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南寔錄/大南寔錄前編/卷0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七 大南寔錄前編
卷八 顯宗孝明皇帝寔錄下
卷九 

丁亥十六年黎永盛三年,清康熙四十六年春二月,霖雨潦溢。

夏四月朔,日有食之。

五月,畿內時常火起空舍間,上命內外官兵多設斥堠嚴備之,火患始息。

秋八月,開試科,取正途中格監生三人、生徒七人、饒學七人,華文中格三人,探訪中格五人。

冬十二月,定閱選體式凡二十二條。一條正營竝諸營各奇隊各船兵項及正象查寔仍留應務,無者補項;一條正營各局匠該官司官守令常班竝衙門吏有憑示許仍應務,無憑補頂,其牧象、武象、草馬各局仍許在項;一條某社人數至九百九十九人許將臣社長十八人,四百人許將臣社長八人,自一百九十九人以下許將臣社長二人,自七十人以下許將臣社長一人,餘例補為前職;一條饒兵、饒身、前提吏、前次優兵、前兵、前將臣、前社長、前常班雜流官等項查寔有憑示並承憑應准,無者補項;一條該奇、參勘、參議、參政、詹事、總督、該隊、該簿、記錄、衙尉、都知、掌太監、太監、文職、占候官、三司勾稽、該隊、象隊、長內監、三司該合、首合、中象奇、隊長仍知府、知縣、訓導屬內史令,府官、縣官、教官屬內水,府官、縣官、內良、醫府、官縣、官僧籙、道籙、司府官、縣官屬內左右首合,令史艚、該合、首合、占候、吏司該合、各局匠正、該官司官、小侯、本司隊正、司官、司官書記、勾稽、文職、該合、本府該監、勘理、提督、提領,有子孫照品隨次多少子補為官員,子孫補為官員孫係養子及外族竝補項;一條正營各船次隊長中象奇次隊長各局匠司官各營首合府縣書記有憑示有子孫應准官員壯一名若餘例,及養子外族竝補項;一條各員官京人等名如有入簿某社,准許一名如重入三四社竝補項;一條正途華文士子有稍通文學諳詳書算,期三月上旬齊就正府應試,中格者准為饒學;一條各社村坊正戶民還祖父、窮項逃項還家居者為附社軍項;一條各前職新舊依例著為前職,若各員押宜著為前職,其饒兵優兵前兵查有詳冒年歲者竝補項;一條各社村坊官員兵員及各職據如榜內隨次者入簿;一條某人自五十六歲至五十九歲,隨民觀形體,老弱許為老項;一條舊軍項民項著還壯,如卑小者許軍項民項據如舊例;一條民新入簿,某人小小高三尺以下,許為小饒;一條民新入簿,有疾甚者,許為饒疾項,次甚許為不具如舊饒疾某名,疾愈還為不具軍項民項;一條客戶各村坊由壯項軍項民項例入簿,或某名逃項癸未年選簿不見面,許各職查寔除為外簿,若妄銷查寔有罪;一條守門例錢,大社一百人以上錢三陌、中社七十人以下錢一陌三十文、小社三十人以下錢一陌,納在場中分為四分,若外禮竝停;一條各社村坊呈面禮,每一百人錢五陌,欽差二員二禮,該案同一禮,該吏同一禮,若賀禮錢禮簿錢竝停,其本府本堂等員同一禮;一條某人年六十歲以上,著為老饒,收錢一陌,納在場中分為四分;一條各禪僧查寔正身,有官牒有齋戒淨行准官稅竝搜差各務,若出外無官牒及假詐官牒竝補項;一條前該奇、參勘、參議、參政、詹事、總督、該隊、該簿、記錄、衙尉、都知、掌太監、太監、文職、占候官、勾稽、勘理等員並仍致仕,有功許出呈勅旨,憑示查寔照品有子孫補為官員,子孫如有事故,子孫竝補項;一條前勘理提督府官有功許出呈勅旨,憑示查寔有子孫許官員,子孫已有官員,子孫應准官員壯一人。

戊子十七年春正月,命官行閱選大典。先是選場之設,順化處香茶、廣田、富榮三縣一場,武昌、海陵、明靈三縣一場,康祿、麗水、布政三州縣各一場;廣南處升華、奠磐、廣義、歸寧、富安、平康六府各一場,至是增設平順、嘉定二府,府各設一場,凡十三場。

秋七月,屢播婆地惡蠻及南槃蠻擾掠邊民,命廣南營勾稽和德缺姓領本營兵攻之。

八月朔,日有食之。

以鄚玖為河僊鎮總兵。玖廣東雷州人,明亡留髮而南投於真臘,為屋牙見。其國柴末府多有諸國商人輳集,乃開賭博場徵課,謂之花枝;又得坑銀致富,因招流民於富國、芹勃、架溪、隴棋、香澳、哥毛等處均地名,今屬河僊,立七社村以所居。地相傳有僊人出沒河上,因名河僊,至是玖委其屬張求、李舍上書求為河僊長;上許之,授總兵,玖建立營伍,駐於芳城,民日歸聚。

掌營尊室耀卒,贈左都督。

乙卯,黃色滿天,日色無光。

演水師,令諸奇隊海導船。左水奇康一船、明一船、明二船、明四船,前水奇安㕓船、石瓶船、賢一船、茶一船,左翼奇內佐船、壯船、明二船、膠水船,前翼奇左雄船、白駒船、定二船、銳一船,左水隊文河船、堅三船、擇一船、彊一船,前水隊明一船、朝尊船、壯三船、右雄船,左柄隊壯二船、壯一船、壯三船,前柄隊古柳船、大一船、安舍船,內水一隊勁船、左中勁船、內堅船,二隊康一船、大岩船、智船,三隊捷一船、海洲船、定一船,四隊迪勤船、慶緡船、安內船,五隊安一船、堅二船、堅一船,六隊左水船、中水船、右水船,七隊左突船、嘉一船、右突船,八隊捷三船、嘉二船、沂江船、嘉三船,九隊新侯水船、轎船、右中勁船,十隊新康船、中勁船、棹船,十一隊捷二船、春船,十二隊博望二船、石灘船、南扶船,十三隊武一船、茶二船、突一船、水二船,右水奇廣一船、水畔船、信船、明三船,後水奇安三船、安一船、安二船、富良船,右翼奇安二船、堅二船、內雄船,後翼奇猗碧船、義一船、右侯船、擇二船,右水隊左侯船、堅船、銳二船、後擇船,右柄隊勝二船、勝一船、勝三船,後柄隊河祿船、福涇船、大祿船,後水營扶南船、廣二船、義二船、賢二船。按次布列自柑府而下,聽鼓號開船,飛棹至內水江邊而回,上幸觀之,賞銀錢有差。

冬十月霖雨潦溢。

己丑十八年春正月,上幸萬春場演步兵。先是諸軍操演晴服戎服雨服常服,是日天色晴霽,軍中猶有服常服者,上怒其違令,罰內左內右及內外隊長有差。

命文武三司檢閱公私器械、象馬藥彈。

內右駙馬宋福邵內左掌營宋福智之子謀反,免為庶人。初邵與該隊阮久欽阮久聰之子潛謀不軌,因勾稽和德領兵討賊,密使其屬貞藝、祥雲俱缺姓入廣南,陰結豪傑圖欲先取平康,次取富安,還取廣南,奪和德兵直抵正營放火作亂,尊室慎亦預其謀。及謀泄,乃以事發久欽,貞藝、祥雲皆伏誅,邵免為庶人,囚於八凱園,慎革退為兵。

夏五月,黎鄭根卒,曾孫棡襲。

命官檢閱各營公私器械。

左中奇軍舍火,延燒右中奇營市。

秋七月癸巳,日有五暈,具五色,移時始散。

廣平安生山崩,長三十丈。

布政州嘉祿外地名地震。

順城藩王繼婆子來貢方物。

冬十二月壬寅,鑄國寶,命吏部同知戈穗書監造。寶文刻大越國阮主永鎮之寶。是年鑄成,厥後列聖相傳奉為國寶,迨睿宗孝定皇帝南幸亦奉寶以行。睿宗孝定皇帝崩,留與世祖高皇帝時,間鬭兵革二十年餘,此寶失而復得者屢矣。壬寅夏,賊犯柴棍,駕幸富國嶼,調遣吳公貴奉寶,隨後相失;及朱文接破賊,迎帝回鑾,公貴亦自龍湖奉寶來獻。又巴淶之役,賊兵追迫,從臣懷寶涉江走,寶墜水中尋,而後涉者偶絆其足,因而撈獲齎獻行在;帝避敵予土硃嶼外,慈駕宮眷俱留嶼中,暹王遣其將撻齒多率兵船來迎,請帝入其國。時事出倉卒,暹人情狀尚未可測,帝乃密令從臣名祐奉寶泲涉海登岸密藏之,迨駕至望閣城,見暹王禮遇甚恭,別無他意,始遣人回土硃嶼奉迎慈駕宮眷,名祐亦奉此寶以從。嘉隆年間,帝嘗諭皇太子,即聖祖仁皇帝曰:「此寶歷世相傳,昔日屢經兵火,人不圖存,此寶乃能終始提攜。詔文除授一切,行用取信國中,人皆嚮應,所關國家。不細信是神器有歸,似有鬼神訶護,卒使全還趙璧,傳之子孫;且我國家列聖相繼,重熙累洽二百餘年,今憑藉寵靈,奄有全越,積慶固有。自來詩云:'周雖舊邦,其命維新。'則其肇興周室固始於文王武王,而締造初基寔自古公王季,當時所留鼎彝舊物,周人亦必奉為重器,況我先祖所貽之國寶乎?嗣後當以此為傳國之寶,我子孫固宜世世相承,守而勿失傳之,億萬年無疆有永也。」明命元年庚辰二月吉日,奉聖祖仁皇帝御手親封,奉行尊藏;至十八年丁酉十二月二十二日,再奉開閱一次,復加硃筆粘式,仍舊尊藏,用以垂之億萬世雲。

庚寅十九年春三月,大熟。

命留屯、廣平二營繕修諸壘及橋樑道路。

夏四月,上幸廣平,至沙埠壘遍觀礮臺;登鎮寧壘,談及壬子年阮有鎰與鄭將對陣事,歷閱戰地,嘆獎久之,賞行在諸軍錢米有差。

駕還,過屯留營,賜統率鄭議祿兼金三十兩、寶劍一、錦衣一,將士錢六百緡。

鑄天姥寺鐘重三千二百八十五觔,上親製鐘銘。

掌營尊室達卒,贈左軍都督掌府事郡公。

五月,以該案范有惠為廣南營該簿,書記阮登第為紀錄。

秋九月,初用小龍璽璽文刻取信天下,文武權行八字。時僊嫩社名有人名達者偽朱印為憑示,上惡其弊,令自今除授職官憑示紙頭各用璽以防詐冒。

冬十一月,以黎宏廣、阮科占為正營該合兼知簿。

十二月朔,日有食之。

辛卯二十年春正月,命官行閱選小典。

南槃、茶萊二蠻均界近富安、平定,或係火國,然難以確據敦王、俄王遣使來獻方物,且言其民不納租稅,無以供貢,請發兵威之。上以記屬謙德缺姓曾往二蠻招諭,習知蠻情,乃命齎書告諭蠻長,賜以紗緞衣服、銅磁器皿,又開諭蠻民以上下之義,定其稅例,使供蠻長,蠻人莫不聽命。

夏四月,河僊鎮總兵鄚玖詣闕謝恩,命度長沙海渚長短廣狹之數。

五月,留屯道統率鄭議祿使人密探北布政邊情,過鎮寧壘,為布政營鎮守俊德缺姓執之,由是議祿與俊德不和,上賜書解之。

六月,布政巡河奇兵二人為北布政邏卒所獲,事聞,上命布政營鎮守移書於鄭守將黎時寮,言:「北河得此二人不足為功,南河失此二人亦無所損,惟彼小民離土捐親,仁者有所不忍。」時寮得書,放二人還。

前中步奇軍舍火,延燒八九船。

秋八月,術士阮有承、鄧文明上言八九月間當有疾風雨,上令軍民先為之備;至日無風雨,上怒其妄,充右水軍。

初上遣將臣吏司純德往真臘招集我民流散者,至是稍稍回復,鎮邊營副將阮久雲嘗役以私事,民多怨之。上令責之曰:「卿以將家子控禦一方,乃不思撫字為先,只圖利己。彼流散始回之民,久經失所,今復勞擾,將何以堪?昔蕭何守關中、寇恂守河內,皆能撫安百姓、翊成帝業,卿其勉之。」仍命鎮邊、藩鎮二營,凡流民始回者分田度土、設立村坊,蠲免三年兵徭租稅,由是民安其業。

冬十月,真臘匿深自暹還,與屋牙高羅歆謀害匿淹,匿淹使哀牢人匿吹盆桲馳報鎮邊、藩鎮二營,請兵赴援。副將阮久雲、總兵陳上川以聞,上賜書報曰:「匿淹歸命稱臣固宜慰納,但匿深乃匿秋之子,匿深朝貢不廢,何忍加兵?卿等需細探敵情,隨機應變,使匿深解怨、匿淹保全,策之上也。」

十二月,上欲遷府於博望浮沙,命記錄黎光憲為圖以進。

壬辰二十一年春正月,建博望新府。

以尊室貞英宗第四子為外左掌奇。

二月,仁魚入邰陽江,上令以大網圍之,度魚身長二十餘尺,腰十餘尺,數日令出之海。

秋八月,中候右候奇軍舍火,延燒礮臺及水軍奇三船。上命收起火之家文派缺姓誅之,而刖其妻。

上以真臘多產好漆,遣人齎黃金百兩,直價採買以充國用,並賜書藩王匿秋。

九月,順城藩王繼婆子請定所轄典例,上命文臣議定五條賜之。一條某員有事狀到王府告者,其催查錢左右茶每員納二十緡,左右潘溶各納十緡,到平康營告者,左右茶每員納十緡,左右潘溶各納二緡;一條凡漢民相訟者,藩王及該簿記錄處斷,順城民相訟,藩王獨處斷;一條虔虔烏柑一站,差軍更守嚴密,以防姦細,其差人不得彊捉站民擡遞;一條客商往諸蠻冊販賣,各經呈湶汛所,該派給通行;一條順城民流到藩鎮營,各已放回,生理宜加心愛恤,毋得刻削以寧民居。

邪盆國咄王遣使來貢,上命內史齎書及賜物品慰諭之。

冬十月,水潦深五六尺,民間廬舍多漂沒。

十二月,以正營將臣吏首合阮經詩為該合兼該單。

癸巳二十二年春正月,命官行閱選大典,但令取簿以進,不立選場。上以選場多冗弊,乃授欽差官鉦劍,凡有私授民錢者,聽先斬然後以聞。

真臘匿秋謀反,諜得狀以聞,上令為書諭之,略曰:「天地道公,覆載萬物,咸遂其生。帝王量廣包容,四隣皆親其義,惟爾真臘之國,寔為藩蔽之邦粵;先朝駿命誕膺,既詣彤庭而奉貢,暨藐德鴻圖嗣守,又來玉闕以稱臣,是乃畏天以保其國。惟智者為能,予固嘉其誠而美其事,特賜品物用賁新恩,爾宜克體予心,無替厥服,使邊境得以弭兵戈,生民得以安田裡,內外永保無事矣。」匿秋得書,謀遂寢。

夏四月,蝗,會水潦漲溢,蝗盡死。

試饒學,取正途中格九十七人,華文中格四十一人。

五月朔,日有食之。

上追念尊室溪有功,命以南浦社民三百人賜其子孫為寓祿。

六月,參議阮大效卒,贈敬慎功臣大理寺卿,諡忠誠。

秋七月,大風雨,羅渚山崩,長十餘丈。

廣平營鎮守阮有豪卒,贈敦厚功臣鎮撫,諡柔慈。

八月,以舊營鎮守信德為廣平營鎮守,廣平水營參將掌奇阮久翊阮福喬之子為掌營,回鎮舊營。

開試科,時正途第二場入試者一百三十人,考官不和盡黜之,惟華文、探訪取中十餘人而已,上以考官過於刻削,特令再試御賜題目。取中格生徒一人,補訓導;饒學七人,補禮生;華文、探訪預中諸人補將臣吏、舍差諸司。

平康營鎮守演派缺姓卒,贈掌營,諡純質。

九月,廣平營鎮守信德卒,贈左都督,諡捷敏。

陞左步營掌奇阮德康為掌營,領廣平營鎮守;該奇楊萬缺姓為掌奇,領廣平水營參將;該隊宋福祹為該奇,率左銃奇。

上幸廣平、布政、留屯諸營,歷閱城壘而還。

冬十二月,以該奇柱良缺姓為平康營鎮守。

甲午二十三年春二月,甘露惡蠻擾邊,上命內右阮久世又名武,阮久應之子,尚公主玉鳳管舊營銃刀五船兵往捕之,獲其長槎吹及其黨夥以歸。

夏六月,重修天姥寺,命掌奇宋德大等董其役。其制由山門至天王殿、玉皇殿、大雄寶殿、說法堂、藏經樓,兩傍則鐘鼓樓、十王殿、雲水堂、知味堂、禪堂、大悲殿、藥師殿、僧寮禪舍不下十所,而後昆耶園方丈等處又不下數十所,皆金碧輝煌,閱一年完工。上親製碑文記之,遣人如清購大藏經與律 論千餘部,置寺院之前,臨江建釣臺,上嘗臨幸焉。時有浙西和尚名大汕,字石濂,以禪建得幸,後歸廣東,以所賜名木建長壽寺,今有遺址在焉。

舊營鎮守阮久翊卒,贈鎮撫。

秋七月,設大會於天姥寺。上齋居昆耶園一月,發錢米賑貧乏;順城藩王繼婆子亦率其子及將佐赴會宴,賜甚厚,封其子扶殼、樸殼、俾村扶三人為侯。

八月丁亥,皇孫即世宗孝武皇帝。生。

乂安難船泊留屯江分,命給錢米遣之還。

九月,命外右掌奇宋福耀掌營宋福石之子,宋福治之後、掌奇黎光憲、該簿范有惠、都知慎德缺姓、記錄阮登第、知簿阮科占議定漕船解運見貯例。先是廣南以南常運諸地方租粟歲輸正營以充支,給置漕運官掌其事,自布政州至嘉定,民商私船各令開簿,以船中心橫廣定稅例。如中心橫十尺,稅錢十緡,九尺錢九緡,四尺錢四緡之類。歲以三月六月漕運二次,既免其稅,復給修補錢、祈風錢。然行商多得厚利,故其船數多而應漕者少,上乃命申定條例,隨船大小分補漕運及量地之遠近,給發雇錢有差。

給諸路廣南、廣義、歸寧、富安、順城驛人馬雇錢。

冬十月,真臘匿深與其臣高羅歆興兵圍匿淹甚急,匿淹求吹盆桲應接,吹盆桲選所屬兵二千人回陸道;時匿深兵四萬,匿淹與吹盆桲兵不滿萬,匿淹慮其兵少,求援於藩鎮、鎮邊二營。藩鎮都督陳上川發兵過柴棍,鎮邊副將阮久富發兵駐雷巤、水軍駐美湫遙為聲援,使人以事聞。上報曰:「閫外之事悉委二卿,當審其攻守之宜,以安藩服。」因命平康營左步該奇阮久霑領平康水步二十六船為二營應,以廣南營左水奇四船兵接守平康,又令鎮邊營選內府各屬民以充兵數,諭以事平仍依舊例。

順城藩王繼婆子請立公堂,上命製圖式,左師右將定為公事訟事,列品坐次有差。

十一月,以該奇張文翊為掌奇,正營記錄黎光憲為衙尉,廣平記錄清明缺姓為正營記錄。

鎮邊、藩鎮二營將士與吹盆桲、匿淹合兵圍匿深於羅壁城,高羅歆先已遁去,匿秋具書請罪,言:「匿深信用侫臣高羅歆,遂致兄弟不和,激成亂釁,請立新王以守其國,無使屠害生靈。」陳上川、阮久富以聞,上大喜,報二將曰:「閫以外將軍制之,當臨敵決勝,制服遠人,至如請立新王,待後徐議。」

十二月,以掌太監該隊阮文𪁔為總督兼該奇,率內府諸船兵。

乙未二十四年春正月,真臘匿深在羅壁城勢日窮蹙,遂放火燒城中廬舍,出南門遁去,匿秋聞之亦遁。陳上川、阮久富督軍入城盡收其器杖,偵得匿秋在氷水塔,使匿淹招之;匿秋懼不敢出,願以位讓匿淹,二將以狀聞,上命封匿淹一名矯葩為真臘國王,賜書諭匿秋,略曰:「天道公而覆物,布陽舒於陰慘之餘,王者道以禦戎,施仁育於義,征之後為予屬國,惟爾臘蠻。列聖既推涵育之恩,今我又布柔懷之德,昨爾心懷反側,義昧始終故我,遣將奉辭興兵問罪;爾既逃遁林藪,無地棲身 ,胡不懲既往之愆,冀復迓方來之善,卻乃鱧朝儀,缺鼠拱情疎。又因家教不嚴,以致蕭牆起釁,且我於匿淹恩推卵翼、德廣帡幪,不得已用兵以保全之耳,況爾與匿淹義結連姻親,同父子又屬年老,予亦何心。今爾宜回國以全父子之恩、保妻孥之樂,我已冊立匿淹為爾國王,爾宜讓其位以寧爾家國、安爾人民;倘能詣闕來朝,予亦推誠以待,如以道里遙遠不任進道,亦聽其自適而已。」又以匿深、高羅歆一時逃難,或復滋蔓密,諭匿淹安集其民以備之。

二月,匿深引暹兵寇河僊。時河僊無備,暹兵猝至,總兵鄚玖拒之不克,走據隴棋,匿深盡掠財物而去;玖尋歸河僊,築土堡、遠斥堠,嚴為防守之計。

該奇宋福祹卒,贈掌奇,尋加贈掌營。

三月朔,日有食之。

升華、歸寧二府地震。

夏四月,暹羅使人齎書責真臘匿淹啟釁,又欲發兵以助匿深,匿淹告急於鎮邊、藩鎮二營,陳上川、阮久富以事聞,上以兵難遙度,令二將隨宜措置,又慮匿淹兵力不給,悉以所獲器杖賜之,併還所俘人口,匿淹感謝,獻象六匹,命受之。

哀牢來貢方物,時蠻酋沼屯空為國人造尾逼擾,遣使來貢以求援師,上遣使齎書慰撫之,且觀兵勢彊弱及地形險易之處,命鎮邊營立文廟,鎮守阮攀龍、記錄范有慶董其役廟在福正縣平城、新賴二村前,前臨福江,後倚龍山

上博覽經史,優游翰墨,凡所著作題詠皆有天然之妙,時敬妃阮氏薨,上思悼不已,御製悼亡詩四首。其一:問天何事折吾妃,花謝三宮月厭輝,不特女中亡壼範,還知其內失容儀,時當七夕銀河暗,愁記千年薤露晞,謾道笑人兒婦態,古今誰更此情違。其二:去年織女人窻明,卻被重雲就地生,製錦未完絲在軸,穿針纔罷線飄楹,空懷五夜瓊樓笛,豈望雙吹玉殿笙,一片迷離疑此際,鴛鴦繡枕夢難成。其三:內助曾經憶旖旎,惟予同汝兩難期,非因慕色潛揮淚,只為尊賢重賦詩,越海雖寬難載恨,寢陵宜近易觀碑,長堤且莫載楊榔,好待清明縱目時。其四:汝壽雖微福自長,人傳福澤阮宮香,拋斯金玉盈雙篋,留此兒孫滿一堂,對景幾回留別淚,憐才一世動衷腸,今憑妙法空王力,薦拔幽魂達上方。妃參政正斷事阮有袷之女,傳聞妃生十一子,皇十二子沺乃其所出也。

秋八月,都知慎德罷。慎德泛受外狀,斷訟不明,故罷。

九月,改調正營記錄清明為廣平營記錄,廣平營記錄為黎景德為正營記錄。

以廣南營記錄阮登第為正營都知,率舍差司。

冬十月,以皇長子鼎盛侯為掌奇,皇八子泗為內右該隊,皇十二子沺為右水該隊。

以留屯道統率鄭議祿為舊營鎮守,廣平營鎮守阮德康為留屯道統率,布政營鎮守俊德為廣平營鎮守,正營該奇張福識為布政營鎮守。

十一月,召鎮邊營副將阮久富還,以副將阮久霑為鎮邊營留守,霑既至,請以其父阮久雲所墾虬澳處二三項田為官田別食,上手筆許之,因其名田為硃批田今平格總、平珪平、忠富盛三村地

十二月,以正營該合黎宏講、阮科占為勾稽兼知簿。

丙申二十五年春正月,免勘理陳德和孫侄傜役,又給祀田十畝。

二月癸酉,元妃宋氏本姓胡氏,掌營祹之女,入宮時賜姓宋氏崩,壽三十有七,贈明妃列夫人,諡慈慧,寧陵於竹林社名,即永清陵

夏四月,黎太上皇崩。

秋八月,修順宅敬天寺,命左府鄭樹時稱璘郡公董其役,御製匾額聯章賜之。

時國內彊盛,上欲大舉北伐,以鄭將黎時寮鎮乂安守備嚴密,乃密使福建商人平、貴而人名,俱缺姓如廣西,由諒山關入,細探北河虛寔;平、貴既抵東都,訪之軍國兵民情狀,居二月復由舊路回廣東。

丁酉二十六年春二月,平、貴等自北歸,具言北河勢未可乘,北伐之議遂寢。

命都知阮登第領廣南營記錄。上以登第前任廣南,治事廉平,獄訟止息,素為吏民所信服,故是有命。

戊戌二十七年夏六月,以阮科占為該簿副斷事時稱榜中侯,以內監黃中美為太監。

己亥二十八年春三月,上幸廣南營閱士馬,尋幸會安舖,因見舖之西有橋,以其地商船輳集,名來遠橋,御書金匾賜之。

秋九月,駕還。

庚子二十九年黎保泰元年,清康熙五十九年,遣文職阮科登阮科占之子分立廣義、富安諸邑屬。

秋七月,黎帝改元保泰。

辛巳,皇長子鼎盛侯元妃張氏即孝寧皇后,鎮守掌奇張福攀之女薨,壽二十有二,贈修容亞夫人,諡慈懿,建山墳於隆湖社名即永豐陵

辛丑三十年春二月,見皇覺寺於賢士社名,屬豐田縣。賢士古有寺,稔著靈驗,上乃命因其故址鳩工營建,名皇覺寺,製金匾賜之。

秋八月,開試科,取正途中格監生二人。

壬寅三十一年,以阮科登為內贊時稱延祥侯,總知軍事,申定條例。時胡舍林路嘗有群盜嘯聚,行者戒心,上命科登經略其地;科登設法捕治、條禁嚴明,自是群盜屏息,道路無梗,百姓咸歌頌之。

癸卯三十二年黎保泰四年,清世尊雍正元年夏四月,試饒學,取中格七十七人,士議沸騰,上悉令會正營親試四六、賦詩各一,士子不能應而出,遂盡黜之。

黎鄭棡遣其參領阮明珠為乂安鎮守,兼鎮北布政州。

甲辰三十三年,以阮科占為參政正斷事。科占為首合時,陳廷恩嘗於上前言其人材可大用,上信任之,至是擢授是職。

以阮登第為正營記錄,登第請禁鋼錫鉛鐵各項錢,不得通相買賣,其銅錢非折破者毋得揀斥,上從之。

時南北休兵三十餘年,海內晏然,百姓富庶,號稱太平之世雲。

乙巳三十四年夏四月戊子,上崩。在位三十四年,壽五十有一,有子女一百四十六人。皇長子嗣位,率群臣上尊諡曰都元帥總國政寬慈仁恕祚明王,寧陵於金玉山。世宗孝武皇帝追尊為英謨雄略聖文宣達寬慈仁恕孝明王;妃為慈惠恭淑敬妃。嘉隆五年,追尊為英謨雄略聖文宣達寬慈仁恕孝明皇帝,廟號顯宗,陵名長清;妃為慈惠恭淑懿德敬穆孝明皇后,陵名永清。

大南寔錄前編卷八