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庫全書珍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各種捐班 四庫全書珍本
作者:魯迅
豐之餘
1933年8月24日
新秋雜識
本作品收錄於《准風月談

本篇最初發表於一九三三年八月三十一日《申報·自由談》。

  現在除兵爭,政爭等類之外,還有一種倘非閒人,就不大注意的影印《四庫全書》中的「珍本」之爭。官商要照原式,及早印成,學界卻以為庫本有刪改,有錯誤,如果有別本可得,就應該用別的「善本」來替代。

  但是,學界的主張,是不會通過的,結果總非依照《欽定四庫全書》不可。這理由很分明,就因為要趕快。四省不見,九島出脫,不說也罷,單是黃河的出軌舉動,也就令人覺得岌岌乎不可終日,要做生意就得趕快。況且「欽定」二字,至今也還有一點威光,「御醫」「貢緞」,就是與眾不同的意思。便是早已共和了的法國,拿破崙的藏書在拍賣場上還是比平民的藏書值錢;歐洲的有些著名的「支那學者」,講中國就會引用《欽定圖書集成》,這是中國的考據家所不肯玩的玩藝。但是,也可見印了「欽定」過的「珍本」,在外國,生意總可以比「善本」好一些。

  即使在中國,恐怕生意也還是「珍本」好。因為這可以做擺飾,而「善本」卻不過能合於實用。能買這樣的書的,決非窮措大也可想,則買去之後,必將供在客廳上也亦可知。這類的買主,會買一個商周的古鼎,擺起來;不得已時,也許買一個假古鼎,擺起來;但他決不肯買一個沙鍋或鐵鑊,擺在紫檀桌子上。因為他的目的是在「珍」而並不在「善」,更不在是否能合於實用的。

  明末人好名,刻古書也是一種風氣,然而往往自己看不懂,以為錯字,隨手亂改。不改尚可,一改,可就反而改錯了,所以使後來的考據家為之搖頭歎氣,說是「明人好刻古書而古書亡」。這回的《四庫全書》中的「珍本」是影印的,決無改錯的弊病,然而那原本就有無意的錯字,有故意的刪改,並且因為新本的流布,更能使善本湮沒下去,將來的認真的讀者如果偶爾得到這樣的本子,恐怕總免不了要有搖頭歎氣第二回。

  然而結果總非依照《欽定四庫全書》不可。因為「將來」的事,和現在的官商是不相干了。

  八月二十四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

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