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卷025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二百五十一 全唐文 卷二百五十三
這是一個自動生成的頁面,需要人工複查。複查後,請移除此模板。

目錄

授嗣鄭王希言右衛大將軍制

門下:銀青光祿大夫太僕卿員外置同正員上柱國嗣鄭王希言,才推近屬,行稟中和,用沈毅以為謀,體直方而成器。頻外列棘之位,嚐踐執金之秩,曆官期久,更事逾深。必在親賢,用膺心膂,宜領右軍之寄,仍直大將之任。可雲麾將軍守右衛大將軍,勳封如故。

授李延昌左金吾衛大將軍制

黃門:兵戈之容,是憑於師律;輿馬之飾,允屬於徼巡:自匪周才,孰當茲任?衛尉卿兼檢校左金吾衛大將軍上柱國李延昌,倜儻為用,堅剛立誠。學優典墳,言綜韜略。賈勇聞義,則輕於九死;好謀盡忠,則隱如一敵。自膺刺奸之寵,雅葉彈違之務,正名不拜,何以光於執金?教戰或忘,何以勵其投石?宜踐跡於中尉,俾疇能於亞夫。可右雲麾將軍守左金吾衛大將軍,勳封如故,仍充朔方後軍大總管。

授郭虔瓘右驍衛大將軍等制

黃門:有功必賞,(闕三字)勸,所以教人立誌,為邦作程者也。雲麾將軍檢校右驍衛將軍兼北庭都護瀚海軍經略使金山道副大總管招慰營田等使上柱國太原縣開國公郭虔瓘、宣威將軍守右驍衛翊府中郎將檢校伊州刺史兼伊吾軍使借紫金魚袋上柱國介休縣開國公郭知運等,負將帥之才,展熊羆之效,義烈忠壯,以詢其誠,智謀勇敢,不愆其策。頃者邊庭之際,孤城獨守,戎羯睏乏,歲時圍逼,矢石交下,金湯自堅,護甘漢之所曆,懷範羌而莫至。獨能宣我王命,殫其士力,不顧左殷,仍於右斷,厥功至矣,朕甚嘉之,宜登絕席之任,方盛題坐之禮。虔瓘可冠軍大將軍右驍衛大將軍,知運可雲麾將軍右驍衛將軍,餘各如故,仍各賜衣一副並金帶,主者施行。

授周仁軌左羽林大將軍制

門下:周禮命卿,六師成務,漢圖拜將,三傑雄才。光祿大夫行光祿卿兼檢校并州大都督府長史上柱國汝南郡開國公周仁軌,執心剛強,臨事果決,衛青奉法,必讓其功,師丹守正,每聞其直。彼汾之閒,近胡之備,吏人仰化,戎虜憚威。羽翼任隆,爪牙寄重,宜光絕席,用慶題坐。可鎮軍大將軍行左羽林衛大將軍兼檢校并州大都督府長史,勳封如故,主者施行。

授薛訥右羽林軍大將軍制

黃門:出師禦寇,功成於告捷;振旅休兵,禮備於行賞。攝左羽林軍將軍借紫金袋薛訥,勳閥良將,邦家老臣,讀太公之立言,受穰苴之為法。德業中邃,牆仞窺,智謀宏遠,泉源不竭,須佇公孫之勣,頗蠲孟明之罪。遂能長驅隴上,深入湟中,殲厥犬戎,殘其蠆毒,野無遺孽,朝有茂勳,宜膺設壇之寵,俾光期門之寄。可右羽林大將軍上柱國河東郡開國公,仍賜物三百段,銀五百兩,踐二百貫,主者施行。

授高仙芝右羽林軍大將軍制

門下:四鎮經略副使前右羽林軍大將軍員外置同正員密雲縣開國男賜紫金魚袋上柱國高仙芝,素稱驍悍,兼聞智略,久在戎場,夙推武用。才有所適,禮則從權,宜複官資,更為邊扞。可起複右羽林軍大將軍員外置同正員。

授唐先擇左金吾衛將軍等制

門下:右金吾衛將軍唐先擇,名公之允,理識公明;左金吾衛將軍呂林琳,良將之材,智謀深遠:雖東西列衛,俱賴其人。宗族聯官,所宜迴避。俾從易位,用葉朝恩。先擇可左金吾衛將軍,休琳可右金吾衛將軍,餘如故。

授安金藏右驍衛將軍制

黃門:遊騎將軍行右武衛翊府中郎將員外置同正員直太常寺安金藏,家本孝悌,身全忠懇。往在周朝,困於酷吏,共誣良善,敢謗太皇,不任楚毒,並加刑憲,金藏迺自刺心肺,見其誠節,因而悟主,實賴她纖。則寵演納肝。田光吞舌,求之既往,未足為喻,眷言酬德,自可超倫,彰其貞固之美,拜以誰何之任。可右驍衛將軍員外置同正員,餘如故,主者施行。

授楊敬述右羽林將軍制

黃門:瞻彼元闕,衛於丹禁,命將擇人,制軍為旅。雲麾將軍檢校右羽林將軍上柱國楊敬述,心堅鐵石,器蘊珪璋,以俊穎之才,有溫謙之美。附枝中葉,則藝極於彫弓;咀實含英,則詞殫於彩劄。自五營高選,千廬入侍。忠而作訓,勤以宣威,俾寵誰何?正其名秩。可右羽林軍將軍,勳封如故。

授許輔虔左羽林將軍制

黃門:國之武士,其盛如林;朕之賢臣,其貞匪石:則可以制軍而作訓也。雲麾將軍檢校右羽林將軍賜緋魚袋上柱國申國公許輔虔,方外直內,智崇禮卑,備聞舊章,好讀前史。忠於事主,信以庇人,未嚐不抗節思齊,立言致遠。頃除蛇豕之孽,特建殊勳;洎肅熊羆之旅,蓋稱重器。我之所賴,爾實僉諧,必也正名,用監中候。可左羽林軍將軍,勳封如故。

起復杜賓客右威衛將軍制

黃門:雲麾將軍前檢校左監門衛將軍上柱國杜賓客,誌唯倜儻,才稱果決,聞鞞而立,特壯三軍之氣;奮劍而前,將雄萬人之敵。頃在艱罰,甫懷忠勇,金革是任,春秋所稱,俾適權宜,用光戎事。可起複右威衛將軍,勳如故,主者施行。

授姚崇都檢校諸軍大使李義甫副使制

黃門:廟堂之儀,不可去兵,帷幄之謀,在於料敵:自非行有餘力,坐而決勝,則何以威百蠻而破萬里者也?兵部尚書兼紫微令監修國史上柱國梁國公姚崇,朝廷宿望,軍國大才,蘊平仲之一心,舉夷吾於六翮,惟此人傑,是稱天齎。銀青光祿大夫行黃門侍郎昭文館學士上柱國中山郡開國公李義甫,用窮精微,體自公直,貞規窬於鐵石,詞律比於笙簧,左曹之美,中朝所詠。鹹能上言寵答,備陳胡虜,閱武觀對,暗合孫吳。頃雖眾和以德,軍全非戰,或徵其侍子,久詣闕廷;或勞我偏裨,尚留關塞。行役之苦,寢興弗忘,師臧謂何?豫備期在。佇恢遙護之略,更屬遠安之算。崇可都檢校諸軍大使,義甫為副,主者施行。

授宋王成器太子太師制

門下:孟侯之禮,雖歸於塚允;太伯之風,實尚於高節。左衛大將軍宋王成器,幼而聰敏,長則溫仁,禮樂同歸,質文相半。孝以為政,每用因親。忠而立誠,所期尊主,故能樂於為善,好在服儒,占蟻穴以探微,登雀台而成賦。自奄有梁宋,作藩邦家,其儀孔臧,其德可大。朕之元子,當踐副君,以隆基有社稷大功,神祇僉屬,由是朕前懇讓,言在必行,天下至公,誠不可奪,爰符立季之典,庶葉從人之願。況別為九州,必資於牧伯;貞夫萬國,先佇於師傅:式副僉諧之求,仍光不拜之寵。可雍州牧揚州大都督太子太師,別加實封二千戶,賜物五千段,細馬二千匹,奴婢十房,金銀器皿二百事,甲第一區,良田三十頃,餘如故,主者施行。

授唐休璟太子少師制

門下:君臣之道,欽若從乂;師保之寄,人具爾瞻:必在耆德,共康庶政。特進前行尚書右僕射同中書門下三品上柱國宋國公致仕唐休璟,自天錫夢。維嶽降精,心竭忠公,器包文武。廟堂隆棟,委以弼丞,帷幕運籌,推其決勝。爰當宰任,固辭揆職,私第懸車,耆年益壯,公門軾馬,朔見逾聞。求舊所期,懷賢是切:諭於三善,況待正人;營於百工,孰過元老?宜紆幾杖,俾作鹽梅。可行太子少師同中書門下三品,散官另如故。

授岐王範太子少師等制

黃門:讚翼皇儲允歸師保,崇敬叔父,諒屬親賢。虢州刺史上柱國岐王範、秘書監兼幽州刺史上柱國薛王業等,明允篤誠,溫良恭儉,忠孝先於令典,文儒偉於成業。自為我藩翰,擁其幹旄,雅聞召伯之詩,尤羨魯公之政。雖頒條是務,而導禮兼資,因入拜於承明,佇來儀於博望。範可太子少師虢州刺史,業可太子少保兼幽州刺史,勳封等各如故,主者施行。

門下:望園賓客,非賢莫可,中朝碩茂,選眾修歸。銀青光祿大夫國子祭酒上柱國逍遙公韋嗣立,溫恭密靜,孝悌忠實,鑒測毫端,詞詮象外。昆弟承一經之業,登相者代不乏人;閨門有萬石之風,立言者士是則效:疇諮滿於故事,潤色敷於令典。屬以疾辭,用體張良之誌;資以德舉,宜從綺季之遊。可太子賓客,散官勳封如故,主者施行。

授鄭惟忠太子賓客制

黃門:元良之重,賓友是擇,自匪舊德,孰膺斯拜?銀青光祿大夫守禮部尚書上柱國榮陽縣開國公鄭惟忠,積溫厚之氣,暢清純之風,學綜幽賾。詞含比興。履登近要,見美徽猷,不訐直而徇名,期後仁以為利。北斗喉舌。雖屬於尚書;南山調護,更憑於耆老:宜回建禮之秩,將益承華之裕。可守太子賓客,散官勳封如故。

授畢構太子詹事制

黃門:攝生遂性,義存於尚德;去劇從簡,禮切於優賢。銀青光祿大夫守戶部尚書上柱國魏郡開國公畢構,當代周才,幹時良具,台閣推其簡練,衣冠仰其全德。而五教之重,六官是先,精以辨政,勞而弱疾。方欲憑於導引,拯彼清羸,暫踐竇嬰之職,亟期呂蒙之愈。可守太子詹事,散官勳如故,主者施行。

授沈佺期太子少詹事等制

黃門:正議大夫太府少卿昭文館學士上柱國吳興縣開國男沈佺期,才標穎拔,思詣精微,早外多士之行,獨擅詞人之律。正議大夫行衛尉少卿上柱國楊崇禮,神情凝正,器識沉敏,久聞忠義之風,克樹循克之績。儲闈總務,卿寺推能,佇執紀綱,爰司帑藏。佺期可太子少詹事,餘如故;崇禮可行太府少卿,散官勳如故,主者施行。

授裴君士太子少詹事制

黃門:正議大夫行殿中少監員外置同正員裴君士,外以凝正,中惟雅實,地稱垂棘之寶,門降穠華之貴。自邁跡朝行,升榮禦府,尤聞密靜,益重柔嘉,亞彼儲端,允符公選。可太子少詹事,主者施行。

授姚元之等兼太子庶子制

敕:元儲者,萬國之貞;端士者,一時之選:自匪英傑,孰當調護?銀青光祿大夫守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上柱國梁縣開國公姚元之、中散大夫檢校吏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呂宋璟等,並以賢良方正,茂才異等,著於天下,揚於王庭。忠而在公,孝以為政,見義難奪,立誠不回,發揮文教,博綜儒術,故能生此王國,戴於朕躬。屬少陽初建,承華洞啟,使股肱之良,宣諭道德;雖典厥二柄,實務茲官:必俟大臣,俾兼中庶。元之可兼左庶子,璟可兼右庶子,餘如故。

授韋抗太子左庶子制

黃門:銀青光祿大夫行兵部侍郎上柱國韋抗,公直有檢,清芳無欲,自然禮儀,飾以文雅,台閣許其精練,縉紳推其望實。故可以發揮夏籥,光踐春華,宜從綺季之遊,益重五商之拜。可行太子左庶子,散官勳如故,主者施行。

授崔珪太子左庶子制

門下:太子左庶子崔珪,和氣由衷,通才應物,衣冠貴其雅道,筆劄資於利用。宮坊效職,聲實攸歸,曾是遞遷,宜從後命。可太子左庶子,散官勳如故。

授崔秀太子左庶子等制

門下:古者官宿其業,吏不數變,將欲勸其始終,因以別其能否。若用舍非當,遲速不倫,是開趨競之門,豈曰和均之道?宗正少卿崔秀等,名跡早著,朝廷所推,各效一官,已經四稔,誠器能有用,久次當遷,宜副僉諧,俾膺並命。且承平日久,從仕者多,必憑考績,方議進轉,但須慎守,豈滯其能?如或躁求,是招其累,速則不達,謙而必亨,同今庶僚,宜悉朕意。可依前件。

授郭虛己太子左庶子制

門下:朝議郎守駕部員外郎兼御史中丞朔方節度行軍司馬關內道采訪外置使賜紫金魚袋郭虛己,雅才明達,和氣清深,致遠之資,文而飾吏;徐雅之用,剛且近仁。累踐台閣,頻更任使,懋功期久,賞善當遷。擢以正人,宜拜職於中庶;增其寵服,俾兼榮於獨坐。可朝散大夫守左庶子兼御史中丞,餘如故。

授於光寓太子中允制

黃門:正議大夫行太子左讚善大夫於光寓,立言踐行,悅禮敦詩,為文可觀,從吏不忝。往登仙閣,閑練馳聲,洎在雄藩,清公應物:宜以大夫之列,更增端士之華。可行太子中允,散官如故,主者施行。

授李寮太子中允制

敕:李寮,賓於諸侯之府者,次於公朝之吏。籍其參畫,則就加甄擢;獻其賢能,則入選(闕)寮事其長,有勞可書,昇於東朝,因願之請,勉奉清秩,無曠厥官。可依前件。

授魏愨太子司議郎制

敕:朝議郎前行洛州錄事參軍魏愨,措心和暢,祇事清密,擢選殊尤,早從殷劇。司州總錄,已提郡吏之綱;望苑求賢,宜在正人之列。可太子司議郎。

授張肩太子司議郎制

敕:朝議郎前守渭州司馬上柱國武城縣開國男張肩,公清眾知,虛白己任,政先慈惠,理尚仁明,每執效官之心,必聞奏課之首。承華仁雋,博望甄才,用旌賢相之家,宜在正人之列。可行太子司議郎,散官勳如故。

授許誠感太子司議郎等制

門下:朝散大夫行殿中侍禦史上柱國許誠感、朝議大夫守澤州別駕上柱國嘉興縣開國子姚昌潤等,或持邦憲,才幹稱多,或貳藩條,公勤克著。青宮列侍,元閣修文,宜拜職於兩司,仍佐軍於三蜀。誠感可行太子司議郎,昌潤可守著作郎,仍充劍南節度判官,勳封各如故。

授楊禎太子右諭德制

黃門:大中大夫前試剡王府長史上柱國鄭國公楊禎,敬以安仁恭而合禮,相門華胄,夙著清徽;王邸元寮,複膺高選。屬肇開於博望,宜審諭於承華。可行太子右諭德,餘如故,主者施行。

授王瑀太子左讚善大夫制

黃門:通議大夫行宋王府諮議參軍上柱國王瑀,雅清理識,尤藏風檢,藝能素優,名教為樂。雍容朱邸,已聞諷議之先;侍從青宮,宜在文儒之列。可行太子左讚善,散官如故,主者施行。

授蘇徵太子右讚善大夫制

黃門:正議大夫行張州司馬上柱國蘇徵,名公之訓,能遺清白,才子馳聲,特稱敏贍。往從遷貶,不詘奸邪,遂使揚曆官次,滯遺年序,宜旌絳郡之康,式寵青宮之列。可太子右讚善大夫,散官如故,主者施行。

授吳昇太子左讚善大夫制

黃門:朝議大夫前守陝王府諮議參軍上柱國吳昇,悟理明達,用心微妙,博以才藝,精於談吐。西園月上,亟聞飛蓋之篇;東陸春歸,宜聽鳴笳之響。可守太子左讚善大夫,散官勳如故,主者施行。

授竇元泰太子洗馬制

敕:昭成皇後四從叔朝議郎行黃州司馬竇元泰,觀津之榮,累稱外戚;伏波之訓,方裕後昆。可勸導宗黨,儀刑門族,俾登洗馬之秩,罔忝躍龍之戒。可太子洗馬員外置同正員,散官如故,仍為長檢校本族子弟事。

授李思詮太子洗馬等制

敕:朝散郎守忠王友翰林供奉兼侍諸王等書李思詮等,官分望府,名著周行,鹹以其長,各施於用。藩維樂善,已陟於元良;僚屬延恩,俾遷於列位。可依前件。

授蕭嵩太子舍人制

黃門:朝請大夫殿中侍制史內供奉判尚書司勳員外郎上柱國蕭嵩,沈密有才,清方不競。郎官御史,已膺台閣之求;端士正人,宜副宮坊之選。可行太子舍人,散官勳如故,主者施行。

授姚弈太子舍人制

黃門:中散大夫行鴻臚寺丞上柱國夏縣開國公姚弈,循環禮輿,祇若謙柄,清白為事,文章著名,宜外景倩之才,更拜當時之秩。可行太子舍人,散官勳封如故,主者施行。

授崔縝太子舍人制

敕:福建等州節度下都知館驛官朝散郎守大理司直賜緋魚袋崔縝,爰資藝文,以飾吏事,名參使局,效著郵亭。速置多方,急宣應命,類能舉賢,懋賞分官,俾膺儲寀之任,仍踐憲臣之列。可試太子舍人兼監察御史,餘如故。

授崔宥太子舍人制

敕,殿中侍御史內供奉崔宥,早循學行,累踐班資,尤推吏道之能,克展官常之效。頃持風憲,備洽聲猷,眷求正人,列彼儲寀,宜膺朝選,式獎公才。可守太子舍人。

授向遊仙義王府長史等制

敕:奉議郎試太子左讚善大夫京兆府推勾官輕車都尉向遊仙、奉議郎前行宣州司戶參軍京兆推勾官上護軍紀千鈞等,各有藝能,兼推吏幹。通於文法,檢以貞廉,公勤不偷,課效斯著,俾遷階秩之寵,仍加章服之榮。遊仙可朝散大夫守義王府長史,勳如故;千鈞可太子通事舍人,散官勳如故。

授柳衝兼溫王師制

敕:左散騎常侍兼修國史上柱國平陽郡開國公柳衝,族茂汾鼎,價珍垂璧,雅負通才,備聞遺訓。探六經奧,如叩鴻鍾;窮百氏之源,若披明鏡。挾輿切問,侍從增榮,擁篲崇儒,師資佇德。可兼溫王師。

授楊謙陝王傅制

門下:利建子弟,旁求師傳,委之訓導,必舉方直。銀青光祿大夫前岐州刺史上柱國歸義縣開國男楊廉,外示靜默,言將發而寡辭;內敷條理,德不孤而應物。故能遊藝聚學,修官辨政,台閣盡清華這選,吏人懷撫貸之餘。儀刑是稱,參議斯在,當肄業於鄒衍,俾賦詩於韋孟。可陝王傳,勳封如故,主者施行。

授崔子源岐王府長史制

黃門:朝用大夫守尚書駕部郎中崔子源,地緒清茂,風襟亮拔,有如繩之直,懷匪石之心。學不為人,文能飾吏,憲曹白簡,秋隼曾飛,禮闥青縑,晨鳧就列。眷於藩邸,親則舊甥,俾踐端寮,宜膺寵命。可檢校岐王府長史,散官如故,仍追赴京,主者施行。

授王守廉申王府長史制

黃門:朝議大夫守忠州刺史上騎都尉王守廉,飭躬清苦,居心孝悌,往操簡憲,已著厥聲。洎頒條寄,克修其政,俾毒筵之茂寵,參碣館之元寮。可申王府長史,散官勳如礦,主者施行。

授魏明彭王府長史制

敕:銀青光祿大夫使持節建州諸軍事行建州刺史鉅鹿縣開國伯魏明,才業可稱,器能適用,恪勤彰於事任,綏緝著於公方。考績有成,班資可進,宜從使局之請,俾踐藩寮之職。可行彭王府長史,散官勳封如故。

授田幹之溫王府司馬制

門下:正議大夫行尚書主爵郎中上柱國田幹之,聿修厥德,孝稱於百行;無玷斯言,慎比於三複:文儒每固其業,清白用傳其範。拜郎仙署,已題京兆之名;為相寵藩,式讚河間之美。可行溫王府司馬,散官勳如故,主者施行。

授宋璟兼京兆尹制

敕:惟雍設都,實難其理,尹京鎮俗,不易其才。御史大夫上柱國廣平郡開國公宋璟,天假直清,時歸方正。端莊以立,奸慝遷於望風;果斷而行,綱維成於不日。衣冠所重,人吏攸欽,俾承彈糾之餘,仍綜浩穰之劇。可兼京兆尹,餘如故。

授蕭璿京兆尹制

黃門:九牧之重,列為州伯;四方之則,求於京尹:或匪其才,莫膺茲任。左散騎常侍上柱國東都留守蕭璿,體峻而整,氣剛而直,慎必兼清,文能飾吏,慈惠可以應務,嚴明可以訓人。故當權豪革心,貴戚斂手,三王迭拜。況其甫嗣家聲;二鮑相承,未若累光朝獎。休命斯允,僉言所屬,可京兆尹,勳如故,主者施行。

授李傑河南尹制

黃門:迺眷清洛,常聞舊尹,重臨黃霸,欽若古人。銀表示我祿大夫陝州刺史上柱國武威縣開國子李傑,適務宏才,徇公清節,以言博物,貞固幹事,當其奉所,任罄厥心。必欲存於周密,曾不顧於險夷,可謂國之良吏,朝之藎臣。宜回陝服之委,更允河都之借。可河南尹,勳封如故,依舊充水陸轉運使,主者施行。

授畢構河南尹制

黃門:洛陽設都,海內均土,自匪選眾,疇能尹京?蒲州刺史上柱國平陽郡開國公畢構,純懿篤密,直方清勁,積學所以體要道,力濰窅以會雅正。徇公滅私,吏不犯法,擒奸擿伏,人無間言。在邦則聞,從政何有?六遂分職。四方作經,思齊李膺之舉,宜我袁安之拜。可河南尹,勳封如故,主者施行。

授秦守一京兆少尹制

黃門:正議大夫行萬年縣令上柱國南安縣開國公秦守一,敏而無滯。通則有才,刻意深尚於政方,立言每求於學術。委之京劇,時許能聲,眷彼州端,朝推令問,俾外遷於墨綬,佇明察於赭裾。可行京兆少尹,散官勳封如故,主者施行。

授白知慎河南少尹制

黃門:正議大夫檢校將作少匠上柱國白知慎,博觀墳史,祇奉程式,吏道尤精,公心不轉。郎官起草,增其應宿之華;匠者運斤,主其成風之妙。任能結約,省費馳聲,爰瞻上洛之都,宜亞尹河之寵。可行河南少尹,散官勳封如故,主者施行。

 卷二百五十一 ↑返回頂部 卷二百五十三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