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宋文/卷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五

目錄

孝武帝[編輯]

  帝諱駿,字休龍,小字道民,文帝第三子。元嘉十二年封武陵王,歷湘州南豫州刺史。伐石頭,徙雍州刺史,鎮襄陽。又徙徐州刺史,鎮彭城;復徙湘州刺史。元兇弒立,舉兵入討,以三十年五月即位。改元二:孝建、大明。在位十一年,諡曰孝武皇帝,廟號世祖。有集三十一卷。

華林清暑殿賦[編輯]

  其西積仞連嶺,石穴通波。北堂書鈔一百五十八

  若夫瑤榭未清,瓊室流炎。薰風夕烈,熾景晨嚴。高巒廢駕,游衢輟驂。思延寒於夏堂,豈徒聞於遺籍?伊涼燠之可變,粵在今之猶昔。密眄林梁,側眺池,起北阜而置懸河,沿西原而殿清暑。編茅樹基,采椽成宇。轉流環堂,浮清浹室。辟西而鑒斜月,高東軒而望初日。粵乃炎精待戒,青將畢。濯禊在辰,光風明密。婉祥鱗於石沼,儀瑞羽於林術。浮觴無屆,展樂有時。惟歡洽矣,含歌受辭。歌曰:山懷風兮谷吐泉,清潭邃兮遠氣宣;符深情兮應遙心,促千里兮測雲天。《藝文類聚》六十二。

傷宣貴妃擬漢武帝李夫人賦並序[編輯]

  朕以亡事棄日,閱覽前王詞苑,見《李夫人賦》,淒其有懷,亦以嗟詠久之,因感而會焉:

  巡靈周之殘冊,略鴻漢之遺篆。吊新宮之奄映,彥璧台之蕪踐。賦流波以謠思,詔河濟以崇典。雖媛德之有載,竟滯悲其何遣。訪物運之榮落,訊雲霞之舒捲。念桂枝之秋,惜瑤華之春翦。桂枝折兮沿歲傾,瑤華碎兮思聯情。彤殿閉兮素塵積,翠蕪兮紫苔生。寶羅兮春幌垂,珍簟空兮夏幬扃。秋台惻兮碧煙凝,冬宮冽兮朱火清。流律有終,深心無歇。徙倚雲日,裴迴風月。思玉步於鳳墀,想金聲於鸞闕。竭方池而飛傷,損圜淵而流咽。端蚤朝之晨罷,泛輦路之晚清。藺南陸,蹕閭闔,轢北津,警承明。面縞館之酸素,造松帳之蔥青。俯眾胤而慟興,撫藐女而悲生。雖哀終其己切,將何慰於爾靈?存飛榮於景路,沒申藻於服車。垂葆旒於昭術,竦鸞劍於清都。朝有儷於征准,禮無替於粹圖。瑤光之密陛,宮虛梁之餘陰。俟玉羊之晨照,正金雞之夕臨。升雲以引思,鏘鴻鍾以節音。文七星於霜野,旗二耀於寒林。中雲枝之夭秀,寓坎泉之曾岑。屈封嬴之自古,申反周乎在今。遣雙靈兮達孝思,附孤魂兮展慈心。伊鞠報之必至,諒顯晦之同深。予棄西楚之齊化,略東門之遙衤金,淪漣兩拍之傷!奄抑七萃之箴。《宋書·始平王子鸞傳》,又《藝文類聚》三十四,又見《文選》謝庄《宣貴妃誄》注。

停白板郡縣制大明五年八月庚寅[編輯]

  方鎮所假白板郡縣年限,依台除食祿三分之一,不給送。《宋書·孝武帝紀》

即位遣大使巡方詔元嘉三十年五月[編輯]

  天步艱難,國道用否,雖基構永固,而氣數時愆。朕以眇身,奄承皇業,奉尋曆命,鑒寐震懷。萬邦風政,人治之本,感念陵替,若疚在心。可分遣大使巡省方俗。《宋書·孝武紀》。

節省詔六月[編輯]

  興王立訓,務弘治節,輔臣佐時,勤獻政要,仰惟聖規,每存茲道。猥以眇躬,屬承景業,闡揚遺澤,無廢厥心。夫量入為出,邦有恆典,而經給之宜,多違常度。兵役糜耗,府藏散減,外內眾供,未加損約,非所以聿遵先旨,敬奉遺圖。自今諸可薄己厚民、去煩從簡者,悉宜施行,以稱朕意。《宋書·孝武紀》。

求言詔七月[編輯]

  世道未夷,惟憂在國。夫使群善畢舉,固非一才所議,況以寡德,屬衰薄之期,夙宵寅想,永懷待旦。王公卿士,凡有嘉謀善政,可以維風訓俗,咸達乃誠,無或依隱。《宋書·孝武紀》。

飭治詔[編輯]

  百姓勞弊,徭賦尚繁,言念未,宜崇約損。凡用非軍國,宜悉停功。可省細作並尚方雕文靡巧,金銀塗飾,事不關實,嚴為之禁。供御服膳,減除游侈。水陸捕采,各順時日月。官私交市,務令優衷。其江海田池公家規固者,詳所開弛。貴戚競利,悉皆禁絕。《宋書·孝武紀》。

下王素等詔[編輯]

  濟世成務,咸達隱微,軌俗興讓,必表清節。朕昧旦求善,思薄風。琅邪王素、會稽朱百年,並廉約貞遠,與物無競,自足皋畝,志在不移,宜加裒引,以光難進,並可太子舍人。《宋書·王素傳》。

下沈慶之等詔[編輯]

  朕以不天,有生罔二,泣血千里,志復深逆。鞠旅伐罪,義氣雲踴。群帥仗節,指難如歸。故曾未積旬,宗社載穆。遂以眇身,猥纂大統。永念茂庸,思崇徽錫。新除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南兗豫徐兗四州諸軍事、鎮軍將軍、南兗州刺史沈慶之,新除散騎常侍、領軍將軍柳元景,新除散騎常侍,右衛將軍宗愨、督兗州諸軍事、輔國將軍、兗州刺史徐遺寶,寧朔將軍、始興太守沈法系,驃騎諮議參軍顧彬之,或盡誠謀初,宣綜戎略;或受命元帥,一戰寧亂;或稟奇軍統,協規效捷,偏師奉律,勢振東南。皆忠國忘身,義高前烈,功載民聽,誠簡朕心。定賞策勛,茲焉攸在。宜列土開邑,永蕃皇家。慶之可封南昌縣公、元景曲江縣公,並食邑三千戶,愨洮陽縣侯,食邑二千戶。遺寶益陽縣侯,食邑一千五百戶,法系平固縣侯,彬之陽新縣侯,並食邑千戶。《宋書·沈慶之傳》。

恤徐湛之等詔[編輯]

  徐湛之江湛王僧綽,門戶荼酷,遺孤流寓,言念既往,感痛兼深,可令歸居本宅,厚加恤賜。《宋書·徐湛之傳》。

恤卜天與詔[編輯]

  日者逆豎犯蹕,釁變卒起。廣威將軍關中侯卜天與,提戈赴難,挺身奮節,斬殪凶黨,而旋受虐刃。勇冠當時,義侔古烈;興言追悼,傷痛於心。宜加甄贈,以旌忠節。可贈龍驤將軍、益州刺史,諡曰壯侯。《宋書·卜天與傳》。

答有司奏不應致拜太傳詔[編輯]

  暗薄纂統,實憑師範。思盡虔恭,以承道訓。所奏稽諸往代,謂無拜禮。據文既明,便從所執。《宋書·江夏王義恭傳》,上不欲致禮太傅,諷有司奏,詔答。

贈張敷侍中詔[編輯]

  司徒故左長史張敷,貞心簡立,幼樹風規,居哀毀滅,孝道淳至。宜在追甄,於以報美。可追贈侍中。《宋書·張敷傳》。

贈王微秘書監詔[編輯]

  微淒志貞深,文行洽。生自華宗,身安隱素。足以賁茲丘園,是薄俗。不幸蚤世,朕甚悼之。可追贈秘書監。《宋書·王微傳》。

與劉延孫等詔[編輯]

  朕藉群能之力,雪莫大之恥。以眇眇之身,托於王公之上,思所以策勛樹良,永寧世烈。新除侍中領前軍將軍延孫,率懷忠敏,器局沈正;協贊義初,誠力俱盡。左衛將軍竣,立志開亮,理思清要;茂策忠謨,經綸惟始。俾積基更造,咸有勤焉。宜顯授龜社,大啟邦家。延孫可封東昌縣侯,竣建城縣侯,食邑各二千戶。《宋書·劉延孫傳》。

重農舉才詔孝建元年正月[編輯]

  首食尚農,經邦本務,貢士察行,寧朝當道。內難甫康,政訓未洽,衣食有仍耗之弊,選造無觀國之美。昔衛文勤民,高宗恭默,卒能收賢岩穴,大殷季年。朕每側席疚懷,無忘鑒寐。凡諸守蒞親民之官,可詳申舊條,勤盡地利,力田善蓄者,在所具以名聞。褒甄之科,精為其格;四方秀孝,非才勿舉,獻答允值,即就銓擢。若止無可采,猶賜除署。若有不堪酬奉,虛竊榮薦,遣還田裡,加以禁錮。尚書百官之元本,庶績之樞機,丞郎列曹,局司有在。而頃事無巨細,悉歸令仆,非所以眾材成構,群能濟業者也。可更明體制,咸責厥成,糾核勤惰,嚴施賞罰。《宋書·孝武紀》,又略見《通典》二十二。

答義宣詔三月[編輯]

  皇帝敬問。朕以不天,招罹屯難,家國阽危,翦焉將及。所以身先八百,雪清冤恥;遠憑高策,共濟艱難。遂登寡暗,嗣奉洪祀,尊戚酬勛,實表心事。秕政闕職,所願匡拯。而嘉言蔑聞,末德先著。勤王之績未終,毀冤之圖已及。臧質僉躁無行,見棄人倫,以此不識,志在問鼎,凶意將逞,先借附從。扇誘欺熾,成此亂階。如使群逆並濟,眾邪競逐,將恐瞻鳥之命,未識所止。構怨連禍,孰知其極?公明有不照,昔本崇奸。迷昵讒丑,還謀社稷。雖履霜有日,喧議糾紛。朕以至道無私,杜遏疑議;信理推誠,暴於遐邇。虞物變難酬,醜言遂驗;是用悼心失圖,忽忘寢食。

  今便親御六師,廣命群牧,告靈誓眾,直造柴桑。梟に元惡,以謝天下。然後警蹕清江,鳴鑾郢路,投戈襲兗,面稟規勖。有宋不造,家禍仍纏。昔歲事寧,方承遠訓;冀以虛薄,永弭厥艱。豈謂曾未期稔,復睹斯釁。二祖之業,將墜於淵;仰瞻鴻基,但深感慟。《宋書·南郡王義宣傳》。

建仲尼廟詔十月[編輯]

  仲尼體天降德,維周興漢,經緯三極,冠冕百王。爰自前代,咸加褒述。典司失人,用闕宗祀。先朝遠存遺範,有詔繕立,世故妨道,事未克就。國難頻深,忠勇奮厲,實憑聖義,大教所敦。永惟兼懷,無忘待旦。可開建廟制,同諸侯之禮。詳擇爽塏,厚給祭秩。《宋書·孝武紀》。

開苑禁詔二年八月[編輯]

  諸苑禁制綿遠,有妨肄業。可詳所開弛,假與貧民。《宋書·孝武紀》。

宥罪詔九月[編輯]

  國道再屯,艱虞畢集。朕雖寡德,終膺鴻慶。惟新之祉,實深百王,而惠宥之令,未殊常渥。永言勤慮,寤寐載懷。在朕受命之前,凡以罪徙放,悉聽還本;犯釁之門,尚有存者,子弟可隨才署吏。《宋書·孝武紀》。

重散騎詔三年[編輯]

  散騎職為近侍,事居規納。置任之本,實為親要。而頃選常待,陵遲未允。宜簡授時良,永置清轍。《宋書·孔凱傳》。

通下情詔大明元年十月[編輯]

  旒纊之道,有孚於結繩,日昃之勤,已切於姬後。況世弊教淺,歲月澆季。朕雖戮力宇內,未明求衣,而識狹前王,務廣昔代,永言菲德,其愧良深。朝咨野怨,自達者寡,惠民利公,所昧實眾。自今百辟庶尹,下民賤隸,有懷誠抱志,擁郁衡閭,失理負謗,未聞朝聽者,皆聽躬自申奏,小大以聞。朕因聽政之日,親對覽焉。《宋書·孝武紀》。

答江夏王義恭請封禪詔十一月戊申[編輯]

  太宰表如此。昔之盛王,永保鴻名,常為稱首,由斯道矣!朕遭家多難,入纂純孝,德薄勛淺,鑒寐崩愧。頃麟鳳表禎,茅禾兼瑞。雖符祥顯見,恧乎猶深。庶仰述矢志,拓清中宇,禮謁神,朕將試哉!《宋書·禮志》三。

下龐秀之等詔[編輯]

  昔歲國難方結,疑懦者眾。故散騎常侍太子右率龐秀之,履僉能貞,首暢義節。用使狡狀先聞,軍備夙固。醜逆時殄,頗有力焉。追念厥誠,無忘於懷。侍中祭酒顏師伯、侍中領射聲校尉袁愍孫、豫章太守王謙之、太子前中庶子領右衛率張淹,爰始入討,預參義謀,契闊大難,宜蒙殊報。秀之可封樂安縣伯,食邑六百戶;師伯平都縣子,愍孫興平縣子,謙之石陽縣子,淹廣晉縣子,食邑各五百戶。《宋書·顏師伯傳》。

答蔡興宗辭昏詔[編輯]

  卿諸人慾各行己意,則國家何由得婚,且姊言豈是不可違之處邪?《宋書·蔡興宗傳》。大明初,詔興宗女與南平王敬猷婚,興宗以女曾與姊約,許其孫袁彖,陳啟,詔答。

給東土詔二年正月壬子[編輯]

  去歲東土多經水災,春務已及,宜加優課。糧種所須,以時貸給。《宋書·孝武紀》。

優賜奉迎文武等詔正月壬戌[編輯]

  先帝靈命初興,龍飛西楚,歲紀浸遠,感往纏心。奉迎文武,情深常隸,思弘殊澤,以申永懷。吏身可賜爵一級,軍戶免為平民。《宋書·孝武紀》。

恤貧民詔二月丙子[編輯]

  政道未著,俗弊尚深,豪侈兼併,貧弱困窘,存闕衣裳,沒無斂,朕甚傷之。其明敕守宰,勤加存恤。賻贈之科,速為條品。《宋書·孝武紀》。

殷祭章太后廟詔二月庚寅[編輯]

  章皇太后追尊極號,禮同七廟。豈容獨闕殷薦,隔茲盛祀。《宋志》作「祠」。宮遙袷,既行有周。魏晉從饗,式范無替。宜述附前典,以宣情敬。《宋書·禮志》四,《通典》四十七。

與顏竣詔[編輯]

  何偃遂成異世,美志長往。與之周旋,重以姻媾。臨哭傷怨,良不能已。往矣如何?宜贈散騎常侍金紫光祿大夫,本官如故。《宋書·何偃傳》。

又與顏竣詔三月[編輯]

  宏夙情業尚,素心令績,雖年未及壯,願言兼申,謂天道可倚,輔仁無妄。雖寢患淹時,慮不至禍。豈圖善虛設?一旦永謝,驚惋摧慟,五內交殞。平生未遠,舉目如昨。而賞對游娛,緬同千載。哀酷纏綿,實增痛切。卿情均休戚,重以周旋。乖坼少時,奄成今古。聞問傷惋,當何可言?宋書建平王宏傳,宏薨,上痛悼甚至,每朔望輒出臨靈,自為墓志銘並序,與東揚州刺史顏竣詔。

赦逃亡詔六月丙申[編輯]

  往因師旅,多有逋亡。或連山染逆,懼致軍憲;或辭役憚勞,苟免刑罰。雖約法從簡,務思弘宥,恩令驟下,而逃伏猶多。豈習愚為性,忸惡難反?將在所長吏,宣導乖方。可普加寬申,咸與更始。《宋書·孝武紀》。

沙汰沙門詔七月[編輯]

  門下:佛法訛替,沙門混雜,未足扶濟鴻教,而專成逋藪。加頃奸心頻發,凶狀屢聞。敗道亂俗,人神交忿。可付所在,與寺耆長,精加沙汰。後有違犯,嚴其誅坐,主者詳為條格速施行。《宋書·天竺迦毗黎國傳》,大明二年,有曇標道人與羌人高謀反,上因是下詔。又《初學記》二十三,《廣弘明集》六又二十七。

下詔罪王僧達八月[編輯]

  王僧達餘慶所鍾,早登榮觀,輕險無行,暴於世談。值國道中艱,盡室願效;甄其薄誠,貰其鴻慝。爵篇外內,身窮榮寵。曾無在泮,食椹懷音,乃協規西楚,志擾東區,公行剽掠,顯奪凶黨。倚結群惡,誣亂視聽。朕每容隱,思加盪雪。曾無犬馬感恩之志,而炎火成燎原之勢。涓流兆江河之形,遂唇齒高暑。契規蘇寶,搜詳妖圖。覘察象緯,逮賊長臨。梟餘黨就鞫,咸布辭獄牒。宣言虛市,猶欲隱忍。法為情屈,小丑紛紜。人扇方甚,矯構風塵。志希非覬,固已達諸公卿;彰於朝野。朕焉得輕宗社之重,行匹夫之仁,殛山誅邪,聖典所同。戮諷翦律,漢法攸尚。便可收付廷尉,肅正刑書。故太保華容文昭公弘,契闊歷朝,綢繆眷遇,豈容忘茲勛德,忽其世祀。門爵國姻,一不貶絕。《宋書·王僧達傳》,僧達屢經狂逆,上以其終無悛心,因高暗事陷之,下詔於獄賜死。

論選舉詔二年[編輯]

  八柄馭下,以爵為先;九德咸事,政典居首。銓衡治樞,興替攸寄。頃世以來,轉失厥序。徒秉國鈞,終貽權謗。今南北多士,勛勤彌積。物情善否,實系斯任。官人之詠,維聖克允。則哲之美,粵帝所難。加澆季在俗,讓議成風。以一人之識,當群品之誚。望沉浮自得,庸可致乎?吏部尚書可依郎分置,並詳省閒曹。《宋書·謝庄傳》。

又別詔江夏王義恭[編輯]

  分選詔旦出,在朝論者,亦有同異,誠知循常甚易,改舊生疑。但吏部尚書由來與錄共選,良以一人之識,不辦洽通,兼與奪威權,不宜專一故也。前述宣先旨,敬從來奏,省錄作則,永貽後昆。自此選舉之要,唯由元凱一人。若通塞乖衷,而訴達者鮮。且違令與物,理至隔閡。前王盛主,猶或難之,況在寡暗,尤見其短。又選官裁病,即嗟誚滿道。人之四體,會盈有虛,旬日之間,便至怨詈。況實有假託,不由寢頓者邪?一詣不前,貧苦交困,則兩邊致患,互不相體,校之以實,並有可哀。若職置二人,則無此弊。兼選曹樞要,歷代斯重,人經此職,便成貴途,己心外議,咸不自限,故范曄、魯爽,舉兵滅門,以此言之,實由榮厚勢驅,殷繁所至。設可擬議此授,唯有數人。本積歲月,稍加引進,而理無前期,多生慮表,或嬰艱抱疾,事至回移。官人之任,決不可闕。一來一去,向人已周,非有黜責,已貴難賤,既成妨長,置之無所。盛衰遞襲,便是一段世臣相處之方。臣主生疑,所以彌覺此職,宜在降階。監令端右,足處時望,無人則闕,異於九流。今但直銓選部,有減前資;物情好猜,橫立別解,本旨向意,終不外宣。唯有從郎分置,視聽自改。選既輕先,民情已變。有堪其任,大展遷回。兼常之宜,以時稍進。本職非復重官可得,不須帶帖數過,居之盡無詒怪。

  自中分荊揚,於時便有意於此。正訝改革不少,容生駭惑。爾來多年,欲至歲下處分。會何偃致故,應有親人,故近因此施行。本意詔文不得委悉。故復紙墨具陳。《宋書·謝庄傳》,上時親覽朝政,常慮權移臣下,以吏部尚書選舉所由,欲輕其勢力。下詔,又別詔太宰江夏王,於是置吏部尚書二人省五兵尚書。

答顏竣詔二年[編輯]

  憲司所奏,非宿昔所以相期。卿受榮遇,故當極此。訕訐怨憤,已孤本望。乃復過煩思慮,懼不自全。豈為下事上,誠節之至邪。《宋書·顏竣傳》,上未欲便加大戮,且止免官,竣頻啟謝罪,並乞性命,上愈怒,詔答。

省貢賦詔二年閏月[編輯]

  夫山處岩居,不以魚鱉為禮。頃歲多虞,軍調繁切,違方設賦,本濟一時,而主者玩習,遂為常典。屯木瑤琨,任土作貢,積羽群輕,終致深弊。永言弘革,無替朕心。凡寰衛貢職,山淵采捕,皆當詳辨產殖,考順歲時,勿使牽課虛懸,睽忤氣序。庶簡約之風,有孚於品性;惠敏之訓,無漏於幽仄。《宋書·孝武紀》。

罪顏竣詔三年[編輯]

  竣孤負恩養,乃可至此。《宋書·顏竣傳》,竟陵王誕為逆,上因此陷竣,召御史中丞庾徽之於前為奏。奏成,詔云云。

詔卜天生[編輯]

  天生始受戎任,甫造寇壘,而投輪越塹,率果先騰,驍壯之氣,嘉嘆無已。可且賜布千匹,以厲眾校。《宋書·卜天與傳》。天生隸沈慶之攻廣陵城,天生推車塞塹,率數百人先登西北角,徑至城上,苦戰移日,不拔乃還,世祖下詔。

恤北討文武詔三年八月丙申[編輯]

  近北討文武,於軍亡沒,或殞身矢石,或癘疾死亡,並盡勤王事,而斂卑薄。可普更賻給,務令豐厚。《宋書·孝武紀》。

宥罪詔八月甲子[編輯]

  昔姬道方凝,刑法斯厝;漢德初明,犴圄用簡。良由上一其道,下淳其性。今民澆俗薄,誠淺偽深,重以寡德,弗能心化。故知方者鮮,趣辟實繁。向因巡覽,見二尚方徒隸,嬰金屨校,既有矜復。加國慶民和,獨隔凱澤,益以慚焉。可詳所原宥。《宋書·孝武紀》。

矜恤詔九月[編輯]

  夫五辟三刺,自古所難,巧法深文,在季彌甚。故沿情察訟,魯師致捷。市獄勿擾,漢史飛聲。廷尉遠邇疑讞,平決攸歸,而一蹈幽圄,動逾時歲。民嬰其困,吏容其私。自今囚至辭具,並即以聞,朕當悉詳斷,庶無留獄。若繁文滯劾,證逮遐廣,必須親察,以盡情狀。自後依舊聽訟。《宋書·孝武傳》。

修親桑禮詔十月[編輯]

  古者薦鞠青壇,聿祈多慶;分繭玄郊,以供純服。來歲可使六宮妃嬪修親桑之禮。《宋書·孝武紀》。

經袁湛墓下詔三年[編輯]

  故侍中左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晉寧敬公,外氏尊戚,素風簡正;歲紀稍積,墳塋浸遠。朕近巡覽千畝,遙瞻松隧;緬惟徽塵,感慕增結。可遣使祭,少申永懷。《宋書·袁湛傳》。

勞顏師伯詔三年[編輯]

  虜驅率犬羊,規暴邊塞。輔國將軍青冀二州刺史師伯,宣略命師,合變應機,濟戍奮怒,一月四捷。支軍異部,騁勇齊效。頻梟名王,大殲群醜。朕用嘉嘆,良深於懷。可遣使慰勞,並符輔國府,詳考功最,以時言上。《宋書·顏師伯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