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行鎮免役夫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唐行鎮免役夫記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十六

蘇州至松江,由姑蘇驛過吳江之境,凡四驛而至。此驛道也。別自婁門,東沿婁江,又東南,折而入於黃浦而西。此緣海之道也。出葑門東走,則行湖泖之間,其避湖泖之險者,則多從吳淞江南出大盈浦,經唐行鎮。異時官舟之牽挽,役諸州縣,唐行之夫,不知何自而起。舟所過,晨夜追呼,百家之市,殆無寧居,凍餓僵死於風霾雨雪之中者相屬。太守臨安方侯,知民之不便,據法令罷免之。鎮之父老,相率來請紀於石。

或者以為賢太守奉宣條教千里之內,父母之道,師帥之責任在焉。加之今日上有賦斂之繁,外有蠻夷之事,太守視事以來,風采日新,惠利之政,家有聞而邑有述,當有卓犖大者。若斯之類,將不勝書。雖然,或者亦知父老之意乎?政之不便於其人,無大小。如人之有病,唯病者自知之。醫能療焉,亦惟病者而後知醫之為德也。若然,則父老之於侯,其情至矣。吾又以歎吾吳中之俗仁厚而馴良,稍煦之以恩,而其易感也如此。

國家威靈,震薄海外,亦時有土俗驍悍,不得意則叫囂,相挻以起。有司不敢驚,拊循之而已。往者大農以經費不足,督天下賦,吏緣以為奸利。吳民父子兄弟,駢死敲撲之下,而莫有疾怨之心。以是知天下有變,吳民必不敢為亂,以其愛上忍詬而易使也。彼不之恤而肆其恣睢之意者,亦何心歟?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