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齊文/卷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一

高帝[編輯]

  帝姓蕭,諱道成,字紹伯,小名斗將,南蘭陵武進人。元嘉末為左軍、中兵參軍,襲父承之爵晉興縣男。孝武即位,歷大司馬參軍、太宰、員外郎、直閣中書舍人,撫軍參軍、建康令、北中郎中兵參軍。丁母憂,起為武烈將軍,復為建康令。景和中,除後軍將軍。泰始初,為右軍將軍,加輔國將軍,除驍騎將軍。封西陽縣侯,遷衛軍司馬,除征北司馬、南東海太守、行南徐州事,假冠軍將軍,遷南兗州刺史,入拜散騎常侍、太子左衛率。泰始末,為右衛將軍,領衛尉。元徽中,加侍中、平南將軍、尚書左僕射。尋弒蒼梧王,迎立順帝。進侍中、司空、錄尚書事、驃騎大將軍,封竟陵郡公。假黃鉞,進太尉、都督南徐等十六州諸軍事,進都督中外諸軍事、太傅,領揚州牧。升明三年三月,進相國,總百揆,封齊公,加九錫。四月,進爵為王,受禪,改元建元。在位四年,諡曰高皇帝,廟號太祖。

即位改元大赦詔建元元年四月[編輯]

  五德更紹,帝跡所以代昌,三正迭隆,王度所以改耀。世有質文,時或因革,其資元膺歷,經道振民,固以異術同揆,殊流共貫者矣。朕以寡昧,屬值艱季,推肆勤之誠,藉樂治之數,賢能悉心,士民致力,用獲拯溺龕暴,一匡天下。業未參古,功殆侔昔。宋氏以陵夷有徵,歷數攸及,思弘樂推,永鑒崇替,爰集天祿於朕躬。惟志匪薄,辭弗獲昭,遂欽從天人,式繇景命,祗月正於文祖,升鬯於上帝。猥以寡德,光宅四海,纂革代之蹤,托王公之上,若涉淵水,罔知所濟。寶祚初啟,洪慶惟新,思俾利澤,宣被億兆,可赦天下。改升明三年為建元元年。賜民爵二級,文武進位二等,鰥寡孤獨不能自存者谷人五斛,逋祖宿債勿復收。有犯鄉論論清議,贓污淫盜,一皆蕩滌,洗除先注,與之更始。長徒敕系之囚,特皆原遣。亡官失爵,禁錮奪勞,一依舊典。《南齊書·高帝紀》下

降封宋世公侯詔[編輯]

  繼世象賢,列代盛典,疇庸嗣美,前載令圖。宋氏通侯,乃宜隨運省替。但欽德懷義,尚表墳閭,況功濟區夏,道光民俗者哉?降差之典,宜遵往制。南康縣公、華容縣公可為侯,萍鄉縣侯可為伯,減戶有差,以繼劉穆之、王弘、何無忌後。《南齊書·高帝紀》下

慶宥詔[編輯]

  宸運肇創,寶命惟新,宜弘慶宥,廣敷蠲汰。劫賊餘口沒在台府者,悉原赦。諸負釁流徙,普聽還本土。《南齊書·高帝紀》下

下二宮諸王詔[編輯]

  自廬井毀制,農桑易業,鹽鐵妨民,貨鬻傷治,歷代成俗,流蠹歲滋。援拯遺弊,革末反本,使公不專利,氓無失業。二宮諸王,悉不得營立屯邸,封略山湖。太官池御,宮停稅入,優量省置。《南齊書·高帝紀》下

宋世有功者仍本封詔建元元年五月[編輯]

  宸運革命,引爵改封,宋氏第秩,雖宜省替,其有預效屯夷,宣力齊業者,一仍本封,無所減降。《南齊書·高帝紀》下

斷眾募詔[編輯]

  設募取將,懸賞購士,蓋出權宜,非曰恆制。頃世艱險,浸以成俗,且長逋逸,開罪山湖。是為黥刑不辱,亡竄無咎。自今以後,可斷眾募。《南齊書·高帝紀》下

恤枯骸毀櫬詔建元元年六月[編輯]

  宋末頻年戎寇,兼災疾凋損。或枯骸不收,毀櫬莫掩,宜速宣下,埋藏營恤。若標題猶存,姓字可識,可即運載,致還本鄉。《南齊書·高帝紀》下

宣撫交州詔建元元年七月[編輯]

  交趾比景,獨隔書朔,斯乃前運方季,負海不朝,因迷遂往,歸款莫由。曲赦交州部內李叔獻一人即撫南土,文武詳才選用,並遣大使宣揚朝恩。《南齊書·高帝紀》下

甄敘遺才詔建元元年十月[編輯]

  朕嬰綴世務,三十餘歲,險阻艱難,備嘗之矣。末路屯夷,戎車歲駕,誠藉時來之運,實資士民之力。宋元徽二年以來,諸從軍得官者,未悉蒙祿,可催速下訪,隨正即給。才堪餘任者,訪洗量序。若四州士庶,本鄉淪陷,簿籍不存,尋校無所,可聽州郡保押,從實除奏。荒遠闕中正者,特許據軍簿奏除。或戍邊役,末由旋反,聽於同軍各立五保,所隸有司,時為言列。《南齊書·高帝紀》下

詔報夏侯恭叔[編輯]

  與運隆替,自古有之,朝議已定,不容復厝意也。《南齊書·劉悛傳》。太祖受禪,平西記室參軍夏侯恭叔上書,以柳元景中興功臣,劉π殞身王事,宜存封爵。詔云云。

與褚淵手詔建元元年[編輯]

  向見世隆毀瘠過甚,殆欲不可復識,非直使人惻然,實亦世珍國寶也。《南齊書·柳世隆傳》

答陳顯達詔建元元年[編輯]

  朝廷爵人以序。卿忠發萬里,信誓如期,雖屠城殄國之勛,無以相加。此而不賞,典章何在。若必未宜爾,吾終不妄授,於卿數示,意同家人,豈止於君臣邪?過明,與王、李俱祗召也。《南齊書·陳顯達傳》

手詔賜張融衣[編輯]

  見卿衣服粗故,誠乃素懷有本;交爾藍縷,亦虧朝望。今送一通故衣,意謂雖故,乃勝新也。是吾所著,已令裁減稱卿之體。並履一量。《南齊書·張融傳》

原王遜詔建元初[編輯]

  儉門世載德,竭誠佐命,特降刑書宥遜。《南齊書·王儉傳》。儉弟遜,建元初為晉陵太守,有怨言,中丞陸澄依事舉奏,下詔。

以豫章王嶷為荊湘二州刺史詔建元元年[編輯]

  神牧總司王畿,誠為治要;荊楚領馭遐遠,任寄弘隆。自頃公私凋盡,綏撫之宜,尤重恆日。復以為都督荊湘雍益梁寧南北秦八州諸軍事、南蠻校尉、荊湘二州刺史,持節、侍中、將軍、開府如故。《南齊書·豫章王嶷傳》

下陸澄詔建元元年[編輯]

  澄表據多廖,不足深劾,可白衣領職。《南齊書·陸澄傳》

授加羅國王荷知詔建元元年[編輯]

  量廣始登,遠夷洽化。加羅王荷知款關海外,奉贄東遐。可授輔國將軍、本國王。《南齊書·東南夷傳》

詔答河南王拾寅建元元年[編輯]

  皇帝敬問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西秦河沙三州諸軍事、車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領護羌校尉、西秦河二州刺史、新除驃騎大將軍、河南王:寶命革授,爰集朕躬,猥當大業,祗惕兼懷。聞之增感。王世武至,得元徽五年五月二十一日表,夏中濕熱,想比平安。又卿款誠遙著,保寧遐疆。今詔升徽號,以酬忠款,遣王世武銜命拜授。又仍使王世武等往芮芮,想即資遣,使得時達。又奏所上馬等物悉至,今往別牒錦絳紫碧緣黃青等紋各十匹。《南齊書·河南氐羌傳》。按:河南即吐谷渾。

下葭蘆鎮主楊廣香詔建元元年[編輯]

  昔絕國入贄,美稱前冊,殊俗內款,聲流往記。偽虜葭蘆鎮主、陰平郡公楊廣香,怨結同族,釁起親黨,當宋之世,遂舉地降敵。葭蘆失守,華陽暫驚。近單使先馳,宣揚皇威,廣香等追其遠世之誠,仰我惟新之化。肉袒請附,復地千里,氐羌雜種,咸同歸從。宜時領納,厚加優血阝。廣香翻迷反正,可特量所授。部曲酋豪,隨名酬賞。《南齊書·氐羌傳》

征明僧紹詔建元元年冬[編輯]

  朕側席思士,載懷塵外。齊郡明僧紹標誌高棲,耽情墳素,幽貞之操,宜加賁飾,征為正員外郎。《南齊書·明僧紹傳》

下顧歡劉思效詔[編輯]

  朕夙旦惟夤,思弘治道,佇夢岩濱,垂精管庫,旰食縈懷,其勤至矣。吳郡顧歡、散騎郎劉思效,或至自丘園,或越在冗位,並能獻書金門,薦辭鳳闕,辨章治體,有協朕心。今出其表,外可詳擇所宜,以時敷奏。歡近已加旌賁,思效可付選銓序,以顯讜言。《南齊書·顧歡傳》

答劉休詔建元初[編輯]

  卿職當國司,以威裁為本,而忽憚世誚。卿便應辭之,如事可獲,何惰晚節邪?《南齊書·劉休傳》

遣還流徙詔建元二年二月[編輯]

  江西北民避難流徙者,制遣還本土,蠲今年租稅。單貧及孤老不能自存者,即聽翻籍,郡懸押領。《南齊書·高帝紀》下

除宥詔建元二年六月[編輯]

  昔歲水旱,曲赦丹陽、二吳、義興四郡遭水尤劇之縣,元年以前,三調未充,虛列已畢,官長局吏應共償備外,詳所除宥。《南齊書·高帝紀》下

詔朝臣建元二年[編輯]

  黃籍,民之大紀,國之治端。自頃氓俗巧偽,為日已久,至乃竊注爵位,盜易年月,增損三狀,貿襲萬端。或戶存而文書已絕,或人在而反手工死叛,停私而雲隸役,身強而稱六疾。編戶齊家,少不如此。皆政之臣蠹,教之深疵。比年雖卻籍改書,終無得實。若約之以刑,則民偽已遠;若綏之以德,則勝殘未易。卿諸賢並深明治體,可各獻嘉謀,以振澆化。又台坊訪募,此制不近,優刻素定,閒劇有常。宋元嘉以前,茲役恆滿,大明以後,樂補稍絕。或緣寇難頻起,軍蔭易多,民庶從利,投坊者寡。然國經未變,朝紀恆存,相揆而言,隆替何速。此急病之洪源,晷景之切患,以何科算,革斯弊邪?《南齊書·虞玩之傳》,又見《通典》三。

贈諡劉善明詔建元二年[編輯]

  善明忠誠夙亮,干力兼宣,豫經夷險,勤績昭著。不幸殞喪,痛悼於懷。贈左將軍、豫州刺史,諡烈伯。《南齊書·劉善明傳》

遣呂安國安集司州詔建元二年[編輯]

  郢、司之間,流雜繁廣,宜並加區判,定其隸屬。參詳兩州,事無專任,安國可暫往經理。以本官使持節、總荊郢諸軍北討事,屯義陽西關。《南齊書·呂安國傳》

銓序垣崇祖等詔建元二年[編輯]

  醜虜送死,敢寇壽春,崇祖、盤龍,正勤義勇,乘機電奮,水陸斬擊,填川蔽野。師不淹晨,西蕃克定。斯實將率用命之功,文武爭伐之力。凡厥勛勤,宜時銓序,可符列上。《南齊書·周盤龍傳》

遣李安民援徐兗詔建元三年[編輯]

  青徐泗州,義舉雲集。安民可長轡遐馭,指授群帥。《南齊書·李安民傳》

立學詔建元四年正月[編輯]

  立國學,置學生百五十人。其有位樂入者五十人。生年十五以上,二十以還,取王公已下至三將、著作郎、廷尉正、太子舍人、領護諸府司馬諮議經除敕者、諸州別駕治中等、見居官及罷散者子孫,悉取家去都二千里為限。《南齊書·禮志》上。

  《南齊書·高帝紀》下有建元四年正月立學詔,編入《江淹集》中。

蠲復建元已來戰亡家租布雜役詔建元四年正月[編輯]

  比歲申威西北,義勇爭先,殞氣寇場,命盡王事。戰亡蠲復,雖有恆典,主者遵用,每傷簡薄。建元以來戰亡,賞蠲租布三十年,雜役十年。其不得收屍,主軍保押,亦同此例。《南齊書·高帝紀》下

大漸召褚淵王儉詔建元四年三月[編輯]

  吾本布衣素族,念不到此,因藉時來,遂隆大業。風道沾被,昇平可期。遘疾彌留,至於大漸。公等奉太子如事吾,柔遠能邇,輯和內外,當令太子敦睦親戚,委任賢才,崇尚節儉,弘宣簡惠則天下之理盡矣。死生有命,夫復何言!《南齊書·高帝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