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書/卷2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列傳第十二 周書
卷二十一 列傳第十三
令狐德棻
列傳第十四

尉遲迥[編輯]

  尉遲迥字薄居羅,代人也。其先,魏之別種,號尉遲部,因而姓焉。父俟兜,性弘裕,有鑒識,尚太祖姊昌樂大長公主,生迥及綱。俟兜病且卒,呼二子,撫其首曰:「汝等並有貴相,但恨吾不見爾,各宜勉之。」

  迥少聰敏,美容儀。及長,有大志,好施愛士。稍遷大丞相帳內都督。尚魏文帝女金明公主,拜駙馬都尉。從太祖復弘農,破沙苑,皆有功。累遷尚書左僕射,兼領軍將軍。迥通敏有幹能,雖任兼文武,頗允時望。太祖以此深委仗焉。後拜大將軍。

  侯景之渡江,梁元帝時鎮江陵,旣以內難方殷,請脩鄰好。其弟武陵王紀,在蜀稱帝,率衆東下,將攻之。梁元帝大懼,乃移書請救,又請伐蜀。太祖曰:「蜀可圖矣。取蜀制梁,在茲一舉。」乃與羣公會議,諸將多有異同。唯迥以為紀旣盡銳東下,蜀必空虛,王師臨之,必有征無戰。太祖深以為然,謂迥曰:「伐蜀之事,一以委汝,計將安出?」迥曰:「蜀與中國隔絕百有餘年,恃其山川險阻,不虞我師之至。宜以精甲銳騎,星夜襲之。平路則倍道兼行,險途則緩兵漸進,出其不意,沖其腹心。蜀人旣駭官軍之臨速,必望風不守矣。」於是乃令迥督開府元珍、乙弗亞、(万)俟呂陵始、叱奴興、綦連〔雄〕、宇文升等六軍,甲士一萬二千,騎萬疋,伐蜀。以魏廢帝二年春,自散關由固道出白馬,趣晉壽,開平林舊道。前軍臨劔閣,紀安州刺史樂廣,以州先降。紀梁州刺史楊乾運時鎮潼州,又降。六月,迥至潼州,大饗將士,引之而西。紀益州刺史蕭撝不敢戰,遂嬰城自守。進軍圍之。初,紀至巴郡,聞迥來侵,遣譙淹回師,為撝外援。迥分遣元珍、乙弗亞等以輕騎破之,遂降。撝前後戰數十合,皆為迥所破。撝與紀子宜都王肅,及其文武官屬,詣軍門請見,迥以禮接之。其吏人等,各令復業。唯收僮隸及儲積以賞將士。號令嚴肅,軍無私焉。詔迥為大都督、益潼等十八州諸軍事、益州刺史。以平蜀功,封一子為公。自劔閣以南,得承制封拜及黜陟。迥乃明賞罰,布恩威,綏緝新邦,經略未附,夷夏懷而歸之。

  迥性至孝,色養不怠。身雖在外,所得四時甘脆,必先薦奉,然後敢嘗。大長公主年高多病,迥往在京師,每退朝參候起居,憂悴形于容色。大長公主每為之和顏進食,以寧迥心。太祖知其至性,徵迥入朝,以慰其母意。遣大鴻臚郊勞,仍賜迥袞冕之服。蜀人思之,立碑頌德。孝閔踐阼,進位柱國大將軍。又以迥有平蜀之功,同霍去病冠軍之義,封寧蜀公。進蜀公,爵邑萬戶。

  宣帝即位,以迥為大前疑,出為相州總管。宣帝崩,隋文帝輔政,以迥望位夙重,懼為異圖,乃令迥子魏安公惇齎詔書以會葬徵迥。尋以鄖公韋孝寬代迥為總管。迥以隋文帝當權,將圖篡奪,遂謀舉兵,留惇而不受代。隋文帝又使候正破六汗裒詣迥喻旨,密與總管府長史晉昶等書,令為之備。迥聞之,殺長史及裒。乃集文武士庶,登城北樓而令之曰:「楊堅以凡庸之才,藉後父之勢,挾幼主而令天下,威福自己,賞罰無章,不臣之跡,暴於行路。吾居將相,與國舅甥,同休共戚,義由一體。先帝處吾於此,本欲寄以安危。今欲與卿等糾合義勇,匡國庇人,進可以享榮名,退可以終臣節。卿等以為何如?」於是衆咸從命,莫不感激。乃自稱大總管,承制署置官司。于時趙王招已入朝,留少子在國,迥又奉以號令。迥弟子勤,時為青州總管,亦從迥。迥所管相、衛、黎、毛、洺、貝、趙、冀、瀛、滄,勤所統青、膠、光、莒諸州,皆從之。衆數十萬。滎州刺史邵公宇文冑、申州刺史李惠、東楚州刺史費也利進、東潼州刺史曹孝達,各據州以應迥。迥又北結高寶寧以通突厥;南連陳人,許割江、淮之地。

  隋文帝於是徵兵討迥,即以韋孝寬為元帥。惇率衆十萬入武德,軍於沁東。孝寬等諸軍隔水相持不進。隋文帝又遣高熲馳驛督戰。惇布兵二十裏,麾軍小卻,欲待孝寬軍半度擊之。孝寬因其小卻,鳴鼓齊進,惇大敗。孝寬乘勝進至鄴。迥與子惇、佑等又悉其卒十三萬,陳于城南。迥別統萬人,皆綠巾錦襖,號曰黃龍兵。勤率衆五萬,自青州赴迥,以三千騎先到。迥舊習軍旅,雖老猶被甲臨陣。其麾下千兵,皆關中人,為之力戰。孝寬等軍失利而卻。鄴中士女,觀者如堵。高熲與李詢整陣,先犯觀者,因其擾而乘之。迥大敗,遂入鄴。迥走保北城,孝寬縱兵圍之。李詢、賀樓子幹以其屬先登。迥上樓,射殺數人,乃自殺。勤、惇等東走,幷追獲之。餘衆,月餘皆斬之。

  迥末年衰耄,惑於後妻王氏,而諸子多不睦。以開府、小禦正崔達拏為長史,餘委任亦多用齊人。達拏文士,無籌略,舉措多失綱紀,不能有所匡救。迥自起兵至敗,六十八日。

  武德中,迥從孫庫部員外郎耆福上表,請改葬。朝議以迥忠於周室,有詔許之。

王謙[編輯]

  王謙字勑萬,太保雄之子也。性恭謹,無他才能。以父功,累遷驃騎大將軍、開府。孝閔踐祚,治右小武伯。雄從晉公護東討,為齊人所斃。朝議以謙父殞身行陣,特加殊寵,乃授謙柱國大將軍。以情禮未終,固辭不拜。高祖手詔奪情,襲爵庸公,邑萬戶。(後)〔從〕皇太子討吐谷渾,力戰有功。是時高祖東征,謙又力戰,進上柱國、益州總管。

  時〔隋文帝秉政〕,謙令司錄賀若昂奉表詣闕。昂還,具陳京師事勢。謙以世受國恩,將圖匡復,遂舉兵,署官司。所管益、潼、新、始、龍、邛、青、瀘、戎、寧、汶、陵、遂、合、楚、資、眉、普十八州及嘉、渝、臨、渠、蓬、隆、通、興、武、庸十州之人多從之。總管長史乙弗虔、益州刺史達奚惎勸謙據險觀變。隆州刺史〔高〕阿(史)那瑰為謙畫三策曰:「公親率精銳,直指散關,蜀人知公有勤王之節,必當各思效命,此上策也;出兵梁、漢,以顧天下,此中策也;坐守劔南,發兵自衛,此下策也。」謙參用其中下之策。

  梁睿未至大劔,謙遣兵鎮始州。隋文即以睿為行軍元帥,便發利、鳳、文、秦、成諸州兵討之。達奚惎、乙弗虔等衆十萬攻利州。聞睿至,衆潰。睿乘其弊,縱兵深入。惎、虔密使詣睿,請為內應以贖罪。謙不知之,並令守成都。謙先無籌略,承藉父勳,遂居重任。初謀舉兵,咸以地有江山之險,進可以立功,退可以自守。且任用多非其才。及聞睿兵奄至,惶懼,乃自率衆迎戰。又以惎、虔之子為左右軍。行數十里,軍皆叛。謙以二十騎奔新都,縣令王寶斬之,傳首京師。惎、虔以成都降,隋文以其首謀,斬之。〔高〕阿(史)那瑰亦誅。

司馬消難[編輯]

  司馬消難字道融,河內溫人。父子如,為齊神武佐命,位至尚書令。消難幼聰惠,微涉經史,好自矯飾,以求名譽。起家著作郎。子如旣當朝貴,消難亦愛賓客。邢子才、王元景、魏收、陸卬、崔贍等皆遊其門。尋拜駙馬都尉、光祿卿,出為北豫州刺史。

  齊文宣末年,昬虐滋甚。消難旣懼禍及,常有自全之謀,曲意撫納,頗為百姓所附。屬文宣在幷,驛召其弟上黨王渙,渙懼于屠害,遂斬使者東奔。數日間搜捕鄴中,鄴中大擾。後竟獲於濟州。渙之初走,朝士私相謂曰:「今上黨亡叛,似赴成皋。若與司馬北豫州連謀,必為國患。」此言遂達於文宣,文宣頗疑之。消難懼,密令所親裴藻間行入關,請舉州來附。晉公護遣達奚武、楊忠迎之,消難遂與武俱入朝。授大將軍、滎陽公。從高祖東伐,遷大後丞。納女為靜帝后。尋出為(交)[鄖]州總管。

  隋文帝輔政,消難旣聞蜀公迥不受代,遂欲與迥合勢,亦舉兵應之。以開府田廣等為腹心,殺總管長史侯莫陳杲、鄖州刺史蔡澤等四十餘人。所管鄖、隨、溫、應(士)〔土〕、順、沔、環、岳九州,魯山、甑山、沌陽、應城、平靖、武陽、上明、(須)〔溳〕水八鎮,並從之。使其子泳質於陳以求援。隋文帝命襄州總管王誼為元帥,發荊襄兵以討之。八月,消難聞誼軍將至,夜率其麾下,歸於陳。陳宣帝以為都督安(趙)〔隨〕九州八鎮、車騎將軍、司空、隨公。

  初,楊忠之迎消難,結為兄弟,情好甚篤。隋文每以叔禮事之。及陳平,消難至京,特免死,配為樂戶。經二旬放免。猶被舊恩,特蒙引見。尋卒于家。性貪淫,輕於去就。故世之言反覆者,皆引消難云。其妻高氏,齊神武之女。在鄴,敬重之。後入關,便相弃薄。消難之赴(卬)〔鄖〕州,留高及三子在京。高言於隋文曰:「滎陽公性多變詐,今以新寵自隨,必不顧妻子,願防慮之。」消難入陳,而高母子因此獲免。

【評】[編輯]

  史臣曰:尉遲迥地則舅甥,職惟台袞,沐恩累葉,荷睠一時,居形勝之地,受藩維之托,顛而不扶,憂責斯在。及主威云謝,鼎業將遷,九服移心,三靈改卜,遂能志存赴蹈,投袂稱兵。忠君之勤未宣,違天之禍便及。校其心,翟義、葛誕之儔歟。

[編輯]

全文以中華書局、一九七一年十一月版《周書》為本校。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