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陽曲 (馬致遠)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壽陽曲
作者:馬致遠

【雙調】壽陽曲

春將暮,花漸無,春催得落花無數。春歸時寂寞景物疏,武陵人恨春歸去。

一陣風,一陣雨,滿城中落花飛絮。紗窗外驀然聞杜宇,一聲聲喚回春去。

雲籠月,風弄鐵,兩般兒助人淒切。剔銀燈欲將心事寫,長籲氣一聲欲滅。

磨龍墨,染兔毫,倩花箋欲傳音耗。真寫到半張卻帶草,敘寒溫不知個顛倒。

從別後,音信絕,薄情種害煞人也。逢一個見一個因話不說,不信你耳輪兒不熱。

從別後,音信杳,夢兒裏也曾來到。問人知行到一萬遭,不信你眼皮兒不跳。

心間事,說與他,動不動早言兩罷。罷字兒磣可哥你道是耍,我心裏怕那不怕。

人初靜,月正明,紗窗外玉梅斜映。梅花笑人休弄影,月沉時一般孤另。

八千里,愁萬縷,望不斷野煙汀樹。一會價上心來沒是處,恨不得待跨鸞歸去。

研香汁,展素紙,蘸霜毫略傳心事。和淚謹封斷腸詞,小書生再三傳示。

實心兒待,休做謊話兒猜,不通道為伊曾害,害時節有誰曾見來,瞞不過主腰胸帶。

江梅態,桃杏腮,嬌滴滴海棠顏色。金蓮肯分迭半折,瘦厭厭柳腰一撚。

思今日,想去年,依舊綠楊庭院。桃花嫣然三月天,只不見去年人面。

蝶慵戲,鶯倦啼,方是困人天氣。莫怪落花吹不起,珠簾外晚風無力。

他心罷,咱便舍,空擔著這場風月。一鍋滾水冷定也,再攛紅幾時得熱。

相思病,怎地醫?只除是有情人調理。相偎相抱診脈息,不服藥自然圓備。

心窩兒興,奶隴兒情,低低的啀聲相應。舌尖抵著牙縫冷,半合兒使的成病。

香羅帶,玉鏡臺,對妝奩懶施眉黛。落紅滿階愁似海,問東君"故人安在"?

青紗帳,白象床,晚涼生月輪初上。誰家玉簫吹鳳凰,教斷腸人越添惆悵。

如年夜,人乍別,角聲寒玉梅驚謝。夢回酒醒燈盡也,對著冷清清半窗殘月。

薔薇露,荷葉雨,菊花霜冷香庭戶。梅梢月斜人影孤,恨薄情四時辜負。

琴愁操,香倦燒,盼春來不知春到。日長也小窗前睡著,賣花聲把人驚覺。

因他害,染病疾,相識每勸咱是好意。相識若知咱就裏,和相識也一般憔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