎來書,急圖變計,密與阿勒壇等商議,除了汪罕,報功未遲,不意被他察覺,遣兵來捕,所以情急奔還,望主子寬恕!」木華黎之計,已見一斑。帖木真道:「阿勒壇等已回來麼?」答力台道:「阿勒壇、火察兒等恐主子不容,已他去了。只有渾八鄰與撤哈夷特部呼真部隨我歸降,諸乞收錄!」帖木真道:「來者不拒,你可放心!」當下見了渾八鄰等,都用好言撫慰,編入部下。一面整頓軍馬,自巴勒渚納出師,將從斡難河進攻汪罕。

  甫到中途,忽見合里兀答兒及察兀兒罕兩人,跨馬來前,後面帶著了一個俘虜,不由得驚喜起來。便即命二人就見。二人下騎稟道:「日前受頭目合撤兒密令,叫我兩人去見汪罕。汪罕信我虛言,差了一使,隨我回來,我兩人把他擒住,來見主子。」帖木真道:「你對汪罕如何說法?」二人道:「合撤兒頭目想了一計,假說是往降汪罕,叫我先去通報,汪罕中了這計,所以命使隨來。」

  言未已,那合撤兒已從旁閃出,便向二人道:「叫來人上來!」二人便將俘虜推至。合撤兒問道:「你叫什麼名字?」那人道:「我叫亦禿兒乾…」說到乾字,已由合撤兒拔刀出鞘,砉然一聲,將那人斬為兩段。奇極怪極。

  帖木真驚問道:「你何故驟斬他人?」合撤兒道:「要他何用,不如梟首!」帖木真道:「你莫非想報妻子的仇麼?」合撤兒道:「妻子的仇怨,原是急思報復,但此等舉動,統是木華黎教我這般的。」帖木真道:「木華黎專會搗鬼,想其中必有一番妙用!」合撤兒道:「木華黎教我遣使偽降,捏稱哥哥離我,不知去向;我的妻子,已被父汪罕留著,我也只可來投我父,若能念我前勞,許我自效,我即束手來歸。誰意汪罕竟中我詭計,叫了這個送死鬼到來見我,我的刀已閒暇得很,怎麼不出出風頭?」言畢大笑。木華黎之計,於此盡行敘出。

  帖木真道:「好計!好計!以後當如何進行?」木華黎時已趨至,便道:「他常潛師襲我,我何不學他一著?」總算還報。合里兀答兒道:「汪罕不防我起兵,這數日正大開筵席,咱們正好掩襲哩。」木華黎道:「事不宜遲,快快前去!」於是不待下營,倍道進發,由合里兀答兒為前導,沿客魯倫河西行。將至溫都兒山,合里兀答兒道:「汪罕設宴處,就在這山上。」木華黎道:「咱們潛來,他必不備,此番正好滅他淨盡,休使他一人漏網!」帖木真道:「他在山上,聞我兵突至,必下山逃走,須斷住他的去路方好哩。」木華黎道:「這個自然!」當下命前哨衝上山去,由帖木真自率大隊,繞出山後,扼住敵人去路。計畫既定,隨即進行。是時汪罕脫里正與部眾筵宴山上,統吃得酩酊大醉,酒意醺醺,猛聽得胡哨一聲,千軍萬馬,殺上山來。大眾慌忙失措,人不及甲,馬不及鞍,哪裡還敢抵禦敵軍!霎時間紛紛四散,統向山後逃走。甫至山麓,不意伏兵齊集,比上山的兵馬,多過十倍,大眾叫苦不迭,只得硬著頭皮,上前廝殺。誰知殺開一層,又是一層,殺開兩層,復添兩層,整整的打了一日夜,一人不能逃出,只傷亡了好幾百名。次日又戰,仍然如銅牆鐵壁一般,沒處鑽縫。到了第三日,汪罕的部眾,大都睏乏,不能再戰,只好束手受縛。帖木真大喜,飭部下把汪罕軍一齊捆縛定當,由自己檢明,單單少了脫里父子。再向各處追尋,茫如捕風,不知去向。又復訊問各俘虜,只有合答黑吉道:「我主子是早已他去了!我因恐主子被擒,特與你戰了三日,教他走得遠著。我為主子受俘,死也甘心,要殺我就殺,何必多問!」帖木真見他氣象糾糾,相貌堂堂,不禁贊歎道:「好男子!報主盡忠,見危授命!但我並非要滅汪罕,實因汪罕負我太甚,就使拿住汪罕脫里,我也何忍殺他!你如肯諒我苦衷,我不但不忍殺你,且要將你重用!」說著,便下了座,親與解縛,合答黑吉感他情義,遂俯首歸誠了。帖木真善於用人。此時合撤兒的妻子,早由合撤兒尋著,挈了回來。還有一班被虜的婦女,由帖木真檢閱,內有兩個絕代麗姝,乃是汪罕的姪女,一名亦巴合,一名莎兒合。亦巴合年長,帖木真納為側室;莎兒合年輕,與帖木真四子年齡相仿,便命為四子婦。姊做庶母,妹做子婦,絕好胡俗。其餘所得財物,悉數分給功臣。大家歡躍,自在意中,不消細說。是亡國榜樣。

  且說汪罕脫里領著他兒子鮮昆,從山側逃走,急急如漏網魚,累累如喪家狗,走到數十里之遙,回顧已靜無聲響,方敢少息。脫里仰天歎道:「人家與我無嫌,我偏要疑忌他,弄得身敗名裂,國亡家破,怨著誰來!」悔已遲了。鮮昆聞言,反怪著父親多言,頓時面色改變,雙目圓睜。脫里道:「你闖了這般大禍,還要怪我麼?」鮮昆道:「你是個老不死的東西!你既偏愛帖木真,你到他家去靠老,我要與你長別了!」該死!言訖自去。剩得脫里一人,孑影淒涼,踽踽前行。走至乃蠻部境上,沿鄂昆河上流過去,偶覺口渴,便取水就飲。誰知來了乃蠻部守將,名叫火力速八赤,疑脫里是個奸細,把他拿住,當下不分皂白,竟賞他一刀兩段!還有鮮昆撇了脫里,自往波魯土伯特部,劫掠為生,經部人驅逐,逃至回疆,被回酋擒住,也將他斬首示眾!克烈部從此滅亡。可為背親負義者鑒。

  單說乃蠻部將火力速八赤殺了脫里,即將他首級割下,獻與太陽汗。太陽汗道:「汪罕是我前輩,他既死了,我也要祭他一祭。」遂將脫里頭供在案上,親酌馬奶,作為奠品,復對脫里頭笑道:「老汪罕多飲一杯,休要客氣!」語未畢,那脫里頭也晃了一晃,目動口開,似乎也還他一笑。太陽汗不覺大驚,險些兒跌倒地上。帳後走出一個盛妝的婦人,嬌聲問道:「你為什麼這般驚慌?」太陽汗視之,乃是愛妻古兒八速,便道:「這、這死人頭都笑起我來,莫非有禍祟不成!」實是不祥之兆。古兒八速道:「好大一個主子,偏怕這個死人頭,真正沒用!」說著,已輕移裙履,走近案旁,把脫里頭攜在手中,撲的一擲,跌得血肉模糊。太陽汗道:「你做甚麼?」古兒八速道:「不但這死人頭不必怕他,就是滅亡汪罕的韃子,也要除絕他方好!」乃蠻素遵回教,所以叫蒙人為韃子。太陽汗被愛妻一激,也有些膽壯起來,便將脫里頭踏碎。一面向古兒八速道:「那韃子滅了汪罕,莫不是要做皇帝麼?天上只有一個日,地上如何有兩個主子!我去將韃子滅了,可好麼?」古兒八速道:「滅了韃子,他有好婦女,你須拿幾個給我,好服侍我洗浴,並替我擠牛羊乳!」慢著,恐怕你要給人。太陽汗道:「這有何難!」遂召部將卓忽難入帳,語他道:「你到汪古部去,叫他做我的右手,夾攻帖木真。」卓忽難唯唯遵命,忽有一人入帳道:

  「不可,不可!」正是:

    畢竟傾城由哲婦,空教報國出忠臣。

  欲知入帳者為誰,且至下回表明。

  《元史》稱汪罕為克烈部,所居部落,即唐時回紇地,是汪罕非部名,乃人名也。然《本紀》又雲,汪罕名脫里,受金封爵為王,則汪罕又非人名;若以汪王同音,罕汗同音,疑汪罕為稱王稱汗之轉聲,則應稱克烈部汪罕,何以史文多單稱汪罕,未嘗兼及克烈乎?《太祖紀》又云:「克烈部札阿紺孛者,部長汪罕之弟也。」既雲部長,又雲汪罕,詞義重複。要之蒙漢異音,翻譯多訛,本書以汪罕為統稱,以脫里為專名,似較明顯,非謬誤也。汪罕之亡,為子所誤;乃蠻之亡,為婦所誤。婦子之言,不可盡信也如此!然脫里未嘗不負恩,太陽汗未嘗不好戰。禍福無門,人自召之,讀此可以知戒,文字猶其餘事耳。

◀上一回 下一回▶
元史演義
PD-icon.svg 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4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