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荘漫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三 墨荘漫錄 卷第四
宋 張邦基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明鈔本
卷第五

墨荘漫録卷第四

山谷作釣亭詩有雲影落華亭千尺月夢通岐

下六州王上句蓋用華亭船子和尚詩云千尺

𢇁綸直下垂一波𦂯動萬波隨夜靜水寒魚不

食滿船空載月明歸下句蓋用文王夢呂望事

然六州王事見毛詩漢廣雲文王之道𬒳於南

國䟽雲言南國則一州也於時三分天下有其

二故雍梁荊豫徐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人咸𬒳其德而從之雲

雲山谷用事深逺其工如此可爲法也

王禹玉丞相𭔃程公闢詩云舞急錦腰迎十八

酒酣玉醆照東西樂府六么曲有花十八古有

玉東西杯其對甚新也

陳輔輔之丹陽人䏻詩荊公深愛之嘗訪建康

楊驥德逄留詩壁間雲北山松粉未飄花白下

輕麥腳斜身似舊時王謝燕一年一度到君

家荊公見之𥬇謂徳逄曰輔之罵君作尋常百

姓也

東京城北有祅廟呼煙祅神本出西域蓋胡神

也與大秦穆護同入中國俗以火神祠之京師

人畏其威靈甚重之其廟祝姓史名世爽自雲

家世爲祝累代矣藏先世𥙷受之牒凡三有曰

懐㤙者其牒唐咸通三年宣武節度使令狐給

令狐者丞相綯也有曰溫者周𩔰德三年端明

殿學士𫞐知開封府王所給王乃朴也有曰貴

者其牒亦周顯德五年樞宻使權知開封府王

所給亦朴也自唐以來祅神巳祀於汴矣而其

祝乃䏻世継其軄踰二百年斯亦異矣今池州

郭西英濟王祠乃祀梁昭明太子也其祝周氏

亦自唐開成年掌祠事至今其子孫今分為八

家悉爲祝也噫世祿之家䏻箕裘其業奕世而

相継者蓋亦甚鮮曾二祝之不(⿱艹石)也鎮江府朱

方門之東城上乃有祅神祠不知何人立也

本朝玉輅乃隋朝所造唐顯德中嘗修之凡三

到泰山故張芸叟郊祀慶成詩云大裘依古制

玉輅自隋傳

范忠宣公堯夫謫居永州以書𭔃人云此中羊

𮮄無異北方每日閉門飡餺飥不知身之在逺

孫覿仲益尚書四六新清用事切當宣和中與

家兄子章同為兵部郎未㡬子章出知無爲軍

仲益継遷言官自南 亦出知和州時淮南漕

以無爲歳額上供米後時委知州取勘無

爲當軄官吏仲益得檄漫不省也置而不問亦

不移文巳而米亦辦子章德仲益以啓𧬄之仲

益答之有雲苞茅不入豈敢加問楚之師輔車

相依自作全虞之計人頗稱賞以爲精切也

許洛兩都軒裳之盛士大夫之淵藪也黨論之

興指爲許洛兩黨崔鶠徳符陳恬叔陽皆戊戌

生田晝承君李豸方叔皆己亥生並居頴昌陽

翟時號戊巳四先生以爲許黨之魁也故諸公

皆乆廢之

杜甫有雲星落黃姑渚秋辭白帝城之句說

但見古詩云東飛伯勞西飛燕黃姑織女時相

見意謂黃姑乃牽牛然不見正所出不暁黃姑

說故揚億大年荷花詩云舒女清泉滿黃姑

別渚通劉筠子儀七夕詩云伯勞東翥燕西飛

又報黃姑織女期大年和雲天孫已度黃姑渚

阿母還來漢帝家皆用此事予後讀緯書始見

引張平子天𧰼賦雲河鼓集軍以嘈雜𡂐張茂

先李淳風等注云河鼓三星在牽牛星北主軍

鼓蓋天子三軍之𧰼昔傳牽牛織女見此星是

也故爾雅河鼓謂之牽牛又古詩云東飛伯勞

西飛燕黃姑織女時相見黃姑即河鼓也音訛

而然今之學者或謂是列舎牽牛而會織女故

於此折其疑又張茂先小家賦曰九坎至牽牛

織女期河鼓石鍊注云河鼓星在牽牛北天鼓

也主軍鼓主鈇龯李淳風自昔相傳牽牛織女

七月七日相見者乃此星也予因此始知黃姑

乃河鼓也爲牽牛之別名昔人云開卷有益信

杜甫大暦三年春白帝城放船出瞿塘峽將適

江陵詩四十韻其末有雲五雲髙太甲六月控

摶扶之句鮑欽止鄧睿思范元實及世行所謂

王原叔注者諸家皆不詳五雲太甲之義予讀

唐王勃文集有大唐九隴縣孔子廟堂銘序雲

帝車造指遁七矅於中階華蓋西臨載五雲於

太甲雖使星辰蕩越三元之𮜿躅可尋雲雨沸

騰六氣之經綸有序然則撫銅渾而𮗚變化則

萬𧰼之運不足多矣握瑤鏡而臨事業則萬幾

之湊不足大矣云云然則五雲太甲之義蓋爲

玄𧰼而言矣第未見正所出之書當俟愽洽君

子請問之惟酉陽雜爼雲王勃毎爲碑頌先墨

磨數升引𬒳覆面而臥忽𧺫一筆書之人謂之

腹稿燕公嘗讀夫子學堂碑自帝車至太甲四

句悉不觧訪之一公一公言北斗建午七矅在

南方有是之祥無爲聖人當出華蓋以下卒不

可悉然則五雲太甲一公燕公不知之況餘人

一公謂一行禪師也

東北冬月寒甚夜氣塞空如霧着於林木凝結

如珠玉旦起視之真薄雪也見日乃消釋因風

飄落齊魯人謂之霿淞諺雲霿淞重霿淞窮漢

置飯甕蓋𡻕穣之兆也曽子固之齊州有冬夜

詩云香清一榻氍毹煖月淡千門霿淞寒又有

霿淞詩云園林𥘉日靜無風霿淞開花䖏䖏同

記得集英深殿𥚃舞人齊挿玉籠鬆蓋謂是也

東坡在定武送曹仲錫 --(右上『日』字下一橫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詩亦云㫁蓬飛葉落黃

沙秪有千林䰒淞花應謂王孫朝上國珠幢玉

節與排衙亦謂此也霿淞音夢䰒鬆皆同音

東坡自儋耳北歸臨行以詩留別𥠖子雲秀才

雲我本儋州民𭔃生西蜀州忽然跨海上譬如

事逺游平生生死夣三者無劣SKchar知見不𠕂見

𣣔去且少留後批雲新醸佳甚求一具理臨行

寫此以折菜錢宣和中予在京師相藍見南州

一士人攜此帖來麄厚楮𥿄行書𡍼抹一二字

𩔖顔魯公𥙊姪文甚竒偉也具理南荒人缾⿱䀠瓦

名也

劉安世噐之在都下僧化成見之曰公在胞胎

中當有不測驚危㓜年復有惡疾㡬為廢人然

卒無恙蓋噐之父航赴官蜀中時母方娠遇棧

道天雨新霽磴滑危甚忽石隕馬蹶夫人已墜

崖下矣衆皆驚泣無復生望試使下瞰厓腹有

巨木葛藟縈結盤屈如蓋落葉委籍夫人安坐

於上呼之即應乃以衾㡡懸縋而上了無所傷

至官未㡬而育噐之後十餘歳居京師苦赤目

甚惡精溢於外百醫莫差一日有客雲某有一

相識來調官畜惡目藥甚効昨日來別雲已陛

辭早晚即行試遣人徃求之時行李己出房雲

藥誠有之匆匆忘記在某篋中𥘉發一篋藥已

在焉遂得之令以藥𫝊精上軟綿SKchar2護戒七日

方開一傅痛即止及開精已內眸子瞭然矣二

事噐之自為劉勉中言

蘇隂和尚作穆護歌又地理風水家亦有穆護

歌皆以六言爲句而用側韻黃魯直雲黔南巴

 𭶚間賽神者皆歌穆䕶其略雲聴唱商人穆

䕶四海五湖曽去因問穆䕶之名父老雲蓋木

SKchar耳曲木狀如瓠擊之以節歌耳予見淮泗村

人多作炙手歌以大長竹𢾗尺刳去中節獨留

其底築地逄逄(⿱艹石)鼓聲男女把臂成圍擴髀而

歌亦以竹筒築地爲節四方風俗不同吳人多

作山歌聲怨咽如悲聞之使人酸辛桞子厚雲

欵乃一聲山水緑此又嶺外之音皆此𩔖也

濟南爲郡在歴山之隂水泉清冷凢三十餘所

如舜泉爆流金線真珠洗鉢孝感玉環之𩔖皆

竒李格非文叔 爲歴下水記敘述甚詳文體

有法曽子固作詩以爆流爲趵突未知孰是

發運使淳化四年始建官焉六路轉輸於京師

者至六百二十萬石通㤗楚海四州煮海之塩

以供六路者三百二十餘萬石復運六路之錢

以供中都者常不下五六十萬貫淳化四年

內殿崇班楊𠃔武恭爲都大𬋩勾江南諸州綱

船搬運塩糧錢帛茶貨當時殿直蔡崇道供奉

官劉全信同𬋩勾五年七月𠃔恭授西京作坊

使逐次添𬋩軄事乃立制置發運使額至乾興

元年十二月文武官二員皇祐元年施昌言以

天章閣待制充使自後多除兩制 統六路年

額上供米六百二十萬石內四百八十五萬石

赴闕一百三十五萬石南京畿送納淮南一百

五十萬石一百二十五萬石赴闕二十萬石咸

平尉氏五萬石太康江南東路九十九萬一千

一百石七十四萬五千一百石赴闕二十四萬

五千石赴拱州江南西路一百二十萬八千九

百石一百萬八千九百石赴闕二十萬石赴南

京湖南六十五萬石盡赴闕湖北三十五萬石

赴闕兩浙一百五十五萬石八十四萬五千石

赴闕四十萬三千三百五十二石陳留二十五

萬一千六百四十八石雍丘

東坡知徐州作黃樓未幾黃州安置爲定帥作

松醪賦有雲遂從此而入海渺翻天之雲濤俄

貶惠州移儋耳竟入海矣在京師送人入蜀雲

莫欺老病未歸身玉局他年第㡬人北歸果得

提舉成都玉局𮗚三事皆䜟也

京師五嶽𮗚後凝祥池有黃色蓮花甚竒他䖏

少見本也

安惇䖏厚初謫潭州過儀真見客河亭有一丐

⿺辶䖏前白言有戱術願陳一𥬇安心異之欣然

延禮丐者求一硯及素𥿄幅𥿄香爐乃取土以

唾和呵之成墨矣又取土呵之悉成薫陸焚之

芬馥乃研墨謂安曰吾不䏻書命小吏持筆題

詩曰佳人如玉酒如油醉臥鴛鴦帳𥚃頭咫尺

洞庭君不到長生不死最風流䖏厚讀之不恱

自以無嗜𣣔乆矣豈有佳人如玉醉臥鴛鴦之

事乎且謂洞庭君不到是謂我不可仙矣遂謝

丐者與酒一壼一引而盡長揖而去安行將過

洞庭之日𬒳命鐫削官資放歸田裡乃悟前詩

之異丐者必異人也然詩中似𨼆神仙祕訣人

不暁耳

東坡自常州赴登州經過揚州石塔寺長老戒

公來謁東坡坡雲經過草草恨不一別石塔塔

起立雲遮箇是磚浮啚耶坡雲有縫塔雲(⿱艹石)

縫何以容得世間螻螘坡首肯之元豊八年八

月二十七日也明日坡又作詩贈之雲竹西失

𨚫上方老石塔還逄惠照師我亦化身東漢去

姓名莫遣世人知

崔公度伯易赴宣州守江行夜見一舟相隨而

行寂然無聲晚船得港而泊所見之舟亦止近

岸公疑之遣人視之乃空舟也舟中有血痕於

舟尾得皂絛一條繫文字一𥿄取𮗚之乃顧舟

契也因得其人姓名及牙保之屬至郡檄廵尉

緝𫉬盡𫉬其人蓋船主殺雇舟之商取其物而

棄其舟遂伏於法豈鬼物衘𡨚而訴乎

文潞公丞相岀鎮西京奉詔於瓊林𫟍燕餞從

列皆預賦詩送行王禹玉時爲內相詩云都門

秋色滿旌旗祖帳容陪醉御巵功業逈髙嘉祐

末精神如破貝州時匣中寳劒騰霜鍔海上僊

桃壓露枝昨日更聞褒詔下別看名姓入 彝

時以爲警絶曾紘伯容爲予言此詩第一句便

見體面之大(⿱艹石)非上公大僚詎敢於都門而張

旌旗耶此餘人所不可當也白居易獻裴度丞

相詩云聞說風情筋力在只如初破蔡州時禹

玉用此事也

鎮江府甘露寺在北固山上江山之勝煙雲顯

晦萃於目前舊有多景樓尤爲登覧之最蓋取

李賛皇題臨江亭詩有多景懸牎牖之句以是

命名樓即臨江故基也裴煜守潤日有詩云登

臨每憶衞公詩多景惟於此䖏冝海岸千艘浮

(⿱艹石)邦人萬室布如旗江山氣象囬環見宇宙

端倪指㸃知禪老莫辭勤候迓使君官滿有歸

期自經兵火樓今廢近雖稍復營繕而樓基半

已侵削殊可惜也

王荊公退居金陵建宅於半山蓋自城至鍾山

此寳公塔路之半因以得名宅後有謝公墩乃

謝安石居東山之所也荊公詩云我名公字偶

相同我屋公墩在眼中公去我來墩屬我不應

墩姓尚隨公其後公捨宅為報寧寺寺今亦廢

未復舊而墩巋然𤢜存

宣和二年睦冦方臘起幫源浙西震𢙢士大夫

相與奔竄関注子東在錢塘避地攜家於無錫 --(右上『日』字下一橫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

之梁溪明年臘就擒離㪚之家悉還桑梓子東

以貧甚未䏻歸乃僑寓於毗陵郡崇安寺古栢

院中一日忽夣臨水有軒主人延客可年五十

儀觀甚偉玄衣而美鬚髯揖坐使兩女子以銅

盃酌酒謂子東曰自來歌曲新聲先奏天曹然

後㪚落人間他日東南休兵有樂府曰太平樂

汝先𦗟其聲遂使兩女子舞主人抵掌而為之

節已而恍然而覺猶䏻記其五拍子東因作詩

記雲玄衣仙子從𩀱鬟緩節長歌一觧顔滿引

銅盃効鯨吸低囬紅䄂作弓彎舞留月殿春風

冷樂奏鈞天暁夢還行𦗟新聲太平樂先傳五

拍到人間後四年子東始歸杭州而先廬已焚

於兵火因𭔃家菩提寺復夣前美鬚者腰一長

笛手披書冊舉以示子東𥿄白如玉小朱欄界

間行以譜有其聲而無其詞𥬇謂子東曰將有

待也徃時在梁溪曽按太平樂尚䏻記其聲否

乎子東因為之歌美鬚者援腰間笛復作一弄

亦𥝠記其聲蓋是重頭小令已而遂𮗜其後夢

又至一䖏榜曰廣寒宮宮門夾兩池水瑩淨無

波地無纎草仰𮗚巍峩(⿱艹石)洞府然門鑰不啓或

有告之者曰但曵鈴索呼月姊則門開矣子東

從其言試曵鈴索果有應者乃引至堂宇見二

仙子皆眉目踈秀端荘靚麗冠青瑤冠衣彩霞

衣似錦非錦似綉非綉因問引者曰此謂誰曰

月姊也乃引子東升堂皆𠕂拜月姊因問徃時

梁溪曽令奴鬟歌舞傳太平樂尚䏻記否又遣

紫髥翁吹新聲亦䏻記否子東曰悉記之因為

歌之月姊喜見顔面復出一𥿄書以示子東曰

亦新詞也姊歌之其聲宛轉似樂府昆明池子

東因𣣔強記之姊有難色顧視手中𥿄化為碧

字皆㓕跡矣因揖而退乃覺時已夜䦨矣𤢜記

其一句雲深誠杳隔無疑亦不知為何等語也

前後三夣後多忘其聲惟紫鬚翁笛聲尚在乃

𠋣其聲而為之詞名曰桂花明雲縹緲神清開

洞府遇廣寒宮女問我𩀱鬟梁溪舞還記得當

時否碧玉詞章教仙語為按歌宮羽皓月滿窓

人何䖏聲未斷瑤䑓路子東嘗自為予言

王禹玉為翰苑治平三年二月十五日召對蕋

珠殿時賜紫花衣墩令坐踰𢾗刻方罷明年英

廟上仙珪作輓詞有雲曽陪蕋珠殿獨賜紫花

墩蓋謂是也

SKchar2𩀱捧玉纎纎星𪧐光芒動滿奩觧𥬇詩人

愽物秪知紅顆味酸甜曽子固荔枝詩也白

樂天荔枝詩曰津液甘酸如醴酪杜子美詩云

紅顆甜酸秪自知故前詩譏二公也政和初閩

中貢連珠者移植禁中次年結實不減土出道

君御製詩云玉液乍凝仙掌露絳紗𥘉脫水晶

丸蓋體物之貢矣時群臣皆應制焉

髙郵禪居寺大殿佛髻珠一日為盜𥨸去徃來

夜中不得出僧恠之曰汝徃來何求曰𣣔求門

以出僧指之曰此門也又復他之竟不見也僧

詰問具以𥨸珠對即引盜對納珠令𭠘哀引咎

乃識途而去僧因抆拭佛供見座下有敗經

爛狼籍䑕巢其中小䑕𢾗枚尚未䏻走或少足

或眇目欠尾者無耳者殆無一全形殊可恠也

王將明後房曰田令人者顔貌殊倫真國色也

靖康改元正月將明死田自都攜一婢竄至亳

州居逆旅中郡知之爲拘𬋩𢾗月其家遣人迎

歸蔡元長後房曰武恭人亦妙麗不凢元長謫

嶺表武在京為一使臣姓孫人所畜乃攜孫竄

至南京亦為郡所拘七月開封差人擒之送入

京師時予適在二郡皆見之

錢唐僧淨暉字照曠學琴於僧則全完仲遂造

精妙得古人之意宣和間乆居中都出入貴人

門嘗得一舊琴修治之磨去舊⿰氵𭝠三𢾗重𨼆𨼆

(⿱艹石)有字痕重加磨礲得古篆霜鏞二字黃金填

之字畫勁妙有法中官陳彥和以七百千得之

別為馬價珠為徽白玉為軫修成彈之清越聲

壓𢾗琴非雷氏未易臻此也靖康丁未辛道宗

將趙萬叛九月二十八日䧟鎮江府時彥和在

京口挺身而走琴遂不攜又宗室士㒟立之時

知南外大宗正亦在郡所服犀𢃄乃道君觧賜

淵聖淵聖觧賜士㒟者正透盤龍亦亡焉龍屈

(⿱艹石)飛翔之狀予嘗見之

郭熈和陽溫縣人以𦘕得名其子思後登科熈

喜甚乃於縣庠宣聖殿內啚山水窠石四壁雄

偉清䦞妙絶一時自雲平生所得極意扵此筆

矣熈䏻為逺景意趣益新略不相雜亦名手也

貴人家𭣣熈一景山水二十四幅掛高堂上森

(⿱艹石)在林壑間未易得也思後為待制乃重資

以收父𦘕𣣔晦其跡也

杜子美㣲意深逺考之可見如丹青引贈曹覇

詩也有雲至尊含𥬇催賜金圉人太僕皆惆悵

說者謂帝喜覇之䏻寫眞𦘕馬也故催金賜之

而圉人太僕自嘆其無技以𮐃㤙賚耳如此說

則意短無工殊不知此畫深譏肅宗也考是詩

始雲先帝天馬玉花騘畫工如山貌不同是日

牽來赤墀下逈立閶闔生長風帝旣見先帝之

馬當軫𡙡牆之念反含𥬇而賜金曽不(⿱艹石)圉僕

見馬䏻惆悵而懐先帝也又𭔃劉峽州伯華使

君長篇尾句雲江湖多白鳥天地亦青蠅人多

指白鳥為鷺非也按月令仲秋之月群鳥飬羞

注引夏小正曰九月丹鳥羞白鳥說者謂蚊蚋

也又金樓子云齊威公臥於栢𥨊(「爿」換為「丬」)白鳥營飢而

求飽公開緑紗之廚而進焉有知禮者不食而

退有知足者雋肉而退有不知足者長噓短吸

而食及其飽者腹為之潰蓋戒夫貪也又詩人

以青蠅刺讒然則公詩蓋言天下多貪讒之人

泰陵時蔡元長為學士故事供貼子皇太后皇

帝皇后閣各有詞諸妃閣同用四首而已時昭

懐劉太后充貴妃元長特撰四首以供之有三

十六宮人第一玉樓深䖏夢熊羆

荊公退居鍾山嘗獨游山寺有人擁𢾗卒按SKchar

牀而坐驕氣滿容慢罵左右為之辟易公問

為誰僧雲押綱張殿侍也公即索筆題一詩於

扉雲口衘天憲手持鈞已是龍墀第一人囬首

三千大千界此身猶是一㣲塵

王洙原叔內翰嘗雲作書冊粘葉為上乆脫爛

苟不𨓜去尋其次第足可抄録屢得𨓜書以此

𫉬全(⿱艹石)縫䙡歳乆斷絶即難次序初得董氏繁

露𢾗冊錯亂㒹倒伏讀歳餘尋繹綴次方稍完

復乃縫䙡之弊也嘗與宋宣獻談之公悉令家

所録者作粘法予嘗見舊三舘黃本書及白本

書皆作粘葉上下欄界皆界出於𥿄葉後在髙

郵借孫莘老家書亦作此法又見錢穆父所蓄

亦如是多只用白𥿄作褾硬黃𥿄作狹簽子蓋

前軰多用此法予性喜傳書他日得 竒書不

復作縫䙡也

陜州大河南岸有物如鉄石狀俗謂之鉄牛舊

有祠宇唐末封號順正廟大中祥符四年真宗

祀汾隂幸其廟作鉄牛詩

泗州普照寺僧伽塔建炎戊申二月二日災秀

州華亭普照寺亦以是日焚其塔亦甚雄盛可

亞於泗上也

西京進花自李迪相國始

杜子美𥙊房相國九月用茶藕蓴鯽之奠蓴生

於春至秋則不可食不知何謂而晉張翰亦以

秋風動而思菰菜蓴𡙡鱸鱠鱸固秋物而蓴不

可暁也

⿱目兆文元公逈深明理性嘗作七審於四威儀中

嘗自考校以代曽子三省之義道力深淺自審

方知心一一切妄念䏻息 否二一切外縁稍

簡省否三一切觸景䏻不動否四一切語言䏻

慎宻否五一切黒白減分別否六夣想之間不

顛倒否七方寸之間得恬愉否予讀公所作內

典諸書得此(⿱艹石)有所省當書左右以警昏憒

張 芸叟作鳳翔吳生𦘕記秦少游作五百羅

漢圖記皆法韓退之𦘕記俱無愧也




墨荘漫録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