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務卿克林頓在網絡自由大會上的講話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前往: 導覽搜尋
政府文件 國務卿克林頓在網絡自由大會上的講話
作者:希拉里·克林頓
2011年12月8日
譯者:美國之音

福克爾航站(Fokker Terminal)

荷蘭海牙(The Hague,Netherlands)

國務卿克林頓:晚上好。十分高興再次來到海牙。我要感謝我的同事和朋友,外交大臣羅森塔爾(Rosenthal)及我的老友和經常共商要事的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t)。還要感謝新聞自由無極限(Free Press Unlimited)組織負責人利昂·威廉姆斯(Leon Willems)和其他我知道今天在場的同事們,如十分敬業的外交大臣卡爾·比爾特(Carl Bildt)以及其他各位部長、大使、外交界人士、女士們、先生們。

今天,我非常高興同大家一起討論這個問題,因為我們認為這個問題對所有與會國家和世界各國都是非常重要的;這就是因特網(國際互聯網)(Internet)自由的問題。我要感謝尤里(Uri)和荷蘭主辦這個大會,這反映了你們保衛和推進世界各地人民的人權和基本自由的一貫傳統,其中也包括網絡空間的人權和自由。還要感謝20多個其他國家政府的與會代表,我知道諸位將為明天達成一致意見提出切實解決問題的辦法和建議。我很高興還有來自民間部門和公民社會的代表與會。這一切使這次大會成為一個多方利益相關的活動。

再過兩天,到12月10日,我們將慶祝人權日(Human Rights Day)。這一天是《世界人權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獲得通過的周年紀念日。在取得這一成果以來的63年中,全世界都堅持履行一個全球性的承諾,要求維護世界各地所有的人的權利和自由,無論他們生活在哪裡,無論他們是什麼人。今天,隨着人們越來越多地利用因特網從事生活各方面的重要活動,我們必須確保,不論在網上還是網下,人權都必須得到尊重。歸根結底,表達自己的觀點,從事自己的宗教信仰活動,為尋求政治或社會變革與其他人和平集會——這些都是所有的人應該享有的權利,無論他們選擇在城市廣場行使這些權利還是在因特網聊天室行使這些權利。自上個世紀以來,我們通過共同努力在物質世界保障這些權利。在本世紀,我們也必須共同努力,在網絡空間保障這些權利。

這是一項緊迫的任務。毫無疑問,對世界各地言論受到審查的人,對那些因自己或別人在網上發表文章而坐牢的人,對那些因受到封鎖而無法接觸網上所有類別的內容的人,對那些受到政府監視而難以互相聯繫的人來說,這項任務極為緊迫。

在敘利亞,一個名為阿納斯·馬拉維(Anas Maarawi)的博客作者在7月1日被捕,因為他要求阿薩德(Asad)總統下台。他沒有接到任何指控,卻仍然在押。在敘利亞和伊朗,很多其他網上活動人士——人數之多,無法一一列舉——遭到拘押、監禁、毆打甚至殺害,因為他們表達自己的觀點,組織自己的同胞。在俄羅斯也許是最有名的博客作者亞歷克謝·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於星期二被判15天監禁,因為他參加對俄羅斯選舉舉行的抗議活動。

在中國,數十家公司於10月份簽署了一份保證書,承諾加強各自的——引用原文——「自我管理、自我約束、嚴格自律」。如果他們說的是財務責任,我們也許都表示同意。但是,他們所說的是向中國人民提供網絡服務,而這是他們與政府對因特網的嚴格控制保持一致的誡律。

這些事件和世界範圍內的許多其他事件提醒我們這場鬥爭涉及的利害關係。這場鬥爭不僅僅關係到那些站在第一線的人員和受苦受難的人,而且關係到我們所有的人:第一個原因是,我們大家都有責任支持世界各地的人權和基本自由。第二個原因是,網絡的益處隨着用戶人數的增加而增加。因特網既不會枯竭,也不會此消彼長。我對因特網的使用不會縮減你的使用。相反,上網的人和表述思想的人越多,整個網絡對其他所有的用戶就更有價值。這樣,通過數十億人選擇尋求獲取或共享什麼樣的信息,所有的用戶都能促進創新,活躍公開辯論,滿足對知識的渴求,以僅僅在上一代還因距離和成本而不可能做到的方式把人們聯繫在一起。

但是,當思想被禁錮,信息被刪除,對話被窒息,人民的選擇受到制約時,因特網對我們所有的人而言都將被削弱。我們今天為保護網上基本自由所採取的行動將對下一代用戶產生深遠的影響。現在有超過20億人使用因特網,而在未來20年,這個數字將增加一倍以上。我們還在迅速接近在專制國家使用因特網的人數超過10億人的時刻。我們今天做出的承諾和採取的行動可以幫助我們確定這個數字是增長還是降低,以及上網的含義是否會被完全扭曲。

實現因特網自由需要採取合作的行動,我們要支持一個在共同原則基礎上的全球性對話,與合適的合作夥伴一起,戰勝實際的挑戰,維護一個開放和自由、又可互通的、安全和可靠的因特網。然而,這項事業並不是談判達成一個單一的文件就萬事大吉了。它需要不斷努力,適應我們所處的數字世界的新的現實,並在這樣做的同時最大限度地發揮其潛力。

由於網絡空間的來臨在安全、數字經濟和人權方面提出了新的挑戰,我們必須不斷改變我們的應對方式。這些方面儘管互有區別,但實際上不可分割,因為沒有單獨經濟的因特網、社會的因特網或政治的因特網。因特網只有一個,我們在這裡保護成就其偉業的特徵。

明天的會議將為我們提供取得具體進展的機會。在這次開幕活動上,我想談一談因特網的捍衛者必須面對的三個具體挑戰。

第一個挑戰是要求民間部門積極接受在保護因特網自由方面的作用。因為不管你喜歡與否,民營公司作出的選擇對信息在因特網和移動網絡上如何傳遞和能否流通都有影響。他們對政府能做或不能做什麼有所影響,而且對當地人民產生影響。

在最近幾個月中,我們已經看到了一些事例,說明公司、產品和服務被用作鎮壓行動的工具。在某些情況下,這是不能預見的,但在其他情況下,則是可以預見的。幾年前見於頭版頭條的新聞是,某些公司交出有關持不同政見者的敏感信息。今年早些時候出現的頭條新聞是,一個公司在政治辯論進行的過程中關閉了活動人士的社會網絡帳戶。今天的新聞則是某些公司向專制政府出售用於鎮壓的硬件和軟件。當公司向敘利亞或伊朗的安全機構出售監視設備時,或在過去向卡扎菲出售這些設備時,毫無疑問這些設備都將被用於侵犯人權的行動。

有些人或許會說,要強制企業保持良好的行為,負責任的政府只需實行廣泛的制裁措施就能解決問題。不錯,制裁措施和出口管制都是很有用的工具,美國也在適當的時候積極地使用這些工具;如果有人違反了這些規章,我們就進行調查並懲罰違規者。我們始終努力與歐盟等夥伴合作,儘可能把這些規章訂得更嚴密、更有效。例如,就在上周,我們很欣慰地看到我們的歐盟夥伴針對向敘利亞的技術出口實施了新的制裁措施。

然而,制裁只是解決方案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由於技術的軍民兩用性和第三方銷售渠道,依賴一種制裁機制來全面防止壞人將這些技術用於破壞目的是不可能的。然而,有時在國務院,有些企業會對我們說:「你只要告訴我們該怎麼做,我們就會去做。」但事實上,你不可能只是簡單地等待指示,在21世紀,明智的企業必須在他們陷入爭議之前就採取行動。

我但願對此有一個簡單易行的公式,但那是不存在的。對於如何及是否在世界上的某些地方做生意——特別是在不能嚴格執法或法律不透明的地方——需要明辨是非和慎重考慮,並提出尖銳的問題。例如,在一個一貫違反因特網自由原則的國家,你該去做什麼樣的生意?你是否可以做一些事情去防止那些政府把你的產品用於監視它們自己的公民?你是否應在產品中包括對消費者的警告?你如何應對政府安全部門在未經法院批准的情況下索取信息的要求?你是否努力去阻止你的產品在售出後被改造或通過中介轉售給專制政權?

這些問題和其他一些問題都很難回答,但企業必須提出問題。而我們其他人都時刻準備着與你們共同努力,去找出答案,並追究忽視、無視或否認該問題重要性的那些人的責任。近年來已形成眾多政策資源,可幫助企業正確處理這些問題。今年6月間通過的聯合國企業和人權指導原則(UN Guiding Principleson Business and Human Rights)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跨國企業準則(OECD Guidelines for Multinational Enterprises)均對企業如何履行責任和進行盡職調查提出了建議。今晚在這裡介紹的全球網絡行動計劃(Global Network Initiative)是一個剛開始形成的論壇,企業可以在這裡與其它業界合作夥伴以及學術界人士、投資者和社會活動人士一起應對、處理這些難題。

當然,企業總能從其用戶那裡獲得教益。今年10月間舉行的硅穀人權會議(Silicon Valley Human Rights Conference)把企業、社會活動人士和專家匯聚一處,討論現實生活中的問題並設法找出解決辦法。一部分與會者發表了他們稱為「硅谷標準」(Silicon Valley Standard)的文件,作為相關各方追求的目標。

公司主管和董事會成員解決這些難題的過程應當有助於你們形成自己的做法。21世紀負責任的公司管理工作的一項內容即是在新市場認真落實人權,制定內部審議程序,確定在困難情況下根據哪些原則進行決策,因為我們不能讓我們大家都認為是合理並值得謀取的短期利益威脅到因特網的開放性和因特網用戶的人權,否則這會在未來反過頭來困擾我們大家。因為自由和開放的因特網不僅對於科技公司很重要,而且對於所有公司都很重要。無論公司的運作是通過一個手機還是龐大的公司聯網,今天很難找到一個企業不在某種程度上依靠因特網,任何企業都會因網絡受到限制而蒙受損失。

我還要補充一點:在今天,品牌和聲譽是寶貴的公司資產。對因特網自由漠不關心從而給品牌和聲譽帶來風險的公司往往會付出代價。

因此我認為,很多民間企業來參加這次會議以及由谷歌聯合主辦今晚的活動,這恰如其分而且具有重要意義。在確保未來因特網的自由和開放的前景方面,以及在對新技術帶來的風險進行管理方面,民間企業都是關鍵的合作夥伴。

但是,在各個公司加大力度的同時,各國政府必須克制採取壓制手段的衝動,而這是我們面臨的第二項挑戰。如果我們不謹慎,各國政府會在謀求加強控制時破壞當前因特網管理的框架。某些政府利用因特網管理問題作幌子,實則推行為限制網上人權找藉口的做法。我們必須對這樣的做法保持警惕並團結一致維護人權適用於網絡的共同信念。

現在,在各種國際論壇,有些國家正在試圖改變管理因特網的方式。它們想改變目前多方利益相關的方式,其中包括政府、民間企業和公民,這種方式支持信息在一個單一的全球網絡中自由流通。它們打算取代這種方式,強制實行以統一的全局碼為構架的系統,以此擴大對因特網資源、機制和內容的控制,並由政府集中控制。

從某種意義上講,這並不令人意外,因為無論是面對某種聲音還是某個公共領域,政府總想找機會加以控制。它們想控制報紙刊登什麼內容,什麼人能升入大學,哪家公司能得到石油合同,哪個教會和非政府組織能登記註冊,公民能在哪裡集會。那麼對因特網為何不這樣做呢?但實際情形還要糟糕。它們不只想讓政府通過排斥公民社會和民間部門來實行全面控制,而且還想擴大每個政府的權力,讓政府給因特網制定自己的條例規範,這不僅會損害人權和信息的自由流通,而且會破壞網絡的互通性。

實際上,那些推行這一目標的政府試圖給網絡世界築起國界。這種方式對因特網自由將會是災難性的。政府的更多控制只會進一步限制受壓制環境中的人民在網上的活動。這對於整個因特網也是災難性的,因為因特網的活躍程度對所有的人來說都被削弱。以國家利益為由築起屏障將導致全球因特網四分五裂,改變網絡世界的格局。在這種情況下,因特網將導致人們陷入一系列數字泡沫,而不是以全球網絡相互連接。讓因特網各自為營,只會使之變成回音室,而非創新的全球思想庫。

美國希望因特網繼續是活躍的經濟、政治和社會交流的空間。為此,我們需要保護在網上行使自己權利的人,我們也需要保護因特網本身不受有損其基本特徵的種種計劃的影響。

那些試圖推行這些計劃的政府通常是借着安全的名義。讓我說明一點:維護安全與打擊網絡犯罪,如盜竊知識產權等,是切實存在的挑戰,我每次討論這些問題時均強調這點。因特網上有破壞者,有恐怖分子,也有偷運走私分子,還有居心叵測的人在策劃網絡襲擊,這些人必須被制止。我們可以通過合作,在無損於全球網絡及其活力,無損於我們的原則的情況下,實現這一目標。

網絡安全值得詳談。但是今晚我不準備細說。我今後還會談到,但我的基本觀點是,美國支持目前已有的政府與民間合作,對因特網技術發展採取即時管理。我們支持今年早些時候全世界30多個OECD國家制定的多方利益相關的因特網管理原則。用一句美國俗語來說,我們的立場是「沒有壞,就不要修。」而且,沒有理由以一個壓抑性的體制來取代一個有效的體制。

第三個也是最後一個挑戰是,我們各方——政府、民間領導人和公民社會成員——組建這一全球聯盟並非易事,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對於許多國家的人們來說,因特網的潛力仍未實現。雖然對於我們在美國或荷蘭的人來說,不難想象如果因特網不那麼自由,我們會失去什麼。但對於還不了解因特網在日常生活中能帶來什麼益處的人來說,必然就比較困難。為此,我們必須更加努力地說明,現在以及將來,開放的因特網均符合所有人的最佳利益。我們在努力建設這一全球聯盟並向下一代因特網用戶所在國家的領導人闡明道理時,我們必須銘記這一點。今天,這些領導人有機會做到今後因特網的所有好處向本國人民開放,這同時也有助於我們保障因特網對所有的人開放。

因此,美國將在全球各地的工作中倡導因特網開放。我們歡迎其他國家加入我們的隊伍。隨着我們的聯盟逐步擴大,今晚在這裡,蒙古、智利、印尼還有其他國家都有代表在場,一定能有效地將其他可能的合作夥伴吸引進來,他們提供的意見能夠幫助我們解決難題。來自政府、民間及公民社會的新生力量將在未來幾十年參與對因特網的管理,與此同時各地區將增加數十億上網的用戶。現在,我們需要為今後支持因特網開放的夥伴關係打下基礎。本着這個精神,我呼籲人們重視今後議程上的兩個重要問題。

首先將是逐步增強對一個新的跨區域組織的支持。這個組織將完全以我剛剛闡明的方式共同努力。這個組織以共同的原則為基礎,為各國政府提供一個平台,與民間部門、公民社會和其他國家的政府發展創造性的積極交往。一些國家已經表示有意參加這個新的組織。我希望在座的各方也將採取同樣的行動——同時在向前推進的過程中,其他各方將會支持我們的荷蘭東道主起草的宣言。這項工作十分出色,尤里,我們感謝你的領導作用。

我希望強調的第二個問題是,採取實際行動進一步支持受到專制政府威脅的網絡活動人士和博客作者。保護新聞記者委員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最近報告說,目前在全世界各地被監禁的所有的作者、編輯和攝影記者中,有近一半是網上新聞工作者。這方面的威脅的確存在。我們中間的有些方面已經為活動人士和博客作者提供了支持,包括財務方面的支持。我對歐盟最近宣布為此目的提供一筆新的資金感到高興。我也知道,其他各國政府,包括荷蘭在內,也在尋求提供幫助的途徑。

通過協調我們的各項努力,我們能夠取得更大的進展並幫助更多的人。早些時候,我聽到外交大臣談到一項建議。我們談到在這一全球行動中開創一項數字衛士夥伴計劃。我們希望在明天的會議上能有機會同其他可能加入計劃的合作夥伴商討怎樣使這樣一項夥伴計劃產生效力。

因此,我們在荷蘭的這座美麗的城市開會,討論如何保持因特網的開放性,但有些國家正竭力朝相反的方向走。這些國家力圖在網上不同活動之間建立屏障----經濟交流、政治討論、宗教表述、社群互動等等。他們想要保留他們願意看到的、不對他們構成威脅的內容,卻要壓制他們不想看到的東西。然而,試圖對商業開放卻對自由言論關閉需要承擔機會成本,由國家的教育體系、政治穩定、社會流動性和經濟潛力付出代價。

建立分割因特網的屏障比較容易,但保持這些屏障卻很困難,其中也會產生機會成本。我國政府將繼續竭誠努力,爭取穿越壓制性政府建立的每一個屏障。由於建立屏障的政府最終將發現自己也被困於其中,他們將面臨獨裁的困境,如果不撤除屏障,就不得不承擔維持屏障的代價,需要採取更進一步的鎮壓手段,承擔不斷提高的機會成本,因為遭到屏蔽的設想被錯過,人員也無法失而復得。

我呼籲全世界各國摒棄相反的、黑暗的觀念,加入我們的行列,寄希望於我們已經進行的努力,期待因特網的開放將促使各國更為強盛,更為繁榮。

這並非把希望寄托在電腦或手機上,而是堅信人類精神必勝,堅信人民必勝。我們完全相信,只要我們的合作夥伴和政府,以及全世界的民間部門和公民社會共同努力,同今晚在座的全體人士抱有同樣信念,我們就能保障因特網對所有人的開放性和安全性。

在人權日前夕,這次會議讓我們謹記應當成為我們的北斗星的不朽的原則。環顧我們所處的世界,觀察世界演變的情況,我們要謹記並沒有一種自動驅動裝置引導我們向前。我們必須有誠意地努力工作並參與坦誠的辯論,我們必須共同迎接這個令人興奮的數字時代提出的挑戰並抓住這個時代提供的機會。感謝諸位堅持不懈的努力。

本譯文與其原文有分別的版權許可。譯文版權狀況僅適用於本版本。
原文
PD-icon.svg 這個作品在美國屬於公有領域,因為它是美國聯邦政府的作品。這部作品也可能在其他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如果:
  1. 美國政府機構公開釋出版權到公有領域,而不考慮國界。或者
  2. 其他國家以及地區對美國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包括臺灣(著作權法)、香港、澳門(第43/99/M號法令)、新加坡,但不包括中國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
  3. 其他國家以及地區排除官方作品版權,包括中國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澳門、臺灣(中華民國)。
  4. 任何美國之外的有效版權已經在其他國家以及地區過期。

否則,美國仍然能在其他國家以及地區掌有美國聯邦政府作品版權。[1]

美國聯邦政府公有領域 //zh.wikisource.org/wiki/%E5%9B%BD%E5%8A%A1%E5%8D%BF%E5%85%8B%E6%9E%97%E9%A1%BF%E5%9C%A8%E7%BD%91%E7%BB%9C%E8%87%AA%E7%94%B1%E5%A4%A7%E4%BC%9A%E4%B8%8A%E7%9A%84%E8%AE%B2%E8%AF%9D

Great Seal of the United States (obverse).svg
譯文
PD-icon.svg 本作品由美國聯邦政府官方運營的電台廣播電視機構美國之音提供,其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

參見其使用條款聲明 (英文)。


請注意——VOA會轉載來自美聯社法新社等處的作品,它們不屬於公有領域。請檢查作品的作者信息。

Voice of America Logo.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