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廣註釋音辯唐柳先生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十二 增廣註釋音辯唐柳先生集 卷第十三
唐 柳宗元 撰 宋 童宗說 注釋 宋 張敦頤 音辯 宋 潘緯音義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十四

增廣註釋音辯唐柳先生集卷之十三

 ○誌

  先太夫人河東縣太君歸祔誌

先夫人姓盧氏諱某丗家𣵠郡𣵠音壽止六十有八元和元

年𡻕次丙戌五月十五日棄代於永州零陵佛寺明年某月

日安祔於京兆萬年棲鳯原先侍御史府君之墓其孤有罪

銜哀待刑不得歸奉䘮事以盡其志姪洎太夫人兄之子𢎪

禮承事焉嗚呼天乎太夫人有子不令而䧟於大僇童雲音戮又力

徙播癘土醫巫藥膳之不具以速夭禍非天降之酷將不

幸而有惡子以及是也又今無適主以葬適音天地有窮此

寃無窮旣㪯葬紖張雲紖直忍切索也與絼同周禮封人置其絼猶以不孝之辭

本作擬述先德且志其酷焉甞逮事伯舅聞其稱太夫人之

行以教曰汝冝知之七𡻕通毛詩及劉氏列女傳斟酌而行

不墜其旨汝宗大家也旣事舅姑周睦姻族柳氏之孝仁益

聞𡻕惡少食不自足而飽孤㓜是良難也又甞侍先君有聞

如舅氏之謂且曰吾所讀舊史及諸子書夫人聞而盡知之

無遺者某始四𡻕居京城西田廬中先君在呉家無書太夫

人教古賦十四首皆諷傳之以詩禮圖史及剪製𫃵結授諸

女及長皆爲名婦先君之仕也伯母叔母姑姊妹子姪雖逺

在數千里之外必奉迎以來太夫人之承之也尊己者敬之

如臣事君下已者慈之如母畜子敵已者友之如兄弟無不

得志者也諸姑之有歸必廢寢食禮旣備甞有勞疾先君將

改塟王父母太夫人泣以蒞事事旣具而大故及焉謂父鎮卒

得成禮旣得命於朝祗奉教曰汝忘大事乎吾冢婦也冢居長

出禮今也宜老而唯是則不敢暇抑將任焉苟有日吾其行

也及命爲邵州又喜曰吾願得矣竟不至官而及於罪是𡻕

之𥘉天子加恩群臣以宗元任御史尚書𭅺封太夫人河東

縣太君八月㑹冊太上皇后於興慶宮禮無違者旣至永州

又奉教曰汝唯不㳟憲度旣𫉬戾矣今將大儆於後以蓋前

𢙣敬懼而已苟能是吾何恨哉明者不悼往事吾未甞有戚

戚也而卒以無孝道不能有報焉䘮主子婦七𡻕而不果娶

竄窮徼童雲吉弔切境也人多疾殃炎暑熇蒸童雲熇呼木黒各二切火熱也其下

卑濕非所以養也𧦽視無所問藥石無所求禱祠無所實蒼

黃呌呼遂遘大罰天乎神乎其忍是乎而獨生者誰也爲禍

爲逆又頑狼而不得死逾月逾時以至於今靈車逺去而身

獨止玄堂暫開而目不見孤囚窮縶魄逝心壞蒼天蒼天有

如是耶有如是耶而猶言猶食者何如人耶巳矣窮天下之

聲無以舒其哀矣盡天下之辭無以傳其酷矣刻之堅石措

之幽隂終天而止矣

   伯祖妣趙郡李夫人墓誌銘

夫人姓李氏辯族氏者曰趙郡賛皇之東祖賛皇縣名屬趙州晉李楷徙居

常山有五子叡居巷東爲東祖芬與敬爲西祖輯與晃稱南祖祖某爲某官父沖爲單父尉

夫人生於良族嶷然殊異及笄童雲音稽說文簮也德充於容行踐於

言高朗而不傷其柔嚴恪而不害其和特善女工翦制之事

又能爲雅琴素聲操縵之具童雲操七正切縵末旦切禮記不斈操縵稚聲也婦道

旣備宜爲君子之配偶焉我伯祖臨卭令府君諱某受夫人

於李氏之廟而歸於正室臨卭府君之先曰我曾王父清池

府君諱某清池之先曰徐州府君諱某又其先曰常侍府君

諱楷常侍之兄曰中書令諱奭自中書以上爲宰相四丗噫

我伯祖以宗胄碩大而濟其德厚夫人以族屬清𩔰而脩其

禮範合二姓以承先祖爲士者筞之故佐奉養承𥙊祀婦徳用

光家道甚宜無何伯祖終於臨卭而⿱穴之⿱穴之彼驗切葬下棺夫人從

子而反干淮滸音虎水涯嗚呼我先府君毎得仕未甞不奉迎供

養必誠必親男旣立必使之有祿仕女必使之有家將嫁已

子必先擇良士可以配諸姑者定然後議焉仲父殿中侍御

史府君由是志也夫人生男一人諱某不幸終於宣州旌德

尉女三人皆得良壻隴西李伯和爲楊子丞疾痺廢痼而沒

太原王紓今爲右𥙷闕潁川陳萇爲校書郎渭南尉知名貞

元十六年王氏姑定省扶侍自楊州至於京師道路遇疾遂

館於陳氏以諸壻之良諸女之養無不得意焉享年八十一

是𡻕六月二十九日終於平康里自小歛至於大歛比及葬

則二壻實叅主之有孫二人長曰曹𭅺奉之以縗而正於位

八月二十四日葬於萬年縣之少陵原實棲鳯原介於我先

府君仲父二兆之間神心之所安也嗚呼嗣子早大臨卭萬

里以𡻕之不易以豉切左傳昭公四年句未克合祔哀孰甚焉諸姑合以

爲斯志以從人之道內夫家外父母家且又葬於我志於我

故敘柳氏爲備銘曰

藹其芳壽且康大梁鶉火沉幽光是年𡻕星在大梁六月日月㑹干鶉火夙淪

夫子嗣又䘮輤幃不復岷之陽張雲輤此見切或作舊輤䘮車飾也兆靈趾

棲鳯里良之山兊之水靈之車當反此子孫百代承靈祉誰

之言者青烏子風俗通曰漢有青烏子善數術唐藝文志葬書有青烏子三卷

   叔妣呉郡陸氏夫人誌文

夫人諱則字內儀姓陸氏家於呉郡蓋江左上族以宗子在

他國家牒逸墜故曽王父王父之諱官不克究知而闕其文

父覃皇河南陸渾令夫人生而柔笄而禮㑹伯舅爲河南尹

撰擇僚寀撰息兗切謂我文斈SKchar仲父士林殊英儒流推高故夫

人歸於我夫人之志也溫順以承上沖厚以字下不敢踰於

冡婦不敢侮於臣妾是宜允膺福壽集成母儀稟命不淑享

年三十有五貞元十二年十一月已亥終於長安太平里第

嗚呼夫人生男一人曰曹婆㓜𡦗在抱委纕就位女一人曰

喜子匍匐繈緥𭔃婦人之手哀哉蓋衰門薄祐神道不相顧

仲父違背於𡻕首而夫人捐 --捐棄於是日遺孤眇藐未克承紹

凢我族屬其痛巨乎遂以其年十二月十三日庚午合祔於

少陵原之墓㳟惟仲父之諱字夫人之爵齒備於版文今不

書懼再告也

   亡姑渭南縣尉陳君夫人權厝誌

貞元十七年九月六日甲子前渭南縣尉頴川陳君之夫

人河東柳氏終於平康里將終告於陳君曰吾生四十有四

年爲陳氏介婦九年介婦次婦也出禮記內則謹飭不怠以至此命也旣

成婦矣宜祔於皇姑從兆於三原然而不幸中道而有痼疾

旣不及養於舅姑又不得佐於蒸甞生君之子不朞月而殞

甞謂君宜有貴位而不克見執親之䘮不得終紀皆天譴之

大者也且願殺禮童雲殺所介切周禮囯新殺禮以成吾私邇先夫人之墓

⿱穴之我焉將俟君之不諱而歸復於正其可也陳君乃卜十

二月十八日權厝於城南原曰棲鳯如夫人之志且以時日

甲子授於宗元曰子之姑孝於家移於我之長睦於族施於

我之黨是用賔而禮之如益者之友今則去我巳矣吾無以

報焉他日甞謂子慤而文願以爲誌庻幸而有知將安子之

爲也萇無恨矣嗚呼貴而必賢壽不必仁天之不可恃也乆

矣遂哭而受命書夫人之丗以記於茲石夫人六代祖諱慶

五代祖諱旦位皆至宰相高祖諱楷爲濟州刺史曽祖諱某

爲徐州長史祖諱某爲清池令考諱某爲臨卭令妣李氏趙

郡賛皇人其他則俟改葬而後備

   亡姊崔氏夫人墓誌蓋石文

我伯姊之塟良人愽陵崔氏爲之誌崔簡字子敬凢歸於夫家爲

婦爲妻爲母之道我之知不(⿱艹石)崔之悉也然而自笄而上以

至於㓜孩崔固不(⿱艹石)我之知也又烏可以已今之制凢誌於

墓者琢宻石加蓋於其上用敢附碑隂之義假茲石而書焉嗚

呼夫人天命之性固有以異於人孩而聲和㓜而氣柔以吾

族之大尊長之多夫人自能言而未甞誤㪯其諱與其𩔖戱

於家游弄之具未甞有爭先公自鄂如京師其時事㑹丗難

教告罕至夫人憂勞踰月黙泣不食又懼貽太夫人之憂慮

紿以疾告張雲紿音怠上聲欺也書至而愈人乃知之善𨽻書爲雅琴

以自娯樂𨼆而不耀上足以致美於服而不爲異言足以發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於禮而不爲辯孝之至敬之備仁之大又以配君子然而

不克㑹於貴壽以至於斯孰謂之天有知者耶太夫人生二

女㓜曰裴氏婦嫁裴僅字封叔如夫人之懿在二族咸以令德聞而

皆早丗其弟昏愚而獨存子厚自謂孰謂天可問𫆀嗚呼痛其甚

歟遂濡血以書志終天之哀與茲石永乆

   亡姊前京兆府叅軍裴君夫人墓誌

柳氏至於唐其著者中書令諱奭中書之弟之子曰徐州府

君諱某實有孝德丗其家業清池府君諱某⿰糹⿱𢆶匹之以茂實德

清府君諱某承之以善政以至於侍御史府君諱某用貞信

勁正逹於邦家克生賢女以配於裴氏裴氏至於唐其著者

禮部尚書諱行儉禮部之子曰侍中諱光庭嗣用忠肅書於

國史祠部府君諱稹業之以貞直以至於今金吾府君諱儆

用純懿端亮聞於天下實生良子以配夫人嗚呼夫人與

仁孝偕生以禮順偕長始於家純如也終於夫族穆如也其

爲子道也孝以和㳟以惠取與承順必稱所欲先君與太夫

人恩遇尤厚故夫人侍側無威怒之教焉天禍弊族夙遭大

故我諸孤奉太夫人之飬不敢圖死至於復常夫人三𡻕無

湯沭無塩酪頓踴呌號哀徹天地外除髮不勝笄體不勝帶

太夫人泣而命之固猶不食朝夕諭誨僅而濟焉其爲妻道

也貞順之宜𢘆服於身體疑忌之慮不萌於心術忿懥之色

童雲SKchar致恨也不兆於容貌同焉而合於禮婉焉而得其正其爲

婦道也惟聽順謹敬睦姻仁恤之行甚備仁一本作任恐非常以不

幸不及姑舅之養用爲大恨是故相春秋之事眎滌濯羞簠

簋勞以待旦毎怵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感至焉則又移其孝於裴氏之門

作移其孝於兄公女公而以睦於冢婦介婦必敬必親下以不失其赤

子之心姻族歸厚率由是也嗚呼我之大譴歟裴氏之大不

幸歟以夫人之德行宜貴壽宜康寕然而年始三十不克至

於壽良人官爲叅軍事不及偕其貴骨髓之疾實鍾於身以貞

元十六年三月十三日甲子終於光德里第痛矣夫始夫人

之疾也夫人之族視之如已其家老長妾臧𫉬之微皆以其

私奔謁於道路禱鬼神問卜筮者相及也旣病太夫人在側

尚慮積憂傷於尊懐猶持形立氣給以少間故二稚未齓𥘉

切小兒毀齒良人在逺不及有緒言遺念以傳於後則我呼天之

痛宜有加焉嗚呼天胡厚是懿德而闕其報施獨何咎歟余

不知天之忍也旣逾月良人至自洛師望門而哭曰無以立

吾家成吾身矣凢在三子㓜曰崔七先夫人八月而殯魂氣

無不之也檀弓季札葬子之辝次曰崔六後夫人五旬而夭因祔焉今

其存者曰崔五幸無恙託於乳媼以虞水火媼烏老切女老稱春秋傳雲子

生不免水火父母之罪哀哉其年八月十八日甲子安厝於長安縣之

神禾原從於先塋祔於皇姑宜也母弟號哭而爲之志毒痛

慿塞畧不能具敢告無愧辭無溢美庻用正直克安神心嗚

呼至哀無文至敬不飾故無其辭

  亡妻弘農楊氏誌

亡妻弘農楊氏諱某高祖皇司勲郎中諱某司勲生殿中侍

御史諱某殿中生醴泉縣尉諱某醴泉生今禮部郎中凝

之兄曰憑爲禮部𭅺中子厚娶其女凝字當作憑代濟仁孝號爲德門𭅺中娶於隴

西李氏生夫人夫人生三年而皇妣即丗外王父兼居方伯

連帥之任歴刺南部夫人自㓜及笄依於外族所以撫愛視

遇者殆過厚焉夫人小心敬順居寵益畏終始無驕盈之色

親黨難之五𡻕屬先妣之忌飯於仁祠就問其故媬傳以告

媬音遂號泣不食後毎及是日必遑涕慕抱終身之戚焉

及許嫁於我柔日旣卜禮記內事用柔目乃歸於柳氏㳟惟先府君

重崇友道於郎中最𭰹髫稚好言髫音始於善謔雖間在他

國終無異辭凡十有三𡻕而二姓克合奉𥘉言也夫人旣歸

事太夫人備敬養之道敦睦夫黨致粛雍之美主中饋佐蒸

甞怵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義表於宗門太夫人甞曰自吾得新婦増一孝女

況又通家愛之如已子崔氏裴氏姊視之如兄弟故二族之

好異於他門然以素𬒳足疾不能良行左傳昭公七年孟摯之子不良能行注跛

也此文良字諸本皆在能字下未三𡻕孕而不育易漸厥疾増甚明年以謁

醫救藥之便來歸女氏永寧里之私第八月一日甲子至於

大疾年始二十有三嗚呼痛哉以夫人之柔順淑茂宜延於

上壽端明惠和宜齒於貴位生知孝愛之本宜承於餘慶是

三者皆虛其應天可問乎衰門多舋張雲許慎切音釁鏬坼也上天無祐

故自辛未逮於茲𡻕累服齊斬斉音咨謂斉衰斬衰纒哀酷其間冠

衣純采純之允切縁也曲禮雲孤子當室冠衣不純采朞月者三而巳矣無乃以是

累夫人之壽歟悼慟之懷SKchar月而已矣哀夫遂以九月五日

庚午克葬於萬年縣棲鳯原從先瑩禮也是𡻕唐貞元十五

年龍集已卯是年太𡻕已卯爲之誌雲

坤德柔順婦道粛雍惟(⿱艹石)人𠔃婉娩淑姿婉音宛娩音睌又音免順也

翔令容委窮塵𠔃佳城欎閉白日𠔃之死同穴歸此室𠔃

詩云死則同穴子厚自謂異時與之合葬

   下殤女子墓塼記

下殤女子生長安善和里其始名和娘旣得病乃曰佛我依

也願以爲役更名佛婢旣病求去髪爲尼號之爲𥘉心元和

五年四月三日死永州凡十𡻕其母微也故爲父子晚性柔

惠𩔖可以爲成人者然卒天歛以緇褐銘用塼甓蒲歴塟零

陵東郭門外第二崗之西隅銘曰孰致也而生孰召也而死

焉從而來焉往而止魂氣無不之也骨肉歸復於此延陵季子葬子

辝見之檀弓

   小姪女墓塼記

字爲雅氏爲柳生甲申死已丑日十二月在九是日塟東崗

首生而惠命則夭始也無今何有質之㣲當速朽銘茲瓦期

永乆

   故尚書戶部侍𭅺王君先太夫人河間劉氏誌文

    文之

夫人姓劉其先漢河間王王有明德丗紹顯懿至於唐有文

昭者爲綿州刺史號良二千石其嗣愼言爲仙居令光州長

史克荷於前人光州夫人之父也夫人旣笄五年從於北海

王府君諱某府君㪯明經授任城尉左金吾衛兵曹修經術

以求聖人之道通古今以推一王之典㑹丗多難不克如志

卒以𨼆終夫人生二子長曰彛倫㪯五經早夭少曰叔文堅

明直亮有文武之用貞元中待詔禁中以道合於諸後凡十

有八載獻可替否有匡弼調護之勤先帝棄萬姓嗣皇承

大位公居禁中王叔訐謀定命有扶翼經緯之績由蘇州

司功叅軍爲起居舎人翰林斈士將明出納有彌綸通變之

勞副經邦阜財之職加戸部侍郎賜紫金魚袋重輕開塞有

和鈞粛給之効內賛謨畫一本作謀謨不廢其位凢執事十四旬

有六日利安之道將施於人而夫人終於堂蓋貞元之二十

一年六月二十日也知道之士爲蒼生惜焉天子使中謁者

臨問其家賻以布帛嗚呼夫人之在女氏也貞順以自處孝

謹以有奉其在夫族也祗敬以承上嚴粛以蒞下事良人四

十有九年而勤勞不懈生戸部五十有三年而教戒無闕年

七十有九而戶部之道聞於天下爲大僚垂紫綬以就奉養

公卿侯王咸造於門旣壽而昌丗用羨慕然而天子有詔俾

定封邑有司稽於論次終以不及時有痛焉是年八月某日

祔於兵曹君之墓銘曰

夫人之德溫柔敬直承於隂教式是嬪則克生良子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美有其文武𢎪我化理天子是毘邦人是望(⿱艹石)(⿱艹石)紫綬

(⿱艹石)(⿱艹石)耶注(⿱艹石)若垂皃榮於髙堂惟昔孟氏號爲母師在漢穪賢有

戒不疑雋不疑母見前漢史懿懿夫人惟其似之山北之中神禾之原

問於靈龜悶此𩔰魂勒石垂休永永萬年

   朗州貟外司戶薛君妻崔氏墓誌

唐永州刺史博陵崔簡女諱媛嫁爲朗州貟外司戶河東薛

巽妻三歳知譲五歳知戒七歳能女事善筆札讀書通古今

其暇則鳴絃桐諷詩騷以爲娯始簡以文雅清秀重於當丗

其後病惑得罪投驩州諸女蓬垢涕號柳氏出也以叔舅命

子厚自謂歸於薛惟恭柔專勤以爲婦妻恩其故他SKchar子雜已子

造次莫能辨無忮忌之行忮之豉切害也無犯迕之氣迕音忤逆也一畒

之宅言𥬇不聞於隣元和十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旣乳

肝氣逆肺牽拘左腋巫醫不能已朞月之日㓗服飭容而終

飭一木作飾(⿱艹石)干某月日遷柩於洛某月日祔於墓在北邙山

南洛水東巽始佐河北軍食有勞未及録㑹其長以罪聞因

從貶更大赦方北遷而其室巳禍巽之父曰大理司直仲卿

祖曰太子右賛善大夫環曽祖曰平舒令煜髙祖曰工部尚

書真藏簡之父曰大理司直曄祖曰某官鯢唐興中書令仁

師議刑不孥其二丗大父也巽之他SKchar子丈夫子曰老女子

曰張婆妻之子女子曰陀羅尼丈夫子曰某實後子銘曰

翼翼仁師崔仁惟仁之碩一言刑輕綿載二百其慶中缺曽

玄不績簡之溫文卒昏以易七男三女八我之出仍禍六稔

數存如沒冝福而災伊誰雲恤惟薛之婦德良才全隣無言

聞臧𫉬以䖍推仁撫庶孩不異憐兄公是怙公一本作子夫屬忻

然髲髢峩峩髲音被鬄也髢音弟籩豆惟嘉烝嘗賔燕其羞孔多有

苾有嚴神饗斯何奚仲仲虺胡祐不遐奚仲封於薛十二丗孫仲虺爲湯左相

髙曽祖考胡嘏之訛淑人不居誰任於家書銘告哀以寘巖阿

   韋夫人墳記

韋夫人終成都殯萬年遷柩渭南祔而不合大葬未利以俟

禮也其族系如某人之誌㻚用元和十四年月日童雲堋音朋又

逋鄧切㪯葬下土子某爲石刻而納諸壙

   馬氏女雷五葬誌

馬室女雷五父曰師儒業進士雷五生巧惠異甚凡事絲纊

文繡不𩔖人所爲者余覩之甚駭家貧歳不易衣而天姿潔

清脩嚴𢘆(⿱艹石)簮珠璣衣紈縠紈音寥然不易爲塵垢雜年十

五病死後二日葬永州東郭東里以其姨母爲妓於余也將

死曰吾聞柳公甞巧我惠我惠一本作慧今不幸死矣安得公之

文志我葬葬一本作於墓其父母不敢以雲葬之日余乃聞焉旣而

閔焉以攻石之後也遂爲砂書玄塼追而納諸墓卷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