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君子
作者:梁啟超
1914年11月5日
梁啓超於1914年11月5日在清華大學的演講詞,其中「自強不息,厚德載物」後被作為清華校訓。

  君子二字其意甚廣,欲為之詮注,頗難得其確解。為英人所稱勁德爾門包羅眾義與我國君子之意差相吻合。證之古史,君子每與小人對待,學善則為君子,學不善則為小人。君子小人之分,似無定衡。顧習尚沿傳類以君子為人格之標準。望治者,每以人人有士君子之心相勖。《論語》云:君子人與君子人也,明乎君子品高,未易幾及也。

  英美教育精神,以養成國民之人格為宗旨。國家猶機器也,國民猶輪軸也。轉移盤旋,端在國民,必使人人得發展其本能,人人得勉為勁德爾門,即我國所謂君子者。莽莽神州,需用君子人,於今益極,本英美教育大意而更張之。國民之人格,駸駸日上乎。

  君子之義,既鮮確詁,欲得其具體的條件,亦非易言。《魯論》所述,多聖賢學養之漸,君子立品之方,連篇累牘勢難臚舉。周易六十四卦,言君子者凡五十三。乾坤二卦所云尤為提要鈞元。乾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坤象曰:「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推本乎此,君子之條件庶幾近之矣。

  乾象言,君子自勵猶天之運行不息,不得有一暴十寒之弊。才智如董子,猶雲勉強學問。《中庸》亦曰,或勉強而行之。人非上聖,其求學之道,非勉強不得入於自然。且學者立志,尤須堅忍強毅,雖遇顛沛流離,不屈不撓,若或見利而進,知難而退,非大有為者之事,何足取焉?人之生世,猶舟之航於海。順風逆風,因時而異,如必風順而後揚帆,登岸無日矣。

  且夫自勝則為強,乍見孺子入水,急欲援手,情之真也。繼而思之,往援則己危,趨而避之,私慾之念起,不克自勝故也。孔子曰:「克己復禮為仁。」王陽明曰:「治山中賊易,治心中賊難。」古來忠臣孝子憤時憂國奮不欲生,然或念及妻兒,輒有難於一死不能自克者。若能擯私慾尚果毅,自強不息,則自勵之功與天同德,猶英之勁德爾門,見義勇為,不避艱險,非吾輩所謂君子其人哉。

  坤象言君子接物,度量寬厚,猶大地之博,無所不載。君子責己甚厚,責人甚輕。孔子曰:「躬自厚而薄責於人。」蓋惟有容人之量,處世接物坦焉無所芥蒂,然後得以膺重任,非如小有才者,輕佻狂薄,毫無度量,不然小不忍必亂大謀,君子不為也。當其名高任重,氣度雍容,望之儼然,即之溫然,此其所以為厚也,此其所以為君子也。

  縱觀四萬萬同胞,得安居樂業,教養其子若弟者幾何人?讀書子弟能得良師益友之薰陶這幾何人?清華學子,薈中西之鴻儒,集四方之俊秀,為師為友,相蹉相磨,他年遨遊海外,吸收新文明,改良我社會,促進我政治,所謂君子人者,非清華學子,行將焉屬?雖然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今日之清華學子,將來即為社會之表率,語默作止,皆為國民所仿效。設或不慎,壞習慣之傳行急如暴雨,則大事僨矣。深願及此時機,崇德修學,勉為真君子,異日出膺大任,足以挽既倒之狂瀾,作中流之底柱,則民國幸甚矣。


PD-icon.svg 這部作品在1926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9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

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